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01 前有古人

“厲煌,不要告訴我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!”方源長嘯,他身形如虹,縱橫戰場,追殺厲煌。
  厲煌一邊后撤疾飛,一邊加緊催動陽莽背火衣。
  春剪始終在他身邊飛舞纏繞,將一撮撮的火苗從背火衣上剪裁下來。
  方源忽然雙眼綻射一道寒芒,仙道殺招的氣息一閃即逝。
  “該死!”厲煌心中陡生警兆,連忙轉折了一個方向。
  方源的宙道殺招沒有擊中厲煌,厲煌的戰斗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。
  “厲煌大人,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這時,風滿樓沖過來支援。
  它周身都籠罩著一層厚實的風壁,對大盜鬼手有一定的抵御之效。
  方源不屑地冷笑一聲:“給我滾!”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夏扇。
  颶風飚射,卷席四方,風滿樓沖勢頓止。沒辦法,夏扇之風,只是表象,真正的實質乃是宙道力量。風滿樓乃是風道仙蠱屋,應付這種宙道殺招并不擅長。
  厲煌只得繼續逃竄。
  方源的實力暴漲得十分厲害,讓所有人都為之側目。
  帝君城中,蠱師們還在進行著最后的大會決賽。帝君城里鎮守的蠱仙,已經將外面的聲音、光影都盡數隔絕,讓這些蠱師一門心思地去煉蠱。
  “沒想到就連厲煌大人都不是方源這魔頭的對手啊!”
  “這兇魔太過厲害,得了許多尊者傳承,赫赫魔威實在令人心驚膽戰。不過你放心,我們帝君城雖然只是凡蠱屋,但蘊藏著人道手段。關鍵時刻,就有仙招升騰,保護我等的。”
  蠱仙們相互安慰,鼓舞士氣。
  帝君城乃是人族第一大城,運用了海量的凡蠱搭建而成。城池雖然十幾次遷徙,早已經不在原址。但其歷史非常悠久,可以追溯到人族崛起的那個時代,還是元始仙尊之意,才搭建起最初的帝君城。
  “方源,休得猖狂,我來會你!”八轉蠱仙清夜,見局勢不妙,只得下場。
  厲煌見機,不撤反進,和清夜并肩作戰。
  方源爆喝一聲,不顧仙元消耗,連連催動殺招,悍然殺向帝君城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擋在方源的前方,被方源的一陣爆發,打得連連后退。
  這一幕,讓西漠的蠱仙都看得呆了。
  “方源好生兇猛!”
  “難怪他能和天庭叫板多年,天庭還一直拿他沒有辦法。”
  “我們繞過他,盡量不要招惹此人。”
  “沒錯,一切以摧毀帝君城為主!”
  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“送友風!居然是送友風!!”看到武庸施展此招,暗算了陳衣,鎮守仙陣的中洲蠱仙們,心中無不震恐。
  這送友風來頭極大,乃是當初一位怪杰所創。
  這位怪杰名為黑心道人,專修風道,但晚年參詳《人祖傳》大有所獲。在他閉關了近十年后,送友風殺招便應運而生。
  這是風道手段,但摻和了人道的奧妙,使得威能非同凡響!
  黑心道人自從有了這個手段,便四處交友,常常是舍己為人。起先,五域蠱仙并不知曉緣由,面對黑心道人送出的重禮,都紛紛和他稱兄道弟。有的哪怕不想結交黑心道人,也不愿意惡了此人,表面上虛以委蛇。
  這都著了黑心道人的算計!
  任何的殺招,都有一個感應的過程。
  就好像方源掌握的引魂入夢殺招,首先是要感應到對方的魂魄。若是感應不到,這個殺招也就無從施展。
  許多蠱仙就算無力破解仙道殺招,往往都會從感應之處下手,進行防范。
  送友風的感應,比較特殊。
  它只能感應到友人,對友人下手。
  這里的“友人”,不管是真正的知己,還是狐朋狗友,甚至表面友人,內地里居心叵測,都在感應的范圍之內。
  黑心道人憑借此招,名傳五域,一時風頭無兩,幾乎無人敢惹。
  后來遭殃的人多了,又有各方智道蠱仙聯手推算,終于算出送友風的奧妙。
  許多蠱仙知道送友風的感應秘密,都氣得破口大罵,痛罵黑心道人的卑鄙無恥。無數蠱仙曾經和黑心道人交了朋友的,無不心驚膽寒,惴惴不安。
  這個世上,從未有無解的殺招。
  很快,送友風的又一個缺陷,被蠱仙們挖掘出來。那就是要發動送友風,必須拍打到蠱仙的身體某一部位。
  送友風殺招雖強,但有了這兩個難點,應對起來也就比較自如了。
  黑心道人出盡風頭,踏上人生巔峰之后,驟然間變成了孤家寡人,人人談之色變,避之不及。晚年時他孤苦一人,下場慘淡。
  武庸掌握送友風殺招,讓在場諸仙都大吃一驚。
  但不管怎么說,武庸施展此招成功,陳衣已然中招。
  他要死了!
  所有人,都意識到了這一點。
  白滄水驚嘯一聲,對武庸沖殺過去。
  武庸身形一晃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白滄水搶過陳衣,但陳衣雖然不在飄蕩,但渾身動彈不得,并且眉梢,渾身皮膚都開始隨風而散。
  武庸重新出現在南疆群仙的面前。
  這一次,南聯諸仙看向他的目光,比之前更加復雜,忌憚、恭敬的成分又濃郁了許多。
  “武庸掌握送友風殺招,就好比方源有了逆流護身印啊。這是大殺器,一旦祭起來,就能極大地影響戰局。”
  “武庸究竟是什么時候,和陳衣處了朋友?”
  “這有何難?寶黃天中做生意,不都是口頭上稱朋呼友,套近乎得么。和這個相比,我更忌憚武庸的心機。”
  武庸仍舊站在南聯諸仙的身前,遠遠看著陳衣,口中贊嘆道:“不愧是天庭蠱仙,曾經元蓮派的太上大長老。一身防御出眾,中了我的送友風,居然消散的速度這么緩慢,我有史以來第一次見到。”
  他口中是這么說,實際上是夸對手,就是對自身戰力最好的炫耀。
  南聯蠱仙連忙出聲附和。
  “沒錯,中了送友風,歷史上從未有存活下來過的例子!”
  “陳衣死定了。”
  “有武庸大人在此,天庭蠱仙也不過都是土雞瓦狗罷了啊。”
  天庭戰場。
  煉蠱大陣之中。
  兩大戰團,正斗得激烈。
  “槍!”天庭八轉車尾輕喝。
  頓時,一只參天古木般的巨大黑鐵長槍,暴射而出,直刺五行**師。
  “箭。”車尾又喝。
  刷刷刷!
  萬千利箭,憑空而生,宛若暴雨傾盆,將五行**師籠罩其中。
  但五行**師屹立不倒,遭受著重重攻勢,他仍舊有著閑情雅致:“了不起,車尾,你似乎要開創一個新的流派,這些殺招都很有新意。但是沒有用的,我的五行環護身你是打破不了的。”
  “刀。”車尾不理五行**師,手持大刀,沖上去和五行**師近戰,繼續廝殺。
  與此同時,另外一處戰團。
  牛魔主攻,天庭的蠱仙從嚴卻是在防守招架。
  牛魔攻勢狂猛兇悍,每一個動作都能產生重重虛影。關鍵這些影子,時常暴起,和牛魔配合默契,往往能打出意想不到的強力攻擊。
  從嚴每挨一次拳頭,全身就震動一下。
  他專修律道,渾身上下的皮膚上,好似紋身一般,纏繞著許多藍色線條。這些線條有粗有細,相互縱橫,像是一張網,牢牢保護著從嚴。
  “看來他們一時半會,還沖不過來。”袁瓊都還在煉蠱,一顆懸著的心稍稍放下來。
  “長生天這兩人都選擇了近戰,并且都主動將殺招威能收斂起來,就是害怕破壞了煉道大戰,使我功虧一簣。”
  “看來他們是想要搶奪宿命蠱,并且對宿命蠱的修復狀態有著一定的標準。”
  袁瓊都能被天庭吸收,自然是有精明之處,立即分析出了一些長生天的底細。
  “冷靜,一定要冷靜。我若不冷靜,造成自己的失誤,就算是有著成功道痕,也無濟于事。”
  “堅持住!”
  “仙墓中的蠱仙已經陸續蘇醒,我方的戰力會越來越強,強到令長生天絕望。”
  袁瓊都正這樣想著,就聽到冰塞川的冷笑聲:“知道為什么我要將劫運壇帶過來嗎?因為曾有一位魔尊的殺招,就附著在它的身上啊。”
  說這話的時候,劫運壇已經開始遭受天庭蠱仙們的圍攻。
  不過很快,劫運壇上忽然閃耀一輪金黃光暈。
  然后,整個戰場都響起一陣嘩嘩的浪潮聲響。
  一段光陰長河恢弘磅礴的幻影,出現在劫運壇的上空。
  隨后,仙道殺招發威,一個個的身影從光陰長河中走出來。
  首當其沖的一個高大身影,看見劫運壇被一頭巨熊鎮壓在地,頓時怒吼一聲:“好大的熊膽,吃你老子一顆炸雷吧!”
  轟隆一聲。
  張飛熊所化的巨熊,被炸得倒退五六步,熊臉被炸,傷勢不輕,糊得滿臉的血!
  “來者何人?報上名來!”一位天庭蠱仙殺向高大身影。
  高大身影狂笑一聲:“連我努爾暴雄都不認識?那就讓你來見識一下我的炸雷殺招,把你炸得粉碎,你就記住老子的名字了。”
  轟轟轟!
  狂暴的力量,接連炸裂,沖上來的天庭蠱仙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,往后飄飛出去。
  還未落地,已是昏迷不醒,生死不知。
  “沒想到我居然能憑借此招,來到未來,參與此番大戰,實在是三生有幸。”第二個從光陰長河虛影中走出來的北原蠱仙,一臉微笑。
  他手指對著劫運壇一指,劫運壇遭受的宙道殺招立即解除,又恢復了過往的迅猛。
  “竟然能破解了我的殺招!你又是何人?”施展此招的顧六如,目光陰沉。
  北原蠱仙笑了笑,盯上顧六如:“巧了,你我同為宙道,不妨較量一下。至于我的姓名,卻也普通,稱作黑凡便是。”
  隨后,第三人緊隨著黑凡,走出光陰長河虛影。
  “哇!這場面好大,我的天吶,我還是趕緊躲起來吧。”第三位北原蠱仙面目白皙,一臉奸詐的樣子。
  說著,他就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一位位的北原蠱仙,陸續走出,加入戰場。
  紫薇仙子心頭狂震:“努爾暴雄、黑凡、還有剛剛消失的劉溜溜,都是歷史上,北原黃金部族中的八轉強者!這是什么殺招,居然能將這些人從光陰長河的過去河段,拉到現在來作戰?”
  這種仙道殺招太過匪夷所思,紫薇仙子感覺像是做夢了一樣。
  紫薇仙子的疑惑,龍公卻沒有。
  見到這樣的熟悉情景,龍公神情一滯,記憶中深刻的一幕情景,又浮現心頭。
  煙塵逐漸消散,紅蓮重傷吐血,龍公屹立不動。
  “紅蓮,你還不動手嗎?你雖然是有未來身,但你現在重生歸來,不過八轉修為。未來身也不過八轉,想要恢復到你仙尊的實力,還差了一點!”龍公神情如冰,目光中的怒意仿佛火一般,灼燒在紅蓮的心頭。
  “沒錯。我的未來身殺招還有一些缺陷,但就算沒有缺陷,我又能怎能向師父你動手呢?”紅蓮苦笑道。
  “所以,交戰以來,你一直躲避我,從不對我出手?”龍公嗤笑一聲,“紅蓮,你若真的尊師重道,就不要再胡鬧了。接受宿命的安排,重新成為蠱尊,師父我絕對可以既往不咎!”
  “師父,你的心意我明白,但我的心意你不懂啊。”紅蓮嘆息。
  龍公更怒:“你既然不想對我出手,又想實現你的心意,你是逼迫師父我來殺了你嗎?!”
  “當然不是。”紅蓮微微搖頭,他俊美無暇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微笑,“師父,我苦挨了這么久,殺招終于醞釀出來了,還請您評價一二。”
  說著,光陰長河的幻影在他的身后浮現,一位位蠱仙踏浪而出。
  龍公不禁動容:“這是什么殺招?”
  “我開創了一套殺招,共有兩招,名為‘前有古人,后有來者’。此招能從光陰長河中,召喚出和蠱仙自身關系密切的蠱仙,前來現在來作戰。我現在施展的,只是后面一招,名為‘后有來者’。”紅蓮微笑道。
  龍公面沉如水,氣得渾身發抖:“你此舉逆天逆地,竟利用光陰長河,干擾歷史正常運轉,魔性深重!你的前一招呢?統統施展出來罷。”
  “不,師父。前一招‘前有古人’,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刻,出現在您的面前的。”紅蓮微笑著道。
  Ps:贈書活動進行到到后期,贈書抽獎!之前聯系過我的盟主,請耐心等候。等到活動全部結束,會統一快遞贈書。
  因為威信上有抽獎功能,所以后期抽獎贈書,請讀者朋友們關注威信公眾號“作者蠱真人”。7月份7號、14號、21號、28號會相繼抽獎。
  抽中的人請主動聯系作者本人,需要快遞的地址、電話、郵編。
  7月末,這些有我本人親筆簽名的書籍,會統一快遞出去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