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03 陣中亡

“這招前有古人,應當和后有來者相差不多。它并非是真正將蠱仙,從未來或者過去召喚到現在。而是類似未來身的奧妙,召喚出的只是光陰長河中某個人物的某刻狀態!”
  “正因如此,這些北原蠱仙一個個幾乎都處于自身的巔峰狀態,仙元、仙蠱一應俱全。”
  “破解此招,應當和我當年破解‘后有來者’差不多,就是撼動施展殺招的人!放到眼前,就是將劫運壇打殘,造成的傷害達到某種程度,就能打斷‘前有古人’殺招了。”
  龍公把牙幾乎要咬碎,他心中的推斷并沒有錯。但是很可惜,他身不由己,遭受九轉殺招的束縛,根本無法利用手段和他人進行交流。
  “哇,好一番美景!”光陰長河中又走出一人,他面冠如玉,風流倜儻。
  眼前的生死搏殺,慘烈地拼斗,讓他陶醉。他深呼吸一口氣,張開雙臂,長吟道:“看來,這就是我東方玉的大舞臺了!”
  “哼,北原蠻子就是北原蠻子,裝什么風流瀟灑,來戰吧!”一位剛剛領取到仙蠱的天庭蠱仙看到東方玉,十分不爽,殺了過來。
  他只是一個童子模樣,頭發黑亮,有一小撮冒尖,再加上圓滾滾的臉蛋,整個頭型宛若一顆桃子,分外喜感。
  但是他周身狂涌的驚人氣勢,卻是叫東方玉動容,連忙躲閃。
  童子殺招未中,見東方玉狼狽的樣子,咯咯直笑:“現在知道我旋空童子的厲害了吧?”
  東方玉大為氣憤:“我的風流乃是本性,你這個老怪物才是裝,都快要死了,還裝得這么嫩!”
  旋空童子頓時收住笑容,再次撲向東方玉。
  東方玉剛剛只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此刻早有戒備,不退反進,悍然反撲。
  轟!
  兩人交手,狠狠地對拼一次。
  巨大的氣浪,對著又一位走出光陰長河的北原蠱仙撲面而來。
  “好大的風,差點迷了老漢我的眼啊。”這位北原蠱仙一副老農模樣,褲腿卷起,手腳沾泥,腰背佝僂,臉上皺紋深刻,嘴上叼著一袋旱煙。
  “哎呀,哎呀。”老農毫無殺氣,反而唉聲嘆氣,“我廿二農夫,專修土道,最擅長的是經營仙竅啊。”
  的確如此。
  廿二農夫在整個廿二部族的歷史上,未必是戰力最強大的一位八轉蠱仙。但他卻是影響最深,帶給廿二部族最大利益的人。
  因為他極其擅長經營仙竅,使得廿二家族的地盤沒有增長,但整體的修行資源暴漲了十多倍,駭人聽聞!
  “野樵子見過廿二仙友。”這時,一位天庭蠱仙出現,也是一個身型干瘦的老頭。
  “閣下認識老漢?”廿二農夫問道。
  天庭蠱仙笑道:“在下專修木道,也擅長栽培資源。年輕時奮斗,就以廿二仙友為目標之一呢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廿二農夫笑了笑。
  兩人談笑間似乎氣氛融洽,其實早已動了手腳,相互廝殺在一塊,拼兇斗狠更勝周圍人一籌!
  赤虹飛繞,努爾暴雄滿臉凝重之色,不斷推掌,憑空引出無數雷暴。
  赤虹忽然氣勢暴漲,正是朱雀兒催使了殺招,頓時一分為八,八條赤虹從八個方向,向努爾暴雄鉆去。
  努爾暴雄冷哼一聲,猛地一吸氣,頓時身邊閃爍起一層電網交織而成的圓球罩子,將他自己護住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七條赤虹撞擊在雷網球罩上,引出劇烈的爆炸,僅僅剩下的一條則是朱雀兒的真身。
  “該我了。”努爾暴雄伸手一把,把自己的胡須拔出一把。
  “去。”一根根胡須暴射而出,宛若傾盆暴雨,在半空中化作一支支雷槍,組成密集的火力網,罩向朱雀兒。
  朱雀兒嬌喝一聲,赤虹頓住顯化身形,身邊升騰起一片彩霞,空氣溫度驟然升高。
  見兩人要對拼殺招,附近的蠱仙默契地遠離。
  地面上,萬紫紅抬頭仰望,神情羨慕,心中咒罵:“該死,偏偏我的攻伐仙蠱缺乏最多,根本沒有進攻手段。真想不到,老娘居然有一天成為一位治療蠱仙了,嗯?!”
  萬紫紅心中警兆驟起,瞳孔猛地收縮,身形一晃,化作無數花瓣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下一刻,鏘的一聲,金芒閃過。
  耶律寇出現在地面上,他冷哼一聲,心道:“天庭蠱仙果然各個了得,我居然連續失手兩次了,但除非你飛進氣墻后面,否則絕逃不掉!”
  說著,他伸出食指指尖,對準某個空無一人的方向。
  指尖前段先是凝聚一個金芒圓球,旋即圓球爆炸,一道恢弘的純金巨柱暴射而出,壓爆空氣,速度駭人聽聞。
  “他居然能發現我的真身!”萬紫紅這時想要撤退,已是晚了。
  純金巨柱已就在她的背后,不得已,她返身正對,咬牙切齒拼盡全力防守。
  耶律寇獰笑,他的這招可不是那么好接的。
  但下一刻,他的笑容僵住。
  只見純金巨柱猛地縮減,然后全部投入到一個蠱仙的口中。
  蠱仙一口將耶律寇的得力殺招吞進肚子中,還意猶未盡地拍拍肚皮:“沒想到剛醒來,就有機會飽餐一頓吶。”
  這個天庭蠱仙十分肥胖,皮膚白皙,此時笑起來,很滿足的樣子。
  “來者何人!”耶律寇目光陰冷。
  “趙山河!”白胖子笑道,“我可不會讓你這么輕易,就將我方的治療蠱仙殺死呢。”
  耶律寇不語,身上氣勢節節攀升,顯然正在醞釀另一個強力殺招。
  萬紫紅則氣哼哼地道:“老娘可不想做什么治療的事。若是給全了老娘的仙蠱,老娘一個能挑五個!”
  另一邊,數位蠱仙在紫薇仙子的指引下,抱成團,一起沖向劫運壇。
  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龍公見到這一幕,心中頓喜:“好,看來紫薇仙子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,想必她已經推算出前有古人殺招的破綻了,所以調集兵力來沖擊劫運壇。”
  劫運壇中,冰塞川一直在領袖著北原一方。
  見到天庭蠱仙撲來,他冷哼一聲:“這前無古人殺招雖強,但卻是一次性的消耗品。若是此刻被天庭打斷,就再無法繼續。不過我早已留下兵力,專門來防守你們的沖擊。”
  劫運壇中同樣暗藏著數位北原蠱仙,此刻紛紛飛出,將天庭來犯的蠱仙們阻擋住。
  遠方,紫薇仙子卻是松了一口氣:“幸好冰塞川并非智道,如此一來,局面算是稍稍穩定住了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采取了最正確的戰術!
  盡管天庭一方,處于弱勢,但紫薇仙子敢于糾集兵力,來沖擊劫運壇。
  如此一來,北原一方為了穩妥,只有調集更多的力量進行防守。
  弱勢的天庭在進攻,強勢的北原則在防守。
  誰都知道,進攻的一方更占據主動。所以天庭成員,得到了更多的喘息時機。
  他們一旦受傷或者失利,便退回氣墻之后,進行休整。
  當北原一方關注于保護劫運壇,天庭蠱仙們明顯感到壓力減輕,更能輕易地撤回氣墻休整。
  轟!
  兩記宙道殺招悍然對拼,黑凡、顧六如雙雙吐血,向后飄飛。
  顧六如正要撤回氣墻,忽然一個身影閃現。
  “給我留下命罷。”身影一閃即逝。
  顧六如距離氣墻只剩下幾步距離,卻是滿臉難以置信地倒在地上,失去了性命。
  得手的便是劉家的強者劉流溜。
  此人性情狡詐奸猾,生前被稱之為北原之恥,因為他從不正面作戰,欺軟怕硬,總是突襲偷盜。他的敵人常常損失慘重,卻抓不到劉流溜的一根毫毛,氣得要死。
  顧六如的死亡,令雙方蠱仙俱都心頭一震。
  長生天入侵交戰以來,這還是天庭方面出現的首位犧牲者!
  顧六如的蠱蟲不全,更關鍵的是隨著參戰的蠱仙越來越多,戰斗烈度越來越強,已然達到了某種極限。
  像是一個信號,很快,第二位、第三位犧牲者相繼出現。
  耶律寇終于得手,殺死了萬紫紅,但也身受趙山河的重創。
  北原一方,黑凡隕落。
  他和顧六如對拼得太兇,更關鍵的是他沒有上佳的防御殺招,不幸被數位天庭蠱仙忽然集火。
  總體而言,當然還是天庭戰損犧牲的蠱仙更多。
  “可惡!”
  “這些蠱仙都是我天庭的底蘊,居然就這樣隕落了。”
  “太不值得了!”
  紫薇仙子大感不值,因為對方的犧牲者不過是殺招的某一部分。殺招再催動的時候,這些“隕落”的北原蠱仙又能再度現身參戰。
  這些北原蠱仙并非真身。
  但天庭蠱仙縱然壽元無多,但其性命卻是實打實的。
  “這九轉宙道殺招,應當就是紅蓮魔尊的手筆!可恨,他太狠了,完全是在針對我天庭啊。”紫薇仙子十分氣憤,又深感無奈。
  冰塞川的臉色也同樣不好看。
  因為隨著時間推移,他發現召喚過來的這些北原強者,戰力正在下滑,并且下滑得十分明顯。
  很快,紫薇仙子也發現了這一點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,是因為宿命蠱修復得越來越多,已經接近最后的成功。”紫薇仙子雙眼放光,心中大喜,“紅蓮魔尊的這記殺招雖強,但是利用光陰長河,逆反歷史,有違宿命。當宿命蠱徹底修復成功,這記殺招恐怕就要失效了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