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04 穿枝拂葉

紫薇仙子的分析,并沒有錯。
  因為有著宿命蠱,古代的蠱仙不能穿梭到未來,未來的蠱仙也不會能到現在。
  但伴隨著宿命蠱的損傷,導致宙道方面的束縛松動了許多。春秋蟬就是最好的例子,雖然不能令蠱仙完整地回到過去,但是卻能夠將一股意志傳輸回去。
  未來身、前有古人、后有來者這些殺招也是如此,是借用了過去或者將來,某個人物的狀態,投射到現在來。
  當宿命蠱徹底修復,也就是這些殺招失效之時。
  紫薇仙子知曉了原因,冰塞川當然早就心知肚明。
  但他沒有辦法。
  煉道大陣他不能破壞,因為一旦破壞,天庭此次修復宿命蠱的成果就會毀于一旦。
  過于殘破的宿命蠱,就算是長生天一方得到,也沒有什么用,還得效仿天庭,繼續修復。
  但冰塞川心知肚明,長生天方面可沒有天庭這般雄厚的底蘊,沒有后者的人道手段,更沒有不敗傳承,所以根本就是無力修復宿命蠱的!
  不能破壞煉道大陣,長生天一方就只能闖過大陣,進入監天塔,強行奪取宿命蠱了。
  關于這個,冰塞川已經早早派遣出了五行**師以及牛魔。
  但這已經是極限了。
  不是他不想增兵,光陰長河的幻景中陸續不斷地有北原強者走出來。
  而是這座煉道大陣本身,是有極限的。
  這座大陣的作用,是用來修復宿命蠱,并非用來戰斗。里面形成的大陣空間,頂多只能承載五位八轉而已。
  再多的話,就要撐爆這座煉道大陣了。
  所以,冰塞川不能再派遣他人增援,中洲方面也只能坐視不管,眼睜睜地看著。
  圍繞著劫運壇展開的攻伐大戰,牽扯到無數的歷史強者,打得極其慘烈。但更關鍵的,則是煉道大陣中的戰斗!
  冰塞川咬牙,暗自思忖整個局面:“我這邊雖然強勢,但卻要以防守為主,不過整體而言,我方還占據著上風。實在不行,就只有摧毀了這座煉道大陣,奪不走宿命蠱,也要令天庭此次修復徹底失敗!”
  雙方都不愿意將煉道大陣摧毀,但逼不得已的話,長生天一方還是要毀掉這座大陣,兩敗俱傷。
  當然,冰塞川此次領袖長生天突襲天庭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搶奪宿命蠱。若是毀掉大陣,他們也無疑是失敗的。
  “現在就看我們的了!”對于外界的戰況,牛魔一直都有察覺。
  遠處,五行**師微微點頭,滿臉凝重之色。
  忽然,五行**師身軀一震,澎湃的氣息猛地洶涌而出,一記強大的仙道殺招帶出五色霞光,罩向他的對手車尾。
  車尾大喝一聲,雙掌在胸前一拍,也催動殺招。
  頓時無數巨大的方形盾牌,在他面前顯現,咔咔咔一連串的輕響聲中,這些盾牌組成一堵墻,將五色霞光擋住。
  “可惡!”五行**師加大力度,五色霞光侵蝕之下,一面面的盾牌破碎凋零。
  但車尾的防御密不透風,舊的盾牌破碎,新的盾牌早已經形成,迅速彌補漏洞。
  車尾的防御手段十分出眾,令五行**師感到一陣陣的無力。
  身處煉道大陣,不管是車尾還是五行**師,都要收斂力道,擔心一個不注意打壞了這座煉道大陣。
  另一邊,牛魔和從嚴的戰斗,也是大致的情形。
  無疑,這對于防守一方而言,十分有利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五行**師傳音詢問牛魔。
  牛魔只回答一句:“進攻,盡全力吸引他們的注意力!”
  說著,牛魔再一次向從嚴撲去,雙方纏斗成一團。
  五行**師心頭一跳,牛魔話里有話,他沒有多想,本著對長生天的信任,也全力和車尾繼續糾纏。
  另一邊的袁瓊都,則始終在全神貫注地操縱煉道大陣,全力修復宿命蠱。
  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,一朵嬌嫩的鮮花,好似隨風飄零,就這樣慢慢地飄到了監天塔下。
  “嘻嘻嘻。”鮮花落入監天塔中,忽然變作一位女童。
  不是他人,竟然是之前隕落的女仙花子!
  “糟糕,有人入塔了!”察覺到這一點,袁瓊都大驚失色,連忙大喊示警。這一聲喊出,他付出極大的代價,七竅噴血,腦海遭受重創,直接裂成了兩半,無法相互交融。
  車尾、從嚴慌忙撤退,想要趕回監天塔馳援,阻止花子接近宿命蠱。
  “遲了!”牛魔哈哈大笑,和五行**師一起發力,將這兩人死死纏住。
  車尾、從嚴越戰越慌,大罵牛魔卑鄙無恥,竟然如此陰險暗算。
  這是牛魔、花子的大秘密。他們二人共享壽元,一人即便死亡,只要另外一人還存活,便能在一段時間內再次復活。
  花子復活之時,已經飛入監天塔內,煉道大陣中仍舊是只有五位蠱仙,因此并未被撐爆,還在良好地運轉之中。
  “怎么辦?!”袁瓊都眼前一陣陣發黑,頭疼欲裂,陷入此生最艱難的抉擇當中。
  他掌握煉道大陣,此刻完全可以對宿命蠱動手腳,令此次天庭修復的一切的努力都打水漂。
  若不這樣做,他就得看著快要修復好的宿命蠱,被敵人搶走。此舉能保存修復成果,以后宿命蠱也可能會被奪回來。但若奪不回來,那就糟糕了,等若是天庭的所有努力都成就了長生天!
  這個抉擇是如此的艱難,再加上袁瓊都腦海受到了重創,以至于思考速度暴降。
  當花子沖上了監天塔的最高層,見到了宿命蠱后,袁瓊都都還未下定決心,做出抉擇。
  “得手了!”花子雙眼放光,伸出嫩白小手,就要抓住宿命蠱。
  若是讓她奪得,她勢必將成為此次長生天行動中最大的功臣!
  但就在這時,監天塔頂部四周的墻壁上,忽然顯現出了一副竹林圖畫。
  “什么東西?”花子的臉上先是驚疑,旋即就滿是震撼。
  三十萬年前,中古時代。
  元蓮仙尊走下星馳山,心中苦笑:“這是星宿仙尊和無極魔尊聯手所布的棋局,有著兩大蠱仙的偉力,并且從天庭中源源不斷地汲取力量時刻補充。我若要強行出手,等若是同時對抗兩大尊者的聯手啊。”
  “當然,這只是兩大尊者的手段,不是活人,比較死板。探查清楚后,就能針對。但就算解除了,也會對天庭造成傷害。”
  “既然當年,星宿仙尊同意了無極魔尊的提議,要一起布局,那么自然有著考慮,對于天庭是利大于弊的。我還是不用做這個惡人了。”
  但是盡管如此,元蓮仙尊并不徹底安心。
  他一邊沉思,一邊漫布,抬頭時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監天塔的頂層。
  他忽然沒有了煩惱,對著空白的墻壁笑道:“有了,我可以在這里留下一幅畫啊!”
  在無人所知的情況下,他在這里作了一幅畫。
  當他創作完畢,這幅畫便消失無蹤,徹底隱匿,即便天庭中都沒有絲毫的記載。除了元蓮仙尊之外,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三十萬年之后,這幅無人所知的竹林圖,顯露在花子的面前。
  花子的手,距離宿命蠱只有不到一寸的距離,但這點距離宛若天塹,無法逾越!
  花子的身體,懸浮在半空中,無法動彈一下。
  她的目光也非常迷惘,只是對這竹林圖稍稍一瞥,她就墮落到了重重幻境中去了。
  竹林深深,只有她渺小的一人,迷了路,無法走出去。
  花子心中焦躁萬分,但卻毫無辦法!
  一陣風吹來,完全竹葉晃動,碧綠斑斕的光影,籠罩著花子。
  竹林中的花子只覺得天旋地轉,撲通一下,栽倒昏迷過去。
  但竹林圖并未靜止或者消失,墻壁上一根根碧竹繼續晃動,好像是風越來越大。
  呼呼呼。
  一瞬間,激戰中的諸仙都聽到了耳畔,似乎有風聲傳來。
  墻壁上,竹林飄灑下一片片的宛若玉做的落葉,景色極美。
  這陣不存在的風,不僅穿透煉道大陣,傳達群仙耳中,更吹入到龍公的心頭。
  一瞬間,龍公也墮落到幻境之中。
  他趴在松軟的地上,周圍是一根根粗大的碧竹。
  風在回旋,竹葉如玉片在優雅地飄落。
  龍公的待遇和花子天差地別,他沒有絲毫的不妥之感,反而思維無比地清晰起來。
  在這剎那間,他感受到了木道的純粹的力量和奧妙!
  他感受到竹林的蔭蔽,感受到大樹的覆壓,他感受到一根根小草鉆破土壤而出的,那種青春和生長的力量。
  然后,他的四肢像是草木生長一樣,升騰起了新的力量。
  在這種力量的帶動下,龍公支撐著自己,緩緩地,在竹林叢中站了起來。
  恍惚間,他似乎看到了元蓮仙尊。
  他青年模樣,溫文爾雅,身著青衫,頭系白帶,一頭黑發披散在間。
  元蓮仙尊微笑著,一步步悠然地從龍公身邊走過。
  清風就像是他的話語:“愛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兩旁,隨時撒種,隨時開花,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花香彌漫,使穿枝拂葉的行人,踏著荊棘不覺得痛苦,有淚可落,卻不悲涼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元蓮仙尊已經走進竹林深處。
  “你是元蓮仙尊?”龍公轉身,只能看到元蓮仙尊的身影緩緩地隱沒在竹林里。
  只剩下他的一句話傳來:“記住,此招名為——穿枝拂葉。”
  下一瞬間,龍公清醒。
  他愕然發現,自己已經站立起來,而曾死死束縛他的銀白鎖鏈,已是化為一片片的竹葉,飄零灑落。
  這些竹葉,就像是玉做的一樣。
  Ps:元蓮仙尊所說的這句話,來源于冰心大家的《愛在左情在右》,我覺得非常合適,故用在此處。在此特意說明,向冰心前輩致敬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