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05 龍御上賓

一瞬間,龍公明白了,這是一道元蓮真傳!
  他明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木道境界,暴漲到了極高的層次,同時有關于這記木道殺招穿枝拂葉的種種,都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海之中。
  那片竹林,與其說是幻境,倒不如說是一種心境。
  而穿枝拂葉殺招的威能,便是解脫蠱仙,消去蠱仙身上的有害束縛。
  “真是狼狽啊。”龍公自嘲苦笑。
  他再一次感受到尊者的強大。
  事實上,他對一缺抱憾亭中的雙尊棋局也多有了解。這棋局威能無窮,和天庭一體,源源不斷地汲取天庭的力量。這是當年,星宿意志和無極魔尊的神秘約定的產物。
  因為有著雙尊的偉力,所以單靠一尊之力,很難對抗。
  不過,束縛龍公的的銀白鎖鏈,只是這棋局中的某個棋子所化。元蓮仙尊留下的穿枝拂葉殺招,正能為龍公解決這等束縛。
  “元蓮仙尊用心良苦,這記木道真傳給了我,實在可惜了。”
  龍公嘆息一聲,收拾情緒。
  龍瞳轉動,他微微抬頭,盯上了不遠處的劫運壇。
  劫運壇龐大的身軀,橫霸龍公大半個視野。
  龍公被束縛的時候,就倒在劫運壇附近,如今獲取自由,站立起來,自然離劫運壇不遠。
  深呼吸。
  周圍的激戰聲、爆炸聲、吶喊聲,都在心中越來越小。
  被束縛的時候,龍公的悲憤、自責、仇恨充盈滿胸,此刻他恢復了自由,這些澎湃的情緒就像是一個積蓄了數千年的火山,即將爆發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參戰的所有蠱仙,都感受到了一股暴風雨之前的寧靜。
  呼……
  吸……
  龍公主修氣道,兼修變化道,每一次呼吸都抽取海量的空氣,造成巨大的聲勢。甚至這種聲勢,甚至隱隱約約地影響到了遠處氣墻的穩定。
  龍公身后,龍尾微微甩擺,他的龍爪、龍角,都蕩漾著一層紫金光暈,貴不可言,不容冒犯。周圍的空氣中蕩起一縷縷的微塵,似乎都泛起一層相同的紫金華光來。
  一股恐怖絕倫的氣勢,從他的身上緩緩地升騰而起,像是一頭曾經開天辟地的巨獸,沉睡了無窮歲月,此刻正逐漸地蘇醒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,迅速集中在了龍公的身上!
  “該死。”冰塞川暗暗咬牙。
  花子昏迷,龍公脫困,長生天的此次行動遭受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。
  煉道大陣中,牛魔、五行**師也預感到了不妙,拼盡全力沖殺。但是車尾、從嚴死死守住,不給對方一絲突破的機會。
  在煉道大陣的更深處,袁瓊都一邊吐血,一邊艱難地維持著煉道大陣的運轉,他的心中已浮現死志。
  冰塞川苦思良謀。
  情勢急轉直下,令他額頭垂下冷汗。
  他手中的底牌已經見底了,無法再一次請無極魔尊轉身。事實上之前,無極魔尊根本就沒有轉身,這種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。
  龍公的氣勢攀升到了頂峰,變得滔天浩蕩!
  他雖未有一絲動作,但已經吸引了戰場中所有人的高度重視。
  “他便是龍公大人嗎?”有天庭蠱仙投來仰慕崇拜的目光。龍公的輩分還是很高的。
  但也有人輩分比龍公還高,一位蠱仙老者并不認識龍公:“他是我方的人?”
  “龍公大人終于脫困了。”紫薇仙子激動不已。她縱覽全局,心中非常清楚,在此刻天庭的陣容中,龍公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。
  他掙脫枷鎖,恢復自由,再次站起來的太及時了!
  不,更準確地說,是元蓮仙尊的布置太精準了。
  想到元蓮仙尊,紫薇仙子的心中不由地涌起崇敬之情。
  “難以置信的手段!在元蓮仙尊之后,監天塔其實已經修葺改善過多次,許多蠱蟲被替換。尤其是最近十多年幾番大戰,屢屢遭受重創,大修了數次。元蓮仙尊的手段,居然還完整無缺地保存著,隱藏得如此完美,沒有人能夠發現。”
  “他的這記仙道殺招,可是隱藏在監天塔中的。監天塔可以說是偵查第一的仙蠱屋,居然至始至終都沒有發現。并且更妙的是,元蓮仙尊的這記仙道殺招,從來沒有干擾過監天塔的運轉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紫薇仙子的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:“難道說,那個傳聞是真的?元蓮仙尊真的開創了畫道?傳聞中的畫道流派,最大的優勢和特征,就是可以完美地規避其他仙仙蠱、殺招的運轉……這和有至尊仙體的道痕不互斥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!”
  紫薇仙子也只能猜測。
  十大尊者是蠱修歷史上的最巔峰,是最明亮閃耀的星,光輝璀璨至極。元蓮仙尊盡管不是智道,但已然通達天地之理,領悟變化之妙,埋下的伏筆影響后世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伏筆的出現太及時了。對于時機的把握,真的是妙到毫巔。
  冰塞川緊張不已,口中下令:“防住龍公!”
  無須他的提醒,所有的北原蠱仙都看得出龍公的威脅。
  龍公的氣勢達到巔峰之后,竟開始緩緩收斂起來,就好像是有人將高舉的拳頭收起,一旦爆發,必定石破天驚。
  此舉帶給北原一方極其沉重的心里壓力。
  “殺。”一位北原壯漢口綻雷霆,向龍公沖殺過去。
  第二位北原蠱仙默然不語,緊隨著在壯漢身后,一邊沖鋒,一邊為他掩護。
  “不,讓我來會會你!”第三位北原強者忽然搶出,他的速度極快,率先殺到龍公的面前。
  龍公一臉平靜,靜靜地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宛若雕塑。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忽然間,龍吼聲起,一道華麗的紫金龍形氣勁,在天空中一閃即逝。
  蠱仙們想要看清楚時,瞳孔中只留下了紫金龍氣的些微殘影。
  搶殺到龍公面前的北原強者,靜止不動。
  他緩緩低頭,帶著難以置信的目光,看到自己胸前的巨大空洞。
  順著這個空洞,他可以看到自己身后的天空。
  噗。
  下一刻,他大吐一口鮮血,然后渾身上下再次冒出一股股小型龍形氣勁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悶響,他陡然自爆,化為一團血沫,戰死當場。
  他當然是北原知名強者,但竟難擋住龍公一擊之威!
  “怎么可能?”看到這樣一幕,落后一步想要攻殺龍公的兩位北原蠱仙,紛紛大驚失色。
  “你們再看什么?”龍公淡淡的聲音,忽然在身后傳來。
  “不好!”兩位北原強者連忙催動最強防御,根本沒有多想。
  這種根植在骨髓深處的敏銳意識,救了他們一命。
  下一刻,龍公兩只猙獰的龍爪狠狠落下。
  兩位北原強者的防御在瞬間支離破碎,他們就像是兩顆流星,狠狠地撞擊在地面上,共同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。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個,地磚的碎片翻飛,煙塵滾滾蔓延。
  兩位天庭強者昏死在坑底。
  龍公出手,果然是石破天驚!一瞬間,就造成一死兩傷的戰果,長生天一方立即折損了三位八轉戰力!
  “恐怖!”
  一時間,龍公爆發出來的戰斗力,讓天庭一方都楞了一愣。
  那位不認識龍公的老者更是詫異得很:“我死后,竟然有如此驚才艷艷的后輩?”
  “他是紅蓮魔尊的師父,也是護道人。”身邊有天庭蠱仙適時解惑。
  天庭老者這才恍然:“哦,難怪。”
  歷來尊者的護道人,只要成長起來,都幾乎是位于尊者之下的第一戰力。
  當然,也不是沒有例外。
  比如狂蠻魔尊,又比如盜天魔尊。
  但不管怎么說,這些護道人都在尊者的成長過程中,起到了舉足輕重的護道作用。
  “來了!”冰塞川深吸一口氣,全神以待。
  龍公擊潰三人之后,長驅直入,直沖劫運壇,氣勢極其兇猛,令人心驚膽戰。
  冰塞川在這一刻,忽然感覺到雄厚的劫運壇,也透出一股脆弱。
  “護住我!”冰塞川大叫。
  長生天的蠱仙紛紛回援。
  龍公此舉,就像是捅了馬蜂窩,大量的長生天蠱仙內外夾攻,形成一道巨大的包圍網。
  無數仙道殺招打向龍公,仿佛是璀璨的煙花,繽紛的華美中蘊含著致命的威脅!
  紫金龍形氣勁再閃!
  龍公消失在遠處,令許多殺招都撲了空。
  剩下的殺招在蠱仙的引導下,紛紛掉轉方向。
  龍公再度現身,面對襲來的殺招臉上涌現出不屑之情。
  “給我開!”他大喝一聲,這一次施展出了氣道殺招。
  澎湃的氣浪四面卷席,將一切殺招都排斥開來,使得周圍瞬間清空。
  幾位長生天的蠱仙,只得撲向龍公。
  “來而不往非禮也,嘗嘗我的殺招罷。”龍公獰笑。
  長生天的蠱仙頓時又喪生兩人。
  龍公繼續沖向劫運壇。
  劫運壇在冰塞川的操縱下,不得不飛速爆退。
  龍公一路追殺,不管是面對哪一位北原強者,都是摧枯拉朽地撕破防線。
  當然,太過猛烈的殺招,他也會躲閃規避。
  冰塞川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惶:“不可能!龍公怎么可能,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忽然強大到如此地步?難道這也是元蓮仙尊的手段?”
  這一點,他猜錯了。
  龍公之強,在于自身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御上賓!
  當他的壽元越少,龍御上賓帶給他的增幅就越加恐怖。
  這種增幅覆蓋全方面,使得龍公空前強大,每時每刻戰力都在暴漲。
  他的生命氣息在迅速流逝,但是渾身氣勢卻不斷上升。這是一種回光返照,龍公要在他生命的最后階段,爆發出史無前例的璀璨光彩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