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706 七極荒都

龍御上賓殺招使得龍公越來越強,每一個呼吸都比之前更強大。
  望著天空中的光陰長河幻景,龍公的眼眸中浮現出復雜的光,他輕聲嘆息:“紅蓮吶,你的前有古人,后有來者,為師都看到了。現在就讓你見識一番為師的龍御上賓!”
  龍公的話,讓北原強者無不著惱。
  他明顯是不把北原諸仙放在眼里,他的眼中只有紅蓮魔尊一人。
  北原諸多強者無一不是歷史留名的人物,自然有著心氣和傲性。但偏偏龍公的話,他們無法反駁。
  皆因他們此刻的存在,的確是由于紅蓮魔尊的一記仙道殺招!
  “老頭子,廢話真多!”
  “休得小看我等。”
  “讓你嘗嘗我的厲害!”
  數位北原八轉,撲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冷笑,下一刻,龍吼聲起,紫金龍形氣勁連續閃爍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巨大的爆炸聲中,龍公在北原蠱仙的圍攻下,縱橫捭闔,左沖右突,無人可擋。
  反觀北原強者被他殺得人仰馬翻,死傷迅速擴大。
  快快快!
  龍公的速度實在太快了,北原蠱仙一時間難以阻截。
  任何強大的殺招,都需要時間醞釀。
  況且龍公一門心思都放在劫運壇上,對于阻截他的北原蠱仙并未過多糾纏。
  “攔住他!”
  “龍公休走,有膽與我大戰三百回合啊!”
  “一定要阻擋他。”
  紫金龍氣一閃即逝。
  戰場忽然一靜,冰塞川猛地抬起頭。
  龍公終于沖至劫運壇的面前,他無情的龍瞳,俯視著腳下這座運道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“糟糕。”冰塞川額頭垂下冷汗。
  下一刻,龍公猛地大吼,氣道殺招再出。
  萬氣洶涌,天地變色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氣蓋山河!
  一瞬間,八轉蠱仙們皆身心劇震,感到一股無以倫比的重壓,鋪天蓋地地向自己壓下來。
  諸多殺招分崩瓦解,追殺到龍公身后的北原強者,仿若餃子下水,一個個栽倒到地上去。
  萬物齊喑,乾坤沉靜!
  咯吱、咯吱……
  劫運壇艱難運轉,薄薄的淡金光暈抵御著氣蓋山河殺招。
  這座運道八轉仙蠱屋已無法飛起,被龍公死死地鎮壓在地面上!
  一時間,龍公成為戰場唯一的主角,天庭蠱仙們紛紛投來震撼、驚愕、欣喜的目光。
  他竟以一人之力,鎮壓整個戰局。
  北原諸仙雖強,但囂張高昂的頭顱,也被龍公不由分說地強摁下去。
  “該死!這氣蓋山河殺招,龍公曾經在東海使過。但此刻這殺招威能,只怕暴漲了不只十倍!”冰塞川的臉上難掩震驚之色。
  龍公的強大,極其反常,大大超出他的心理底線。
  “這死老頭有點強!看來得要毛爺我收拾了!”遠處,毛里球和它的分身,一直都將天庭兩大傳奇太古荒**得死去活來,見到龍公發威,毛里球齜牙咧嘴,就想要支援過來。
  “想走,沒門!”太古青玉鶴尖叫,猛地催動仙道殺招,轟中毛里球的分身。
  “你給我站住!”煞狴九十五一把抱住毛里球的右后腿,張口就咬。
  “這兩個蠢貨……”毛里球氣惱,它無奈地發現自己居然被這兩貨給暫時糾纏住了。
  天庭的這兩大太古傳奇荒獸,打逆風戰或許不行,但是打順風仗卻是大有越戰越勇的趨勢。
  龍公的強勢,實在是太過振奮人心,已經激發起了這兩大太古傳奇荒獸的斗志!
  “給我開!”劫運壇忽然光芒大放,堅定不移地緩緩升騰起來。
  隨后,跌落在地上的諸多北原強者,也紛紛施展殺招,轟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雖強,但也只能強行鎮壓一時,畢竟他面對的不僅是巨陽仙尊親創的八轉仙蠱屋,還有北原歷史上黃金部族的諸多強者!
  “去助龍公!”
  “讓長生天付出血的代價!”
  “天庭的威嚴怎可被冒犯。”
  天庭諸仙反應過來,宛若潮水一般,組成攻勢,支援龍公。
  北原強者不得不分出一部分,來抵擋外圍天庭的攻勢。而在內圍,則是對龍公的全力圍剿。
  劫運壇中,冰塞川心沉落底。
  內圍龍公屹立不倒,牢牢占據上風,外圍北原蠱仙數量遠少于天庭一方,也在節節敗退。
  冰塞川明白:若非有尊者再出手,長生天此次突襲,已然宣告失敗!
  他們的目標是要搶奪宿命蠱,目前看來,自保都難,談何搶奪?
  事實上,長生天一方在某一刻距離成功,也只是一點點差距。壞就壞在元蓮仙尊的布置,讓長生天的謀算落空。
  “我長生天雖然失敗,但你天庭也未必能成功啊!”冰塞川眼中閃過冷酷的光,他悍然下令——摧毀煉道大陣!
  既然自己搶奪不了宿命蠱,也不能徹底摧毀宿命蠱,那就讓天庭這次修復也徹底失敗!
  只有這樣,此次中洲煉蠱大會就不會是最后一屆,天庭必定還要舉辦,從而來繼續修復宿命蠱。
  如此,其他四域方能有喘息的機會。
  只是這樣的話,今后中洲煉蠱大會,天庭必將嚴加防范,再無長生天此次突襲的良機了。
  但也是迫不得已,情勢所逼,冰塞川不得不做如此抉擇。
  “好!”牛魔、五行**師接到命令,立即對身邊的煉道大陣開始狂轟濫炸。
  噗。
  從嚴大吐一口鮮血,臉色猛地一白。
  但他的臉上卻露出微笑:“哼,你們以為紫薇仙子大人,要將我安排在陣內守護,是為了什么?不就是為了防止你們狗急跳墻!”
  牛魔、五行**師皆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們發現,自己針對煉道大陣的攻擊,竟都被從嚴獨自承受。這是從嚴獨有的律道手段,能夠將傷害轉移到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“想要摧毀大陣,怎么可能?”
  “有我們在,你們休想得逞!”
  煉道大陣之外,天庭蠱仙們組成一重重防線,擋住北原強者的沖擊。
  冰塞川改變目標,企圖摧毀煉道大陣,也是攻敵必救。
  天庭方面,不得不對煉道大陣嚴防死守。
  如此一來,雙方攻防交錯,形成微妙的僵持。
  天庭一方,大多數成員防護煉道大陣,龍公一人主攻劫運壇。
  北原一方,則是主防劫運壇,狂攻煉道大陣。
  龍公雖然被許多北原強者不斷圍攻,但仍舊有著余力,對劫運壇出手。
  劫運壇承受著龍公一次次的重擊,仍舊屹立不倒,體現出了這座八轉仙蠱屋的雄渾防御。
  事實上,劫運壇的手段絕不止如此,對于龍公,仍舊有反擊的潛力。
  但是當下劫運壇的主要目的,還是維持前有古人殺招。
  若是它施展自家的其他手段,那么這記前有古人必會中斷。
  說到底,前有古人乃是宙道殺招,和劫運壇本身的手段格格不入。若是有元蓮仙尊之前展現的,疑似畫道的手段,恐怕就不會如此尷尬。
  冰塞川心中雪亮:一旦中斷了前有古人殺招,整個局面就會急轉直下。只有維持這記殺招,才能抗衡不斷蘇醒的天庭成員。
  時間逐漸推移,戰況越加激烈,隕落的蠱仙越來越多。
  龍公時不時的轟擊,都讓冰塞川心頭微顫。他不知道劫運壇能夠支持到什么時候,說不定下一刻,前有古人殺招就會被中斷。
  一旦如此,那長生天勢必將大敗虧輸。
  盡管雙方互有攻防,但隨著龍公的強勢爆發,已經讓戰局改變。天庭占據略微的上風,長生天一方處于弱勢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記雷道殺招轟擊在龍公的后背上。
  但龍公的雄軀連一絲顫抖都沒有,背后的煙塵散去,露出他寬闊的后背。
  他的后背,已經密布紫金龍鱗。
  隨著龍御上賓的效用,龍公的身軀變得越來越龐大,此刻的體型已經膨脹到之前的兩倍。
  他的龍爪越發猙獰鋒利,龍尾伸展更強健更修長,而他的龍角原本只是短短一截,但此刻卻是不斷瘋長,已經長得宛若成年鹿角般大小,仿若王冠戴在他的頭上,顯示出無比的尊貴和威儀。
  每時每刻,龍公都在變強!
  劫運壇中的冰塞川,和他交手的諸多北原蠱仙,都感受極深。
  “這是一頭怪物!”一位北原強者恨聲道。
  “怪物?哈哈哈,我們北斗七仙最喜歡對付的,就是怪物!”就在這時,從光陰長河的幻景中,一連邁出七位蠱仙。
  “啊!是他們。”冰塞川見此,又驚又喜。
  這北斗七仙各出自黃金部族,有三位八轉,四位七轉,乃是北原歷史上同一時代的人物。
  在他們那個時代,有太古傳奇荒獸接連作亂,使得正道年年遭受巨大損失。因此黃金部族聯合起來,精選七人,苦練上古戰陣,花費數年時間平定叛亂,捕捉太古,鎮壓傳奇,還北原各大超級勢力一片安寧。
  上古戰陣——七極荒都!
  一瞬間,七位蠱仙化作一位三頭四臂,背后懸浮一道巨大的鋼鐵轉輪的黑金巨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插翅刀!
  黑金巨人右臂如刀,劈出一道磅礴的刀光幻影,砍向龍公。
  “插翅刀?!”龍公瞳眸一縮,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機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