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07 致命一擊

插翅刀聲威赫赫,乃是北原蠱仙界公認的第一攻伐手段,就連大同風都能暫時劈開,可想而知它的恐怖威能。
  “避開了?”紫金龍形氣勁一閃,龍公忽然現身在遠處,臉上有著驚疑。
  呃!
  下一刻,他便看到自己額頭上的龍角,緩緩下墜,在他面前掉落。
  關鍵時刻,龍公勉強避開了插翅刀,但他的右邊龍角被直接斬斷大半。
  龍公動容。
  就在這時,黑金巨人對龍公伸手一勾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拘仙索!
  這是北原蠱仙界公認的第一拘拿手段!
  龍公身上頓時浮現出一道青金繩索,纏繞三圈在他腰背,將他猛地拽向黑金巨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插翅刀!
  黑金巨人右臂高舉,再次對準龍公,施展超絕殺招。
  龍公咬牙,爆喝一聲,雄軀狂震,掙脫拘仙索,飛速后退,避開插翅刀。
  黑金巨人想要再拘龍公,龍公一邊爆退,一邊張口吐出兩顆利齒龍牙。
  龍牙飛出他的口中,猛地漲大,仿佛兩柄絕世彎刀,盤旋飛舞,護在他的身邊。
  正是仙道殺招——回旋龍牙。
  回旋龍牙本是攻伐殺招,但被龍公用于防御。
  黑金巨人七極荒都的拘仙索,雖然厲害,但一旦拘中龍公,就被回旋龍牙斬斷。
  冰塞川目睹這一幕,心中驚疑又遺憾:“原來的回旋龍牙,只是手臂大小,沒想到現在簡直是兩道門板!龍公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連仙道殺招的威能都暴漲得如此離譜?可惜了七極荒都。現在宿命蠱逼近成功,整個前有古人殺招威力下降許多,若是歷史上的原有水準,恐怕剛剛那一下,龍公已然重傷!”
  七極荒都乃是上古戰陣,由三位八轉、四位七轉蠱仙強者組成。
  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當時,各大黃金部族的佼佼者,名動北原。更為難得的是,他們掌握的仙道殺招,都是各大部族的鎮族手段。比如單于部族的插翅刀,耶律家的拘仙索。
  有著七極荒都暫時維護,龍公攻勢受阻,場面再度僵持。
  劫運壇暫保安全,但長生天一方也死活破壞不了天庭的煉道大陣。
  天庭蠱仙里三層,外三層地周密保密,北原強者的手段根本挨不到大陣的邊,更別談沖殺入陣了。甚至已經開始有蠱仙,在煉道大陣之外又鋪設新陣,進行防護。
  “表面僵持,但主動權已然易手,再戰下去,天庭必定把持戰局了。”冰塞川一臉的冷酷,眼眸深處仍舊有斗志在閃光。
  北原蠱仙好戰,一生之中戰斗無數,遠超其余四域。
  冰塞川乃是八轉宙道大能,更是如此。他一生中經歷過無數的艱險和鏖戰,眼下的局勢雖然越來越兇險,但絲毫動搖不了他的一顆戰心。
  他在苦尋出路。
  “入侵天庭乃是我長生天的大計,自然考慮周詳,有著應對措施。”
  “為今之計,只有聯絡方源等人,從外界下手了。”
  冰塞川立即聯絡方源等人,下達命令。
  “又是運道的手段,他們在聯絡外界。”冰塞川一動手,天庭成員中就有數位感應到。
  紫薇仙子獲悉苦笑,運道的最高奧妙一直為巨陽仙尊把握,天庭無法阻止冰塞川的手段。
  帝君城。
  方源此刻已切換成閻帝殺招,在蒼穹中疾飛狂舞。
  耳畔狂風呼嘯,視野中厲煌和清夜,宛若一團火焰,一道黑光向方源尾隨殺來。
  方源伸手一指,頓時無數閻羅子飛出,稍稍阻礙厲煌、清夜。
  隨后,他殺向最近的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那仙蠱屋中蠱仙駭然失色,連忙后撤。
  “方正,快快催動那一招!”有蠱仙連忙大喊。
  古月方正正身處此屋,立即動手,仙蠱屋頓時噴射出一道血光,將其推動,速度暴漲數倍,令方源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趁此機會,厲煌、清夜又掩殺上來,和方源纏斗。
  西漠的蠱仙看不過去,當中有人嗤笑:“這明顯是血道的手段,堂堂天庭枉為正道,居然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,使用血道殺招!”
  “放屁。我中洲手段匪夷所思,萬千變化,豈是你個門外漢所能領悟得到?”
  “西漠賊子,覬覦我中洲富饒,還對我堂皇人族正道污蔑,天理不容!”
  中洲蠱仙哪里肯認,即便他們大部分人都對方正的血道手段心知肚明。
  “可惡。”方源暗自咬牙,厲煌和清夜的纏斗,讓他仿佛身陷泥沼當中。
  眼下戰局,他最佳的破局手段就是大盜鬼手,利用此招能破壞天庭一方大多數的仙蠱屋。
  但厲煌和清夜拼死全力糾纏,令他很難有時機施展。
  偏偏西漠方面,對他也是忌憚得很,不肯配合。
  房家雖然和方源有過暗中勾連,但如今這種場面,眾目睽睽之下,哪里敢和方源合作!
  房家數年前獲取了豆神宮,惹來西漠正道的聯合刁難,這些年都是夾著尾巴過日子。好不容易趁著中洲煉蠱大會這一良機,和西漠正道各大超級勢力達成了約定。若是此時和方源合作,眉來眼去的,等若是將新的把柄送到西漠正道手中,回去之后又將是西漠正道的聯合施壓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可不太妙,最終大比恐怕已近尾聲了吧!”方源也參加過煉道大會,對此中內情頗為熟悉。
  “最關鍵的是,長生天那幫蠢貨怎么還不動手?嗯?”就在這時,冰塞川主動聯絡方源。
  對于方源,他當然不會用命令的語氣,但冰塞川深知如何能說服方源——他將此次長生天入侵天庭的種種情況,都一五一十地告知給方源!
  這些都是真相,經得起任何的推敲。
  冰塞川沒有隱瞞或者造假,因為他知道方源的智道造詣。
  “這幫該死的家伙!”方源得知天庭發生的一切,眼中銳芒爆閃,不禁狠狠咬牙。
  他利用長生天,將冰塞川等人當做棋子,冰塞川何嘗不是如此?
  長生天有著自己的利益訴求,此刻將緊急情勢坦白,就是想讓方源在外破壞,阻擋天庭修復宿命蠱。
  天庭中,長生天只能支撐局面,拖延天庭的諸多強者,再也沒有進取的可能。
  但只要方源將帝君城摧毀,破壞最后的大比,如此天庭的人道手段就會戛然而止,無法再從不敗福地中抽取成功道痕。
  沒有了成功道痕,袁瓊都怎會膽敢去修復宿命蠱?
  這是當今唯一的勝機!
  深呼吸一口氣,方源眼中閃過徹骨的寒光。
  盡管他知道長生天是在利用自己,但這種陽謀堂皇,為了他自己的利益,他也必須去做!
  催動仙道殺招,方源的身形宛若鬼魅,在戰場中蜿蜒游走,速度驚人。
  所到之處,天庭的仙蠱屋無比躲閃避讓。因為方源的存在,天庭嚴整的仙蠱屋防線,常常會混亂一時。
  可惜往往這種時刻,西漠的仙蠱屋都被天庭重點照顧,并且西漠蠱仙亦無拼死搏殺的精神,始終不能沖殺進來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再次沖殺上來,纏住方源。
  以往這個時候,方源就被糾纏,被迫和厲煌、清夜交手,令天庭陣線有了從容調整的時機。
  但現在,不一樣了!
  方源猛地大吼一聲,再度變成太古年猴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春剪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夏扇!
  不管是春剪,還是夏扇,方源都攻向下方的帝君城。
  這一幕,讓厲煌、清夜大驚失色。
  “小心,方源老魔他拼命了!”
  “快阻止他!”
  厲煌、清夜的殺招砸在方源的身上,冬裘殺招艱難抵擋,體內八轉仙元迅猛損耗。
  各大仙蠱屋慌亂之下,以身擋災,極力保護帝君城。
  趁此機會,西漠一干仙蠱屋掩殺上來。
  方源對其他不管不顧,連續施展殺招,只對帝君城招呼。
  冬裘殺招終于支撐不住,咔嚓一聲破裂,方源被種種手段炸得骨折血飛。方源強自硬撐,不顧核心仙蠱的損傷,更不顧自身傷勢,再度強催起冬裘殺招。
  但冬裘殺招的核心仙蠱本就損害,如今強催出來,防御威能遠不如之前,在接連不斷的攻勢下一破再破。最終,仙蠱冬傷重難返,徹底毀滅。
  方源再無法催動冬裘,痛失主要防護手段,好在太古年猴身軀本就有著極強的素質,方源又接連催動其他種種宙道小手段,聊勝于無。
  方源的奮不顧身,也有許多良效。
  帝君城搖搖欲墜,正在進行大比的蠱師們都被干擾,紛紛失敗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整個城池都在顫抖啊!”
  蠱師們驚疑不定。
  身處帝君城中的中洲蠱仙,則連連出手。
  “保護好這些蠱師!”
  “不能讓他們失了性命。”
  “這些人都是中洲人道氣運所鐘,福緣深厚之輩。他們若是死多了,我們這邊的氣運就無法抵擋方源老魔了。”
  原來天庭這番布置,還有氣運上的考量。
  雖然天庭對于運道沒有太多把握,但也能用這種笨方法來抵消方源在運道上的優勢。
  “啊,戰機!房家諸仙,絕世戰功就在眼前啊。”仙蠱屋雞籠犬舍中,房家七轉蠱仙大吼,雙眼放光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雞籠犬舍在房家蠱仙的操縱下,幾乎緊貼著地面,向著帝君城直撞過去。
  天庭一方的注意力,幾乎都被方源吸引。
  雞籠犬舍若是施展仙道殺招,必會被察覺,時機拖延,天庭回防,良機喪失。
  但此刻雞籠犬舍拋棄一切手段,悍然撞來,十分直接,將時間利用到了極致!
  “不好!”厲煌、清夜等人無不大驚失色。
  不得不說,雞籠犬舍選的時間太絕妙了,在這一刻,天庭一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撞向帝君城。
  即便有幾記仙道殺招,也因為醞釀時間太短,威能不足,根本無法阻擋住雞籠犬舍。
  近了,更近了。
  帝君城中的蠱師還懵懵懂懂,厲煌等蠱仙則面現絕望之色。
  致命一擊就在此刻!
  ps:今天七號,是抽獎贈書的好日子,有意者,請關注威信公眾號“作者蠱真人”,參與抽獎。本月第一次抽獎,大約是十本書,附帶我本人親筆簽名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