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708 人中豪杰

天庭戰場。
  前線如火如荼,龍公領袖天庭諸仙與北原一方,廝殺一團。
  而后方因為氣墻阻隔,卻顯安靜。紫薇仙子統領全局,時刻關注著各個方面。
  “嗯?”雞籠犬舍即將撞上帝君城的一幕,頓時令紫薇仙子心頭一緊。
  “正元前輩,快快出手,救下帝君城!”她瞬間做出決定,口中高喝,神色不可避免的有一絲緊張。
  正元老人微微點頭:“仙子勿憂,人意已然積蓄足夠了,而我的使命也即將完成……開!”
  一瞬間,正元老人身軀狂顫,仙元爆涌,七竅流淌出鮮紅血跡。
  他專修人道,但到底只是七轉而已,作為鑰匙開啟仙竅留下的人道手段,十分勉強。對于他而言,每一次都是超越極限的痛楚。
  但正元老人從未流露出一絲的苦意。
  此刻,他的臉上有著殉道者的幸福光輝。
  繼萬眾一心殺招之后,仙尊遺留的人道手段,再度催使。
  帝君城戰場。
  “把他們都給我碾死!”房家蠱仙哈哈大笑,滿臉猙獰之色。
  視野中,帝君城越來越近,只要將它撞毀,就是驚天的戰績!不僅是蠱仙個人名揚五域,整個房家都會因此受益,聲威大漲,成為北原正道勢力的楷模。
  “好!”方源見到這一幕,也不由暗中喝彩。
  他有一股預感,這一撞只要功成,對他冥冥之中大有好處。
  方源有智道造詣,因此這種感應非常靈敏。但他運道境界不行,并沒有第一時間察覺到是運道方面的益處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異變突生。
  一道蒙蒙白光,在帝君城上一閃即逝。
  這道白光出現的快,消失的更快。
  不知為何,雞籠犬舍兇猛的氣勢陡然消散全無,它雖然仍舊在沖鋒,但卻再不能讓人心驚膽寒。
  打個比方,之前的雞籠犬舍宛若乘風破浪的戰艦,而現在則好像是一艘破船,無人駕馭,隨波逐流。
  然后,在眾仙驚愕的目光中,雞籠犬舍開始垮臺、崩潰,無數的碎片隨風飄散。
  它不斷分解,像是經歷了無數歲月折磨的老房子,終于壽終正寢,在狂風下,一塊塊拆開。
  大量的蠱蟲飛舞飄散,同時更多的蠱蟲尸體灑落而下。
  前一刻,士氣旺盛,要撕天裂地的房家蠱仙,也不見絲毫的動靜。
  哪怕其余的房家蠱仙,在此刻齊聲呼喚。
  一股不妙的情緒,籠罩房家蠱仙的心頭。
  很快,他們的感覺應驗了。
  從破碎的雞籠犬舍中,跌落下一具具的尸首,赫然是前一刻還生龍活虎的數位房家蠱仙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
  房家蠱仙驚呼,呼喚這些房家蠱仙的名字,但毫無回應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殺招?只是一擊,就令整個仙蠱屋破敗,里面的蠱仙更是無一幸免?!”就連方源也不由地悚然動容。
  即便是五百年前世記憶中,都從未有過的這樣的一幕。
  這是中洲天庭的老底子,在今天被方源和西漠蠱仙逼出。畢竟方源前世,魔尊幽魂逆天成功,并且潛伏到了天庭深處,這樣的大戰并未發生過。
  當然,也有可能是方源的記憶出現了問題。畢竟他曾經被天意擺布,成為棋子,屢次利用春秋蟬重生,前世五百年的記憶并不牢靠。
  “這是仙道殺招——家破人亡!”厲煌雙眼放光,心中振奮至極。
  他旋即仰望天堂方向,心中暗道:“看來那邊,人意已經成功積蓄了。”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厲煌心中升騰起無窮底氣。
  他的吼聲在沉寂的戰場中回蕩:“諸位同道,你們還在等什么?天庭已經開始動手,接下來就是我等反攻之時!”
  “沒錯,讓這些入侵我中洲的賊子們好好嘗一嘗我中洲之威!”清夜附和。
  下一刻,廣袤的中洲大地上,開始升騰起無數的白色光芒。
  這些白光光輝,一點點,一團團,仿佛是燈光燭火,億億萬萬,又如同大個的蒲公英,隨風悠悠飄揚,緩緩上升,逐漸漫布天空。
  “這又是什么殺招?”西漠一干蠱仙驚疑不定。
  方源變作閻帝,動用魂道殺招護身。眼下冬裘被破,方源只能依靠再次一級的魂道防御手段了。
  他身處在漫天的白色光點之中,這一幕也令他底氣缺乏。
  他出手試探,小心翼翼。
  但這些白色光點,并無反擊之能,它們仿佛虛幻光影,方源的試探都對它們毫無影響。
  這記仙道殺招雖然磅礴浩蕩,囊括整個中洲,但并無絲毫攻伐之威。
  隨后,這些光點宛若魚群飛游,群鳥歸巢,紛紛匯聚、依附在中洲蠱仙的身上。
  一位位中洲蠱仙,身上的白色光暈越來越多,但始終都不明亮,光線蒙蒙溫和,根本談不上刺眼。
  這一幕,不僅發生在帝君城戰場中,更同時發生在天庭戰場、不敗福地戰場,以及其余種種角落,天南地北。
  這便是人道殺招——眾望所歸!
  萬眾一心、家破人亡,乃是元始仙尊的人道手段。
  而眾望所歸,和接下來的這一招,則是星宿仙尊在人道上探索的成果了。
  天庭中,正元老人再一聲大喝。
  人道殺招——人中豪杰!
  附著在中洲蠱仙身上的白色光暈,開始迅速削減,而蠱仙本身的氣勢則隨之節節暴漲。
  “他們的氣勢變了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看到這樣一幕,其余四域的蠱仙皆驚疑不定。
  “好強,好強的力量!”中洲蠱仙們則感覺非常奇妙,全身上下涌動著一股全新的力量。這股力量是如此的浩蕩和澎湃,宛若是洶涌的浪潮,不斷地沖擊心房,又旋即涌向四肢百合。
  一切的疲憊,全都一掃而空。
  腦海清明至極,強烈的戰意蹭蹭上漲。
  這種情況在厲煌、紫薇仙子、陳衣等人身上尤其明顯。
  “退。”
  “快快后撤,暫停攻勢。”
  “先看清楚情勢再說。”
  西漠的仙蠱屋不斷后退,眼前的情勢真的嚇到了西漠這群人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卻在此刻出手,他要以攻代守,進行試探。
  閻羅子飛射而出,撲向厲煌和清夜。
  厲煌深呼吸一口氣,獰笑一聲,陽莽背火衣呼的一聲,猛地膨脹數倍,熊熊燃燒。
  閻羅子還未接近他,就猛地自燃起來,旋即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魔頭,且吃我一招!”厲煌來攻,方源抵擋。
  幾個回合下來,方源心中震動:“這個人道殺招,將厲煌一身戰力至少增幅了兩倍!”
  這不是道痕增幅。
  道痕增幅是針對仙道殺招的威能。
  人中豪杰是針對蠱仙本身!
  在八轉層次,增幅一倍就已經非常恐怖了。比如說盜天魔尊的成雙入對殺招,可以分出一個分身,戰力完全和本體等同。這就相當于一倍增幅。
  而這記人中豪杰,至少增幅兩倍。更叫人震驚的是,不只是厲煌一人,而是成百上千位的中洲蠱仙!
  眾望所歸搭配人中豪杰,這其實是兩大九轉殺招一起爆發的威能!
  就好像是紅蓮魔尊開創的前有古人、后有來者,星宿仙尊的這一套殺招——眾望所歸和人中豪杰,亦是不遑多讓,震神驚仙。
  更糟糕的情況出現了。
  中洲一方的仙蠱屋,也開始匯聚一層蒙蒙白光。
  人中豪杰的效用,也擴張到了仙蠱屋上。
  這是因為仙蠱屋本身,也算是仙道殺招,為蠱仙支配。人中豪杰既然能夠增幅其他仙道殺招,仙蠱屋自然也在范圍之內。
  中洲一方得此強助,比得到兩倍支援還要可怕,揚眉吐氣!
  蠱仙作戰,不是越多人越好。
  因為蠱仙之間,往往缺乏配合,不同流派的道痕相互排斥,一加一往往小于二。
  蠱仙若要聯合作戰,往往是共同駕馭仙蠱屋,或者充當仙道大陣的陣眼。但在這個方面,蠱仙大部分的作用,不過是提供仙元,修補仙蠱屋、仙陣罷了。
  和這兩者比較,上古戰陣占盡優勢。盡管它已經被時代淘汰,但能充分挖掘出蠱仙本身的潛力,大有可取之處。
  不管是仙道大陣,還是仙蠱屋,都是搭建好的,固定的殺招,所以手段就那么多。
  但上古戰陣不同,蠱仙會的手段,上古戰陣便會,并且威能更強大更玄妙。
  上古戰陣是真正能夠將眾多蠱仙的力量,巧妙地結合起來的方式。
  這也是為什么,七極荒都能夠抗衡龍公,令龍公也無可奈何。對于組并七極荒都的七位蠱仙,他們的力量都巧妙地凝結在一起,一加一大于二。
  從這個方面而言,人中豪杰的精妙,還要更勝成雙入對一籌。
  因為成雙入對,只是分化出一個分身,戰力和本體相同。而人中豪杰卻是直接增幅本體,達到兩倍以上。本體本身的強大,遠比得到一個戰力相同的分身,更加可貴!
  壓力暴漲,西漠蠱仙被中洲一方,打得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方源你哪里走!”
  “留下命來!”
  厲煌、清夜夾攻方源,方源也不得不且戰且退。
  人中豪杰的增幅是全方位的,兩位八轉的速度更快,對付方源,他們進退自如,始終把握主動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