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09 四大龍將

帝君城戰場。
  一番艱難的游斗,方源逐漸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  人中豪杰這樣強大的殺招,效果簡直是要逆天,但不是沒有代價的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身上的白色光暈,總是在迅速削減,消耗得極快。
  不過與此同時,白色光暈又始終得到補充。
  天空中的白色光芒,宛若恒河沙數,仿佛無窮無盡一般,不斷地匯聚到厲煌、清夜等人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多次出手嘗試破解,毫無成效。
  “這一人道殺招的破綻,其實非常明顯。”方源的腦海中無數念頭,宛若疾風暴雨一般,迅速思考著。
  “只要消滅這天空中漫布的白色光點,就可以了。”
  “沒有了這些光點的補充,厲煌、清夜等人不過是無源之水,稍稍拖延戰斗,就能令他們增益效果徹底消失。”
  “但是我沒有針對這些白色光點的手段啊!”
  方源嘗試過了很多次,但是很遺憾,他沒有一種手段能夠有效地針對這些白色光點。
  這是人道流派的范疇。
  人道,雖然一直都在存在。甚至因為《人祖傳》的原因,很可能是人族修行的第一種流派,但是真正能夠掌握人道的蠱仙非常稀少。縱觀歷史,也只有那些驚才艷艷,才華絕倫之輩才能多少有些領悟。
  這些領悟,往往都是只鱗片爪,不成體系。最多的,也不過類似一小套殺招。比如紅蓮魔尊的前有古人、后有來者,又或者是星宿仙尊的眾望所歸、人中豪杰。
  方源沒有這種手段,他聯絡在場的西漠蠱仙,也沒有這等手段。
  縱觀此次中洲煉蠱大會,方源吃虧就吃虧在人道方面。
  若是其他流派,依憑方源的雄厚底蘊,還是可以應付的。但是對于人道,他就十分陌生了。
  不只是他陌生,絕大多數的蠱仙都陌生。
  所以,人道手段一旦祭起,往往能收獲良效。
  比如長生天祭起前有古人,又比如現在天庭一方催動人中豪杰。
  “看來我要對《人祖傳》多多參悟,領略其中的人道奧秘。沒有人道手段,對付天庭起來,太過吃虧了。”
  “將來五域亂戰,各大勢力恐怕或多或少,也會有一些人道手段罷。”
  “我在這方面的底蘊,的確很差。”
  方源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。
  方源的戰力已經非常強大了,這里面的因素有很多,主要還是他一直都在千方百計地加強自己的戰力。單純戰力而言,他已經站在當今蠱仙界的頂峰層次。
  而資源方面,方源依靠巧取豪奪,還有至尊仙竅的便利,也能做到自給自足。能夠喂養數量眾多的仙蠱,并且還有許多盈利的生意。只是目前還沒有財力去煉制一只八轉仙蠱,這需要時間去積累。
  但是方源的短板仍舊存在,并且還有很多。
  他在煉道、宙道上有著準無上的境界,偷道是大宗師,血道、力道、變化道、智道、星道也不錯。但在毒道、夢道、宇道、劍道等等方面,就明顯不足,這些都是他的短處。
  人道方面更是如此了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等人在人中豪杰的幫助下,將方源壓入下風。
  方源不甘心放棄,只有轉攻為守。
  天庭的眾多仙蠱屋則轉為攻勢,將西漠諸仙以及白凝冰等人操縱的仙蠱屋,都重重包圍。
  天庭的仙蠱屋戰力暴漲,并不擔心這些敵對仙蠱屋的突圍。
  藏龍窟戰場。
  “就快了。”宋啟元目光熱切,緊緊盯住眼前的八轉仙蠱屋龍宮,持續煉化。
  和他同樣動作的,還有來自東海的其他八轉蠱仙——青岳安、華彩云、沈從聲、張陰、容婆、石淼、揚子河。
  這些蠱仙正一齊出手,對龍宮展開煉化,企圖化為己用。
  龍宮雖然已是被龍公煉化,但是此刻無人主持,又有一部分力量鎮壓帝藏生,所以對于東海諸多八轉的煉化,難以抵擋。
  時間流逝,龍宮逐步逐步地被東海諸仙煉化。
  眼看著就要成功,東海諸仙越加警惕。
  “都要小心,凡事最怕功虧一簣!”
  “不錯,我心中有一點不妙的感覺,但不知為何。”
  “是啊,我們強攻這里,天庭居然沒有一位援軍出現。”
  “放心吧,現在天庭恐怕是自顧不暇,只能做棄車保帥的打算了。恐怕他們是放棄了這里。”
  “悲風老奴,去,看守洞口,但凡有任何可疑之人,直接打殺。天庭若有援兵,你要死戰不退!”沈從聲喝道,他已經成功地將悲風老人奴役。
  悲風老人喪失自由,只有聽命于沈從聲。
  他苦嘆一聲,只能聽命,他帶著風禪子離開了此地。
  風禪子是悲風老人的孫子,但只有六轉修為,戰力在東海諸仙面前根本不夠看。沈從聲在奴役了悲風老人之后,也把他轉變成了蠱仙奴隸。
  “看起來,這一次是沈兄收獲最大啊。”張陰笑道。
  按照盟約,龍宮是諸仙共享,但沈從聲還奴役了悲風老人和風禪子這對爺孫。風禪子也就罷了,關鍵是悲風老人,他可是貨真價實的八轉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現在身負重傷,戰力下降谷底。
  沈從聲沉默,他也知道似乎是自己收獲最多,其他人雖然風度翩翩,但其實心中定有介懷。
  如此一來,沈家就新添一位八轉。等到悲風老人休養好了,這可是能打破東海現有平衡的存在!
  想了想,沈從聲笑道:“區區一位悲風老人,算得了什么?他年歲已大,傷勢極重,要休養好必定耗費巨大的時間和代價。和龍宮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!”
  他盡量貶低悲風老人,同時想將諸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龍宮之上。
  “這座龍宮竟能夠鎮壓帝藏生,甚至奴役。我們有了它,將來五域合并,就有更大的資本抗衡其他四域了。”這是引發諸仙的危機感,提醒他們,我沈從聲和沈家是你們的盟友,真正的大敵在中洲,在其他四域。
  “我們好好瞧瞧,按照推算,龍宮里應該還有夢道的仙蠱吧。但愿龍公沒有將它取走!”沈從聲又道。
  諸仙沉默不語。
  沈從聲說的很有道理,更有技巧,三言兩語就打消了同伴心中的不平之氣。
  “龍宮收服已成定局,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容婆忽然開口問道。
  “龍宮一旦收服,我們就一齊出手,幫助它鎮壓奴役了帝藏生。在之后……”宋啟元沉吟起來。
  “天庭援兵一直沒有出現,可見外界打的有多激烈。或許我們可以出力,幫助其他人一把。哪怕是方源!”
  “沒錯,當今五域之中,中洲最強,是要削弱它的實力。”
  “呵呵,誰說天庭沒來援兵?”
  就在這時,異變突生!
  張陰、容婆、石淼、揚子河等人忽然出手,對身旁的宋啟元、青岳安、華彩云、沈從聲施以突襲。
  宋啟元等四人哪里料到,和他們一同并肩作戰的同伴會暗算他們!一下子,皆是中招,噴血爆退。
  八轉蠱仙都有熊虎的底蘊,防御很有一套,張陰等人的突襲暗算,并未取走任何一人的性命。
  但這已經夠了。
  宋啟元等人傷勢都不輕,退到外圍。
  張陰等人則占據內圍,守在龍宮周圍。
  宋啟元等人自然又驚又怒。
  青岳安大吼道:“張陰你們四個是瘋了嗎?想要獨吞龍宮?!”
  張陰呵呵一笑:“我們四人一起出手,怎么算得上獨吞?”
  沈從聲面沉如水:“別忘了,我們可是簽訂了盟約。你們四個對我們出手,就等著盟約反噬吧。”
  揚子河語氣淡然,神色決絕:“即便我們死了,也要護住龍宮,不會讓爾等染指。”
  華彩云頓時皺起眉頭,輕聲道:“不太對勁。”
  張陰等人雖然都是散仙、魔修八轉,但到底還是東海人,就算是平時和宋啟元這些超級勢力的首腦有矛盾恩怨,但冒著生命危險,寧愿去死,也要守護龍宮的話,明顯是立場已經徹底改變了。
  “你們究竟是為什么?”宋啟元喝問。
  張陰等四人嘴角翹起,泛出詭異的微笑。
  隨后,他們四人的身形都開始緩緩拔高,他們的手腳都變化成爪,皮膚上泛起一層層的鱗片,額頭冒出一對角來,瞳眸也變成豎眸。
  他們的形象都發生了驚人的改變。
  宋啟元等人大為吃驚。
  因為這些改變,使得張陰等人和龍公變得極其類似。
  青岳安怒火中燒:“你們居然舍棄高貴的人族身份,自甘墮落,轉變成低劣的異族龍人?!”
  “你懂什么?”
  “龍人才最為高貴,并且是天地大勢所趨!”
  “人族注定要被天地所淘汰。”
  張陰等人一人一句,說到這里,齊聲大喝:“我等便是龍宮守護——四大龍將!”
  宋啟元等人一時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!”華彩云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,她雙眼寒芒四射,“他們四人早已經被龍宮奴役,之前東海一戰,之所以對付龍公,只是自己職責所在而已。龍公搶奪走了龍宮,將其煉化,龍公便成了他們的主人。但龍公奸詐無比,并未將這四人招去,而是潛伏在我等的身邊。原來天庭的援軍早已經來了,是和我們一起來的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