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11 殺方源為民除害

方源的成就,是他自己的努力成果,也有許多前人的資助。
  天庭、中洲同樣如此,能夠防御住方源和西漠諸仙的進攻,并不奇怪。這是實力和底蘊,是中洲、天庭無數代人的努力。
  這種努力,不管是現在還是曾經,都是無法否認的。
  “事不可為,只有撤了。”方源心道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一直努力糾纏著方源,不過依憑方源的手段,他自信還是能夠突圍的。
  對于帝君城,方源已無摧毀的想法。
  一來摧毀它,對大局無益,二來在中洲蠱仙的重重保護下,再想對帝君城出手,困難重重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忽然傳來隆隆巨響。
  大地開裂,一道巨大的地溝從南至北,一路吞山噬林,速度極快!
  好巧不巧,帝君城就在地溝的前方。
  “糟糕!”
  “保護帝君城!”
  這一幕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  中洲諸仙手忙腳亂,紛紛出手,要護持帝君城。
  但天威難測,地溝的成形并不普通,根源在于五域合并,地脈一統。這是何等的天地偉力,豈是一干蠱仙倉促之間就能應付的?
  于是,中洲的蠱仙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,地溝一口吞下帝君城!
  帝君城無法飛行,極其龐大,地基一毀,它墜落到地溝深處,不斷崩解。
  這座舉世雄城中,有了著近百萬的人口。蠱師無數,都是從各方匯聚而來的精英。尤其是此屆大會,天庭為了抗衡方源的運勢,集結了許多擁有很強氣運的人物。
  葉凡、洪易就在此中,還有許多人和他們倆相差仿佛。
  “快救人!”厲煌大吼。
  “哈哈哈,想得美!”方源猛地出手。
  他此刻正是閻帝狀態,施展魂道殺招極其順手。
  方源已在墜落的百萬人群中,見到了洪易和葉凡。這兩人都是和連運的,難怪自己的運勢一直被壓制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落魄印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春剪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夏扇!
  方源先是施展了落魄印,隨后變化成太古年猴,又施展兩大宙道殺招。
  “不!”厲煌倉促之間,根本擋不住方源的陰毒攻勢,他怒吼起來,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無數生命慘死在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這其中就包括參與最終煉道大比的那一小撮精英。
  葉凡、洪易自然無一幸免。
  “方源,你枉為八轉蠱仙,居然屠戮凡人。你如此窮兇極惡,該殺,該殺!”清夜雙眼通紅,充斥血絲,夾裹無邊怒氣,殺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這一擊,讓中洲損失慘重!
  清夜深知:這帝君城乃是中洲的一處中心重地,采用的人道手段布置,吸引和栽培出源源不斷的人道精英。世代積累,人氣非凡,堪稱蠱仙的最大搖籃。
  要知道中洲乃是門派制度,和其他四域不同。帝君城中盛產人才,尤其是人道氣運濃厚的人才。這些人只要獲得一定的資源,順利成長,成為蠱仙的可能性非常的大!
  將來五域亂戰,蠱仙勢必隕落頻繁,而這些人就是中洲的儲備,蠱仙的種子。
  方源這一擊,幾乎把全城的人都干掉,也干掉了中洲一小半的人才儲備,極大地削減了中洲的戰爭潛力。
  這樣慘重的損失,如何不讓厲煌、清夜等人怒不可遏,恨不得將方源千刀萬剮!
  洪易、葉凡一死,大量的人才滅亡,方源頓時有一種渾身輕松的錯覺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的運道開始占據優勢了。
  最后看了一眼還在下墜的帝君城殘骸,以及自己親手造成的近百位尸軀,方源飛速后撤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以及諸多仙蠱屋,對他展開兇狠的追殺。
  “魔頭,魔頭!”
  “他竟幾乎殺了全城的人,里面就有……我的家人!”
  “殺了他,為民除害啊!”
  中洲蠱仙們無不義憤填膺,殺氣騰騰。
  方源狂笑:“你們攔得住我么?”
  的確攔不住。
  雖然方源暫時奈何不了中洲這些人,但這些仙蠱屋,以及八轉蠱仙,即便能夠圍住西漠的仙蠱屋,也圍不住方源這等戰力。
  除非是有仙道蠱陣,或者是仙道戰場殺招。
  但這倉促之間,怎么可能布置出來?
  其實就算布置出仙道蠱陣或者戰場,除非迅速消滅方源,否則依靠方源的智道造詣和強大手段,也能脫困。
  之前周雄信之死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  不僅攔不住,方源還有反攻之力。
  轟!
  一下重擊,方源差點拆掉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古月方正就在此屋之內,嚇得渾身冷汗。這座仙蠱屋連忙后撤,緊急休整,其他仙蠱屋迅速填補空缺。
  方源遺憾地看了此屋一眼。他雖然不知道方正就在屋內,但心中有一種直覺告訴他,若是將此屋打掉,對他大有好處。
  方正的存在,對于他而言,就是一種制約和羈絆。
  “方源、方源!”這個時候,冰塞川再次聯絡。
  “冰塞川,你還好意思再聯絡我?今日之敗,皆在于你!”方源表露出憤怒之情。
  其實總體而言,中洲天庭雖有底蘊,但和四域比較起來,仍舊處于下風。
  然而,中洲萬眾一心,緊密團結,而其他四域則行動散漫,各有私心,力量雖然龐大,卻分散四處。
  事實上,四大域的實力都有保留。比如東海雖然出動了許多八轉,但七轉蠱仙以及仙蠱屋,出現的很少。又比如西漠方面,雖然出動了仙蠱屋和大量七轉、六轉,但八轉蠱仙很少。許多強者,諸如習家的太上大長老,根本沒有參與此戰,一直留守在西漠。
  冰塞川苦嘆:“我這邊支撐不了多久,傷亡很慘重,但我們還有機會!那就在不敗福地!”
  原來,天庭采用人道手段,舉辦了中洲煉蠱大會,目的就是給不敗福地提供無數次失敗,然后再從不敗福地中抽取出成功道痕。
  現在,宿命蠱仍舊未徹底修復,還差最后一批成功道痕。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雖然舉辦完成,最后一批成功道痕正在醞釀,然而想要傳輸到天庭之中,卻需要比以往中洲煉蠱大會更長的時間。
  這是因為,如今的不敗福地已成戰場,被重重的仙陣包裹。
  這些仙陣雖然抵御住了南疆諸仙的猛攻,但卻給成功道痕的輸送造成了一定的困難。
  經過冰塞川的解釋,方源心頭一片雪亮:“看來不敗福地就是我等最后的希望!”
  方源沒有絲毫猶豫,他轉折方向,悍然撲向不敗福地。
  身后,厲煌等人以及一部分的仙蠱屋,對他緊追不舍。
  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無限風宛若天柱,緩緩橫移,以碾壓之勢摧殘著天庭一方的仙道大陣。
  仙道大陣迸射出璀璨的金光,極力抵擋。
  武庸等人面色凝重。
  八轉蠱仙池曲由沉聲道:“不可思議,對方的仙道大陣竟然也能被增幅!這漫天漂浮的白色光點,究竟是何種人道手段?”
  仙道大陣的本質,便是仙道殺招,是由蠱仙操縱。
  蠱仙受到人中豪杰的幫助,仙道大陣自然也威能倍增。
  武庸不惜自損底蘊,這才醞釀而出的強大殺招——無限風,此刻雖然仍舊占據上風,但戰果卻比之前要小很多。
  “看來我們要迅速破陣,還得里應外合。外面就交給無限風,內里還須我等出手,尋找破綻了。”翼浩方凝神道。
  巴十八沉吟:“但此時不同以往,之前我們是突襲,打了天庭一個措手不及。如今時間已經過去良久,我們要時刻防備天庭可能的援兵。所以,必須在陣外還得留守一些人。”
  巴十八的話,得到所有人的贊同。
  畢竟無限風,雖然威能浩蕩,但仍舊只是一記殺招而已。
  招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  武庸心頭沉重。
  沒有迅速攻破大陣,令他突襲的計劃破敗,如今只能改為強攻。
  天庭一方雖然被連續攻破數道大陣,仙蠱或許有所損失,但是并未傷筋動骨。
  陳衣本來已無生還希望,沒想到鳳九歌這個變數,居然救下了他。
  武庸深知:時間拖得越久,對他們而言就越不利。分兵勢在必行,一部分人入陣,一部分人在外強攻。然而這樣一來,力量就無法統合,破解大陣的效率勢必下降。萬一天庭援兵出現,也更容易被一一攻破。
  武庸心中暗嘆,盡管分兵弊端重重,但他必須要做。
  “若是我的軍力再強盛幾分就好了,可惜我雖然成為南聯盟主,仍舊無法調動更多南疆的實力。能調集其他三位八轉過來,已然是當下最好的成果了。”
  武庸深呼吸一口氣,立即進行安排。
  池曲由陣道造詣第一,當然要入陣去。武庸是戰力第一,也入陣,一方面保護池曲由,一方面在陣內進行強攻。
  而翼浩方、巴十八,一個修行變化道,一個修行律道,都可以留守在外。畢竟天庭的援兵或許陣容龐大,留守兩位八轉更加保險。
  就在南疆蠱仙商量著如何分兵時,忽然異象傳來。
  武庸面色微變,看向北方,輕聲道:“有人來了。”
  來的人還不少!
  領頭三位,俱是八轉。
  一位老者,拄著拐杖,慈祥和氣,正是北原藥家的前任太上大長老,如今長生天的南荒仙人——藥皇。
  另外一位,身著白袍,毛發濃密,身材高瘦,乃是北原百足家的太上大長老——百足天君。
  第三位,高冠鳳目,金色披風,風姿卓絕,則是宮家外姓家老——鳳仙太子。
  隨后幾位,亦都是人中豪杰,仙中精英。
  有霸仙楚度,蛤蟆妖仙努爾倩,槍神袁讓尊,吞財童子廿二富等等。
  北原蠱仙向南疆諸仙迅速靠攏。
  “北原諸位,意欲何為?”武庸揚聲問道。
  藥皇呵呵笑道:“大敵當前,愿與諸位仙友聯手,齊攻天庭大陣!”
  武庸哈哈大笑,天庭沒有來援,反倒是自己這邊有了援手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