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12 愿和方源聯手

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陣?”武庸問道。
  在他身邊,是翼浩方、池曲由兩位八轉,以及南疆的一干七轉精英。
  而在不遠處,則是藥皇領袖,百足天君、楚度等北原諸仙。
  在商議后,雙方達成了短暫的盟約,一齊聯手,進攻天庭。
  但雙方到底只是第一次合作,盟約比較松散寬泛,彼此之間還有戒心。但武庸其實已經非常滿意。
  “北原、南疆合作,這在歷史上都尚屬于首次!”
  “有北原援兵相助,我方兵力再不捉襟見肘。就算天庭來了援兵,留守在外的巴十八和鳳仙太子,也足夠支撐一會,讓我們有充分的反應時間。”
  武庸心中暗道。
  身旁,池曲由開口道:“此陣應當是新陣,我從未見過有此陣的記載。”
  武庸點點頭,故意大聲地道:“如此,只能先闖陣試探一番了。”
  北原那邊頓時有人接茬,正是藥皇,他手拄拐杖,笑瞇瞇地道:“南疆盟友稍待片刻,且做休整。我方新來乍到,戰力完好,正可試探。”
  武庸頓時一臉欣喜之色,抱拳道:“北原仙友的勇名五域傳頌,武某等人拭目以待,若有異變和不妥,定會竭盡全力支援一二。”
  藥皇點點頭,當即點了一將,前去試探大陣。
  這一批北原蠱仙,乃是冰塞川刻意安排。藥皇再得知了冰塞川的命令之后,這才以長生天的名義,將這些人統合一起,帶到此處。
  早在之前,冰塞川便駕馭劫運壇,領著一幫悍將,沖殺進天庭中去。
  不是冰塞川無故分兵,而是顧慮重重。
  突襲天庭是何等的大事,必須要隱秘。他擔心若是人員擴散開來,召集太多,會導致突襲計劃失敗,戰術提前暴露,令己方陷入被動,乃至大敗虧輸。
  所以,冰塞川只挑選了最能信任的幾位。
  不得不說,他的舉措是正確的。
  因為鳳仙太子就是靈緣齋安插在北原的,身份層次最高的間諜。
  北原一方,當然是以藥皇為首。
  天庭戰場失利,冰塞川傳信出去,首當其沖就是聯系藥皇,其次才是方源。
  藥皇因此深知此次強攻,事關重大。天庭那邊強奪宿命蠱的希望越加渺茫,可以說不敗福地戰場成了最關鍵的一處地方。只有將其搗毀,才能令天庭此次修復宿命蠱的計劃止步。
  這樣一來,天庭勢必就要再次嘗試修復宿命蠱。拖延下去,也是留給其他四域一些希望。
  所以,藥皇和南疆諸仙聯手,還是誠意十足。
  武庸故意大聲開口,藥皇便知他的意思,當即接下頭陣,表明自己的心意。
  天庭團結一致,中洲萬眾一心,而南疆、北原的合作則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幕,可謂開歷史之先河,雙方戒備都未放下。
  為了此次能夠攻下天庭大陣,雙方皆愿精誠合作。
  北原一方派遣的不是別人,正是吞財童子廿二富。此人兒童模樣,七轉巔峰戰力,專修宇道,擅長自保。
  這大陣不同尋常,仿佛一處地下溶洞。洞中空間巨大,蠱仙們渺若螻蟻。洞內有無數石筍,有的從頭頂洞壁垂下,有點則仿佛草木豎直生長。石筍五顏六色,泛著斑斕光暈。
  廿二富在眾仙的注視下,小心翼翼地闖入大陣。
  他早已名傳北原,精修宇道,縱橫沙場,不僅能在險境中保全自身,更能見縫插針,大發利市,獲取財富。因此人稱吞財童子。
  但此刻,廿二富心中升騰起十二分警惕,不敢有絲毫大意。
  這可是天庭大陣,稍不留意,自己這身白花花的肉,就擱在這里面了。
  廿二富闖入陣中,大陣便運轉開來,四周石筍迅速生長,七彩光暈罩住廿二富。
  在其他人看來,這片大陣營造出來的地下溶洞,就好像是張開口的恐怖巨獸,此刻忽然閉上嘴巴,無數的石筍利齒相互咬合,要把廿二富困殺在腮幫子里,咀嚼成渣。
  廿二富機警非凡,見到一絲不妙,轉身就跑。
  那七彩光暈十分難纏,竟阻礙他的移動手段,甚至還在滲透他的防御。
  “這七彩光暈乃是玲瓏七巧陣,我等快快出手,攻擊光暈,助廿二富脫困,遲恐不及。”池曲由看出一些端倪,連忙喊道。
  南疆、北原諸仙一起出手,殺招紛飛。
  廿二富得此強助,終于險而又險脫離了光暈圍攏,殺回到北原一行人中。
  “好險,若沒有你們出手,我一個人肯定栽在這里了。”廿二富猶有余悸地道。
  “你的臉上……”忽然,努爾倩手指著廿二富,面容有些驚悚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廿二富用手摸臉,卻摸到了一片硬質的玉石。
  “你還是中招了。這么看來,這座大陣并非是簡簡單單的玲瓏七巧陣,還有玉筍陣。”玄極子道。
  北原長生天有四荒仙人、八極子。
  其中玄極子精通陣道,造詣非凡,曾用化名孫名錄坑害過雪胡老祖。
  玄極子的話,令池曲由點頭贊同:“此陣應當就是玲瓏七巧陣和玉筍陣的融合大陣。”
  “那該怎么破?”武庸望著蔓延過來的七彩玄光,還有無數石筍,催促道。
  池曲由自信的微笑道:“若是之前單憑我們這些人手,要破此陣,有許多困難。但如今我們有北原仙友相助,也頂多只是麻煩一些罷了。”
  就在南疆、北原諸仙聯手的時候,方源也在和厲煌、清夜大戰。
  “這個人道殺招真是麻煩!”方源眼中寒芒閃爍不定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得到殺招人中豪杰的加持,對方源緊追不舍。倒是那些仙蠱屋,追殺方源的只有兩座,剩下來的不是對付西漠諸仙,就是去地溝搭救幸存的中洲蠱師去了。
  得到冰塞川的消息后,方源一路奔馳,但方向卻是反的,他距離不敗福地越來越遙遠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方源忽然大袖一揮,飛出無數閻羅子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見面曾相識!
  閻帝狀態下的方源,迅速形象大變,化為閻羅子,投身當中,混淆視聽。
  “方源,你哪里走!”厲煌大喝,身披火衣,烈焰熊熊。
  “你中了我的偵查殺招,單憑區區手段,就像逃跑?”清夜一身白袍,不斷冷笑。
  兩座仙蠱屋還有些迷茫,但這兩位天庭八轉卻是直撲方源的真身而來。
  顯而易見,中洲天庭方面對于方源的見面曾相識,也重點關照,進行了克制性的準備。
  “真是麻煩。”迫不得已,方源只好一路升天,進入白天之中。
  九轉仙道殺招——天相!
  在此招作用下,方源迅速查找到了一大群的黑白顛倒云。
  “不好,攔下他。”
  “摧毀這些顛倒云!”
  厲煌、清夜戰斗經驗非常豐富,一下就看出方源想要借助顛倒云撤離的企圖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二位不妨再試試,能否看破我的真身!”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萬劍鬼蛟!
  這是將上古劍蛟變、萬我、閻羅子、閻帝、見面曾相識相互融合的殺招,也是方源前一段時間改良殺招的最大成果之一。
  殺招一出,轟然一聲,無數漆黑如墨的龍形魂獸飛出,這些魂獸的爪牙、尖角、鱗甲都是銀白之色,時刻泛射出森森的劍氣。
  成千上萬的鬼蛟,漫天飛射,有的撲向追兵,有的則四下胡亂飛舞。
  “好厲害的手段!”接觸交手后,厲煌、清夜頓時變色。
  這殺招對他們都有威脅,尤其是鬼蛟自爆,威能不俗,不僅是有魂獸自爆的厲害,而且還有劍氣縱橫,犀利非凡。
  厲煌身披陽莽背火衣,都不堪其擾,數十下自爆后,陽莽背火衣陣陣搖曳,火勢明顯地衰落下來。
  清夜的境況,更加狼狽,他左支右擋,心中難以置信:“這殺招威能怎如此巨大?”
  這是當然的。
  萬劍鬼蛟殺招和武庸的無限風,有著相同的弊端和代價。那就是永久消耗蠱仙身上的道痕。
  只不過,無限風施展一次,要消耗上萬道痕。方源這一次施展萬劍鬼蛟,則是四千魂道道痕。
  厲煌、清夜被糾纏,方源真身趁此良機,立即鉆入黑白顛倒云中。
  從白天進入黑天,方源立即摧毀顛倒云,然后催動以定仙游為核心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他消失在原地,來到了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“沒想到不敗福地就在此處!”方源感慨。
  冰塞川既然叫他來,自然也要將不敗福地的所在地告知他。
  這里可不像石蓮島或者龍鯨洞天,方源可以依靠殺招直接傳送過來。
  “什么人?”方源的出現,立即引發了南疆、北原聯軍的警惕。
  “我!”方源冷喝一聲。
  喝問的蠱仙滿頭大汗,心里壓力巨大。早在方源回答的前一刻,他就發現了,非常后悔自己沖動下脫口而出的喝問。
  畢竟方源可是當今天下名震五域,兇威遠播的大魔頭!
  方源迅速掃視戰場,那撐天拄地的巨大龍卷颶風——無限風,最為吸引方源的視線。隨后,他的目光就在鳳仙太子的身上稍微停頓了一下,然后掃過巴十八等留守在外的蠱仙。
  “你來了。”楚度帶著不輕的傷勢,飛上前去,迎接方源。
  鳳仙太子、巴十八用復雜的目光看著方源。
  厲煌等人追得方源太緊,方源好不容易才尋找到機會,暫時擺脫了他們,來到這里。
  此刻,武庸、藥皇等人不僅破了玉筍玲瓏陣,而且又連破兩陣,如今暫時陷在第四陣中。
  楚度在第二陣中發揮出了舉足輕重的作用,但也因此負傷,考慮到方源要來,便特意留守在外迎接。
  有著冰塞川調度,北原一方自然清楚方源會來支援。這樣一來,南疆諸仙也都知道了。
  方源給北原、南疆都帶來動亂,這兩域的正道勢力都吃過他的虧。北原的八十八角真陽樓被方源搗毀,南疆諸多超級勢力都被方源勒索過。
  但現在,他們要合作一起對付天庭。
  “再厲害的大陣,又如何能擋我的路!”
  “時間緊急,不容多說,你們讓開,我要自爆純夢求真體!”
  方源對楚度點點頭,旋即就殺向大陣,爭分奪秒。
  楚度等人大喜,他們等候方源,愿意和方源合作,也是為了這一點。
  方源擁有夢道手段,只要自爆純夢求真體,讓夢境彌漫,就能破解大陣,無往不利!
  方源的到來,很快就被藥皇等人知曉。
  藥皇望了一眼,不遠處的武庸等人,故意開口道:“哦,方源來了?”
  武庸神情微微一滯,旋即轉頭看向藥皇:“讓方源先簽了盟約,再告訴他,我愿不計前嫌,暫時和他聯手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