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715 五界大陣

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宛若天柱的颶風,卷起無邊風浪,碾壓著天庭大陣。
  留守在外的鳳仙太子、巴十八凝神盯著遠處天與地的交界處。
  在那里,兩道光虹劃破長空,逐漸顯露出兩位八轉蠱仙的身影來。
  正是厲煌和清夜。
  “終于趕到了!”
  “沒錯,還不晚。”
  厲煌、清夜聯袂殺至。
  “方源那賊子究竟在哪里?”厲煌一雙眼眸閃爍著橙紅色的火光,不斷偵查。
  他對方源充滿了怨念。
  之前方源撤退時,故意選擇了和不敗福地相反的方向,把厲煌等追兵吸引到很遠的地方。
  而后,方源找到時機,動用定仙游殺招,來到了不敗福地處,把厲煌等人遠遠拋在腦海。
  中洲天庭可沒有烽火臺,厲煌和清夜只得不辭辛苦,重新趕赴不敗福地。
  “應當是已經入了大陣。”清夜回應,他的目光在大陣上一掃即過,然后就盯上了無限風。
  “這殺招很強!對我方大陣威脅極大,要優先鏟除掉。”
  “這個武庸,有這樣的殺招,還有送友風,可以的話,這一次就留下他的命!若讓他回到南疆,必定是我天庭的心腹大患!”
  厲煌、清夜迅速商討后,方向一折,直撲無限風殺招。
  鳳仙太子、巴十八早已洞察,殺奔過來。
  “去。”鳳仙太子輕喝一聲,大袖一揮,瞬間飛出數百團的火焰。
  “你拿火來攻我?可笑。”厲煌嗤笑一聲,不閃不避,身上陽莽背火衣熊熊燃燒。
  鳳仙太子的火焰射到厲煌身上,沒有帶給厲煌任何傷害,反倒是增添了陽莽背火衣的威勢。
  鳳仙太子面色不變,對準厲煌伸手一指。
  呼。
  厲煌身上的火焰,陡然變作紫色。紫色的火焰滲透到橙紅色的陽莽背火衣中,不斷瓦解厲煌的防御殺招。
  厲煌面色頓時一變。
  鳳仙太子似乎不想留給他應對的時間,飛身撲上。
  兩人在高空中交手,打得烈焰熊熊,炙烤天地,戰場中氣溫急劇攀升。
  巴十八將鳳仙太子的戰斗看在眼里,暗道:“哼,這鳳仙太子還在做戲,藏得真深。”
  方源這一方留著鳳仙太子和巴十八,在陣外駐守。
  鳳仙太子的身份,巴十八早已通過武庸得知,只是暫且按捺不發。
  和武庸、方源所料的一樣,不到關鍵時刻,鳳仙太子并不想暴露了身份。事實上若有可能,天庭寧愿付出一些犧牲,也要隱藏鳳仙太子的身份。將來五域亂戰,或可發揮更大的價值。
  鳳仙太子、厲煌均是炎道八轉,兩人交手,從天上打到地上,又從地上打上天。燒紅了蒼穹,河流干涸,大地龜裂,白云蒸發,無數生靈紛紛奔逃。
  巴十八和清夜,則分別修行律道、暗道。兩人交手雖無鳳仙太子和厲煌那般氣勢磅礴,但更加兇險狠辣。
  厲煌當然知道鳳仙太子的真正身份,雙方斗得動靜再大,也只是演戲。
  巴十八和清夜卻是真正的仇敵。
  巴十八連連怪嘯,一道道玄光宛若刀劍,或砍或刺,打在清夜身上。
  三連擊!
  四連擊!
  五連擊!
  ……
  每一道玄光都威能相當,但是打在清夜身上,卻是傷害節節暴漲。
  這是巴十八一生苦修而得的連擊之術。
  這種律道輔助殺招,能夠使得其他某個仙道殺招,威力迅速遞增。
  前提是,巴十八一直在使用這記殺招,終究并不轉換其他手段。
  清夜被殺得節節敗退,額頭見汗:“不能再讓他連擊下去,一旦積累到十八連擊,我的防御手段將無法抵擋。”
  清夜催動仙道殺招,忽然身形渙散,化作一片夜幕。
  天空中,仿佛滴下了大團的墨汁,不斷擴散。
  巴十八見此,頓時猶豫:“這怕是清夜的招牌殺招——大夜彌天。”
  兩方的情報都做得很到位,巴十八和清夜對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。
  大夜彌天乃是仙道戰場殺招,但比較特別。尋常的仙道戰場,都是醞釀片刻,一次成型。而大夜彌天不是,它是不斷擴張,范圍逐漸變大。這一招理論上,是沒有極限的。
  只要給清夜足夠的時間,他甚至能夠將這個仙道戰場殺招,擴散到整個白天!
  巴十八向后飛退。
  他思考了一下,還是選擇暫避鋒芒。
  大夜彌天乃是仙道戰場,巴十八若是殺進去,律道就要受到暗道環境的削弱。
  當然,更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鳳仙太子。
  巴十八知道鳳仙太子乃是內奸,若是他殺進仙道戰場,外界看不見戰場中發生的一切。天庭一方或許會將厲煌、鳳仙太子都囊括到殺招中去,來偷偷地對付巴十八。
  到那時,巴十八以一敵三,那就比較危險了。
  兩對八轉的戰斗,陷入短暫的僵持。
  片刻之后,天際出現了數座仙蠱屋的身影。
  首當其中的,便是寒螭莊、風滿樓。
  這些仙蠱屋原本護衛著帝君城,如今帝君城戰事已完,仙蠱屋裝載著諸多蠱仙,紛紛趕來支援。
  寒螭莊沖殺在最前方,莊園周圍忽然閃現淡藍光影。
  光影凝聚成龍形,無角的長龍正是螭龍!
  淡藍螭龍光影猛地張開大口,吐出無數冰雹,打向巴十八。
  巴十八的速度頓時被大大延緩,他冷哼一聲,舍棄清夜,施展殺招轟擊寒螭莊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寒螭莊不斷挨打,震得墻角龜裂,瓦片橫飛。
  艱難的抵御中,第二道淡藍螭龍光影凝聚出來,和頭一道相互糾纏,盤繞在寒螭莊周圍一圈。
  寒螭莊因此防御大漲,并且淡藍螭龍光影張開大口,吐出一片片破碎不堪的玄光。
  “這座仙蠱屋竟有排泄我殺招傷害的能力!”巴十八面色微沉,見短時間內無法摧毀這座仙蠱屋,再糾纏下去,就要被大夜彌天殺招罩住,便明智后撤,繼續拉開距離。
  這個時候,風滿樓也殺入戰場。
  它并沒有協助清夜或者厲煌,而是直接沒入天柱般的無限風殺招之中去。
  “好風,好風,給我一點時間,我能讓此風為我所用!”當代風滿樓主哈哈大笑。
  在風滿樓的干預下,無限風威勢開始逐漸遞減。
  一座又一座仙蠱屋加入戰場,方源一方越發危急。
  “堅持住,我們來了!”
  關鍵時刻,天庭大陣忽然炸裂出幾道缺口,數座仙蠱屋飛奔而出,有南疆的玉清滴風小竹樓、太宇寺、海角閣、無定府,還有北原的指印橋、猿魔堂、少陽樓。
  有了這七座仙蠱屋支援,巴十八頓覺壓力劇減。
  雙方混戰,仙蠱屋縱橫,殺招對撞,一次又一次炸出宛如煙火般的斑斕光影,一時間陣外戰場又陷入僵持當中。
  大陣內。
  武庸等人面色微沉。
  雖然他們及時地炸開大陣縫隙,送出仙蠱屋,暫時穩定住了外面的局勢,但武庸等人手中的底牌也都提前支出。
  局面越來越不利。
  鳳仙太子是一個麻煩,天庭戰場也不能指望更多,一切就在于方源等人能否迅速破陣。
  “照我們目前的速度,勝機越加渺茫。”方源嘆息,又詢問道,“之前陶鑄的五界真傳,是否可以針對大陣呢?”
  當初,他在五界山脈故意設局,來坑害南疆和天庭一干蠱仙。結果在大戰中,武庸因為破壞了整個五界山脈,意外地引出了陶鑄意志,得到繼承五界真傳的契機。
  方源那個時候不得不撤退,五界真傳就落到了南疆諸仙的手中。
  按照方源的推算,五界真傳應當是可以模擬出五域界壁。而在五域界壁中,蠱仙受到壓制,施展任何的仙道殺招都會遭受反噬。
  不管是仙蠱屋,還是仙道大陣,本質上都是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尋思著,若是能夠借助五界真傳中的手段,來對付天庭大陣,或許能有奇效。
  武庸和池曲由對視一眼,前者道:“是我獲得了五界真傳,真傳中的確有營造出五域界壁的手段。只不過……”
  池曲由接道:“只不過這個手段,需要利用地脈,再布置出大陣方可施行。耗費功夫,十分麻煩。”
  陶鑄當年能夠營造出五界山脈,正是借助地脈,然后利用了大陣。
  方源撤離戰場后,武庸獲得了五界真傳,卻發現最主要的精髓是五界大陣。
  武家在陣道方面并不擅長,武庸便和池曲由合作,因此池曲由早已知曉五界大陣的奧妙。
  “難道就非得借助地脈,才能布置出五界大陣嗎?”方源眉頭緊皺,“等等,我聽說不久前,侯家的蠱仙曾經在地溝中收獲了一只野生的地脈仙蠱?若有此蠱,是否能替代地脈?”
  諸仙聽了這話,頓時精神一震。
  武庸和池曲由再次對視一眼,均感嘆方源的敏捷才思。
  池曲由搖頭:“實不相瞞,我早已向侯家交易,換來了地脈仙蠱。只是要取代地脈的作用,將地脈仙蠱安插進去,必然是要對五界大陣進行改良。我雖然一直在努力,進展不小,但距離成功還有很長的路。”
  蠱仙改良一個仙道殺招,常常要以年為單位。
  池曲由雖然陣道境界高超,但是智道手段不佳,所以雖有進展,但卻不多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閃爍:“這五界大陣恐怕就是我等破陣的契機!池曲由你一人不成,但如今還有我和玄極子,不妨一試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