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16 劫運壇反擊

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“他們在干什么?”陳衣率先發現方源等人的異動。
  鳳九歌仍舊臉色蒼白,他打量一陣,不禁眉頭微蹙:“他們竟是在布陣!”
  “陣中陣?”白滄水冷哼一聲,“這未免太過小瞧我等了。”
  陣中布陣,難度極高。尤其是在敵陣之中布陣,更是難上加難。
  和仙蠱屋不同,仙陣一般都對周圍的環境有所要求。周圍的天然道痕會多仙陣有許多影響。
  天庭一方自然不會坐視方源等人如愿以償,立即催動大陣,一**攻勢宛若浪潮,連綿不絕,撲向剛剛鋪設的陣基。
  “休想!”
  “有我等在此,你們安心布陣。”
  武庸、藥皇等人占據陣基四面,紛紛出手,將天庭的攻勢阻擋下來。
  陣基當中,池曲由、玄極子、方源三人一起出手,緊急布陣。
  “三百六十只火鴉蠱鋪設完成!”玄極子擦了擦額頭的汗。
  “五轉單刀蠱還差四十四只,什么時候送來?”池曲由呼喚,聯絡著各個蠱仙,寶黃天成了最有利的輸送渠道。
  方源身軀微微一震,手中仙蠱宛若疾風暴雨般落下,一時間噼啪作響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他吐出一口濁氣,停下動作:“六轉閃鏈仙蠱,已經布置妥當了。”
  池曲由、玄極子迅速瞥了他一眼,暗道:“難以置信!這方源的智道、陣道造詣竟雄渾如斯。不僅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推算改良出全新的五界大陣,而且鋪設仙陣的手法都如此流暢。”
  方源的陣道境界有宗師級數,雖然不及池曲由、玄極子兩人,但是他的布陣經驗十分豐富。
  潔身自好仙道蠱陣、四通八達上古戰陣、龍鱗海食道仙陣、盤絲蠱陣、血紅仙元陣、太古年獸釣來陣、光陰泄洪逐流陣、我意封天陣,以及年華池(本質也是仙陣)等等,他都親手布置。
  因此,現在布置五界大陣,雖然只是第一次,但并不怯場,手法熟練。
  “若是我一個人布陣,時間會拖延下來。但是現在有池曲由、玄極子聯手,便能迅速地布置出五界大陣。快!快!快!”方源全神貫注,爭分奪秒。
  天庭戰場。
  “厲煌、清夜等人已經趕赴至不敗福地戰場。武庸的無限風殺招,已收到風滿樓的壓制。鳳仙太子的身份并為暴露。但方源等人竟開始布置陣中陣,意圖不明。另外,我方的援兵已快要抵達藏龍窟戰場了。”紫薇仙子向龍公及時地匯報情況。
  龍公一邊作戰,一邊回應:“鳳仙太子的身份雖然現在沒有暴露,但也不排除方源知曉,卻隱瞞不報的因素。這一點需要注意,讓陳衣等人注意情況,隨時接應鳳仙太子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:“是。”
  知道局面仍舊在己方的掌握當中,龍公便收束心神,再一次集中精力,看向七極荒都。
  “火候差不多了。”龍公握了握自己的龍爪,感受著身體中澎湃如潮的力量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御上賓!
  施展了這個殺招之后,壽命便只能減少,不能增長。與此同時,龍公獲得越來越強的戰力!
  短短片刻,龍公的戰力再次突飛猛進,達到一種駭人聽聞的程度。
  吼!
  一聲龍鳴,紫金龍形氣勁爆涌而出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七極荒都根本來不及反應,只看到龍公的身影忽然在半空中消失,隨后整個身軀便宛若流星,無以倫比的巨力涌來,根本無法抵擋。
  七極荒都猛地倒飛出去,然后狠狠地砸在氣墻上,巨人的身上迸裂出無數的縫隙。
  “該死,他的速度又快了!”
  “我們的偵查殺招被龍公盡數抵消,根本無法捕捉他的蹤跡。”
  “這樣下去,太被動了。”
  “這才多久,龍公的戰力竟開始碾壓我等。”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就以攻代守,不斷催動殺招轟擊四周,總能打到龍公身上!”
  北斗七仙迅速交流完畢,七極荒都巨人抬起頭,就要再次踏入戰場。
  龍公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巨人的上空。
  “還想站起來?”龍公獰笑一聲,體魄雄健,右手龍爪猛地拍下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和七極荒都巨人相比,龍爪渺小若蟻,但卻給七極荒都巨人帶來巨大的傷害。
  氣浪狂涌,七極荒都巨人的整個腦袋都被拍爛。無頭巨人被巨大的力量,狠狠地鎮壓到地面上,砸出人形的深坑。
  一時間,煙塵滾滾,土石飛濺,天搖動地。
  “啊……”龍公懸停高空,緩緩收回右爪,口中發出滿足的呻吟聲。
  力量,全新的力量再度涌遍全身,刺激著龍公的肌肉又膨脹幾分,渾身骨骼迅速生長,塊塊龍鱗變得越加堅厚巨大,龍角宛若王冠,此刻變得越發猙獰,一根根的尖刺向四周延展。
  龍公整個人再次壯大一圈,早已超過正常人的高度。一棟草屋的屋頂,大概只及他腰際。
  他紫色長發,原本飄逸柔順,垂至腰間,如今一根根發絲也堅硬、壯碩起來,一直垂到他的腳邊。一道道紫金色的電光,在發絲間閃爍不定。
  在他身后,他的龍尾變得越加修長,原先一丈不到,如今卻延展數丈。
  “龍公,給我死!”一位北原八轉,忽然出現在龍公的背后。他志在必得,醞釀良久的殺招就要轟上龍公的后背。
  啪。
  剎那間,龍公身后的龍尾一甩,將這位偷襲的八轉北原蠱仙狠狠地抽飛出去。
  噗。
  北原蠱仙大吐鮮血,脊椎被一下子抽斷掉,五臟六腑移位,最要命的是仙道殺招反噬,直接陷入瀕死狀態。
  下一刻,又有三位北原蠱仙,同時出手,三記殺招陸續轟在龍公的身上。
  “命中了!”
  但下一刻,這三位北原蠱仙的欣喜之色僵滯在臉上。
  煙塵消失,龍公屹立不倒,紫金龍鱗已經覆蓋他的全身肌膚,閃爍著金屬的光澤。
  一絲傷痕都沒有。
  “這?!”
  “我等三人明明是已經算計好的,這三招相互配合,威能遞增!”
  “這是何等的防御!”
  三位北原蠱仙震驚,同時感到不妙,連忙爆退。
  “你們是在給我撓癢癢么?”龍公緩緩轉過身去,淡漠的龍瞳盯著爆退的三位北原蠱仙。
  三位蠱仙立即心中警兆大起,仿佛山巒壓來,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幾乎要讓他們窒息!
  “龍公休走,你的對手是我等!”
  七極荒都巨人得到喘息之機,再次站起身來。剛剛被打爆的腦袋,已經恢復了大半。
  “哼,北斗七仙你們已經無法阻止我了。”龍公冷笑,淡淡地瞥了一眼七極荒都,便將目光聚焦到劫運壇之上。
  紅蓮魔尊的前有古人殺招,就落在劫運壇上。只要不斷轟砸劫運壇,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,前有古人殺招必定崩潰消散。
  沒有了這些歷史上的北原強者干擾,天庭成員立即人多勢眾,長生天再無還手之力。
  劫運壇中,冰塞川滿頭冷汗。
  “可惡,宿命蠱又修復了一些,前有古人殺招形成的北原強者,戰斗力都下滑了一大截。”
  “反觀天庭成員,則受到這人道殺招的增幅。”
  “關鍵是龍公無法阻擋,這種戰力已經大大超越了八轉的界限了,即便人道殺招對他沒有助益……”
  正思考著,那邊龍公再次把七極荒都打趴下。
  擺脫了糾纏之后,龍公狠狠地殺向劫運壇。
  “呼!”冰塞川吐出一口濁氣,眼眸中閃爍出堅毅的光,“最后一搏就在此刻!”
  轟——!
  劫運壇忽然暴射出強光,宛若太陽般不可逼視。
  戰場中幾乎所有的蠱仙,都不得不閉上雙眼。即便是龍公都得將眼眸瞇成一條線。
  他心中疑惑:“冰塞川如此瘋狂地催動劫運壇的手段,就不怕影響干擾前有古人殺招么?”
  前有古人殺招只是寄托在劫運壇上,這種宙道手段和運道殺招相互掣肘。
  劫運壇為了保持前有古人殺招,一直都未真正施展自家的種種威能妙用。如今冰塞川忽然催動,叫人意外。
  運道的強光,暫時阻擋住了所有人。
  劫運壇在光輝中,宛若出閘的猛獸,向煉道大陣狠狠地沖撞過去。
  “快快攔住他!”紫薇仙子驚呼。
  “嗯?”龍公則驚訝地發現,前有古人殺招仍舊在持續運轉著。
  那條光陰長河的虛影,已經刻印在了戰場中,雖然在消散,但速度極為緩慢。顯然能夠繼續維持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紅蓮!”一時間,龍公又驚又怒。
  他意識到自己落入了紅蓮魔尊的算計當中。
  他對前有古人殺招的了解,來源于對應配套的后有來者殺招。
  當初,他和紅蓮魔尊戰斗,轟擊紅蓮數次,將后有來者殺招破壞。
  “師父,好手段,居然看出了此招的破綻。”記憶中,紅蓮魔尊嘴角溢血,卻仍舊微笑著,雙眼熠熠生輝。
  “這個孽徒,他是故意的!還有這個冰塞川,陰險狡詐,明明可以自由行動,卻忍耐不發。”龍公心中怒火直冒,這一幕出現得太突然,讓他也來不及阻擋。
  劫運壇醞釀已久,猛地爆發,威勢駭人。
  天庭成員在人中豪杰殺招的增幅下,壓著北原諸仙打,不知不覺間原本嚴密的防線,已變得松散。
  看到劫運壇沖撞過來,數位天庭成員不閃不避,催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但在運道的強光下,他們催動的殺招竟大多都慘遭失敗,大量天庭蠱仙遭受強烈反噬。
  僅有的幾道殺招雖然催動成功,紛紛打在劫運壇上,卻根本無法動搖劫運壇。
  劫運壇一路沖撞,將沿途的數位天庭蠱仙都撞得骨斷肉綻,然后宛若流星墜地一般,撞在煉道大陣上。
  轟!
  煉道大陣立遭重創,破碎大半。
  監天塔的塔頂,顯露出來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