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17 巨陽的偉大

撲通。
  一直主持修復工作的袁瓊都,雙眼一黑,當場栽倒再去。
  他本身就有傷勢,煉道大陣被破,余波殃及,立即昏死。
  沒有他出手,雖然成功道痕仍舊在小股小股地輸送上來,但是宿命蠱的修復卻是立即停滯了。
  受到牽連的還有從嚴。
  這位天庭八轉蠱仙,原本正和車尾聯手,抵抗北原蠱仙牛魔和五行**師。
  牛魔、五行**師強攻煉道蠱陣,但從嚴早有準備,將他們對煉道大陣造成的傷害,都分攤到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現在,劫運壇將煉道大陣撞得半毀,這等傷害也讓從嚴承受了很大一部分。
  從嚴眼冒金星,雙眼嗡嗡作響,七竅噴血,當初就差點軟倒在地。
  幸好關鍵時刻,車尾及時援助,將他護在身后。
  “你怎么樣?”車尾一邊抵擋牛魔、五行**師的聯手狂攻,一邊叫喊道。
  “還,還死不了……”說這話,從嚴又嘔出一口心血。
  “快去支援他們!”
  “誰來重新組建煉道大陣?”
  “修復宿命蠱一直都是袁瓊都主持,外人急切間根本難以接手,還是要先把他救醒!”
  運道強光消散,天庭蠱仙全都瘋了一般,殺奔回來。
  “竟然沒有徹底撞毀么……”劫運壇中,冰塞川目光陰寒。
  他目光一轉,當機立斷:“牛魔!五行法師!速速回來。”
  運道強光不能持久,消散很快,天庭成員全都被吸引回來,牛魔、五行**師留在外面必然是兇多吉少。
  畢竟之前,天庭蠱仙是害怕煉道大陣承受不住,裝不了更多的蠱仙,方才沒有支援從嚴和車尾等人。
  牛魔、五行**師也知曉輕重,順勢后退,鉆入劫運壇中。
  車尾無可奈何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。
  牛魔進了劫運壇,面含憂色:“花子還陷在監天塔中,不知詳情。”
  冰塞川點頭,滿臉剛毅決然:“徹底摧毀這座煉道大陣,然后救回……”
  轟!
  冰塞川的話還未說完,劫運壇劇震,令壇中三人立足不穩,搖晃不已。
  一個魁梧偉岸的身影,將劫運壇狠狠地踩在腳下。
  整個劫運壇因為他剛剛的一踏,大半個壇身都陷入到地面之下。
  正是龍公!
  “有我在,這就是你們所能到達的極限。”龍公面色如鐵,龍瞳冰冷,方才的驚怒之色已盡數轉為冷酷,空氣中殺機四溢,令人窒息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龍公微微俯身,亂拳對準劫運壇遙打。
  一道道拳氣,宛若暴雷,轟炸在劫運壇上。
  劫運壇不斷劇烈的顫抖,一寸寸地向地下深陷。拳氣迅速地在劫運壇的表面造成裂紋,然后裂痕擴張,形成一個個的坑洞。
  大量的蠱蟲死亡,冰塞川連忙分工,自己主持醞釀反擊的殺招,而牛魔負責修補劫運壇,五行**師則針對半毀的煉道大陣進行推算,他可是專修陣道。
  “破損的速度太快,我根本來不及休整劫運壇!”幾個呼吸之后,牛魔叫出聲來。
  五行**師滿頭汗漬,竭盡全力推算大陣。
  冰塞川咬牙:“堅持住!”
  龍公威猛至極,八轉劫運壇,巨陽仙尊親創的仙蠱屋挨了一陣龍公的亂拳,就已經支撐不住。
  “給我起——!”冰塞川大喝,劫運壇再次爆發出刺眼的強光,猛地抬頭,向上飛升。
  揮拳轟炸中的龍公,明顯感受到強勁的力道,從劫運壇上傳來。
  “給我下去!!”龍公大吼一聲,雙手和拳,高舉過頭頂,然后雙臂猛地向下揮舞,宛若巨錘轟下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撼世龍錘!
  一聲巨響,剛剛攀升上去的劫運壇,像是皮球一般,再次被龍公狠狠地鎮壓下去。
  大量的蠱蟲毀滅,碎片橫飛。劫運壇表面直接破開一個大洞,從外面可望見冰塞川的衣角!
  冰塞川難掩震驚之色。
  龍公如此戰力,已經超出他的想象。
  就算是天庭成員,也都看得呆住。
  “北原諸仙,跟我沖!”就在這時,前有古人殺招凝造出來的北原蠱仙,紛紛趕來支援。
  天庭蠱仙宛若鳥群,不閃不避,直接迎擊上去。
  混戰再次爆發。
  而在混亂的戰團后方,是龍公不斷暴打劫運壇。
  在龍公的身后,則是開始緊急修復的煉道大陣。
  七極荒都浴血廝殺,終于殺出一條血路,來到龍公面前。
  “龍公之強,單靠劫運壇根本無法對抗。”冰塞川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事實。
  得到七極荒都的支援之后,冰塞川終于有了喘息之機,勉強催動劫運壇,以二敵一,苦戰龍公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回旋龍牙!
  龍公張開大口,滿嘴的牙齒脫落飛出。
  上百顆利齒,宛若匕首,見風而漲,迅速變大,化為一群雪亮的龍牙彎刀,斬向劫運壇。
  鏘鏘鏘!
  龍牙彎刀打在劫運壇上,發出激越的聲音,宛若成百上千件兵器不斷碰撞。
  劫運壇仿佛暴風雨中的小茅屋,被打得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龍公冷笑,一會兒工夫,嘴里又生長出了牙齒。
  牙齒再次脫離,匯聚成雪白一片的彎刀風暴,將劫運壇、七極荒都都籠罩在內。
  很快,七極荒都便千瘡百孔,劫運壇也破洞百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龍爪擊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亂龍拳!
  拳影四下翻飛,爪痕蔓延激射,七極荒都被一次次打爆頭顱,劫運壇越加破敗不堪,四處漏風,牛魔根本來不及修復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九龍紋護身!
  九道紫金巨龍的龍影,纏繞在龍公渾身上下。
  不是七極荒都和劫運壇沒有強悍的反擊,而是這些攻殺手段都被九紋龍護身牢牢抵擋。
  局勢很明顯,龍公占據極大的優勢。
  時間一長,長生天一方必然失敗。
  “膽敢侵犯我天庭,你們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!”龍公冷喝。
  “還想抵抗什么?你們已經沒有希望。”龍公狠狠一踏,殺招迸發,將整個劫運壇都踩到地下去,又雙手猛擊,把七極荒都打飛老遠。
  “我說過,這里就是你們所能沖鋒的界限。”
  “你們將失敗,而天庭永遠戰無不勝!”
  龍公長嘯,音浪卷席整個戰場,激蕩所有人的內心。
  “還有什么手段?都使出來,我會親手將你們都送進絕望的深淵。”他語調慢條斯理,龍瞳淡漠,語氣冷酷,令人凜然發寒。
  冰塞川狼狽不堪,劫運壇已經不能保護周全,他身上有多處傷口。
  這都是回旋龍牙殺招所致。
  局勢越來越危急,但他雙眼深處有一抹光,從未熄滅過。
  他仍舊懷有希望。
  他的心底最深處,有一幕情景終身難忘。
  “這就是八十八角真陽樓嗎?真是厲害!不愧是大人您的手筆啊。”冰塞川站在巨陽仙尊身邊,神情崇拜。
  巨陽仙尊微笑,神色頗為滿意:“有了這座仙蠱屋,我的孩子們就都能茁壯成長了。”
  “大人您實在是用心良苦。”冰塞川贊嘆道。
  “不過。”巨陽仙尊話鋒一轉,“我更期待它倒塌的時候。”
  “什、什么?”
  “我建成此樓,就是為了它的倒塌。冰塞川啊,你是宙道的蠱仙,去沉眠吧。將來八十八角真陽樓一旦倒塌,就預示著你們進攻天庭的良機到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劫運壇中。
  “就算我傷重難返,就算是絕望困境,就算是底牌耗盡,我也決不放棄。因為這個作戰計劃,可是巨陽仙祖大人的布置啊!”
  “天庭啊,勝利的一定會是我們!”
  冰塞川大吼。
  “盲目的自信。”龍公不屑地嗤笑,“強撐下去,只會讓你的痛苦增添百倍而已。”
  冰塞川冷哼:“那是你永遠不了解那個男人的偉大!”
  不遠處。
  嘭!
  狗尾續命貂毛里球忽然化作了一陣煙霧,當場退散。
  “終于解除了成雙入對殺招!”
  “不愧是盜天魔尊的手筆,竟是如此強悍。”
  “幸虧這里是天庭,能集齊了四位律道蠱仙,天庭庫藏中又有成雙入對殺招的詳細情報。若換做尋常情況,可就麻煩了。”
  原本,狗尾續命貂和天庭的兩大傳奇太古荒獸阮丹、煞狴九十五激斗。
  依靠著成雙入對殺招,狗尾續命貂和其分身,將它們的對手打得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但隨著天庭成員蘇醒,許多人開始針對成雙入對殺招,終于是將其破解。
  “你再狂啊!”
  “小狗,你撲倒了我多少次,爺爺我的羽毛都要被你扒光了。”
  阮丹、煞狴九十五匯同數位天庭蠱仙,對毛里球展開圍攻。
  毛里球雖然實力出眾,但落到這般田地,當然是雙拳難敵四手,很快就傷痕累累,鮮血不要錢似的從傷口中噴涌揮灑。
  但阮丹、煞狴九十五也沒有好到哪里去。
  毛里球的反擊,專門針對這兩位。
  雖然毛里球傷勢越來越多,越加弱勢,天庭優勢越來越大,但阮丹、煞狴九十五卻是心頭震動,目光驚疑。
  “這個瘋子,根本不怕死!”
  “就算是死,恐怕他都會在臨死前,咬下我的一塊肉來。”
  天庭兩大太古傳奇不由地心生忌憚,其中一位喊道:“毛里球,你何必為巨陽仙尊拼殺賣命?他當然之所以喂養你,可是看中你的天賦本能,是想宰了你給他續命啊。”
  毛里球幾乎立足在血泊當中,它身上傷勢觸目驚心,有許多傷口深可見骨。原本油滑光亮的皮毛,都因為血液粘黏在一起。
  它雙眼發黑,身軀都在搖晃,仿佛下一刻就要栽倒到地上。
  它知道自己的狀態,這一次恐怕是要交代在這里了。
  “但那又如何?!”毛里球咧開嘴角,發出無聲的微笑。
  記憶中一幕浮現心頭。
  殘陽如血,山頭上,毛里球縮成小狗一般,趴在巨陽仙尊的腳邊。
  巨陽仙尊撫摸著它的腦袋,而它在瑟瑟發抖。
  它早已聽聞巨陽仙尊的打算,如今巨陽仙尊大限將至,此時將它喚來,恐怕是要殺了它續命。
  但毛里球不敢反抗,它十分清楚:即便自己擁有八轉巔峰的戰力,也絲毫不是巨陽仙尊的對手。甚至不需要巨陽仙尊出手,它自己就會自尋死路了。
  “不要害怕,毛里球啊,我并不會殺你,為自己續命的。”巨陽仙尊呵呵笑道。
  毛里球渾身一僵。
  巨陽仙尊望著天邊的晚霞,絢爛如火:“我還記得撫養你的第一天呢,呵呵呵,時間一晃,你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。”
  “說心底話,你就是我的孩子,和我的兒女又有什么區別呢?”
  “為人父母,怎么會去禍害自己的子女呢?”
  毛里球明白巨陽仙尊的性情,他絕不會欺騙自己,因為沒有這個必要。
  毛里球愣了愣,呆呆地問道:“但是主人,你殺了我,的確能給你續命啊。”
  “續命?”巨陽仙尊笑了笑,“只是茍延殘喘罷了。人總是要死的,不是嗎?”
  他搖搖頭:“繼續活在宿命之下,又有什么意思呢?死亡并不是那么難以接受的,再說,子女注定要離開父母,才能真正的成長。”
  “主人……”
  “答應我,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。去做你喜歡做的事情,我不會給你留下任何的遺命,你就做你自己,快快樂樂的就好。”
  “主人……”
  記憶消退,毛里球注視著周圍的強敵。
  它仰起脖子,哈哈狂笑,氣勢陡然飆升:“主人啊,就算是死,我也要報答您養育的恩情!”
  “它已經不行了!”
  “沒錯,只是在逞強而已。”
  “但小心它的臨死反撲。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面色冷酷,緩緩地包圍上去。
  黑天。
  鎮運天宮。
  巨陽仙僵盤坐著,宛若石像。
  他看著南方,雙眼倒映著天庭中的一幕幕戰況。
  他的臉上無悲無喜,然后,他緩緩地抬起自己的手掌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