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18 陳衣撤陣

不敗福地戰場。
  九九連環不絕陣。
  “對方的這個大陣……”
  “我方的蠱仙在受到強烈的反噬傷害!”
  “第一陣退下休整,接受治療,第二陣接替,第三陣準備!”
  陳衣、白滄水一邊操縱著大陣,一邊指揮中洲蠱仙,有條不紊。
  “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出這樣的奇招。”一旁,鳳九歌輕輕皺眉,盯著陣中的五界大陣,“這下麻煩了,搞不好九九連環不絕陣會因此……”
  鳳九歌心中浮現不詳的預感。
  五界大陣在池曲由的主持下,不斷向外揮散出五色煙氣。
  這些煙氣不斷擴散,越變越淡,滲透到九九連環不絕陣中。
  “好,就是這樣!”
  “其余人對付大陣,讓中洲蠱仙頻繁操控,大陣運轉越多,他們承受的反噬就越大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九九連環不絕陣越強,這些操縱的蠱仙遭受的傷害就越大!真是妙極了。”
  南聯和北原諸仙士氣大振。
  他們改變了戰術。
  原本已經看破了此陣,明明可以對準破綻,將大陣攻破,但現在卻不急著去做了。
  五界煙瘴不斷滲透,他們可以憑此巧妙地針對陣后的中洲蠱仙。
  甚至從某種程度上,九九連環不絕陣反而成為方源一方,攻擊中洲和天庭的強大武器。
  “我們該如何應對?是否派遣蠱仙攻破地方大陣?”白滄水看向陳衣。
  這里的第一領袖,還是陳衣。
  陳衣面色相當的難看,他沉吟道:“這大陣應當屬于五界真傳,南疆陶鑄的手段了。”
  五界山脈一戰,天庭也插手過,此役君神光被方源擒拿活捉,因而天庭一方對于陶鑄真傳,對于五界山脈一戰的前前后后,都有許多詳盡的了解。
  “陶鑄能營造出五界山脈,那么這些滲透到大陣中的五色煙瘴,顯然就是模擬出五域界壁,從而令我方蠱仙屢遭大陣反噬。”
  陳衣語氣頗為苦澀:“九九連環不絕大陣,乃是復合大陣,可以隨時拆子陣、布子陣,故而能綿綿不絕。當初無極魔尊闖陣,也是連破百陣后脫困。”
  “但這陶鑄的手段,居然繞過了九九連環不絕大陣,專門針對我方的蠱仙!”
  “這不僅是避重就輕,而且我方大陣越強,主持大陣的蠱仙所受的傷害就越深。”
  “如果我們猛催大陣來對付對方的大陣,必定是對方想要看到的,落入對方算計,并不可取。”
  “但若是我方暫歇大陣,派遣蠱仙出陣,卻又是舍長取短。并且敵方陣中可是有武庸、方源等兇悍匪徒,派遣去破壞大陣的蠱仙十分危險。”
  陳衣之前中了武庸的送友風殺招,因為鳳九歌而僥幸生還,心中仍有余悸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他們這邊的八轉蠱仙只有陳衣、白滄水、鳳九歌三人,并且人人帶傷,派遣誰出去都不合適。
  分析到這里,陳衣深深嘆息一聲:“沒想打九九連環不絕陣,居然在今日被敵方克制!”
  陶鑄不過是一位尋常的八轉蠱仙,根本不能和武庸、方源等人相提并論,而九九連環不絕陣的創造者卻是大名鼎鼎的星宿仙尊。
  五界真傳克制九九連環不絕陣,實在是陶鑄的榮耀!
  說起來,陶鑄生前在八轉蠱仙中并不起眼,名聲也不大,只是營造出了五界山脈而已。
  但是沒想到,他真的研究有成。
  經此一戰,陶鑄必將名動天下,盡管他已死去很久。
  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領風騷數百年。
  就像天庭戰場中,盜天魔尊的成雙入對殺招能被破解一樣,星宿仙尊的九九連環不絕陣同樣也能被后輩克制。
  星宿仙尊、盜天魔尊作古太久,而時代卻是在不斷地發展,日新月異。他們的手段雖然強大,但也難逃過時的尷尬。
  “把那子陣撤了。”陳衣毅然下令道。
  身邊的蠱仙吃了一驚。
  陳衣居然下達撤陣的命令,他的腦袋燒糊了么?
  不過很快,鳳九歌就首先反應過來,他雙眼精芒一閃,贊道:“好應對。”
  “撤陣了,對方居然主動撤了陣,哈哈哈。”五界大陣中,一些北原蠱仙看到這一幕,開懷大笑。
  武庸、方源卻是面色微微一沉。
  “不妙,這陳衣好生狡詐。”
  “若是我們在對方陣中,五色煙瘴滲透將又快又深。現在子陣一撤,效率大減。”
  “沒錯。天庭戰場長生天已經快要支撐不住,天庭牢牢占據上風。陳衣恐怕就是考慮到這一點,所以采取了拖延的戰術。”
  陳衣一方不管是大力催動九九連環不絕陣,還是派人來攻陣,都是方源等人樂意看到的。
  但是現在,陳衣主動撤銷子陣,選擇了被動防守。
  五色煙瘴滲透效率大減,中洲蠱仙只是維持大陣,并不猛催,受到的反噬傷害也減少許多。
  偏偏陳衣等人還在陣后,繼續布置仙陣!
  方源等人需要多得多的時間,才能破壞這座九九連環不絕陣。
  最要命的是,方源等人必須爭分奪秒,一刻都不能耽誤。一旦天庭那邊將長生天的兵力剿滅,那么他們就能騰出手來,殺下天庭,對付方源等人。
  陳衣極其穩健,老謀深算。
  他故意退讓,是從大局出發,只是退了一小步,卻反而比發起攻勢還要可怕。
  他把方源等人直接逼入了懸崖邊緣。
  “唉,早知如此,我就應當將陣靈、陣旗仙蠱都參進五界大陣。如此一來,五界大陣就可以整個騰挪轉移,而不是靜固在原地了。”
  方源在心底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倒并非是他的失誤,也不是他不愿意貢獻。
  而是陣靈和陣旗仙蠱等等,組合到五界大陣中去,推算量急劇暴漲,勢必要消耗方源更多的時間才能推算清楚。
  其實,就算是五界大陣能夠騰挪,可以被蠱仙整個搬走,方源等人也解決不了眼前的危機。
  陳衣主動撤銷子陣,向后退守。原本子陣中的五界大陣,便暴露在外。
  九九連環不絕陣外,諸仙早已經混戰一團。
  四位八轉蠱仙清夜、厲煌、鳳仙太子、巴十八各自捉對廝殺,玉清滴風小竹樓、寒螭莊、風滿樓等縱橫戰場,時而狠狠碰撞,時而爆發仙道殺招,一片片光影璀璨,一陣陣雷霆炸響。
  “不好,無限風殺招正在脫離我的控制。”武庸面色一變。
  之前他在大陣中,還未有清晰的感應。現在陳衣主動撤陣,使得武庸發現不妙。
  沒有遲疑,武庸飛出五界大陣,朝著風滿樓撲去。
  藥皇、百足天君等人亦接連出動。
  有了他們的增援,厲煌、清夜等人壓力暴漲,連連后退,和中洲的仙蠱屋一起被壓入下風。
  方源悄悄出動,忽然出手,再一次施展大盜鬼手。
  中洲仙蠱屋立即遭殃,被方源盜取一大把的蠱蟲。
  方源連連抓動,不一會兒就又收獲了三只仙蠱。算上他之前在帝君城戰場中的收獲,他從中洲仙蠱屋上搶奪的仙蠱,已經有十多只。
  對于這些仙蠱,方源有的認識,有的不認識。
  他的宙道分身一直沐浴在智慧光暈中,不斷構思推算這些蠱蟲該如何巧妙運用。
  見情況不對,厲煌舍棄鳳仙太子,趕來糾纏方源。
  之前在帝君城戰場的一幕,再次重演。
  方源被厲煌糾纏,再難以對仙蠱屋下手。
  “哼,這個鳳仙太子,裝得惟妙惟肖,故意放走厲煌。”方源心中冷哼,按捺不發。
  鳳仙太子始終是一個麻煩。
  更令方源感到麻煩的,乃是天庭催發的九轉人道殺招——人中豪杰。
  受到人中豪杰的增幅,厲煌、清夜等人,以及中洲的仙蠱屋都戰力暴漲數倍,抵擋著南疆和北原聯軍的狂猛攻勢。
  “不能再這樣混戰下去,時間有限!我們撤到大陣中去。”方源高聲呼喚。
  武庸等人收縮戰線,紛紛收起仙蠱屋,鉆入五界大陣。
  五界大陣全力催動,大股大股的五色煙瘴,迅速蔓延,囊括整個戰場。
  在五色煙瘴當中,中洲蠱仙都遭受到強大的壓制。
  和陳衣之前的尷尬一樣,這些人受到人中豪杰殺招助益,殺招威能暴漲,反噬傷害也跟著節節攀升。
  “沒想到陶鑄的手段,竟有如此奧妙!”大陣內,巴十八感慨不已。
  武庸沉默。
  這個情形并不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正是因為他早已發現,所以才不惜泄露真傳內容,也要找池曲由合作。
  池曲由也知道這是好東西,但之前沒法用出來。現在大陣改良,成功布置出來,立收良效。
  “只可惜這五色煙瘴不分敵我,中洲受到壓制,我們在里面也要受到反噬。”
  “唯有方源一人,才能行動自如啊。”藥皇明顯鼓動道。
  許多人瞧向方源,紛紛流露出羨慕的神色。
  “可惜。”方源暗嘆一聲,若是他能得到陶鑄真傳,依憑智慧光暈以及不俗的陣道、智道境界,他的戰力將再一次飆升暴漲。
  單說一點,他對人中豪杰殺招始終沒有辦法,但若是有了五色煙瘴,厲煌等人將遭受更大壓制。說不定帝君城戰場中,方源就可一力平定了。
  當初,他從五界山脈撤走,無法收取五界真傳時,就感到一陣陣的遺憾。
  現在看來,他當初的感覺并沒有錯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