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20 北原上風

天庭戰場。
  “殺啊!”
  喊殺聲震耳欲聾,北原諸仙士氣狂飆,攀升至前所未有的巔峰!
  這是巨陽仙尊出手,意義非同尋常,他的這些后輩傳人無不士氣大振,戰力暴漲。
  “怎么會?”天庭蠱仙驚愕,忽然僵滯在高空,動彈不得。
  在他的眼前,北原歷史上的著名強者,智道蠱仙劉惠吐出一口濁氣:“差點被你殺了啊,就差那么一點,真是可惜啊。”
  天庭蠱仙額頭滴下冷汗:“你的這個殺招,明明無法束縛住我的。哼,真正厲害的仍舊是巨陽仙尊罷了,你不行!”
  劉惠冷笑:“那你為何不說之前,我等都受到宿命的壓制呢?再者說,行與不行又有什么關系?生死勝敗才是真正大事,去死罷。”
  他輕輕揮手,帶走對方的性命。
  他雙眼狹長,目光冰寒徹骨,不懷好意地打量周圍:“下一個是誰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攻破不了我的防御,別白費勁了。”天庭蠱仙巋然不動,渾身上下籠罩著光暈,堅厚至極。
  北原蠱仙玉陽子深呼吸一口氣,他感受著身體內的全新的澎湃力量,一掃之前的頹喪和憂愁,自信飛揚起來:“現在的我可和剛剛不一樣了啊。仙道殺招——瓦解!”
  玉陽子原名耶律瓦,修行律道。成為蠱仙之后,屢立奇功,但耶律家內部的不公卻讓他得到應得的待遇。一氣之下,他叛出家族,成為魔道蠱仙。
  晚年的時候,耶律家受挫,遭受多個黃金部族的聯合排擠和打壓,八轉修為的耶律瓦被大張旗鼓地邀請回來,成為耶律家太上大長老,重歸正道。
  他依靠自己的努力,達到尋常蠱仙難以企及的成就,令整個家族都低頭,承認曾經做過的錯誤。
  耶律瓦的人生經歷透著傳奇的色彩,激烈了無數的后輩。不過就算他回歸耶律家,擔任太上大長老之職,也并未改回原名,仍舊自稱玉陽子。
  “怎么會?!”天庭蠱仙大驚失色,他引以為傲的防御不斷崩解,隨即徹底消散。
  得到巨陽仙尊的資助,玉陽子直接逆反強弱差距。
  與他對戰的天庭蠱仙,很快就慘死在玉陽子的手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鏘鏘鏘!
  三位天庭成員,聯手對付耶律旗。
  袁賁乃是八轉蠱仙,專修骨道,戰力驚人。生前堪稱北原蠱仙界戰力第一,就算其他四域也時常聽聞他的勇名。
  他的身材并不魁梧,反而有些干瘦。但他渾身穿戴的白骨鎧甲,堅硬厚實。他右手持著白骨長槍,左右揮舞,激蕩風云。左手把著一柄白骨短劍,劍光森寒,令人心悸。
  得到一股橙黃光氣,袁賁開口長嘯,鎧甲上陡然暴射出無數白骨尖刺。
  圍攻他的一位天庭蠱仙躲閃不及,被上百根骨刺刺成了刺猬,慘死當場。
  袁賁趁勢奔襲,一槍捅穿了第二位蠱仙的心臟,一劍劈掉第三位蠱仙的頭顱。
  但他的臉上卻沒有激動和喜悅,而是淡淡的落寞:“可惜了,你們蠱蟲不足,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。我又得到先祖幫助,此戰……勝之不武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一聲爆響,龍公像是炮彈一般,被打得倒飛出去。
  龍吼聲起,龍公迅速穩住身形。
  忽然,一個巨大的陰影,狠狠地覆蓋下來。
  龍公猛地抬頭,就看到劫運壇宛若山一般壓來。
  龍公冷哼一聲,仍舊不閃不避,龍爪捏成拳頭。
  “龍公大人,我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天庭蠱仙吳雙對準龍公,催動殺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無雙!
  下一刻,龍公深呼吸一口氣,雙拳向頭頂上的劫運壇揮舞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亂龍拳!
  無雙——亂龍拳!!
  剎那間,拳影翻飛,掀起驚天暴烈拳風。數以千萬的拳影仿佛驚濤駭浪,擊打得劫運壇搖曳不定。
  “龍公這個家伙,還真是夠強!”冰塞川咬牙。
  劫運壇也受到巨陽仙尊的助益,整個戰力比之前暴漲數倍,仍舊無法力壓龍公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時,一位巨人飛撲而來,加入戰場。
  正是七極荒都!
  “龍公,去死吧!”七極荒都巨人大吼一聲,張口一吐,暴射出無數漆黑尖針,攢射向龍公。
  “糟糕!”附近的天庭蠱仙吳雙看得睚眥欲裂,他想要支援,但卻被其他的北原蠱仙阻擋。
  北原的蠱仙向來戰斗經驗豐富,這些被前有古人殺招召喚而來的蠱仙,更是歷史上的強者。激戰這么久,他們早已經養成默契的配合。
  龍公正在施展亂龍拳殺招,抵抗劫運壇,卻在同時遭受七極荒都的襲擊。
  這漆黑尖針殺招極其厲害,氣勢爆涌奔騰,還未射到龍公身上,龍公就感受到一股凌厲的刺痛感受。
  龍公眼中精光一閃即逝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澄龍澈瞳。
  偵查殺招一出,他立即洞徹漆黑尖針的許多底細,知曉此招蘊含暗道精華,專克防御手段。他若是依賴自己的龍鱗,或者九龍護身印,只怕會被射成馬蜂窩,當場重傷!
  “那就以攻對攻!”龍公猛地張口,猛地吐氣。
  大氣洶涌,轉瞬之間一記仙道殺招成形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氣流剪!
  無數淡白氣流,向漆黑針雨對沖過去。
  氣流劃破長空,形成一道道的弧線,仿佛是鋒銳的刀刃,所到之處根根黑針都被斬斷。
  氣流剪和漆黑針雨對撞,各自消散大半。
  但也有少數漏網之魚,紛紛襲向龍公和七極荒都。
  同一時刻,龍公悶哼一聲,身上插了十幾根漆黑尖針。而七極荒都的身軀也被氣流剪削掉了好幾塊骨肉。
  這些傷害,都被七極荒都中的北斗七仙分別承擔。
  他們忍住傷痛,齊心合力催動七極荒都,這一次直接殺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嘆息一聲,只得強行后撤!
  交戰以來,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后退。
  敵勢之強,令龍公不得不撤。
  他的殺招龍御上賓,的確能夠在八轉中制霸,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光,更是能對八轉蠱仙予取予求。
  但是,在九轉殺招面前,龍御上賓殺招就相形見絀了。
  除了本身的威能之外,還有玄機變化的方面。
  巨陽仙尊發出的一擊,原本是攻伐殺招,從北原一路轟擊到中洲的天庭,橫跨兩大域,威勢不減,浩蕩磅礴。
  天庭本身的防御極強,但是卻不是巨陽一擊的對手。
  好在最后關頭,有星宿仙尊出手,方才將巨陽一擊擋下。
  但擋下之后,巨陽一擊便變化了性質,竟轉變成了增益手段,投注到戰場當中,令整個戰局再次顛覆。
  殺招的實用技巧主要有這么幾種:連招、變招、附招、拆招。
  所謂變招,就是以某個殺招為基礎,加以變化,達到另外的效用。比如方源的萬我殺招和力道大手印,前者是后者的基礎。
  但方源催動萬我殺招,萬我殺招絕不會變成力道大手印,這兩者是有區別的。
  而巨陽一擊好像是說變就變,前一刻還是攻伐殺招,下一秒就變成了增益手段。
  巨陽仙尊在變招技巧上的造詣,已經徹底超出龍公的理解范圍了!
  “我身上的力量正在消散。”
  “看來巨陽仙祖的力量并不能持久啊!”
  “快,趁著力量還在,不可戀戰,沖破對方陣線,奪取宿命蠱!”
  時間推移,北原蠱仙們漸漸發現了不妥之處。
  巨陽一擊轉變性質之后,帶給他們強大的助力,但是這股力量也在迅速地消散。
  巨陽一擊的爆發程度,要比人中豪杰殺招更高。但是從時間持續,空間范圍上來講,無疑是人中豪杰殺招覆蓋的范圍更廣,持續的時間更長。
  龍公臉色變了。
  他以一己之力,糾纏住劫運壇和七極荒都已是勉強,如今北原諸仙齊攻煉道殘陣,他根本防守不住。
  天庭諸多蠱仙集結起來,站在煉蠱殘陣之前,組成防線。
  在北原蠱仙瘋狂的沖擊下,防線岌岌可危,懸于一線。
  各種仙道殺招相互對轟,不時的就有蠱仙尸體從高空跌落下去。
  雙方拼殺,慘烈到了極致,圍繞著這個薄弱的防線,蠱仙陣亡的數量節節攀升。
  北原一方孤注一擲,天庭成員則是堅守不退。
  雙方都在增兵。
  從天庭的仙墓中不斷地蘇醒,一位位天庭成員趕赴沙場,支援陣線。
  而光陰長河的幻景中,北原強者也接連登場,二話不說,展開沖鋒。
  陣線搖搖欲破,紫薇仙子早已經身赴戰場,拼盡全力抵擋著北原諸仙的兇猛攻勢。
  忽然,紫薇仙子的身邊浮現出一個淡淡的人影。
  是北原的蠱仙強者劉流溜!
  此人雖然是八轉強者,但在歷史上并沒有多少好名聲。他生前,劉家只有他一個八轉蠱仙,按照慣例應當是他擔任太上大長老的職位。
  但是劉流溜從小到大,從不正面作戰,欺軟怕硬,只要出手一貫都是突襲偷盜。
  他的名聲太壞了,根本不能讓旁人尊重、信服。
  若是他擔任劉家的太上大長老,反而會拖累整個劉家,影響劉家的形象和聲譽。
  劉流溜是個例,在整個北原的歷史上都較為罕見,獨樹一幟。不過也正因為他的這種風格,才令他生存至今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