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21 天庭的底蘊

劉流溜其實早就登場參戰,但和他同期的北原強者早已經被擊毀,只剩下他一人。
  這樣的戰斗太過慘烈,八轉蠱仙的犧牲變得稀疏平常。
  劉流溜的手中戰果輝煌,交戰以來至少有八位天庭成員遭了他的毒手。他早就關注著紫薇仙子,他豐富的戰斗經驗令他迅速判斷出紫薇仙子的重要性!
  此刻,他忽然出手偷襲,其實早已經醞釀已久。
  剎那間,紫薇仙子汗毛頓豎,致命的危機感覺充盈她的心胸,幾乎讓她不能呼吸!
  紫薇仙子心中雪亮,單憑現在自己的防御手段,根本阻止不了對方。但要現在催動其他的防御措施,根本來不及!
  眼看紫薇仙子就要隕落,關鍵時刻,從旁邊殺出一位天庭蠱仙。
  正是之前支援龍公的吳雙!
  噗嗤!
  一聲悶響,劉流溜的殺招仿佛一柄灰色的利刃,刺穿吳雙之后,又刺中紫薇仙子的肩膀。
  “該死,被吳用擋下了大半威能……”劉流溜面色驟變,身影迅速消散。
  紫薇仙子身受重傷,吳用卻已然陣亡。
  劉流溜消失無蹤,下一刻他再出現,說不定又會帶走一條性命。
  轟!
  氣浪翻飛。
  龍公向后飛退數百步距離,艱難地穩住身形。
  他終究是擋下了七極荒都的一記強大殺招,但代價是整個雙臂,還有胸口前的龍鱗。
  他的雙臂無力垂下,龍鱗盡數破碎,胸膛處血肉模糊。
  龍公立即催動治療手段,但雙臂上刻印下來的暗道道痕十分濃郁,并且排列組合巧妙,大大妨礙了他的治療效果。
  “哈哈哈,龍公,你連續中了我們的蛇里引、暗纏命兩記殺招,還想在短時間內恢復自己的傷勢,做夢!”七極荒都發出嘲笑的聲音。
  隨后,劫運壇一改之前的戰斗風格,忽然鉆破地磚,從下而上偷襲龍公。
  一記仙道殺招爆發,擊中龍公。
  一道巨型的橙金光球,將龍公關押在內,牢牢困住。
  光球不斷收縮,擠壓龍公的生存空間,將他的骨骼壓得咯吱作響,龍鱗不斷掉落,龍角上顯現出明顯的裂痕。
  見龍公被困,冰塞川大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龍公速度驚人,而劫運壇的這記殺招卻是速度較為緩慢,很難命中。
  幸好北原蠱仙戰術極其明智,攻敵必救,讓龍公心有牽掛,只能被動防守。七極荒都的配合越來越有默契,這才創造出了戰機,射中龍公!
  咔嚓。
  一聲輕響,一大截的龍角從龍公的頭頂墜落下去。
  大量的紫色斷發,飄零灑落。
  九條龍影浮現在龍公的全身,正是九紋龍護身殺招,艱難地抵抗著周圍的重壓。
  “龍公,你大勢已去,宿命蠱必是我長生天之物!而你也將收獲死亡!”冰塞川的聲音傳遍戰場,短時間內他只能困住龍公,并不能取走他的性命,但沒有關系,他可以憑此事來打擊天庭一方的士氣。
  果然,不少天庭成員見到龍公被困,皆露出驚色。
  龍公忽然放聲大笑:“就算是老夫戰死在這里,又如何?你們北原蠱仙悍不畏死,難道我天庭就有怕死的人嗎?”
  一句話,說得天庭諸仙紛紛叫好,士氣大振。
  “我們沉眠,只是為了責任,絕非怕死。”
  “開玩笑,怕死?我們可是天庭的一員!”
  “我們維護人族的榮光,從遠古時代至今,我們從不畏懼犧牲!!”
  天庭的蠱仙開始反沖鋒,不惜用血肉之軀抵擋北原蠱仙的殺招。一旦有機會,天庭蠱仙就不顧自身,發動猛攻,爭取和北原強者同歸于盡。
  北原蠱仙勇悍,天庭蠱仙卻開始瘋狂!
  “不好。”冰塞川暗叫不妙,他原本想打擊天庭的士氣,沒想到龍公一句話竟巧妙瓦解。
  冰塞川冷笑,聲音再次傳遍戰場:“可笑!你們的犧牲根本沒有意義,就算我方的蠱仙犧牲再多,他們也不過是紅蓮魔尊的殺招所化,早已經死了。用已經死的人,來換取你們的犧牲,這可是百賺不賠的生意啊!你們天庭能有多少的底蘊,經得起如此的折騰?”
  “底蘊?”龍公也冷笑,“我們天庭有的是!”
  他開始反抗。
  他的雙臂無法動彈,但是周身氣息升騰起來,像是一睹高墻,將他包裹在內。
  龍公看向劫運壇,目光中流露出嘲諷的神色:“你們長生天的建立,只是在中古時代,三十萬年多一點而已。而我們天庭呢?距今已有三百八十七萬九千六百八十七年了!你算算看,是你們的多少倍!別想揣度我天庭的底蘊,哼,你們永遠都是鼠目寸光!”
  “冰塞川,你不妨回頭看看,看看我方的仙墓,再看看你那邊可笑的光陰長河的虛影。”
  冰塞川的臉色沉下,啞然無語。
  他不需要去看,他一直都對這兩個地方保持著關注。
  光陰長河中,走出來的北原蠱仙已經開始稀稀疏疏。但是天庭的仙墓中,卻仍舊有著一批批的蠱仙,接連不斷地蘇醒。
  天庭的底蘊,深不可測!
  龍公繼續道:“一個家族滿打滿算,有多少人?家族選拔出來的人才,會有多少?冰塞川,你再看看我們中洲。我們從中洲所有的凡人中,選拔出各種各樣的人才!”
  “一個家族就算發現了人才,能真正栽培好嗎?家族的血緣,各自的親情關系往往成了阻礙。但我們門派中任人唯親的現象,遠比家族稀少得多。并且門派的競爭,更加公平,更加透明。”
  “就算一個家族的高層后代中出現了天才,家族高層的蠱仙又能花費多少心力,去培養這個天才后輩呢?蠱仙也有許多事情,也非常的忙碌。而在門派當中,一位天才后輩會得到許多人的指點。從他開始修行,到他成就蠱仙,都會有相應的指導。門派的許多教導任務,能夠讓指導后輩的人,獲得相應的收益!試問一個家族這樣做的,能有多少?”
  說到這里,龍公聲調高昂激越,充滿了驕傲和自豪:“北原諸仙啊,你們敢來入侵天庭,勇氣可嘉!可惜你們的見識,早就被你們的家族束縛了,你們太低估我天庭的底蘊了!”
  冰塞川默然不語。
  他想反駁,但說不出反駁的理由。
  因為,事實就在眼前!
  天庭的仙墓中,各個成員蘇醒,層出不窮。
  三百萬年前,遠古時代。
  元始仙尊看著周圍的人族蠱仙們,微微點頭:“現在,中洲人族的蠱仙都已經到齊了,并且還有幾位來自其他幾域的仙友。”
  “元始仙尊大人,聽到您的召喚,我們就都趕來了。您有什么指示或者教誨,我們都將聆聽于心。”
  元始仙尊微笑著,說出自己的建議:“從今日起,我們中洲蠱仙都要組建門派,廣泛收徒,將各自的真正本領傳授下去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取締家族制度嗎?”
  “雖然早就聽聞了這個風聲,但元始仙尊大人,您真的要這么做嗎?”
  “這未必也太……”
  人族蠱仙們議論紛紛,臉上流露出難色。
  有人小心翼翼地勸道:“元始仙尊大人,您可是當今世間唯一的九轉蠱仙,您要是創建自己的家族,必定也是天下第一的超級勢力啊!您的子孫將繼承您的榮耀和本領,我等的家族必將以您的家族為領袖。”
  元始仙尊微微搖頭,他看向勸導他的蠱仙,目光平靜:“家族?試問天下,從古至今,可有長久不衰的家族嗎?一旦家族坐大,血緣這份紐帶,就會顯得稀疏。在我未成仙尊之時,我們和其他的異人各大家族對抗,憑借的除了我等的團結,就是依靠他們內部的罅隙。我想要創造的門派,將是一個不依賴血緣關系的組織!”
  人族蠱仙們沉默一陣,有人勉強笑道:“仙尊大人吶,你說的沒錯,家族一旦坐大,就容易松散。但您是不一樣的,您可是古往今來第一位修行到九轉的蠱仙吶!說不定以后也未必會再出現九轉仙尊了。”
  “只要有您在的家族,哪一個家族的成員會敢游離向外呢?有您在,就有天底下最團結的家族!”
  元始仙尊點頭:“你說的不錯。但是當我不在了呢?我又能活多少歲?”
  人族蠱仙被問得一愣。
  有人道:“仙尊大人,您現在可是春秋正盛呢!”
  又有人道:“我們會不斷地搜集壽蠱,您必定是歷史上活得最久的蠱仙!”
  元始仙尊微微一笑,以平靜的語氣道:“可是我仍舊要死的。世間誰能不死?”
  他搖搖頭,嘆息一聲,自問自答:“沒有人。”
  蠱仙沉默。
  元始仙尊繼續道:“其他的延壽之法都有弊端,除了壽蠱。但就算是收集壽蠱,我們也都明白,壽蠱越來越少了,不是嗎?”
  人族蠱仙一片沉寂。
  “這是天意。”元始仙尊仰頭,目光似乎穿透洞壁,看到蒼穹和云霄,“天道損有余補不足,從未有永生的至強!木秀于林風必摧之,堆高于岸流必端之。異人們的強者,不斷地新舊交替,我們人族同樣如此。”
  “我雖然無敵天下,但也只是暫時,總有一天我會死去。這是天道、宿命、規矩,《人祖傳》中早有敘述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