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24 來因去果

“厲煌大人!!!”
  “天吶,怎么會?”
  “干得好!”
  不敗福地戰場,厲煌的尸體飄落而下,驚呆了無數人。
  方源獰笑,一邊繼續沖向毛腳山,一邊冰寒徹骨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:“誰敢阻我,就是這個下場!”
  一時間,赫赫魔威,震懾天地,中洲一方士氣大減,武庸眼中閃過一絲陰芒,藥皇等人皆有驚容。
  楚度的神情較為復雜一些。曾經方源六轉渡劫的時候,他還在場和方源交手。
  沒想到這才數年過去,方源已經成為這般人物,只能讓他抬頭仰望!
  “算上之前的第一次萬劍鬼蛟,這一次的萬劍鬼蛟,還有一擊萬一鬼蛟劍,消耗了上萬的魂道道痕!”
  方源暗中冷靜分析。
  萬劍鬼蛟殺招雖然強大,但是卻永久性地消耗方源身上的魂道道痕。
  一次萬劍鬼蛟,就要耗費四千魂道道痕。斬殺厲煌之后,方源的魂道道痕直接削掉了上萬。
  當然,方源的魂道道痕還沒有這么多,都是依靠變化道痕替代的。
  總體而言,萬一鬼蛟劍這等手段雖然強大,能夠擊殺掉擁有陽莽背火衣的厲煌,但代價也是極高的。
  道痕對于一位蠱仙而言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  永久消耗道痕,就是直接削除底蘊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絕不可輕易動用。
  而且此招也有一項弊端,就是魂劍速度并不出眾,很容易被躲閃。
  方源也是看到戰機——厲煌因為要保護毛腳山不能隨意閃避,這才施展了此招。
  “毛腳山……”
  看著視野中越來越近的毛腳山,方源心中也頗有感慨。
  誰能想到,大名鼎鼎的不敗福地,就寄托在毛腳山上。從表面來看,這座山十分普通,仿佛一個土丘,毫不起眼。
  但實際上,它卻是天庭修復宿命蠱的關鍵地點之一,如今更是成了這場曠世大戰勝負的重中之重。
  “方源!!”下一刻,另一道身影忽現,阻擋在方源俯沖而下的路線上。
  是陳衣!
  “武庸沒有殺死你,就讓我來結束你的性命吧。”方源冷喝,再次醞釀萬一鬼蛟劍殺招。
  陳衣滿臉凝重之色。
  就連厲煌都身隕了,面對萬一鬼蛟劍,他更沒有抵抗的把握。
  “嗯?這是!”關鍵時刻,陳衣忽感胸口灼熱,仿佛烙鐵烙在自己的血肉里。
  一股強大而又玄妙的力量,流轉而出。
  隨著這股力量的噴涌,陳衣的衣裳破開,袒露胸膛。
  只見他的胸口處,畫著一幅畫,一幅風中大樹搖擺的畫兒!
  “啊!”陳衣心頭驚呼,“這幅畫不就是我許多年前,第一次繼承了元蓮真傳后,莫名烙印到我身上去的么?”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信息直接傳達到他的腦海深處。
  “是元蓮仙尊大人的布置!”
  陳衣又驚又喜,按照這股信息,他連忙催動最強的手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因果神樹!
  頓時,青煙裊娜,從陳衣的身上升騰而起。
  然后在他頭頂大約六尺的地方,就緩緩停住,不斷流轉,形成一棵大樹形狀。
  大樹樹干粗壯,枝干茂密,綠葉蔥蔥。樹葉叢中,還結了數十顆果實。果實委千奇百怪。有的好似漆黑核桃,有的好像粉桃,卻大如臉盆,有的果殼上長滿尖刺,有的果實鏤空,從外可見里面的果肉、果核。
  因果神樹迅速成形,畫中的力量旋即灌輸到因果神樹上去。
  陳衣的耳畔似乎想起元蓮仙尊的聲音:“看好了,這是基于因果神樹基礎上的連招——來因去果!”
  殺招催動,仿佛風起,青煙隨風搖晃,因果神樹仿佛在風中飄舞。
  萬一鬼蛟劍殺奔而來,宛若流星霹靂。
  但剛剛逼近因果神樹,忽然咻的一聲,萬一鬼蛟劍驟然消失。
  “嗯?!”方源驚愕。
  剎那間,他感覺到自己和殺招萬一鬼蛟劍的聯系,變得微乎其微,就好像是萬一鬼蛟劍和他的距離,被驟然拉長了十萬八千里!
  “這是什么手段?似乎有傳送的威能?”方源頓時瞇起雙眼,眼縫中厲芒爆閃。
  仙道殺招和蠱仙之間的聯系,都有一定的距離限制。超過這個限制,仙道殺招往往分崩離析。
  方源的這記萬一鬼蛟劍,是因為基于萬劍鬼蛟殺招,帶著奴道的特性,因此被傳送出十萬多里之外,還能維系這一絲聯系。
  但這絲聯系已經非常微弱,再超過一些,就要超過限制,導致殺招自行崩潰。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就要遭受殺招反噬的傷害。
  萬一鬼蛟劍殺招如此強大,反噬傷害自然也絕不弱小,當場吐血肯定會有。
  “可以強制傳送殺招?”武庸從方源那里獲悉了情報,“那么我倒要看看,你如何針對我的送友風呢?”
  武庸冷笑。
  他的身影再次浮現在陳衣的身后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送友風!
  但武庸剛拍到陳衣的肩膀,忽然視野中景象大變。
  一瞬間,他就被傳送走,脫離了不敗福地戰場,回到了南疆。
  “這?!”武庸驚得呆住,站在山峰頂端發楞。
  旋即,他反應過來,臉色鐵青,無比難看,迅速將情報傳達回去。
  “連八轉蠱仙都能被強制送走?!”
  “這是什么殺招?”
  “因果神樹還有這等玄妙威能?”
  南疆、北原眾仙都是震撼不已,反觀中洲一方士氣大振。
  “就這樣防守下去!”陳衣大喜,但方源的吶喊聲隨即讓他臉色重新凝重起來。
  方源大喊,重振士氣:“我發現了!他的這招每一次傳送,似乎無可抵御,但次數明顯是有限的。因為兩次傳送,都相應消耗了樹上的兩顆果實!”
  “這么快就被發現了么?”陳衣苦笑不已。
  “讓我來!”百足天君飛來,他身軀輕輕一抖,化身萬千,從四面八方宛若潮水般涌去。
  這是典型的奴道戰術,消耗戰思想。
  因果神樹隨風搖舞,樹梢上一顆果實驟然消失。
  百足天君本體旋即無蹤,隨后方源等人都收到他的消息——他被傳送到了東海!
  諸仙嘩然。
  方源沉思起來:“這一次,百足天君本體被直接傳送,奴道戰術徹底失敗。按照道理,難道不是單單分身被傳送么?居然直接影響了本體?!”
  這時藥皇等人沖殺過來。
  “慢著,楚兄你們先出手。”方源指示道。
  楚度出手了,他遙遙一擊,被陳衣承受下來,至于楚度也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他被送回了北原,來到了北部冰原上。
  并且因為距離過長,他和剛剛發出的殺招失去了聯絡,導致殺招崩解,自己遭受反噬。
  接下來又有數人出手,無一例外都被傳送出去。
  方源忽然恍然大悟:“看來是因我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所以本體不受殺招的影響么?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發起猛烈的攻勢。
  但因果神樹雖然無法影響他,但是對于他的殺招卻是可以影響。
  方源的手段都被當場送走,送出去的距離有長有短,有的在中洲,有的就在其他四域,甚至被送到黑白兩天中的都有。
  當然,陳衣也很不好受。
  沒多久他就開始七竅流血,面色越加慘白。
  支撐這種奇妙殺招,顯然負擔極大。
  “可惡,明明毛腳山就在眼前,就因為陳衣一人……”藥皇咬牙切齒,十分無奈。
  清夜等人趕來支援,和北原、南疆諸仙再度展開廝殺。
  方源躲過風滿樓的撲擊,指揮眾多萬劍鬼蛟殺向陳衣。
  陳衣頭頂上方的因果神樹,不斷地晃動,無數萬劍鬼蛟就當場消失,被送往世界各地。
  距離近的還好,距離遠的直接崩潰,令方源承受殺招崩解的反噬傷害。
  方源感到相當棘手!
  “威力弱的殺招,即便被送走,也根本不能消耗因果神樹上的果實。而威力強的殺招,雖然能消耗一顆果實,但若送出去的超過距離限制,我就要承受反噬之苦,搞不好就是重傷瀕死了。”
  方源不敢輕易動用萬一鬼蛟劍了。
  他現在不依靠冬裘,也不依賴逆流護身印,防御手段弱于厲煌。若是萬一鬼蛟劍崩解,他就麻煩大了。
  方源的運氣不錯,方才那一記的萬一鬼蛟劍沒有對他造成傷害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方源心中焦急。
  冰塞川那邊,一直都在傳達天庭戰況,方源自然知道宿命蠱的修復又開始了。
  “這是木道手段,我在這方面境界不足,短時間內根本破解不了此招。”
  “看來只好使用笨法子,采取消耗戰術!白凝冰你們去吧!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綻射,毅然下達了命令。
  白凝冰等七轉蠱仙,紛紛沖向毛腳山。
  因果神樹發動,每送走一個七轉蠱仙,樹上的果實就消耗一只。
  “該死的方源,居然這么快就找到了最合算的兌子之法了。”陳衣心中同樣焦躁,他雙眼充血,虛弱至極。
  大量的七轉蠱仙消失,終于換來樹上的果子消耗一空。
  沒有果實的因果神樹,徹底隨風飄散了。
  陳衣低下頭來,氣息衰落到了極點。
  “擋路的東西,死吧!”方源兇狠撲上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