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725 人族戰旗

方源這一撲,兇狠絕倫,更攜帶著萬一鬼蛟劍,魔威浩蕩至極。
  陳衣仰望天空,看到如此威勢的方源,只覺得天都向他傾軋下來,渾身肌肉不自禁地顫抖起來,擋無可擋,避無可避!
  “那就無須擋,無須避了。”已是強弩之末的陳衣淡淡一笑,挺起胸膛,坦然面對死亡。
  “陳衣大人!”白滄水等蠱仙大聲呼喚,想要過來救援。
  但池曲由、翼浩方等人緊隨方源身后,相繼出手,擋下這些援兵。
  巨大的鬼劍呼嘯而過,穿透陳衣的身體,余威不減轟中毛腳山。
  下一刻,毛腳山分崩離析,而陳衣也丟了性命,他的尸體無力地向下方落去。
  “陳衣也死了!”南疆、北原諸仙心頭大震。
  方源連斬兩位天庭強者,赫赫兇威,已深入人心。
  然而。
  “毛腳山不在了,但不敗福地還未破壞!”方源眉頭緊皺,看著腳底下的一堆山石廢墟。
  天庭偵測到不敗福地的具體位置,但無數年來都從未闖進去過,乃至于只好運用人道手段,借力不敗福地,抽取出成功道痕。
  如今,方源急切之間也無法傷害到不敗福地,就更別提毀滅福地了。
  就在陳衣戰死不久,天庭戰場中亦有一位蠱仙犧牲。
  袁瓊都!
  他盤坐在地,含笑而亡。
  隨著他的死亡,監天塔頂部開始漫溢出一股圓滿健康的氣息來。
  “這是九轉仙蠱的氣息。”
  “宿命蠱!!”
  “袁瓊都仙友已是犧牲了……”
  “如此說來?!”
  這股氣息的出現,讓整個天庭戰場都為之一滯。長生天一方面色大變,而天庭眾仙俱都雙眼放出精光,滿臉都是驚喜之色。
  “該死!失敗了么。”冰塞川狠狠一咬牙,“撤!”
  七極荒都留下,劫運壇則開始后撤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我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?”不敗福地戰場中方源頓時有感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龍公放聲大笑,也不去阻止劫運壇。
  他來到監天塔內,進入塔頂。
  “宿命蠱,宿命蠱……”龍公口中呢喃,雙眼迸流出淚水。
  他太過歡喜,太過激動了。
  他親眼所見,完整的宿命蠱就在他的眼前!
  多少年的期盼渴望,多少年的朝思暮想,終于在這一刻,成真了!
  對于龍公而言,修復宿命蠱的意義遠比其他天庭成員,要更加重大,更加復雜。
  因為當初,就是他親手教導出來的徒兒,將宿命蠱傷害!
  “洪亭啊,你鑄成的大錯,為師終于為你彌補上了。不負天庭,不負人道!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  龍公洪亮的聲音,旋即從監天塔傳遍整個天庭——“一百多萬年!我天庭終于再次掌握了完整的九轉宿命蠱!”
  嘩!
  下一刻,天庭蠱仙們群情奮起,齊聲歡呼,有人振奮得滿臉通紅,有人則在落淚,有人帶著極其滿足的微笑壽盡而亡。
  天庭士氣爆漲到了極點,而長生天一方冰塞川等人無不臉色灰白,加緊撤離。
  大局已定!
  事不可為!
  長生天入侵天庭時決然兇猛,撤退時也果敢決斷。
  三百多萬年前。
  中洲,氣息峰。
  此峰不是山,或者更準確地說,只是一座山頭。
  山峰中蘊含濃郁的氣道道痕,別有神妙。山峰能自主噴吐霧氣,如人一般呼吸吐納。
  每隔數十年或者上百年,便會飛走,挪移他處,繼續呼吸吐納,如此循環往復。
  氣息峰數量不多,大多有主,這座氣息峰也是如此。
  它的主人正是元始仙尊,不過此時的他還只是一位七轉蠱仙而已。
  蠱仙元始在氣息峰中修行,借助氣息峰的吞吐氣息之能,感悟氣道的精妙神華。
  這一天,他忽然從密洞中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原來是有凡人蠱師,闖上了他的氣息峰。
  他有些詫異。
  要知道他一心修行,逍遙秉性,無拘無束,只想參悟大道,不想被外事干擾。因此他不僅在氣息峰,就連在氣息峰之下的山巒都做了不少布置。
  別說是凡人蠱師,就算是多數蠱仙來到此地,也未必能發現他元始的存在。甚至就連氣息峰的神異,也會視而不見。
  “如今卻闖上來一個凡人蠱師……有趣有趣。”
  元始蠱仙有了興趣,便現身來到這位蠱師面前,但他還未開口說話,那凡人蠱師就叩首道:“蠱師余祭,拜見元始上仙!”
  “哦?你居然知曉我的名號?說吧,是受哪個仙友的指點?能讓你憑借蠱師之能,闖過我布置的關卡?”元始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。
  單憑一個凡人蠱師,如何有這等能耐,他認定對方背后,必定有蠱仙出手暗助。
  但蠱師余祭卻是搖頭:“元始上仙,小人并未得到任何蠱仙的指點,而是憑借宿命蠱的指示而來。”
  “宿命蠱?哼,你休得胡言亂語。此蠱高達九轉,被石人王庭保管,數位八轉石人蠱仙終年看管,你……”元始還未說完,忽然雙眼瞪大。
  凡人蠱師余祭雙腿跪在地上,而雙手則捧著一只蠱蟲。
  九轉氣息洋溢,不是宿命蠱,又是哪個?
  一瞬間,元始也有些亂了方寸,平靜的心湖掀起驚濤駭浪。他強自鎮定下來:“余祭,你且起身,你是如何偷得這只宿命蠱,又千里迢迢將此蠱帶來我處?”
  “還有你說你受到宿命蠱的指引?但據我所知,任何一個蠱仙都不能利用宿命蠱,唯有天道方能駕馭此蠱。你究竟有何能耐,能夠利用宿命蠱?”
  余祭便一五一十地道:“小人乃是石人一族太上大長老的愛孫的奴隸,一直暗中替代主人,負責清掃石人圣殿,保持宿命蠱周圍的清潔。也不知哪一天,小人發現只要靠近宿命蠱,就能感知到宿命的安排,一切生命的軌跡。”
  “小人正是因此得到了宿命蠱的指點,知道了許多將來的事情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然后,小人便趁著羽民蠱仙暗中潛入石人圣殿,被發現后引發的動亂,將宿命蠱帶走。利用石人圣殿中的暗道,逃之夭夭。”
  “宿命蠱在小人手中,竟主動收斂氣息。途中雖然驚險重重,但不管任何蠱仙或者手段,小人都能通過宿命蠱提前獲知,并且有充分的準備成功躲避。因此一路有驚無險,終是尋到上仙你的跟前來了。”
  元始聽了這番話,不由地打量蠱師余祭。
  余祭說的輕松,但瞧他滿是傷痕,就可見他這一路行來,有多么的艱難困苦。
  “你不必謙遜,在我看來,你雖然是借助了宿命蠱,但以凡人蠱師之能做到這種地步,也是你有勇有謀!”元始夸贊了一聲,神情溫緩下來。
  他又問道:“那你又是為何,要千里迢迢將這宿命蠱盜取,又將它帶到我這里來呢?”
  余祭便道:“啟稟上仙,非是小人盜取宿命蠱,而是宿命蠱自己想要過來,投入上仙你的手中。上仙你便是宿命蠱的主人,這點小人已從宿命蠱上看到。不僅如此,上仙你還是……嗯,還是請上仙您親自體悟一番吧。”
  說著,余祭將頭垂下,雙手抬高,將宿命蠱獻給了元始蠱仙。
  元始將信將疑,接過宿命蠱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閃電般地閃過無數的影像,海量的信息灌輸到他的腦海當中去。
  他頓時恍然,一切大悟!
  “原來并非是余祭能利用宿命蠱,而是宿命蠱讓他看到了天地變動,萬物的生命軌跡。”
  “在宿命當中,爭霸五域的異人各族,都將衰落下去。而人族會取而代之,成為天地主角,將各大異族踩在腳下,成為新的霸主!”
  “人族當興!”
  “而我,還有這位蠱師余祭,都是帶領人族崛起,接下一切異族大能挑戰和鎮壓的關鍵人物。”
  明白了一切,元始震驚,又夾雜著歡喜。
  他沒法不歡喜!
  因為他也是人族中的一員。
  雖然他成就了蠱仙,但人族的地位卻很低下,絕大多數的人族都是奴隸,被各大異族恣意買賣、凌辱、壓榨。
  不僅是人族的凡人和蠱師,就是人族的蠱仙,也在蠱仙的交流圈中地位低下。很多人族的蠱仙,甚至仍舊是異族的奴隸!
  像元始這種在野的人族蠱仙,人身自由,但沒準有一天就會受到多名異人蠱仙的圍剿。若是不幸被俘虜,搞不好也會淪為異族的奴隸!
  “我是多么想抗爭,但就算已經成了七轉蠱仙,也不是許多異族蠱仙強者的對手。所以,我才一門心思苦修,想要為人族開創出屬于自己的流派啊。”
  “而現在宿命蠱中已有展示,未來是屬于我們人族的。將來的我更是人族蠱仙的領袖,開創出氣道,帶領人族崛起!”
  “人族當興!”
  “這是天意!這是大勢!這是人心啊!”
  想到這里,蠱仙元始滿臉振奮,捧著手心里的宿命蠱,哈哈大笑。
  他喜極而泣。
  余祭也咧嘴開懷,他也是人族中的一員。
  人族受到異人各族的壓迫,久矣!苦矣!
  長嘆一口氣,元始收拾情懷,他深深地望著手中的宿命蠱,感嘆道:“余祭啊,你是我人族的功臣!大功臣!”
  “你帶出了宿命蠱,即便我們催用不了,但這就是一個最大的旗幟。不瞞你說,我早有抗擊異族的心。但我們的人族蠱仙數量稀少,但更困難的是,這些人族蠱仙還大多都是奴隸,他們為奴為婢,宛如螻蟻,沒有一絲尊嚴,卻又不敢冒犯他們的主人。因為他們知道,和異人各族相比,他們是多么的渺小,人族是多么的脆弱!”
  “但是現在,有了這只宿命蠱,我們就能昭告天下,就能讓所有的人族蠱仙明白——將來是我們的,人族當興!!”
  “宿命蠱將喚起他們早已喪失的勇氣,喚起他們心中的希望,喚起他們抗爭的精神!并且將所有的人都團結在我們的身邊。”
  “這是一面旗幟!”
  “這是一面我人族崛起,爭霸天下的戰旗啊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