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28 眾目睽睽

中洲,雷峰山脈。
  轟!
  巨大的炸響,響徹方圓數十里。
  三位蠱仙正在廝殺。
  “留下電解鐵星花,否則就算我死了,也不會讓你們兩個好過!”中洲蠱仙糜藍光怒吼。
  而他的對手有兩個。
  一位文士裝扮,大袖飄飄的中年男子,另一位則是個頭矮小,相貌猥瑣的青年。
  前者是東海蠱仙大藏仙人,七轉修為,專修信道。后者則是中洲本地蠱仙,六轉人物劍一生。
  大藏仙人皺起眉頭,語氣不耐,眼中怒光隱現:“糜藍光,你為了一朵電解鐵星花至于追我這么久么?是,我承認,這份信道、雷道的仙材,是由你親手培育而出,乃是世間前所未有之物。我是見獵心喜,和你同樣修行信道,所以偷偷拿來一朵,想要回去后研究一番。”
  “我實話告訴你,你若再只為了一份七轉仙材苦苦相逼,那我就只要和你開戰,拼個你死我活!也好教你領略到我東海蠱仙,不是那么好欺負的!”
  此話一出,頓時就引起劍一生的吹捧:“大藏仙人前輩,你說的太在理。咱們早該如此,把這個糜藍光解決掉。否則的話,讓他就這樣一路吊在我們后面,我們接下來什么買賣都做不成了。眼下的情況,可是千載難逢的時候啊!”
  大藏仙人看了劍一生一眼,勉強點頭道:“只好如此了。”
  雖然大藏仙人修為有七轉,而劍一生只有六轉,但后者卻是中洲出了名的散仙,擅長一手劍遁殺招,非常滑溜,也是中洲的地頭蛇。
  正是因為他出動現身,告知大藏仙人糜藍光的藏寶之地,大藏仙人這才知道有這么一份奇特的七轉仙材電解鐵星花。
  大藏仙人修行信道,大感興趣,便和劍一生一道,趁著中洲戰亂,四處烽煙的良機,偷取了一份電解鐵星花。
  結果在這過程中,被糜藍光發現。大藏仙人賊行泄露,不由氣弱,不想動手,被糜藍光一路追殺。
  糜藍光看了看大藏仙人,又看了看劍一生,冷笑起來:“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接下來,他便說出一番讓大藏仙人大感詫異的話來。
  “大藏仙人,你雖是東海蠱仙,但也是信道有名的強者,我久聞你名,但你卻被劍一生這賊子騙了。我谷中的電解鐵星花有十三朵,被你偷取一朵,被劍一生摘了三朵,其余的都被他用劍道手段毀了!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劍一生大笑:“糜藍光,你這樣明顯的挑撥離間,未免手段太過拙劣了吧?”
  但下一刻,大藏仙人卻掉頭怒視著他:“劍一生,你干的好事!”
  劍一生心中頓時咯噔一下:“不好,他們倆都是信道蠱仙,暗中交流我發現不了。恐怕大藏仙人已經相信了證據。”
  劍一生也是果斷,既然再晃點不了大藏仙人,當即就奸笑一聲,身形如劍,劃破長空而去。
  大藏仙人和糜藍光都驚了。
  “這劍一生居然已經提升到了七轉修為了!”
  “這才他真正的速度嗎?好快!”
  大藏仙人心中驚怒,他居然被劍一生耍了,當做槍使,現在劍一生奪走了比他更多的好處,還把他留下來抵擋糜藍光。
  “糜兄,那多電解鐵星花我立即還給你,放心,我連根拔起,還給你后你重新栽種,會方便至極。并且我還會賠償你相當價值的資源。”大藏仙人深呼吸一口氣,滿臉嚴肅地道。
  糜藍光沉吟一番,揚起眉頭問道:“條件?”
  大藏仙人冷哼一聲:“你我聯手,對付劍一生。”
  他是恨極了劍一生。
  糜藍光也同樣如此。
  他了然一笑,伸出手來:“能和東海同道聯手,是我的榮幸。”
  于是,兩人當即設下了盟約,一起合作追殺劍一生。
  令他們倆感到憤怒的是,劍一生雖然逃走了,但其實逃的并不遠。顯然,他是想讓糜藍光和大藏仙人龍爭虎斗一番后,自己再及時地殺回來,得漁翁之利。
  此刻見到糜藍光和大藏仙人聯手,劍一生雖然驚怒,但并不慌張。
  他甚至還發出嘲笑:“我的劍遁之法,在六轉時就讓無數七轉蠱仙徒呼奈何。如今此招也隨之提升到七轉層次,你們想追上我,下輩子吧!”
  說完,劍一生催動劍遁殺招,揚長而去。
  糜藍光、大藏仙人大聲咒罵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劍一生逃竄。
  不過片刻之后,輪到劍一生暗暗叫苦了:“糟糕!我的劍遁之法雖然迅猛,卻不能持久。偏偏這兩人都是信道蠱仙,最擅長收集信息和線索,因此能追蹤到我!”
  糜藍光和大藏仙人都恨極了劍一生,對他緊追不舍。
  每當危機時刻,劍一生便催動劍遁殺招,暫時脫離。
  但不久之后,又會被糜藍光和大藏仙人追殺上來。
  劍一生大叫:“你們這樣追有意思嗎?我們積累的仙元都要消耗,到那時你們都損失慘重。”
  糜藍光冷笑:“我們三個七轉,就屬你最新晉升,你能有多少仙元儲備?這一次就算是耗,也要把你這禍害耗死!”
  大藏仙人點頭,大聲附和:“不錯!也要知道東海蠱仙不是那么容易欺哄的!”
  劍一生急得破口大罵:“糜藍光,你我好歹也是中洲蠱仙,一域的家鄉人,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,聯合外域?”
  糜藍光呵呵冷笑:“大帽子就不要拋了,你今次得罪了我,是死定了!”
  劍一生只要再次劍遁飛走。
  雙方追追停停,大藏仙人忽然道:“不好,他詭異地停下來不動了。似乎是發現了我在他身上中下的手段。”
  他丟失了對劍一生的感應。
  很快,他和糜藍光就在一處山隘中,發現了劍一生的右臂。
  劍一生也是發了狠,意識到不妥后,把自己的右臂直接斬斷了下來。
  大藏仙人臉色鐵青,看向糜藍光:“接下來就只好看你的了!”
  “放心。”糜藍光笑了笑,“這邊走。”
  兩人繼續追殺。
  有幾番交手,劍一生臉色蒼白,無力叫罵,感受到了死亡壓力。
  漸漸的,他的仙元儲備見底。
  “我就要死了,但我不甘心!”
  “大藏仙人的手段被我破了,但你糜藍光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能夠始終追得上我?”
  “我敢來招惹你,對你的手段也有多少了解,自問可以應對。但現在我居然連你的手段是什么,都發現不了!”
  “你能在我死之前,把真相告訴我嗎?”
  糜藍光冷笑:“休想!你就做一個糊涂鬼上路吧。”
  但下一刻,劍一生怪嘯一聲,再次施展劍遁殺招,迅速逃走。
  “這家伙真是太狡詐了!”大藏仙人恨得咬牙切齒。
  “放心,我有手段,除非他逃出中洲,否則絕逃不出我的偵查。”糜藍光自信地笑了笑。
  大藏仙人目泛驚異之色,他感嘆道:“糜兄的手段,我是欽佩的。不說劍一生,就算是我也沒有發現兄臺的手段,真是厲害!”
  糜藍光哈哈一笑,擺手道:“大藏仙友你誤會了,這不是我的手段,而是元蓮仙尊的手筆。”
  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天庭之謎,諱莫如深。但偏偏此招,我還是知曉一些的。我們一邊追,一邊詳細說說罷。”
  大藏仙人點點頭,豎起雙耳,專注傾聽。
  他知道糜藍光原本是風云府的雷道蠱仙,乃是天庭下宗的成員。只是后來,他違背了門規,被廢去修為,逐出了門派。而后重修信道,又再次成為七轉蠱仙。
  按照糜藍光這種背景,知曉一些天庭秘密并不奇怪。
  糜藍光繼續道:“此招名為眾目睽睽,乃是人道殺招,由元蓮仙尊所創。此招基于人道殺招萬眾一心的基礎上,能夠讓中洲凡人、蠱師、蠱仙視野共享。只要某人看到劍一生的遁光,或者發覺他的一絲蹤跡,我都能通過眾目睽睽,間接地獲取信息,從而把他揪出來。”
  大藏仙人恍然:“原來如此。眾目睽睽此招真是玄妙,當然,萬眾一心更是如此,他居然讓人能夠明白彼此心意,確定敵我陣營,這就避免了內奸的隱藏。等等!”
  忽然,大藏仙人驟停下來,用一種驚悚的目光瞪視糜藍光。
  既然糜藍光能夠借助眾目睽睽殺招,那么他就一定是在萬眾一心的籠罩下。
  他是中洲正道陣營,絕不會和自己這位中洲的入侵者合作,那么剩下來的可能就是……
  “哈哈哈,大藏仙人你中計啦!”劍一生身形顯露,哈哈大笑。
  和他一同顯現的,還有不少中洲的散仙。
  大陣忽起,將大藏仙人罩住。
  原來一切都是一個局,而糜藍光的電解鐵星花,就是吊起大藏仙人這條大魚的魚餌!
  與此同時。
  天庭戰場。
  這一場曠世的大戰,終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!
  方源等人沖向監天塔,而龍公則被帝藏生暫時糾纏。
  若是方源等人沖破監天塔,由方源摧毀宿命蠱,那么天庭此次煉蠱大計將徹底失敗。
  但若是方源摧毀不了宿命蠱,南北諸仙因為此次沖鋒帶來的糟糕站位,將會迎來天庭蠱仙四面包圍,形勢會非常不利。
  “這是最后的機會,一定要……”方源心中剛升騰起這股決心,下一刻,監天塔就綻射出白光來。
  九轉仙道殺招——命敗!
  “兩次命敗之間的時間,已經縮短到如此程度了么?!”方源大感震驚。
  幾乎一瞬間,白光全數消退。
  戰場上的形勢,產生了大驚變。
  方源一方數座仙蠱屋徹底摧毀,屋內的蠱仙盡皆橫死,緊隨方源身后的兩位八轉蠱仙一位重傷瀕死,一位當場昏迷。其余諸仙無不人仰馬翻,傷勢不輕。
  “命敗殺招的威能,竟恐怖如斯!”
  “之前在南疆戰場上,明明沒有這等威能的。可怕!完整的九轉宿命蠱真的太可怕了。”
  “這才是監天塔真正的威能嗎?完全無法抵御啊!”
  南疆、北原諸多蠱仙心若死灰,斗志淪喪。
  反之,天庭蠱仙還有中洲無數觀戰者,看到這樣的一幕,無不歡呼高歌起來。
  “天庭威武!”
  “打死這些入侵者,讓他們血債血償!”
  “有這樣的手段,我中洲必勝無疑。”
  借助眾目睽睽殺招,看到了這樣一幕,無數中洲人歡欣鼓舞,士氣飆升。
  天庭神威,深刻人心。
  “媽媽,為什么那個人不倒呢?所有的魔頭中,就剩下他沒有倒呢。”一位女童搖晃著母親的手,不解地問道。
  即便是凡人,也能洞悉觀察到戰況。
  可惜女童的母親,只是一個凡人,她也不解地搖頭:“娘親也不知曉呢,不過孩子你盡管安心,我們中洲可是受著蠱仙的保護,不會失敗的!”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
  “是了,他是天外之魔啊。”
  “他可不是普通的天外之魔,而是完整的天外之魔。所以命敗殺招,對于他而言,根本就是清風拂面。”
  呆愣了片刻,南北諸仙漸漸反應過來。
  此時的方源,已經被監天塔內飛出的天庭蠱仙糾纏住,無法接近監天塔。
  但是!
  方源的存在,就像是一顆火星,投在了南北諸仙的心中。
  一瞬間,即將熄滅的斗志之火,又再次燃燒起來。
  “只有他了啊!”
  “是的,我們有——方源!”
  “雖然和他仇深似海,但是……”
  南北眾仙的眼中,再次閃耀起了光輝。
  “士氣居然回升了?”天庭蠱仙詫異。
  “快,打殺了方源!”龍公剛剛下令,就旋即被帝藏生一口咬中。
  但是不管帝藏生如何磨牙,龍公身軀堅硬,只被磨出幾縷傷痕,一片火花。
  與此同時,武庸的命令順著寶黃天過來:“南聯諸仙聽令,全力協助方源,攻破監天塔,摧毀宿命蠱!”
  冰塞川也反應過來:“幫助方源,這是我們最后的沖鋒!不成功,就是死!殺上去啊!”
  “這是?”纏斗中的方源感受到背后的力量,他的眼中有精光亮起。
  殺意在瞬間沸騰!
  他大笑一聲,聲音傳遍戰場:“很好,接下來,都來阻止我吧!不是你死就是……我亡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