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736 殺仙奪財

北原。
  秋刀原。
  一位蠱仙赤腳行走在草地上。
  他身材魁梧,皮膚呈現紅銅般的色澤,穿著馬甲,露出肩膀,褲腿挽起,露出小腿。
  每當他踏出一步,他都會在草地上留下血液形成的足跡。
  他便是蒙屠。
  刀道準大宗師,七轉蠱仙,巔峰戰力,蒙家七轉中名列前三的強者!
  為了突破刀道上的境界,蒙屠自愿鎮守秋刀原,效仿人祖終年苦修,幾乎不問世事。
  他沉默如鐵,一步步行走在秋刀原上,雙目緊閉,眉頭微鎖,思考著刀道上的至理。
  忽然,他睜開雙眼!
  只見一頭頭的鬼怪,發出鬼哭神嚎的聲音,向他撲殺過來。
  這些鬼怪恐怖滲人,大體上都是人形,但形容丑惡,外貌猙獰,青面獠牙,手爪如刀,一個個的眼珠子都充斥血色,濃郁的殺機刺激得蒙屠汗毛直立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鬼東西?!”蒙屠又驚又怒。
  他和這些鬼怪交手,驚駭地發現這每一頭鬼怪竟然都有七轉的戰力!
  饒是他七轉巔峰戰力,面對這些層出不窮,綿綿不絕的鬼怪攻潮,也得退避三舍。
  不過,就在他要撤退的時候,攻擊他的鬼怪猛地發生自爆。
  這個變化,大大超出蒙屠的意料,著實打了他一次措手不及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鬼怪接連自爆,威力極大,蒙屠吐血爆退。
  “這些鬼怪合擊,法度森嚴,配合默契,定然是蠱仙在背后操縱!只是不知道是魂道蠱仙,還是奴道?”
  蒙屠心中蒙上一層厚重的陰影,正給家族傳信求援時,忽然天地驟變。
  待蒙屠反應過來時,他已經身陷一處仙道戰場之中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仙道戰場,鋪設得居然如此之快?!”蒙屠眼中閃過一抹駭然。
  交手到現在,他連對手的真面目都沒有見到過。
  “閣下究竟是何方神圣,為什么要與我蒙家為難?”蒙屠大喊。
  幕后黑手方源輕輕一笑,卻不理他,而是開始醞釀落魄印。
  方源并沒有武庸的遮掩手段,落魄印一開始醞釀,便風起云涌,滔天的氣勢卷席整個閻羅戰場。
  他的位置也因此暴露出來。
  蒙屠刀鋒一般的目光立即掃視過來,便見得方源是一位相貌普通的蠱仙,一身灰袍,平平無奇,落到人堆里照不出來的那種。
  但方源此刻的氣勢,讓蒙屠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。
  蒙屠甚至都有些茫然:“明明只是七轉巔峰修為,為什么能驅動八轉的殺招?”
  其實落魄印只是準八轉,氣勢駭人。方源此刻還沒有八轉仙元,此刻催動的落魄印殺招是經過了一番刪減的。
  蒙屠一咬牙,向方源沖殺過來。
  北原蠱仙就是如此的悍勇!
  方源輕輕一笑,好整以暇,仿佛蒙屠不存在似的。
  大量的人形鬼怪閻羅子,浮現出來,奮不顧身地阻攔蒙屠。
  閻羅子的數量規模讓蒙屠絕望!
  方源的落魄印醞釀完畢,遙遙一擊。
  在閻羅子的逼迫下,蒙屠左遮右擋,躲閃不及,被落魄印擊中。
  一瞬間,他的臉上涌現出死灰之色。
  他死了。
  魂魄徹底消亡,一絲一縷都沒有留下來。
  方源打掃戰場。
  蒙屠的肉身尸軀完好無缺,仙竅也遺留下來,還有里面的大量修行資源和三只仙蠱。
  前世蒙屠自爆,方源只得到一只刀翅仙蠱,今生收獲頗豐。
  撤銷了閻羅戰場后,方源又搜刮整個秋刀原。
  地底下埋藏的飲刃酒,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,都被方源收集起來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海量的凡級刃蠱。
  仙級的刃蠱就不要想了,因為它在在南疆蠱仙鐵區中的手中。
  “上一世蒙屠自爆,出乎我的意料,令刀道道痕刻印到了秋刀原上,使得這片資源點潛力非凡。”
  “但今生蒙屠根本還未想到自爆,就被我殺死了。現在又被我劫掠一空,這片秋刀原將再無往昔的輝煌。”
  方源幾乎將這里搜刮一空,最后他淡淡地瞥了一眼,轉身即走。
  他并沒有回轉瑯琊福地,因為還有仙材未搜集到。
  煉制萬我仙蠱,有四大主要的仙材,分別是飲刃酒、刃蠱、正反狙神針、浮生火。
  如今前兩者已經到手,就剩下后兩個了。
  方源來到神針谷。
  這是人造的山谷,乃是七轉蠱仙睡姑專為刺神猬所設。
  睡姑是北原散修,修為有七轉,戰力并不突出。但她掌控的刺神猬卻是太古荒獸,又是劍道。
  刺神猬有一項天賦本領,能將,渾身尖刺暴射而出,讓人來不及躲閃,屠神殺仙不在話下。
  若是睡姑和刺神猬配合良好,便有斬殺蒙屠的可能。
  正因如此,方源上一世時,蒙家的蒙自在、蒙召調查蒙屠死因的時候,一度懷疑過睡姑。
  方源偷偷來到神針谷附近,并不入谷,而是故技重施,催動閻羅子殺進去。
  很快,神針谷中就傳來睡姑的驚嘯:“好膽!居然敢犯我神針谷!”
  閻羅子接連自爆,睡姑狼狽萬分,扭頭就跑。
  “想去和刺神猬匯合?”方源冷笑一聲,借助閻羅子自爆的余威,令閻羅戰場迅速成形,將睡姑困在里面。
  睡姑發出和蒙屠相差不多的驚呼:“這是什么仙道戰場?竟然迅捷如斯!”
  方源緩緩現身:“不然。和流言籠相比起來,速度上還是差距很大的。”
  睡姑用滿是忌憚的目光看著方源:“閣下何人?我睡姑與你無冤無仇吧?還請高抬貴手,閣下想要什么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:“我想要你的命。”
  睡姑臉色頓時煞白。
  閻羅子一擁而上,睡姑險象環生,一面艱難抵抗,一面驚惶叫喊:“留我一命,你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!等等,我將控制刺神猬的方法教給你,如何?這個籌碼來換我性命!”
  方源淡漠地看了她一眼:“別演了,一個能在蒙家和慕容家之間周旋的人,豈會貪生怕死?”
  見方源識破,睡姑怒吼一聲,終于施展出真正的實力。
  她的實力居然不弱,和外界風評相差很多,她在閻羅子的重圍中殺出一條路來。
  但這又有什么用呢?
  她無法破解閻羅戰場,始終是甕中之鱉。
  方源開始醞釀落魄印。
  睡姑向他沖殺過來,試圖阻止方源積蓄殺招。
  但她實力比蒙屠還要差許多,蒙屠都不能阻擋方源,又何況是她?
  睡姑慘笑:“我區區一屆散仙,向來與人為善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只想經營自己的一份田地。沒想到人在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。你這個惡魔,總有一天,你會得到報應!你怎么對他人的,都會千百萬倍地返還給你自己!我的下場,就是你將來的下場!”
  她大聲詛咒方源,發泄著心中的怒火和恐懼。
  方源聲音冰寒刺骨:“看來你還不知道自己的罪。”
  睡姑瞪起雙眼:“我何罪之有?”
  她怒不可遏,方源不僅要殺她,還要污蔑她。
  睡姑冷笑:“你一個魔道蠱仙,居然學起正道,想要污蔑對手,占據大義?哼,簡直不倫不類!你若純粹一些,我或許還能高看你一眼。”
  “你怎么沒有罪。你的弱小就是罪啊!”話音剛落,方源便射出落魄印。
  沒有任何意外,睡姑中了這招,防御殺招如紙片般撕裂,她當場陣亡。
  方源收了她的尸軀,盡奪她的仙竅。有點美中不足的是,睡姑的仙蠱幾乎都被她自己摧毀了。
  方源收起閻羅戰場,先扮做睡姑,將刺神猬身上的正反狙神針都收走。
  刺神猬戰力降至谷底,方源直接出手鎮壓了刺神猬,將其收入至尊仙竅。
  而這座神針谷,方源也沒有放過。
  他動用拔山蠱,直接拔走,塞進仙竅里去,原地不留分毫,搶得一干二凈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