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737 再收紅蓮真傳

北原。
  一片普通的貧瘠草原,荒無人煙。
  忽然,天空中閃過一道奇光,閃現出四個蠱仙來。
  正是方源、影無邪、妙音仙子、白兔姑娘四人。
  重生到這個時間段,妙音仙子、白兔姑娘還有潛伏在瑯琊派中的間諜毛六,都未犧牲,仍舊活著。
  “好了,你們回去繼續修行。”方源打開至尊仙竅門戶,讓三位蠱仙鉆了進去。
  眼下影宗這些殘余蠱仙,都龜縮在方源的至尊仙竅中修行。
  方源要利用他們組合上古戰陣——四通八達,正是用了這個手段,方源才能迅速騰挪,長途跋涉。
  四通八達殺招對于方源而言,分外重要,彌補了他在移速上的短板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在失去了定仙游蠱后,這一招完美地替補上去,幫助方源渡過許多難關。
  “但真正比較起來,還是定仙游仙蠱更加方便啊。”方源心中感慨。
  他這一次從神針谷原址出發,跨越了幾乎大半個北原,才來到這里。
  四通八達殺招用出來,氣息無法遮掩,引人矚目,方源為了隱秘在途中特意繞了幾個圈,方才必過了數個超級勢力。
  若是有了定仙游,自然不需要這么麻煩。
  方源在心中又補充一句:“當然,定仙游至少得有七轉程度,才能適合我用。”
  “這個時間,七轉的定仙游應該在鳳九歌身上吧?”
  上一世,方源就是在瑯琊保衛戰中,動用大盜鬼手盜取了鳳九歌身上的七轉定仙游蠱。
  這只蠱蟲帶給方源不少幫助。
  即便方源后來修為提升到了八轉,七轉定仙游便充當核心,組建成了宇道仙級殺招。殺招威力提升無數,依舊幫助方源滿天下四處騰挪。
  定仙游真的很方便,乃是宇道的極品仙蠱,有了它滿天下都能亂竄。
  四通八達雖然也很不錯,但比較定仙游蠱就稍遜一籌了。不管是跨越五域界壁或者天罡氣墻,亦或者組成人數等等,都落在下風。
  “上一世是我運氣好,運用大盜鬼手,盜取出了定仙游仙蠱。但這個法子,并不穩定可靠,靠的是運氣啊。這一世,我該如何謀算才能得到定仙游仙蠱呢?”
  方源依靠春秋蟬重生了,帶來了寶貴的情報、境界和殺招,但同時也讓自身運道跌落了一大截下去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都是依靠一些運道的小手段撐著。
  但在運道方面,說實在話,即便他闖蕩過王庭福地,搗毀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但在運道上的收獲,遠遠低于外界的估計。
  隨著方源修為不斷提升,這些運道的手段有些跟不上節奏了。
  “不過好在前番對戰,不管是蒙屠還是睡姑,戰力都遠弱于我。即便我運勢不好,也無傷大雅。”
  方源對之前的兩次戰斗,還是比較滿意的。
  整個局勢,都在他的掌控當中。
  這種盡在掌握的感覺,無疑非常美妙!
  前世他就缺少落魄印這樣的強大的攻伐手段來一錘定音,所以只能依靠大盜鬼手出奇制勝,或者動用萬蛟、閻羅子來消耗戰,處境尷尬。
  這種尷尬接連導致了蒙屠自爆,瑯琊守護戰中方源敗北逃生等等結果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為了落魄印殺招,不顧艱難險阻,悶頭推算,耗費了海量心血精力,以及數年光陰。直到五界山脈大戰時,他才推算成功,一經運用,就活捉了八轉蠱仙君神光,把武庸都驚住了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直接用出落魄印,效果當然立竿見影。
  殺了蒙屠、睡姑,方源煉制萬我仙蠱的主要仙材就搜集了三份,只剩下最后一份浮生火了。
  按照上一世的經驗,浮生火并不需要方源親自外出搜尋,到了一定的時間段,就會有中洲的蠱仙張繼,在寶黃天中販賣這個仙材。到時候,方源自己買上一些就可以了。
  方源來到這片看似平凡無奇的平原,是有另外的目的。
  他飄落到地上,猶豫了一下,還是催動了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燃魂爆運!
  “我現在魂魄底蘊并不多,燃魂爆運還是需要謹慎使用。但這一次是要進入光陰長河,為了穩妥,用一次吧。”方源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上一世,很多蠱仙都推算他,這種斷斷續續的推算一直持續到方源重生。
  每一次推算,雖然都沒有成功,因為方源有著閻帝殺招。但閻帝殺招防備推算,消耗的也是方源的魂魄底蘊。
  眼下,方源雖是有一批膽識蠱的存貨,但魂魄修行已經終止了。蕩魂山剛在紫薇仙子的手上自爆,方源依靠手中的蕩魂山碎塊,要修復好蕩魂山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用了燃魂爆運,方源運勢陡然上漲,但和上一世的同期運氣還是無法媲美。
  春秋蟬的弊端很大,隨著修為上漲,運氣跌落得更加巨大。真不知道當初紅蓮魔尊是如何克服的。
  方源一邊邁步一邊催動蠱蟲,在草原上繞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圈后,他輕輕一跺腳,便開啟了這里的天然仙陣。
  隨后,他步入仙陣中去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和南疆相差不多,這里同樣也有一處天然的光陰支流,影宗發現之后,動用陣道手段,結合這里的天然道痕,布置出仙級大陣,將這里隱藏起來,無人發覺。
  方源看著流淌著的光陰支流,不時的有宙道凡蠱從河水中飛出來,或者盤旋在河水上空。
  方源沉下心神,小心翼翼地催動了一記宙道仙級殺招。
  此招乃是他幾天前推算出來,名字還未來得及起,主要的作用就是遮掩自身的存在,防備偵查。
  用了此招后,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噗通一聲,跳入光陰支流。
  順著支流,他很快進入到光陰長河的主流當中去。
  在極遠的地方,一座仙蠱屋靜靜地停頓在光陰長河的河面上,任憑河水滔滔,掀動一陣陣的壯闊波濤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造型乃是一座涼亭,四面透風,結構簡樸。亭蓋仿佛是黃草編織,亭柱是灰撲撲的白石,并未磨平。亭中有一屏風,算是最為華麗的裝飾。
  此刻亭中或站或坐,有四位蠱仙,三男一女。
  正是中洲靈蝶谷的蠱仙四旬子,他們皆專修宙道,有著七轉修為,并且是孿生兄妹,情深義重,關系密切。
  方源借助幽魂魔尊發現的那一份紅蓮真傳,鏟除了天庭蠱仙黃史上人之后,天庭在宙道方面的人才就有些短缺了。
  四旬子雖然不是天庭成員,但他們實力不俗,且又忠心耿耿,被紫薇仙子提拔上來,鎮守今古亭,看守光陰長河。一旦方源進入光陰長河,他們就會立即察覺。
  “嗯?”此時此刻,上旬子忽然輕咦了一聲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四人當中最小的妹妹旬果子詢問。
  作為兄長的上旬子,手指著今古亭中的屏風,有些遲疑地道:“我剛剛好像看到了屏風微微一顫的光。”
  “有嗎?”中旬子和下旬子對望一眼。
  “那就查一查吧。”旬果子盡管性情活潑跳脫,但此刻身負重任,絲毫不敢大意。
  四旬子便催動今古亭,狠狠偵查了數十次,皆沒有任何的發現。
  一切正常。
  “看來是我看錯了,哈哈。”上旬子有些赫然。
  “大哥,你勿要太過緊張。那方源不過是七轉巔峰而已,我們四旬子不依靠今古亭,都有能力勝他。”中旬子勸慰道。
  黃史上人雖然折了,但天庭已經查明,是紅蓮真傳的力量,也分析出了方源此時的宙道實力。
  旬果子妙眸一轉,嬉笑起來:“放心吧,放心吧,就算三位哥哥都戰死了,只要有我旬果子在,你們一定能再活過來的。”
  “呃,居然咒兄長戰死?”
  “你呀……”
  “真討打!”
  “哥哥們饒命!”
  今古亭中一片歡聲笑語。
  嬉笑打鬧中的他們,卻萬萬沒有料到,方源真的已經進入了光陰長河!
  上一世方源被今古亭發現,即便是有了一座仙蠱屋雛形。
  但這一世不同了!
  首先,方源面對的只有一座今古亭,時間太早,天庭還未來得及組建另外三座宙道的仙蠱屋。
  其次,方源對今古亭非常了解。上一世的今古亭就在他手中毀了兩次,而四旬子都是死在他的手中,其中三位的魂魄都在戰后被方源俘虜,進行了搜魂,更加了解今古亭中的許多奧秘!
  最后,方源重生換取了好幾只宙道仙蠱,其中一只宙道七轉仙蠱——時隱,便是能隱去蠱仙身形的蠱蟲。以它為核心組成的仙道殺招,專門針對今古亭的偵查,又在光陰長河這樣的環境中得到巨大增幅……
  如此種種,七轉的今古亭終究沒有探查出方源的蹤影。
  方源在光陰長河中潛游,一路跋涉。
  自然有一些艱難險阻。
  比如突泉,危險的突泉能陷殺八轉蠱仙。又比如光陰斑斕,這種蒼白光斑能削減壽命,任何蠱仙都要深深忌憚。
  還有常見的年獸。光陰長河中多的是荒級年獸、上古年獸。
  一路潛游過來,方源遭遇了至少三次太古年獸。
  幸虧他來之前用過了一次燃魂爆運,運氣不錯,許多麻煩都順利渡過,大致上是有驚無險。
  對于這些年獸,方源都以躲避為主,盡量不出手。
  一方面是因為今古亭,方源一旦動手,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就會暴漲。
  另一方面是方源現在還沒有年華池呢。沒有年華池,就無法大規模屯兵。捉了太多的年獸,對于方源而言,反而是一種累贅。
  終于,春秋蟬開始顫動了。片刻后,方源找到了石蓮島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