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38 方源的未來身

方源再次登上石蓮島。
  更準確地說,是今生第一次,但上一世他已是登上過。
  一踏入石蓮島,方源就沉浸在紅蓮魔尊的記憶影像之中。
  這在他上一世就已經參閱過,今生只是重復,但方源依舊有些觸動。
  “紅蓮魔尊算是最特殊的一位尊者了。他本有九轉修為,但利用了春秋蟬重生,算是舍棄了九轉尊位。”
  “但若是他不舍棄的話,他就無法回到過去,改變事實,彌補心中的悔恨和遺憾。”
  “所以,到了后來,他才開創出未來身,以及前有古人、后有來者這些殺招……”
  承載著紅蓮真傳的石蓮島,本身就有隱形匿跡的能力,天庭要尋到極不容易。一直以來,都沒有什么收獲。
  上一世,就快要有收獲的時候,還被方源破壞了,最終鳳九歌不得不動用大同風殺招,摧毀了石蓮島。站在天庭角度來看,也蠻悲催的。
  方源踏足的這座石蓮島,一直靜立在此處,有數百萬年的歷史。
  不知道為什么,這一次方源站在石蓮島上,看著島外的滾滾河水,忽然又有了些許明悟。
  “這光陰長河起源之點,應當便是整個世界的啟始之時。”
  “光陰長河的終結之點,自然是整個世界的毀滅之時。”
  “光陰長河的縱向,它的長度,是整個世界的經歷。而光陰長河的橫向,它的寬度,則對應著世間的每一份事物——花鳥魚蟲、人獸草木等等。”
  “很顯然,世界越繁榮,存在的事物便越多,光陰長河就越是寬闊。世界越貧瘠荒蕪,存在的事物就越少,光陰長河就越狹窄。”
  方源有著宙道準無上的境界,此時靈光乍現,明悟種種,又對重生更增了解。
  “我重生的本質,其實只是下游未來的意志,通過春秋蟬,遁入了上游,并且和上游某個時間的我融合一體。”
  “這個世界的時間真理,決定了世界唯一,并不存在任何的平行空間。當我重生時,下游仍舊在流淌。在我死后的將來,很顯然就是天庭制霸,四域束手的格局。”
  “但現在我重生了,宛如一團墨水滴在了原本清澈的河水中。隨著我改變越來越多的事物,讓一些事物存在,讓一些事物消失,這團墨水就會逐漸浸染更多的河水,將更長的河面染成別樣的顏色。”
  “等到墨水浸染到天庭修復宿命蠱,舉辦煉蠱大會的時候,許多事物都產生了劇變,未來就改變了。”
  方源本是從地球上穿越過來,在地球上有一個名詞,稱之為蝴蝶效應。
  方源現在陡然明白,對于這個蠱世界而言,墨水效應更能準確地闡述重生后的影響。
  “當然,我能夠輕易改變其他的事物,是因為宿命蠱并不完好,更關鍵的是我本來就是天外之魔,不受宿命的束縛。”
  “若是紅蓮魔尊重生到過去,很難改變其他事物的狀態,總會應該各種緣由令事物回歸本來面貌。”
  “換句話講,天外之魔是大團的墨水,而本土蠱仙重生,不過是砸下的水波,即便會在短時間內引發漣漪,但很快在宿命蠱的約束下,事物都恢復到本該的狀態,水波不興。”
  想到這一點,方源不由地更加佩服紅蓮魔尊。
  這位特殊的存在,即便不是天外之魔,也硬生生地打開了局面。
  難以想象,他究竟在這當中付出了多少,又犧牲了多少!
  紅蓮島上,留有大量的宙道仙材,其中八轉級數的仙材占據絕大多數。
  紅蓮真意——能夠讓一位蠱仙的宙道境界飆升到準無上大宗師的境地。
  還有以春秋蟬為核心的各種仙道殺招,春秋必成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最后還有一招紅蓮魔尊特意留下的手段,名為未來身,能夠讓蠱仙擁有未來七轉巔峰的狀態。
  缺少的是悔蠱。
  這只八轉仙蠱還留在龍鯨洞天之中,是被樂土仙尊帶走的。
  方源上一世,是通過樂土仙尊的布置,首先拿到了悔蠱后,被直接傳送到了石蓮島上。
  今生則是事先知曉了石蓮島在光陰長河中的位置,提前找上門來,將大部分的紅蓮真傳先繼承了。
  在時間上,無疑是大大的提前了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三入光陰長河。第一次被天庭的四大宙道仙蠱屋圍追堵截,又被厲煌埋伏,痛失重點投資打造出的仙蠱屋雛形,暴露了所有底牌后,總算逃走了。
  第二次,方源依靠樂土仙尊的手段,獲得悔蠱后,直接傳送到了石蓮島上,盡收紅蓮真傳。
  第三次,則是發覺另外一座石蓮島出現,天庭極可能得手。方源便聯合冰塞川等人,對抗天庭,爭奪紅蓮真傳。最終鳳九歌催動大風歌,將石蓮島摧毀,雙方都沒有討得好處。
  總體而言,方源在光陰長河中的經歷,可謂坎坷起伏,歷經酸甜苦辣。
  這一世重生,借助腦海中的記憶,方源先把甜頭給嘗了!
  “沒有悔蠱,暫時也不要緊,畢竟眼下的難關是天庭入侵瑯琊福地,距離我大批升煉仙蠱還有不少時間。”
  “先利用好殺招未來身罷。”
  方源將影無邪等人都放出來,讓他們在石蓮島上修行,一如前世,熟悉未來身。
  和上一世不一樣,這一世方源的麾下妙音仙子、白兔姑娘都還活著,大大提高了未來身的利用率。
  并且他自己也享受了一把未來身!
  他上一世修為八轉,未來身殺招對他沒有效用,但這一世方源提前過來,只是七轉修為,未來身對他當然有用了。
  “等等!”
  “或許這才是我來到石蓮島的正確時間點。”
  “當初紅蓮魔尊推算我,是當我七轉修為的時候,就來到這里,因此留下未來身殺招幫助我。”
  “上一世我以為是紅蓮推算失誤……但現在看來,難道是紅蓮魔尊已經考慮到了我重生后的狀態?”
  “這樣想來的話,這份紅蓮真傳不是留給我上一世的,而是專門等候這一世的我?!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閃爍不定了好一陣。
  他把影無邪等人留下,自己獨自離開了石蓮島。
  利用宙道殺招,他隱藏自己,繼續潛游。
  他還記得第三次入河時的情景,對于另外一座石蓮島的位置,心中早有算計。
  此番入河,他的計劃就是兩座石蓮島!
  花費了一大段時間,歷經了一些波折,方源搜遍了石蓮島可能出現的地點。
  但遺憾的是,他始終沒有發現那一座石蓮島。
  “石蓮島本身能夠轉移,看來這座島是飄忽不定的,和我登上的石蓮島情況不同。”
  無緣紅蓮真傳,方源也不氣餒。
  這種情況,也在他的估料之中。
  今古亭。
  四旬子遭遇了一個小麻煩。
  一頭上古年獸正在攻擊今古亭,今古亭綻射玄光,巋然不動。
  很快,在四旬子的合力出擊下,這頭上古年獸陣亡。
  旬果子歡呼一聲:“太棒了,我們又有大量的宙道仙材了!”
  “是啊。”中旬子感慨不已,“光陰長河不愧是我宙道蠱仙的修行圣地,如同蕩魂山、落魄谷對于魂道蠱仙一般。”
  下旬子附和著:“是啊,天庭派遣我等來鎮守今古亭,雖然重點是防備方源這魔頭,但同時對我等而言,也是絕佳的修行良機啊!捕獲宙道仙材,對我們修行大有裨益。”
  上旬子微笑道:“不止如此,在今古亭中,我們還能觀察上游、下游,看到過去和未來的許多景象。看到無數事物在時間的影響下發生的變化,對于我等參悟宙道,提升宙道境界有著極妙的幫助。”
  旬果子輕輕咬牙:“可惜宿命蠱壞了,并不完整。根據歷史記載,在很久之前,宿命蠱完整無缺的時候,我們宙道的大能就能通過觀察光陰長河的上下游,洞悉過去,觀察未來,能夠準確預知許多事情呢。”
  下旬子連連點頭:“是啊。當初星宿仙尊似乎就曾經這么干過。她雖然不是宙道蠱仙,但是智道手段非凡,模擬出宙道威能,通過光陰支流,推算出未來的種種情形。她預知到綠龜七人眾開創出歷史上第一座蠱屋——龜房,便創造出了星宿棋盤。”
  四旬子緬懷了一陣宙道在歷史上的輝煌,便又平息心境,一邊休整,收拾上古年獸的尸軀,一邊繼續監測光陰長河。
  他們根本不知道:方源已經偷偷地來過光陰長河,提前獲得了紅蓮真傳,然后又偷偷地離開。
  方源原路返回,走出光陰長河,進入光陰支流,最后回到北原。
  他走出大陣之后,便催動定仙游仙蠱,直接去了南疆。
  這個時間段,方源怎么會有定仙游仙蠱?
  仙蠱唯一,定仙游仙蠱當然還在鳳九歌那邊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利用的是殺招未來身!
  這個宙道殺招非常奇妙,它在方源的至尊仙竅中凝聚出了一個人形光影。
  光影盤坐懸空,宛若光陰長河的水凝聚起來,迸射著五顏六色的繽紛色彩。
  光影面目如同方源,栩栩如生。
  光影也有至尊仙竅,但這仙竅中是方源未來的仙竅景象,最關鍵的是有許多蠱蟲的虛影,比如定仙游!
  方源重生至此,影響較小,光陰長河的下游還未被墨水浸染。
  因此下游的情景,還是方源的上一世。
  未來身能夠讓蠱仙得到未來的七轉最強姿態,方源上一世的七轉最強姿態,便是五界山脈大戰之前一些。
  那個時間,方源已將夏槎等南疆故鄉追兵俘虜,大肆勒索南疆各大超級勢力。
  為了對抗強敵,設計天庭,進一步謀求光陰長河中的紅蓮真傳,方源便吞掉了夏槎的宙道仙竅,晉升八轉,在五界山脈中做出渡劫的假象,布置了陷阱埋伏。
  瑯琊守衛戰中方源偷取了鳳九歌的定仙游蠱。
  之后,方源攻略掠影福地,和池家對掐,最終暗地里和池曲由達成交易。
  再之后,方源鋪設年流伏誅陣,將南疆追兵坑害俘虜,勒索南疆各大家族。
  然后,五界山脈大戰。
  再然后,方源一入光陰長河,石蓮島的影子都沒看到,最終被天庭追殺,狼狽逃生。
  因此,方源的未來身就是他在吞并夏槎仙竅,晉升八轉之前。
  這個時間,他早就有了定仙游仙蠱了!
  利用未來身殺招,方源直接從北原來到了南疆。
  但他沒有去往五界山脈。
  五界真傳對他有大用,方源當然知曉這一點。但是現在開啟五界真傳并不明智。
  因為五界真傳開啟時,動靜很大,要巧妙地摧毀五界山脈,方能得到陶鑄意志的認可,將他引動出來。
  方源目前只是七轉修為,戰力雖有提升,但對抗八轉很難。
  萬一開啟五界真傳時,惹來什么八轉蠱仙,或者仙蠱屋等等,那就尷尬了。
  為了保險起見,方源暫時將五界真傳推后。
  他此番來到南疆,不是為了五界真傳,而是來到一處普通的山谷中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