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739 野生仙蠱

方源落到山谷中,尋了一處山洞,簡單搭建了一座凡蠱屋,默默修行。
  影無邪等人都留在了石蓮島上,熟悉未來身殺招。
  方源重生歸來,自然省略了這一步驟。
  未來身對方源最大的幫助,并非修為、戰力等等方面,而是定仙游。
  有了未來身殺招,方源就能利用它,在五域兩天中四處轉移。
  當然,像是龍鯨樂土這樣的地方,是無法直接進去的。
  仙蠱唯一,此時此刻真正的定仙游仙蠱應該在鳳九歌的手中。然而只要蠱仙研發出相應的殺招,就能發揮出類似的威能,替代自己想要而不可得的仙蠱。
  這是用蠱的奧妙。
  方源的宙道分身,沐浴在智慧光暈之中,不斷地推算。
  其中一個主要的內容,就是改良閻羅戰場,增添宙道的仙蠱進去,使其具備宙道仙級戰場的優勢特長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時間太緊,不僅要提升自己的修為,還要對付天庭,更要謀求紅蓮真傳。天庭對他施加了巨大的壓力,方源一邊抵抗還要一邊經營自己的仙竅。
  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,方源陸續推算出閻羅戰場、落魄印、萬劍鬼蛟等等殺招,已經是拼盡全力了。
  蠱仙推算出一個尋常威能的殺招,至少要三四年的時間。
  方源擁有智慧光暈,高超的智道手段以及超出尋常的流派境界,這才能在上一世創造出殺招方面的奇跡。
  而這一世重生,這些殺招自然也跟著帶回來。
  方源直接擁有了上一世的殺招成果,并且還能在這一世,繼續提升這些殺招。
  這一來一去,自然就形成巨大優勢。
  “閻羅戰場乃是魂道和奴道兼并的戰場。”
  “奴道的優勢在于消耗戰,閻羅子眾多,能死亡沖鋒,臨死之前還能自爆,能夠牽扯和消耗敵人大量的戰力。”
  “魂道的優點是以殺助殺,純正的魂道戰場中,殺死一個敵人,戰場威能就會隨之上漲。”
  方源的閻羅戰場,便有這樣的兩個長處。只是后者稍微弱一些,轉化閻羅子的速度并不快,又常常因為方源對戰太過強大的個別敵人,導致魂道的優勢并不顯而易見。
  “當我增添宙道仙蠱進去,閻羅戰場就能具備宙道戰場的特長。”
  宙道戰場的特長便是改易時間,最經典的就是在戰場中時間延長加倍,外界一天,戰場中興許就過了一個月。這就給戰場的主人斬殺強敵,爭取到了充分的時間。
  舉個例子,敵人被陷在宙道戰場中,敵人的同伙感覺不對,前來支援。同伙趕到現場,用了一炷香的時間,但是在宙道戰場中已經過去了三天三夜!戰場主人早就鏟除了敵人,揚長而去了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雖然用閻羅戰場困住了鳳九歌,還盜取了他的定仙游仙蠱,但最終還是沒有能殺得了他。原因就是:鳳九歌動用命甲仙蠱采取拖延戰術,爭取到了時間,紫薇仙子在外破解了閻羅戰場。
  若是當時方源的閻羅戰場有宙道的奧妙,將戰場中的時間延長個三天三夜,紫薇仙子就算最終破解,也只能給鳳九歌收尸了。
  方源改良閻羅戰場,對成果很是期待。
  尤其是宙道境界高達準無上,增添宙道仙蠱并沒有多少困難。
  他多種流派兼修,越到后期,越是厲害。萬劍鬼蛟殺招就是最好的例證。
  面對這種多種流派融合的復合殺招,單修一個流派的蠱仙往往很難破解和防御。
  方源在這個無名的小山谷中待了四天五夜,終于,他等到了契機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清晨時分,大地顫抖,裂開縫隙。
  山谷崩塌,煙塵滾滾,方源不得不升上半空。
  地面上的縫隙越來越大,山谷直接被吞并,一道巨大的地溝在方源面前逐漸形成。
  五域的界壁正逐步減少,五域的地脈也正在逐步的融合。
  地脈動蕩,大量的地溝成形,南疆土道道痕最為濃郁,這個地溝成形的現象也最為劇烈。
  方源耐心地等候,直到地溝穩定下來,他立即降落進去,開始尋找。
  新生的地溝,翻出了大量的蠱材,冒出地底下生存的生物。
  當然,尸體居多。
  方源越往下探尋,有價值的發現就越多。
  不久后,他就看到了第一頭荒獸的尸體。
  一頭荒獸尸體,就是成堆的六轉仙材,雖然有破損,但關鍵是不勞而獲啊!
  方源不費吹灰之力,就將荒獸尸體收入囊中。
  令他感到一絲淡淡喜悅的是,這具荒獸尸體中還留存著魂魄。這個荒獸魂魄,就是一頭閻羅子。
  方源催動偵查殺招,不斷搜索。
  他的收獲越來越多,但都是隨手而為。有時候碰到一些受傷不是很嚴重的上古荒獸,方源就主動避讓。
  “怎么還沒有發現?難道傳聞有誤?”
  “若是羅家故意宣布的假消息,那我此行的目的就落空了。”
  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,方源便有些焦急起來。
  這處地溝本就在南疆羅家的勢力范圍內,時間過得越久,羅家的蠱仙就越可能趕過來。
  此行,羅家很可能帶著仙蠱屋來。
  畢竟每一場地溝成形,就代表著巨大的利益,由不得羅家不慎重。
  方源雖然不太懼怕,但也不想節外生枝。他只想達成目的后,偷偷轉移。
  臨近中午,方源還沒有見到目標,倒是其他的收獲逐漸積累了一大堆。
  “真的沒有?”
  “或者是我遺漏了?還是我的運道糟糕,影響了自己呢?”
  正當方源懷疑的時候,忽然雙眼中綻射出刺眼的神光。
  “有發現!”
  他小心翼翼地接近,發現了一只上古荒獸鉆頭鱉。
  這頭鱉大如海船,渾身黃不拉幾,頂著一個扁扁的甲殼。最惹眼的是它的腦袋,它的腦袋很大,像是一個大錐子,尖尖的嘴巴向前延伸,有著天然的螺紋。整個腦袋都是半透明的,好像是品質不高的鉆石。
  鉆頭鱉生活中在地底的暗河當中,它在水中的速度非常快。
  它也可以在土壤中移動,每當它土中轉移的時候,它的腦袋就會探伸出來,瘋狂的旋轉,將前方的泥土鉆破絞爛。
  不過因為它巨大的甲殼拖累,它在土中的速度遠遠不如水中。
  方源懸浮在鉆頭鱉的上空,直接幾個偵查殺招掃過去。
  方源的偵查殺招并不出眾,但是對付鉆頭鱉這頭野獸是綽綽有余了。
  很快,方源的臉上涌現出喜色。
  他發現了鉆頭鱉上藏有野生的仙蠱!
  “就是它!”
  這只野生的仙蠱,就是方源此行的重要目標。
  方源立即動手,催動閻羅戰場。
  這一動手,氣息泄露,方源就暴露出來。
  鉆頭鱉雖然只是野生,智力不足,但是也有敏銳的直覺,它對方源尖嘯幾聲,就像撤走。
  但方源早就安排好了幾只閻羅子,這個時候包抄過來。
  閻羅子和鉆頭鱉大戰,因為擔心損壞那只野生仙蠱,所以束手束腳。
  不久,閻羅子就被鉆頭鱉鉆透了兩頭,咬斷了一頭。
  閻羅子就是死亡,也不自爆。
  它們雖然損失慘重,但也達到了糾纏住鉆頭鱉的目的。
  在閻羅子的輔助下,方源順利地合攏了閻羅戰場,將鉆頭鱉包裹進去。
  達成這一步后,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心情微微放松下來。
  閻羅戰場成功催動出來,在外界很難發現,就算羅家蠱仙來到附近,察覺到戰場的可能性也很小。
  而鉆頭鱉被閻羅戰場包裹進來,就是甕中之鱉了。大部分的七轉蠱仙落入這個戰場,都很難破解逃脫,更何況這樣一頭上古荒獸了。
  方源不驕不躁,穩扎穩打。
  為了節省仙元,他沒有催動大盜鬼手。
  他此時的運勢不佳,催動這招很可能盜來的只是大量的野生凡蠱。
  最終,方源在閻羅子的配合之下,將這頭鉆頭鱉戰力削弱到底,最終將其活捉生擒。
  至于它身上的野生七轉仙蠱,也被方源獲得。
  “很好!有了它,我便能克制定仙游了。”方源自是歡喜,將鉆頭鱉和野生仙蠱都收入仙竅,又收起閻羅戰場。
  來到地溝外界,羅家蠱仙已經到了,正在憤憤大罵,顯然是發現方源捷足先登。
  按照痕跡推算,羅家蠱仙都心痛得滴血,大量的仙材被恣意搜刮。
  羅家損失很大!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羅家的仙蠱屋,想了想,還是隱去身形,悄悄離開。
  遠離這處地溝足夠的距離后,方源便利用未來身殺招,直接從南疆離開,回到了瑯琊福地。
  方源忽然出現,將瑯琊地靈嚇了一跳。
  他閃現到方源的面前,不禁又驚又喜:“方源,你把定仙游仙蠱奪過來了?”
  若是沒有定仙游仙蠱,天庭要想入侵瑯琊福地,可就麻煩多了。
  但方源搖搖頭:“這只是我的殺招。萬我的煉制,你們準備好了嗎?”
  瑯琊地靈對方源的回答很是失望,不過還是答道:“都差不多了,孩兒們日夜都在演練手段,其他的蠱材都準備妥當,就差你那邊的八大主材了。你搜集全了嗎?”
  方源搖頭:“只搜集了三種,不過不用太著急,時間還早呢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急了:“方源長老啊,你這態度可不對啊。天庭的入侵說不定就在下一刻,咱們本就處于弱勢,再麻痹大意的話可就要萬劫不復了!”
  “明白,明白。太上大長老,你且安心,我心里有數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