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40 你心里還沒數

方源算了算時間。
  還蠻充裕的!
  盡管他已經將蒙屠、睡姑都殺了,還跑了一趟光陰長河,獲取了紅蓮真傳,更遠去南疆,將那只計劃中的野生仙蠱拿了來。
  做了這么多的事情,此刻距離上一世張繼販賣浮生火,竟還有幾天的空余。
  “主要還是因為上一世,我為了推算閻帝、閻羅子這些殺招,耗費了幾個月的時間。”
  “而這一世重生,我直接就出發了,節省了許多時間、精力。”
  接下來的幾天,方源當然沒有閑著。
  借助未來身,他不斷地從瑯琊福地傳送出去,足跡遍及五域,其中進入南疆的次數最多。
  方源專門去往的這些地方,都是地溝成形之處。
  前世五域動蕩,地脈合一,各個地方都陸續開始出現地溝,并且這種現象越發猛烈。直到最終一戰,方源戰死在龍公手中,五域界壁徹底消弭,地脈一統,地溝成形的現象這才戛然而止。
  幾天下來,方源收獲十分豐富!
  仙材堆成了小山不說,還收取了三只野生的六轉仙蠱。
  方源運氣比起上一世,還是差了許多,但是獲取這些資源,并不是難事。
  因為他熟知情報!
  地溝的成形,乃是天意,任何蠱仙都無法徹底揣度。每一條地溝成形,都縱橫數萬里,數十萬里,并且地溝深邃至極,想要探索清楚,很不容易。
  就算是超級勢力,想要做到短時間內探索地溝,搜刮到最有價值的資源,非常困難!
  方源卻是有的放矢,早就知道哪里有收獲,直奔那里而去。
  這都有賴于前世,他特意收集這方面的情報。
  地溝的成形,根本沒有規律,對于絕大多數的蠱仙,這些情報毫無價值。但是對于方源,掌握著春秋蟬的他而言,這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“上一世,我沒有涉足地溝,因為單靠我個人能力,想要和超級勢力比拼,非常困難。”
  “最關鍵的是天庭帶給我極大的壓迫,逼得我不得不面對,絞盡腦汁去圖謀紅蓮真傳!根本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去顧及地溝。”
  “但現在看下來,地溝的饋贈真的很豐富,叫人心動。”
  “這還是現在,接下來的幾年,地溝成形、地脈動蕩的現象會越來越猛烈,呈現出來的資源也會越多。”
  “而資源上的井噴,必定會帶動蠱仙實力上的暴漲,實力上漲更能激發出蠱仙的野心!上一世,四域蠱仙齊攻中洲天庭,這些地溝中的資源在幕后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五百年前世,之所以發生五域亂戰,五域動蕩不定,地溝資源和夢境帶來的境界暴漲,都是主要緣由。”
  余暇時刻,方源都會分析局勢,分析自己的處境,不斷優化自己的重生大計。
  他這一次重生,和之前有許多的不同。
  其中主要一點,便是他如今的實力和影響力,舉足輕重,遠遠超越之前的任何一次重生。
  這樣的實力和影響力,導致他重生歸來,墨水效應更大。
  方源一面出手,嚴格執行著自己的大計,一面也在全身心地戒備可能出現的問題。
  不出方源所料,問題真的出現了!
  并且還直中方源的要害。
  幾天后,方源觀察著寶黃天,卻沒有發現張繼的影子。
  按照上一世的時間,張繼已經開始販賣浮生火了!
  方源連忙調查,幸運的是,有關張繼的情報并不難以獲得。
  “黑天寺的蠱仙張繼在比試中,敗給了仙鶴門的殘陽老君了啊。因此在外出探險時,二仙意外遭遇到的浮生火,就都落到了殘陽老君的手中了。”
  仙鶴門、黑天寺都是中洲十大古派。
  論門派勢力,仙鶴門要弱于黑天寺,但是要論蠱仙個人戰力,當然是殘陽老君要強于張繼。
  黑天寺的張繼,雖有七轉修為,但普通平凡。而殘陽老君可早就聲名遠播,他的招牌殺招追命火,令無數蠱仙頭疼不已。幾年前,他還和鳳九歌一道,進入北原,調查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真相。
  張繼敗給殘陽老君的消息,很快傳播出來。
  方源不用猜,單用腳趾頭都能想到:這明顯是仙鶴門在背后推動。
  仙鶴門弱于黑天寺,自然要珍惜每一次機會,如今便借助這場勝利來提升門派聲威。
  殘陽老君的勝利,方源沒有意外,令他感興趣的是,殘陽老君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呢?
  上一世,根本就沒有殘陽老君的影子,張繼是平平安安,順順利利地收獲了浮生火。
  “有點不太妙啊。”
  “和張繼不同,殘陽老君可是炎道蠱仙,浮生火對他是有用的。”
  “就算無用,殘陽老君也可上繳給仙鶴門。他和張繼不同,實力比張繼強,在門派中的地位更是張繼不能比的。因此上繳了浮生火,門派必有反饋,殘陽老君的私人收益也不會低。”
  方源有些頭疼。
  他不得不開始設計其他方案,看看有什么其他的途徑來獲取浮生火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時,浮生火忽然被殘陽老君掛在寶黃天中公開售賣了。
  方源微微驚愕了一下,便旋即明白了殘陽老君的用意。
  或者更準確的說,是仙鶴門的用意。
  仙鶴門看來十分重視這次良機,想要借機大肆宣傳,提升門派聲威。殘陽老君販賣浮生火,和方源掛賣雷鬼真君的三根胸骨,出發點都是一致的。
  明白了這一點后,方源便加入了追逐浮生火的買家之中。
  浮生火是稀缺的仙材,售價很高,但并不離譜。
  上一世張繼不識貨,讓方源討了一個便宜。但這一次卻是專修炎道的殘陽老君,對浮生火的價值心知肚明,售價自然不一樣了。
  “看來只好付出點代價,將浮生火拿下來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里有所準備,但接下來的競價,則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  購買浮生火的買家,似乎相當的狂熱,自發的相互競價,當場將浮生火的售價炒上了天。
  浮生火的價格虛高,但競價的蠱仙卻樂此不疲,吵得面紅耳赤,言語上交鋒的小小矛盾很快就上升到了面子和尊嚴的高度。
  方源恍然:這恐怕都是仙鶴門的托兒,特意炒出高價,自家賣自家買,付出一點對寶黃天的手續費,卻把握住了更好的宣傳良機。
  試想一下,這浮生火的售價這么高,自然會引發轟動和后續的廣泛議論。
  談論浮生火的蠱仙們,能不談論一下殘陽老祖嗎?于是,自然而然地涉及到仙鶴門,更多的蠱仙就會發出這樣的感慨:仙鶴門到底是十大古派之一,底蘊深厚啊。別看最近幾天似乎不行的樣子,恐怕是人家刻意低調也說不定呢。
  想通了這些,方源不禁苦笑。
  浮生火對他而言,十分重要,就算價格如此虛高,他也只有捏著鼻子買下。
  畢竟一來,他的其他方案都不太可靠。二來,眼下的時間才最關鍵,耽誤了功夫,接下來會影響到方源整個重生的計劃。
  得了浮生火后,方源就將收集到的八大主材,都交給瑯琊地靈。
  瑯琊地靈辨識之后,確認仙材無誤,沒有什么貓膩之后,便和方源以及其他的毛民蠱仙一起運用煉道殺招,不斷地揣摩和熟悉這些仙材。
  如此準備了幾天,瑯琊地靈見時機成熟,便帶著方源和一干毛民蠱仙,來到長毛煉道大陣前。
  “好一座煉道大陣啊!”方源發出贊嘆。
  瑯琊地靈笑了笑,滿臉得意的神情無法遮掩,他的雙眼中閃現自信的光:“陣好,仙蠱方也好。方源長老,你提供的這張萬我仙蠱方,端的厲害。我揣摩良久,方才明白當中的大半奧妙。根據我的估計,按照這張萬我仙蠱方煉制萬我仙蠱,成功率能高達四成!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:“正是如此,我才想先煉出此蠱來,增強我的戰力,好對付天庭。好了,閑話不多說,我們入陣煉蠱吧。”
  談到這里,瑯琊地靈不禁眉頭微皺:“方源長老,你煉道缺乏經驗,真的要親自煉蠱?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這一次煉蠱,非同小可,對我而言,意義更是重大。我想親自參與,即便是煉蠱失敗,也會心平氣和。太上大長老勿憂,我只是輔助,絕不胡亂插手。這點自知之明,我還是有的。”
  “也罷,既然你如此執意堅持的話。”瑯琊地靈嘆息一聲,當先入陣,進入第一主位。
  隨后,毛三、毛四、毛六、毛七等等蠱仙也魚貫而入,最后才輪到方源。
  方源占據最末尾的陣眼當中。
  大陣徐徐催動起來。
  光芒四射,各種煉道手段接連催動,煉蠱過程順風順水。
  浮生火、刃蠱這兩大主材,先參與煉制,隨后是戰場血沙、心頭血等主材。
  期間方源出手了幾次,大多數都是處理一些瑣細小事,一如他之前和瑯琊地靈擔保的那樣。
  幾天后,瑯琊地靈和毛民蠱仙都紛紛流露出喜色。
  仙蠱已有雛形。
  距離大功告成,只剩下最后幾步了。
  忽然,光暈爆散開來,煙塵滾滾,惡臭漫天,煉蠱出現了變故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瑯琊地靈等人大驚失色,連忙出手補救,卻是越忙越亂。
  眼看就要失敗,瑯琊地靈等人束手無策之時,方源提議臨時搭建一個蠱陣,來輔助煉道大陣,將煉蠱殘渣排出去。
  別無他法,瑯琊地靈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,采納了方源的建議。
  陣中之陣一建成,方源便道:“還請太上大長老入陣!”
  瑯琊地靈不疑有他,因此此情此景的確非他出手不可。
  但他一進入陣中之陣,竟被立即鎮壓!
  “方源,你想干什么?!”瑯琊地靈驚怒交加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,到了此刻,你心里還沒數么?”方源卻是淡淡一笑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