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45 恩將仇報

“方源你竟然真的敢,你實在是太無知無畏了!竟然敢在瑯琊福地算計我!我要讓你明白你究竟犯下了何等嚴重的錯誤!!”
  瑯琊地靈大吼,滿臉的憤怒,仿佛是即將噴發的火山,下一刻就要巖漿滾滾,將方源當做渣滓融化。
  然而下一刻,瑯琊地靈動作頓止,臉上的怒意陡然一僵,旋即變成了深深的驚愕。
  “怎么會?我居然動彈不得,并且和瑯琊福地的聯系也變得若有若無!”一時間,瑯琊地靈驚得呆住。
  方源嘴角淡笑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當中。
  自從方源第一次見到瑯琊地靈的時候,他的心中就埋下了一顆“對瑯琊福地下手”的種子。
  經過數年的光陰,這顆種子生根發芽,暗中茁壯成長,直至此刻開出了美妙的花來!
  方源俯視瑯琊地靈,語氣淡然,洋溢著自信:“沒有用的,你根本不清楚你我之間的差距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極力掙扎,但他就像是一只螻蟻,被死死鎮壓住,根本動彈不得,更別提去操縱整個瑯琊福地了。
  他嘗試一番后,便駭然發現情況不僅沒有絲毫起色,反而身上的束縛變得更加嚴重!
  “這不可能!”他望向方源,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微笑:“看來,你開始逐漸察覺到我們之間的距離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煉道境界,要遠超瑯琊地靈。
  前者是汲取過長毛真意,煉道境界高達準無上,而后者不過是長毛老祖留下的執念,所形成的地靈,盡管煉道造詣非凡,但距離準無上這種程度還是頗遠的。
  方源的陣道境界,更是大大的超越了瑯琊地靈。
  瑯琊地靈在陣道方面的造詣非常普通,而方源卻是陣道的宗師。
  更主要的是方源布陣的實踐經驗極其豐厚。潔身自好陣、四通八達上古戰陣、龍鱗海食道仙陣、太古年獸釣來陣、光陰泄洪逐流陣、我意封天陣、智煉蠱陣……這些蠱陣很多都是方源自行設計,自我改良,自己搭建,從始至終,一手包辦。
  “好一個方源!你真不愧是世間公認的魔道巨擘了!”瑯琊地靈雙拳握緊,臉色猙獰,雙眼好似噴火,死死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他咬牙切齒,繼續道:“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!萬我仙蠱方本來就有問題,我卻沒有看出來。煉蠱過程中出現意外,是必然的事情,你借此機會成功布陣,然后誆騙我入陣。你的這個陣中之陣,應該是你仿造了血光鎮靈殺招吧?”
  “這樣看來,萬我仙蠱方中的八種主材,其中后四種血材都是用來陷害我的。真正用來煉制萬我仙蠱的主材,只有前四種而已!”
  瑯琊地靈越說越鎮定,他的心緒漸漸安定下來。
  方源看著他,沒有說話,神色平靜。
  瑯琊地靈反而皺起了眉頭,他在方源的眼眸深處看到了一抹笑意,好似是看出了他的打算!
  瑯琊地靈心中閃過一抹慌亂,但又很快被自己鎮壓下去。
  他繼續道:“要鎮定!不能慌!長毛煉道大陣乃是我本體的巔峰杰作,豈是方源這么短時間里就能揣摩清楚的?他布置陣中之陣來陷害我,但這血道小陣是在我的煉道大陣之中。不久之后,單憑煉道大陣運轉,就能擠破這個血道小陣。到那時,我抓住機會就能逃生出去。”
  “只要我逃得出去,整個瑯琊福地就都是我的力量。再將方源暗害我的事實宣布出去,異族大聯盟也會站在我這一邊。”
  “到了那時,我定要叫方源好看!”
  “哎呀!”
  瑯琊地靈忽然一拍腦袋,臉色鐵青,懊惱至極,恨不得殺死自己:“該死的!我怎么把心里話都說出來了!”
  方源便笑:“放心吧,地靈,你想到的這個破綻,我又豈能預料不到?”
  “什么,你早就預料到了?”瑯琊地靈先是一驚,旋即又鎮定下來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一聲:“就算你預料到了又能如何?你看得透這座煉道超級大陣嗎?”
  方源摸了摸鼻子:“我對于這座大陣的認識程度,至少比你認為的要深得多。當然要論看透,我還差一些距離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再度哈哈大笑:“這就是了!你等著吧,方源,等我出去,我要讓知道背叛我瑯琊派的可怕下場!”
  然后,瑯琊地靈的等待毫無結果。
  片刻之后,血道小陣仍舊穩定如初。
  瑯琊地靈苦苦等候,長毛煉道大陣就是不見動靜!并且,他的全身上下都已經被血光浸染。
  “這不可能!你到底做了什么?!”忽然間,瑯琊地靈對方源怒吼咆哮,他徹底陷入了驚慌之中。
  方源微笑不語。
  他接觸長毛煉道大陣的時間,遠比瑯琊地靈想的要長。
  因為上一世他就接觸到了。
  方源的陣道、煉道、智道三大流派的深厚造詣,令他充分地理解了長毛煉道大陣的精華和奧妙。
  長毛煉道大陣乃是當初長毛老祖畢生心血凝造而成。
  依照方源如今的底蘊,要讓他自己建設出一個能媲美的煉道大陣,很難很難,需要海量的時間、精力、物力。
  但是有了這座長毛煉道大陣擺在眼前,方源就并非是自己在白紙上作畫,而是在欣賞一幅名家的畫作。畫作就在眼前,讓他說出畫作的筆法和妙處,他還是非常容易的。
  當然,他到底是旁觀者,無法徹底洞悉此陣的全部奧妙。
  不過沒有關系,作為間諜內應的毛六,此刻就掌控著這座大陣的某個重要方面。
  借助毛六的策應,方源令長毛煉道大陣根本無法干擾到血道小陣。
  瑯琊地靈掙扎了一陣,終于意識到:在方源處心積慮的陰謀下,他已經無翻身之力了。
  迫不得已之下,這位已經被血光徹底侵蝕的黑毛地靈自行退讓,讓另一面的白毛地靈登場,妄圖翻盤。
  遺憾的是,對瑯琊地靈知根知底的方源,怎會漏算這一點呢?
  白毛地靈登場后,便立即被血道小陣鎮壓,同時大量的血光也向他浸透過去。
  “卑鄙無恥!”白毛地靈被鎮壓得死死,無法動彈,只有嘴巴能開口說話。
  他大罵方源:“方源啊方源,你這個陰險狡詐的小人!”
  “你之所謂能夠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,我瑯琊福地對你支助最大!”
  “你還未成仙時,我就幫助過你,最終你才能順利搗毀八十八角真陽樓。”
  “你剛剛升仙的時候,毫無身家,一窮二白,是我和你交易,讓你推算仙蠱方,我付出仙元石,這才讓你成功起步。”
  “你要煉蠱蟲,我多少次親自出手!福地中的毛民蠱仙哪一次沒有幫你?”
  “你渡劫風險太大。也是我們借給你仙元石,借給你仙蠱,讓你渡過難關。”
  “我交給你仙劫鍛竅的妙法,交給你劍浪三疊等等殺招。”
  “你搬遷星象福地,是我們借的蠱蟲,提供的法門。”
  “你的狐仙福地遭受攻擊,是我們冒險出手,幫助你挽回了無數損失!”
  “你的智慧蠱,還是我幫你喂養,耗費了我福地多少的壽蠱啊!”
  “你的蕩魂山被奪走,我按照約定賠償你,哪怕是要付出煉道真意的代價。”
  白毛地靈越說越是激憤,越講越是委屈,滔滔不絕地說到這里時,眼眶都泛紅了。
  和黑毛地靈暴躁、強硬的性情不同,白毛地靈性情隱忍平和,得過且過,只對煉蠱方面的事情感興趣。
  黑毛地靈是激進的進攻派,白毛地靈就是文弱的保守派。
  “方源啊,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嘛!”
  “我們瑯琊福地這么對你,你居然恩將仇報,對我下手!”
  “你在外面混不下去,幾乎五域的蠱仙都要為難你,是瑯琊福地為你遮風擋雨啊!”
  “你是一個人族,但不管是我還是黑毛,都努力地接納你,任命你為太上客卿長老,給予重用,把你當做自己人!”
  “但你現在是怎么對待我們的?”
  “你現在摸摸你自己的心,你仔細看看,你現在的心中有沒有一絲的愧疚?有沒有感到對不住我們!”白毛地靈嘶聲力竭地哭訴、呵斥著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:“沒有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:“……”
  頓了一頓,他又喊道:“你這樣對付你的恩人,你的朋友,你的家人,你的良心不會遭受到譴責嗎?!你的心情不沉重嗎?!”
  方源掏掏耳朵:“正相反,我很是興奮呢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怒氣沖霄,恨不得將方源撕咬成骨渣碎肉:“方源,你這個魔頭!你不要臉啊你!”
  “你就是個畜生、雜種!你就是個卑鄙小人,陰險無恥,果然是人族貨色!你笑吧,你笑不了多久的!”
  “你這種人必定不得好死,我真是瞎了眼,居然相信你!老天爺不會放過你的!”
  “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第一次見到你時,我就會殺了你,把你挫骨揚灰,把你碎尸萬段!”
  “哦。”方源云淡風輕,他微笑著搖頭,“可惜你沒有這樣機會了啊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無語了,他恨不得把眼前方源微笑的嘴角撕爛。
  但他動彈不得。
  他只有咒罵,發泄自己的怒火。
  然而,面對方源這樣不知羞恥,毫無道德感的人,他任何的咒罵都顯得如此蒼白無力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