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744 優勢太大

星投殺招雖然強悍無比,完全是影響五域戰略平衡的殺招。但只要是招數,便會有缺憾和弱點。
  方源對星投殺招知道的不是很多,但關鍵的一點他是明白的。
  星投殺招需要引子。
  這個引子就是鳳九歌上一次入侵瑯琊福地后,遺留下來的不利道痕中的某一部分。
  上一世,這部分的不利道痕忽然形成黑暗漩渦,將陳衣、雷鬼真君、鳳九歌、紫薇仙子投放進來。
  幸虧當時方源和瑯琊地靈反應及時,迅速出手,將黑暗漩渦打滅,這才阻止了后續的更多天庭蠱仙的入侵。
  這一世方源重生,自然是知道黑暗漩渦成形的準確位置。
  因此積極改良了瑯琊福地的守護大陣后,便利用陣道空間將其罩住。
  雷鬼真君打頭陣,一進來就被蓄謀已久的方源等人,直接干死了。
  陳衣第二位沖出黑暗漩渦,方源沒有多余的時間來醞釀落魄印,暫時僵持下來。
  緊接著第三位則是鳳九歌。
  他是方源最主要的目標!
  因為七轉定仙游蠱就在他的手中!
  至于第四位很可能便是紫薇仙子。
  紫薇仙子乃是智道蠱仙,又執掌星宿棋盤。如果說龍公是天庭的精神領袖,是士氣的保障,那么紫薇仙子便是天庭的大腦,決策之人。
  她當然很重要,但方源就算殺了她,也效果不大。
  為什么呢?
  因為天庭仙墓中沉睡的智道蠱仙太多了,死了紫薇仙子一人,便會有第二位蘇醒接替她。當初紫薇仙子為什么蘇醒?不就是因為天庭的智道蠱仙監天塔主死了么,所以紫薇仙子才蘇醒過來接替監天塔主的位置。
  紫薇仙子若是身懷星宿棋盤,那么方源還有謀殺她的興趣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星宿棋盤需要維持星投殺招,就得留在天庭那邊,帶不過來。
  方源有著上一世的戰斗經驗,這點秘密他已是推算清楚的。
  設身處地來講,對于方源還不如將紫薇仙子留著一命。因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,方源較為熟悉紫薇仙子,這對方源有利。若是方源殺了她,換來一位陌生的天庭智道蠱仙,對方源是削減重生優勢的。
  當然,還有最關鍵的原因——紫薇仙子的戰力很強,雖然上一世中洲煉蠱大會時,方源的戰力超越了她。但現在,方源還未到八轉修為,戰力和上一世的最后時期有著很大的差距。
  若是將紫薇仙子放進來,天庭一方就有三位八轉戰力。方源一方擁有天婆梭羅、超級大陣、太古石龍還有他自己,交戰的話會非常激烈,局面極可能失控。
  千萬別忘了,陳衣的身上可是有著元蓮仙尊的后手!
  仙道殺招來因去果,在上一世起到了關鍵作用,方源印象深刻,絕不會忽略。
  再加上方源已經鎮壓了瑯琊地靈,整個瑯琊福地都是他的私有財產了。他當然會盡可能的減少損失。
  所以,他比上一世更加提前,將黑暗漩渦摧毀。
  天庭那邊一眾蠱仙傻眼,而瑯琊福地當中,則是鳳九歌和陳衣面面相覷,直接懵逼了!
  “這和計劃中的完全不一樣啊!”
  “星投失敗,只剩下我們幾個單打獨斗了。”
  “瑯琊福地是早有準備了,他們的反應太及時了。”
  “眼下,就只有防守拖延,等到星投殺招繼續催動出來!”
  陳衣和鳳九歌迅速地交流著。
  他們兩個懸浮在大陣空間中,背靠著背,互為依仗。
  鳳九歌又道:“對了,雷鬼真君前輩呢?”
  陳衣喉結滾動,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有把他之前看到的情景說給鳳九歌聽,而是道:“我也不清楚,來的時候就不見雷鬼真君的身影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點頭:“恐怕是雷鬼前輩立功心切,沖得太猛,被切分出去了。如果我們和她匯合的話,那就最好不過。”
  陳衣心中始終籠罩著一層不詳的預感,但這個時候他也不方便說出來影響士氣,只好道:“我看懸。方源是多么狡詐陰險的家伙,怎可能輕易地就讓我們匯合呢?說不定此刻雷鬼真君已是被其他力量糾纏住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卻是比陳衣樂觀,他笑了笑:“陳衣大人,其實我們的戰力已經足夠出色。我能抵抗八轉蠱仙,勉強算得上是八轉戰力。再加上你和雷鬼真君前輩,那就是三位八轉戰力。想來瑯琊福地要抵擋住我們的攻勢,很是困難吧?說不定依靠我們,就能夠將瑯琊福地攻打下來了。”
  陳衣哈哈一笑,強振精神:“鳳老弟說得對。不過若情況緊急,超出意料,你還是找機會動用定仙游先撤吧。”
  鳳九歌深深看了陳衣一眼,心中琢磨陳衣這人情緒好似有些變化啊。
  鳳九歌是親眼看到,陳衣興沖沖地進去,迫不及待的要立功證明自己的樣子。怎么到了這里,剛剛遭受一些挫折,精神氣都萎靡暴降下來了?
  “陳衣雖曾經是元蓮派的太上大長老,但看來位高權重的日子,已經不復勇猛果敢。難怪他在西漠的時候,任務失敗,累天庭失去了豆神宮。”
  鳳九歌心中對陳衣有些看不起。他卻不知,在方源上一世,他和陳衣的關系還是蠻不錯的。尤其是當他運用半曲命運歌,救下了陳衣性命之后。
  兩人迅速交流,都在電光火石之間。
  方源當然已經動手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,他不急著親自出手,而是隱去了身形。
  替代他的是太古石龍,還有瑯琊地靈和一干毛民蠱仙組建的上古戰陣天婆梭羅!
  鳳九歌、陳衣聯手對敵。
  幾個回合下來,雙方誰也奈何不住誰。
  但是陳衣和鳳九歌始終眉頭緊鎖。
  “太古石龍最為皮糙肉厚,但危險性反而墊底。天婆梭羅中的蠱仙戰斗意識也不是很強的樣子。”
  “是啊,最關鍵的還是方源。他一直沒有出現,究竟是出去和雷鬼真君戰斗,還是隱藏著對付我們呢?”
  “除此之外,還有這座大陣!”
  “要先把這座大陣打破,否則始終被困住這大陣空間之中,十分不妥。”
  陳衣、鳳九歌一合計,陣型頓時變了。
  鳳九歌開始醞釀殺招,而陳衣在前守護。
  陳衣以一人之力抵擋住太古石龍、天婆梭羅的攻勢,鳳九歌積蓄殺招成功,催出離歌。
  但上一世,這離歌就無法奏效,這一世效果更是不堪。
  方源怎可能會漏算了離歌殺招呢?
  陳衣和鳳九歌攻勢不成,反而令方源捉住機會,忽然出手,將陳衣和鳳九歌間隔開來。
  隨后,超級大陣猛地運轉,開辟出兩個空間,將陳衣和鳳九歌徹底分開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漫天的星芒正在重聚。
  紫薇仙子此刻已經是滿頭汗漬,正全力催動,重新蓄勢,醞釀星投殺招。
  然而,星投殺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夠重新施展的。
  此招威能極強,能夠傳送八轉蠱仙,毫無疑問是戰略級的手段。正因如此,催動的代價也極大,不僅是八轉仙元的海量消耗,還有大量的醞釀時間,繁雜多變的步驟。沒有深厚的智道造詣,完全運用不來。
  “若是我們此次行動大獲成功,奪回智慧蠱。有了智慧蠱,催動星投殺招便成了輕而易舉的事情了,絕不會像現在這般麻煩!”紫薇仙子嘆息一聲。
  她身旁的蠱仙就笑:“紫薇大人,就算我們不去,單憑前往的那三位,也具備了攻下瑯琊福地的實力了。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都神情緩和,氛圍輕松。
  紫薇仙子卻有些憂愁,眉頭微蹙,感到一些不妥。
  “是啊,鳳九歌才情卓絕,雖是七轉,卻能和八轉抗衡。他已有入侵瑯琊福地的經驗,這一次更會駕輕就熟。就算再不濟,惹得瑯琊福地集火他,他也有命甲仙蠱在身,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。”紫薇仙子身旁的天庭蠱仙分析道。
  瑯琊福地。
  噗!
  鳳九歌身軀一震,大吐鮮血,他在大陣空間中狼狽逃竄。
  方源獰笑著追殺過去。
  鳳九歌臉上還殘留著驚駭之色:“我的蠱蟲的確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!怎么會這樣?這種手段,應該是偷道的手段。只是不知道這是方源出手,還是這個超級大陣的威能?”
  大盜鬼手已經連續動用了幾次,但和上一世不同。
  方源只是偷取了大把的凡蠱,還有一只音道仙蠱。
  “和上一世相比,我的運氣很低啊。”方源心中也有些無奈。
  他修為越高,春秋蟬重生就需要發揮越強大的威能,導致后遺癥也比以前重得多。
  方源在此戰之前,已經動用了燃魂爆運等等手段,但仍舊沒有達到上一世的運道水準。
  “雖然我也收獲了巨陽仙尊的己運真傳,但這真傳中的殺招、仙蠱方雖然全面,運道的仙蠱卻是稀少得很。因而,我始終沒有偷來定仙游蠱啊。”
  方源在遺憾,鳳九歌則就是凝重至極了。
  “對方竟然有直接盜取仙蠱的能力!情況真的很嚴重!我就算有命甲仙蠱,也可能會被直接盜走啊。”
  “難道要直接動用定仙游蠱回去嗎?丟下陳衣……”
  鳳九歌猶豫不決。
  另一邊。
  天庭的蠱仙又道:“比起鳳九歌,陳衣大人則是堂堂正正的八轉蠱仙了。他可是元蓮派的前任太上大長老,一生戰斗經驗豐富如海。并且他還是當代元蓮傳人,擁有強大的木道手段。陳衣大人老而彌堅,最為穩重可靠,必定能站穩陣腳,掌控戰局的。”
  瑯琊福地,超級大陣。
  陳衣渾身都是汗,滿臉焦躁之色無法掩飾。
  “該死的!”他心中狠狠咒罵。超級大陣將他和鳳九歌分隔開來后,和他交手的敵人都消失了。
  大陣運轉起來,形成層層迷宮,重重幻境,將陳衣困住。
  陳衣不斷地偵查,不斷地突破,但迷宮和幻境仿佛無窮無盡。
  “快,再快點!”
  “我必須盡快突破這里,和鳳九歌匯合啊。”
  “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!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?!”
  陳衣乃是專修木道,在陣道上造詣并不深厚。
  陳衣的戰斗風格,也不在于攻伐,而是在于持久。不管是巨木囚籠、因果神樹,皆是如此風格。
  上一世陳衣坐鎮九九連環不絕陣,為難武庸、方源等人,現在他卻反被方源利用超級仙陣折磨刁難。
  這正是方源熟知了陳衣之后,采取的針對戰術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“我也知道你說的很對,但不知為何,我心中的不安卻是越來越濃郁。”紫薇仙子嘆息。
  她身旁的天庭蠱仙沉吟了一下:“不至于吧。就算是鳳九歌、陳衣落入下風,雷鬼真君前輩可是實打實的強者啊!她可是刁難過幽魂魔尊的傳奇!上一次之所以讓方源溜走,那是因為界壁的緣故。這一次在瑯琊福地,她可就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了!呵呵呵,恐怕現在死在她手中的蠱仙,一個巴掌已經數不過來了。方源就算出手,又能怎樣?只會被雷鬼真君追得四處亂竄!”
  天庭蠱仙說道這里,自信洋溢,語氣極其肯定。
  瑯琊福地,大陣空間。
  方源一邊追殺鳳九歌,一邊對雷鬼真君的殘魂搜魂。
  他居然一心二用!
  沒辦法,優勢太大了。
  大盜鬼手用了許多次,雖然仍舊沒有盜來定仙游蠱,但是鳳九歌的音道仙蠱已經被方源奪來了三只。
  鳳九歌實力大減,身上的傷痕倒是沒有多少。
  方源以大盜鬼手為主,其他的攻勢只是小打小鬧,維持優勢而已。
  落魄印什么的,都沒有用出來。
  因為害怕重傷鳳九歌后,激發命甲仙蠱。
  命甲仙蠱催動出來后,就有定位之效,能讓紫薇仙子感應得到精準位置。
  上一世方源就吃了這個虧!
  命甲仙蠱激發之后,促使紫薇仙子迅速地破解了閻羅戰場。
  這一世,這樣的錯誤方源怎可能再犯?
  “哦?果然是有不少蠱仙打算入侵瑯琊福地啊。”
  方源搜魂得到許多情報。
  雷鬼真君的修行內容雖然寶貴,但都被方源放置一邊,天庭的情況更值得方源注意。
  方源智道手段層出不窮,很快就有了推算:“這么說來,星投殺招還是能夠再用的了。我得抓緊時間,解決這里的戰斗了。”
  “沒有辦法了!再這樣拖下去,定仙游、命甲等等仙蠱都會被方源盜走的。”鳳九歌面色嚴峻至極,他終于做出了決定,開始催動定仙游蠱。
  “想得倒美!”方源冷笑一聲,催動仙蠱鎮宇。
  鎮宇仙蠱!
  這只仙蠱正是他特意前往南疆地溝,從鉆頭鱉上捕獲的仙蠱。
  能夠克制定仙游的手段當然有許多,但方源重生之后,最有可能獲得的就只有兩種。
  第一個是定空仙蠱,第二個便是鎮宇仙蠱。
  定空仙蠱是天庭蠱仙劉浩把持,上一世方源埋伏了南疆夏槎等蠱仙追兵,將劉浩也俘虜。
  可惜的是,后來劉浩身上的定空仙蠱自毀了,方源沒有得手。
  至于鎮宇仙蠱,乃是羅家的蠱仙羅然所有。
  上一世,武庸率領南聯蠱仙攻擊九九連環不絕陣,羅然就憑借鎮宇仙蠱立過功。
  方源想要謀奪定空仙蠱,很是困難,因為時間太早了,現在他人還在北原瑯琊福地里,還沒有闖蕩南疆,激起群憤,吸引出夏槎等南疆蠱仙追兵。沒有武庸向紫薇仙子的求援,自然也就沒有劉浩什么事情了。
  但鎮宇仙蠱,方源憑借上一世的情報,發現自己是可以得手的。
  定空仙蠱標記位置,哪怕定仙游催動成功,蠱仙也只會傳送到被定空蠱標記的位置上。
  鎮宇仙蠱則是鎮壓周圍一定范圍內的空間,令宇道手段難以起效。
  鎮宇仙蠱同樣是七轉,正克制七轉仙蠱定仙游。
  鳳九歌為此吃了一驚,沒想到方源竟準備得如此周全嚴密。
  下一刻,鳳九歌臉色猛地一白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大盜鬼手!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心中感慨:“不容易啊,終于把定仙游仙蠱偷來了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