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45 死后還背鍋

定仙游仙蠱終于到手了!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將來晉升八轉,未來身殺招無效,也不用擔心損失定仙游這類的手段。
  定仙游是用來移動的仙蠱,效果相當強大,會帶給方源很多便利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推算出了殺招,以定仙游為核心,即便是八轉修為,也能勉強帶動他滿世界亂竄。
  有了這只仙蠱,就意味著有了極其強大的機動性!
  不過在上一世,方源第一次就偷盜了定仙游仙蠱,但這一世卻是費心勞力得很,使用大盜鬼手前后超越十次,耗費了大量的仙元。
  大盜鬼手殺招的缺點顯露無疑。
  它雖然可以盜取仙蠱,但更多時候會偷來凡蠱。方源在鳳九歌身上偷來的凡蠱數量多達數萬,而仙蠱只有三四只。
  “接下來就是命甲仙蠱了。”方源冰冷的目光緊緊鎖定鳳九歌的身影。
  只要偷來命甲仙蠱,鳳九歌也就完蛋了。
  鳳九歌不斷地逃竄。
  他從未想過,自己居然會有如此狼狽不堪的時刻!
  “方源對我非常了解!他一味地偷盜我的仙蠱,始終很少攻擊我,毫無一絲重創我的企圖,看來是明白命甲仙蠱的威能效用。”
  鳳九歌一顆心沉入谷底,一股冰寒徹骨的冷意彌漫他的全身。
  隨著他仙蠱越來越少,他戰力直線下降。
  “方源!”鳳九歌在心中咀嚼著這個名字。盡管他對方源的成長早有估料,但是絕沒有想到自己此刻狼狽逃竄,毫無還手之力的情景。
  之前鳳九歌追殺方源,把方源從南疆一路攆到西漠的經歷,似乎就發生在昨天,鳳九歌歷歷在目。
  沒想到此刻,他們倆的境況就發生了徹底的顛倒!
  “何其速也!”鳳九歌心中苦嘆。
  不是鳳九歌不強,而是方源實在是準備得太充分。
  重生的秘密他沒有暴露,優勢被他保持下來。
  瑯琊福地的這座超級大陣,得到了方源的全力改良,比上一世同期還要強大數倍。
  原因之一是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能夠調動一切的資源來建設仙陣,同時和三大異族都有交易。
  原因之二是方源本身也比上一世同期更加強大,不管是陣道、宙道等等方面,都更加優秀。
  這才組建出了這座超級大陣,圍困住了鳳九歌和陳衣。
  另一邊。
  陳衣眼前光影閃爍,他在迷宮幻境中不斷地穿梭。
  “真是該死!我竟然還未沖破出去!”陳衣陷在迷宮幻境之中,迅速轉移,四處突破,都快要吐了。
  這座大陣屢次刷新了陳衣對它的心里評價。
  方源安排了幾乎所有的異族蠱仙,操縱大陣,專門針對陳衣。
  陳衣的戰力很強,仙道殺招有古木牢籠、巨木神像、因果神樹等等,都是非常優秀的手段,方源處理起來都十分棘手。
  上一世陳衣在瑯琊大戰中,以一敵二,對戰太古石龍、天婆梭羅,表現非常亮眼,風采奪人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吞并了瑯琊派,真正奪得了指揮權。他安排太古石龍、天婆梭羅對付陳衣,但兩者只是輔助而已。真正對付陳衣的是超級大陣。
  陳衣在迷宮和幻境中掙扎,每當他有突破的希望時,太古石龍或者天婆梭羅就會出現,阻止他,拖延時間。
  然后異族的蠱仙就會乘機營造和彌補,將陳衣始終困在大陣之中。
  陳衣手中一大把的手段,可惜有力無處使。
  方源針對性的布置,一下子克制住了他。
  陳衣相當焦躁,時間拖延得越久,他越是不安。
  之前雷鬼真君尸軀真的只是幻境嗎?
  陳衣不敢肯定!
  他當然愿意相信:這只是幻像。
  理由直接簡單——依憑雷鬼真君的戰力,方源怎么可能將她一下子斬殺?
  但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呢?
  如果雷鬼真君還活著,為什么交戰至今,時間過去這么久,還沒有聽到她的一絲動靜?
  現在自己和鳳九歌分割開來,已經很久了,鳳九歌那邊情形如何呢?
  “難道是夢境?”陳衣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  他并不知道方源手中具備八轉仙蠱偷生,但他卻早就了解到:方源很擅長純夢求真體的自爆,利用夢境本身的威能對付強敵。
  義天山夢境大戰,魔尊幽魂被天庭俘虜。其后,方源被武庸、鳳九歌接連追殺時,屢次用純夢求真體自爆。
  沒有純夢求真體的幫助,方源很大可能就被追上殺死了。
  紫薇仙子身為智道大能,在行動之前,早就有過推算。方源手中的夢境、逆流河,都已經考慮進去。
  黑暗漩渦是星投的引子,本身也有感應的手段。周圍若是有夢境或者逆流河,紫薇仙子也能隱有感應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向來缺乏對夢境、逆流河的精準控制。純夢求真體一旦自爆,形成的夢境會自行流轉,逆流河同樣只能粗淺調動。
  不管是夢境,還是逆流河,只要沾染上黑暗漩渦,就能破壞它,從而促使星投殺招不穩,乃至失敗。
  紫薇仙子只要撐大一點黑暗漩渦,就能試探出漩渦周圍有無逆流河或者夢境了。
  “單純用夢境或者逆流河做陷阱,是愚蠢的。但是若是方源開創出了新的夢道殺招呢?他可是有著春秋蟬,從前世重生回來的啊!”陳衣心道。
  但事實上,方源現在手中根本就沒有夢境。
  他手中的純夢求真體就已經消耗光了。(詳情見本卷第五百六十七章。)
  絕大多數的純夢求真體,都在方源躲避追殺的時候用了。
  這才有了上一世瑯琊福地防衛戰后,方源回到南疆再奪夢境的戰斗。
  再后來方源和池曲由暗中交易,陸陸續續得到了許多夢境,手中的純夢求真體這才囤積起來,形成規模。
  在此之后,方源埋伏夏槎等追兵,這些純夢求真體立下奇功。可以說池曲由的功勞很大,正是因為他暗中和方源交易,方源才有了這么多的夢境可用。若是單靠強搶豪奪,根本沒有這樣的高效率。
  陳衣猜測失誤,心情越來越沉重。
  “不行,我必須盡快將這座仙陣打破!”
  嚴峻的形勢讓陳衣下定了決心,他催出王牌殺招——因果神樹。
  神樹蒼翠蔥蘢,華蓋如亭,青煙裊裊,隨風招搖。
  因果神樹頂在頭頂,周圍的種種幻境、迷宮都被逼退開去一大段距離。
  陳衣眼前頓時一片空明。
  異人蠱仙們發出一陣驚呼聲。
  “這就是方源長老所說的因果神樹殺招?”
  “整座超級蠱陣的力量,都在被此招排斥,迷宮和幻境根本罩不住陳衣頭上。”
  “不愧是元蓮仙尊的殺招啊。”
  危急關頭,太古石龍、天婆梭羅一左一右,殺向陳衣。其余異人蠱仙則加緊操縱大陣,企圖找到重新迷惑陳衣的方法。
  陳衣冷哼一聲,并不和石龍、巨人交手,而是四處疾飛,打量著大陣,嘗試對大陣下手。
  太古石龍、天婆梭羅強攻陳衣,陳衣被動防守。
  因果神樹殺招展現出極強的防御力,將所有的攻勢都完美的遮擋下來。
  原本還稀疏的神樹上,很快就結滿了果實。
  這些果實一個個地飛射出去,打中太古石龍和天婆梭羅,令他們承受自己造成的傷害。
  “快快攔住陳衣,不要讓他亂竄了。”方源意識到不妙,連忙下令。
  但異人蠱仙們忙得焦頭爛額,也無法借助大陣的力量來迷惑陳衣。至于讓他們親自出戰,以身赴險,也是不可能的。
  異人蠱仙們雖然是盟友,但都很惜命。他們躲在大陣中能不出來,就不出來,上一世直到大陣破敗了,他們才不得已置身戰場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陳衣打中關鍵的點,將分為兩半的大陣空間再次打通。
  陳衣雖然專修木道,但他到底是八轉大能,觸類旁通,再加上接觸這座超級大陣時間久了,自然能看出一些奧秘之處。
  陳衣看到鳳九歌立即驚呼一聲,口中大叫:“堅持住,我來了!”
  原來鳳九歌已是被方源逼入角落,情況萬分危及。
  “小心!敵人有直接盜取蠱蟲的手段。”鳳九歌也在瞬間反饋給陳衣關鍵的情報。
  陳衣渾身一震,他猛地聯想到了豆神宮之爭。西漠蠱仙算不盡就直接偷道了太古傳奇青仇的仙蠱。
  “他們也有偷道手段?!”陳衣心中咯噔一下,眉頭緊皺。
  但和上一世不同。
  方源沒有用出閻帝殺招,陳衣將兩者聯系起來,只是一種自然的反應。并沒有任何的證據證明,方源就是算不盡。
  偷道流派在五域中也有不少的流傳。
  西漠算不盡有偷道手段,瑯琊福地具備偷道殺招也更有可能啊,畢竟盜天魔尊可是曾經和長毛老祖合作煉蠱的。
  陳衣殺來,方源冷笑一聲,直接迎上去。
  他催動逆流護身印,同時又開始醞釀落魄印。
  方源身上氣勢陡然暴漲。
  “兩大八轉殺招?!”陳衣嚇了一大跳,瞳孔猛縮,“一攻一防,相得益彰!該死!”
  方源和陳衣拼殺在一塊,而太古石龍和天婆梭羅則找鳳九歌的麻煩。
  鳳九歌目前只有七轉修為,本身仙蠱都被方源盜取了好幾只,戰力下降得相當厲害。面對兩大八轉戰力夾攻,他很快負傷累累,被打得命甲仙蠱激發出來。
  天庭那邊,紫薇仙子臉色劇變:“不妙!命甲仙蠱激發了,鳳九歌危在旦夕,這可如何是好?”
  上一世,紫薇仙子和鳳九歌只隔了一個閻羅戰場,紫薇仙子迅速破解了戰場殺招,把鳳九歌救下。
  但這一世,紫薇仙子和鳳九歌的距離,可是極其遙遠的。
  而星投殺招才剛剛醞釀了一半而已。
  鳳九歌絕不能死,他可是護道人!
  陳衣也知道鳳九歌的重要性,但他愛莫能助,方源死死地纏住他。因果神樹很強,攻防一體,但方源手持兩大八轉殺招,亦是兇威赫赫。
  時間迅速流逝,命甲仙蠱的薄薄光暈漸漸暗淡下去。
  一旦光暈散去,就是鳳九歌喪命之時。
  “怎么辦才好?!”陳衣焦急萬分,就在此刻,他的耳畔響起了元蓮仙尊的聲音:“看好了,這是基于因果神樹基礎上的連招——來因去果!”
  殺招催動,仿佛風起,青煙隨風搖晃,因果神樹仿佛在風中飄舞。
  方源連忙收住殺招,同時心中松了一口氣,總算將此招也逼了出來。
  有了來因去果,陳衣縱橫戰場,方源只得四下避退。
  陳衣迅速和鳳九歌匯合:“回去吧,這是我的仙蠱,記得將這里的戰況告訴紫薇仙子大人,將來給我報仇!”
  陳衣將用不上的仙蠱,都交給了鳳九歌。
  下一刻,來因去果殺招發動,將鳳九歌直接送走。就算是有大陣,還有瑯琊福地的竅壁,也無法阻擋鳳九歌的撤離。
  來因去果殺招畢竟是九轉層次的手段!
  “鳳九歌這一次讓你逃了,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。”方源臉色如常。
  他知道來因去果,也清楚此招他無法阻擋。
  之前分割陳衣和鳳九歌,就是為了防備這個殺招,可惜沒有成功。
  陳衣、鳳九歌都十分精明,戰斗經驗非常豐富。
  “走了鳳九歌,你就納命來吧,正好和雷鬼真君做個伴兒。”方源露出獰笑。
  陳衣淡笑一聲:“雷鬼真君前輩果然是被你們殺了。來吧,就算是死,我也不會讓爾等好過。”
  陳衣明知必死無疑,反而徹底放開。
  他雖然迷戀權勢,但同樣是天庭的一份子。
  只要是天庭的成員,都不怕犧牲,視死如歸!
  斬殺陳衣的過程并不容易,非常困難,很長時間都是僵持的戰局。
  但最終,陳衣授首,被方源奪走了性命。
  他沒有留下任何仙蠱,但是殘魂無法逃脫方源的魔爪。
  異人蠱仙們歡呼勝利,隨后又失聲痛哭起來。
  他們損失慘重。
  被陳衣斬殺了許多同伴。
  方源望著陳衣的尸體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不愧是陳衣,不愧是天庭蠱仙啊!”
  隨后,他又帶著深切的悲痛安慰異人蠱仙們:“你們的犧牲是值得的,是榮耀的。就連八轉蠱仙都死在你們的手上,這樣的戰績說出來,會驚天動地的。”
  異人蠱仙們只剩下兩三人,且各有重傷。
  “天哪,我們這一次的損失,真的太嚴重了。”
  “瑯琊福地反而受損最少。他們都結陣去了,在天婆梭羅之中很安全。”
  “奇怪……為什么大陣會突然間崩解掉好幾層呢。若不是這個變故,我們絕不會損失這么多人!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這應當是陳衣的手段,真是厲害,我都沒有發現絲毫的端倪!”
  異人蠱仙們聞言,都通紅著雙眼,咬著牙關:“是啊,就是這個老賊!”
  “殺了他真是便宜他了!”
  “他死不足惜!”
  可憐陳衣,不僅戰死在這里,死后還為方源背鍋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