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751 八轉水煉仙蠱

瑯琊地靈嘆息一聲,繼續道:“每一位尊者,都是無敵的人物,才情、天賦驚鬼駭神,絕不能用任何的常理來判斷他們。這種低估,對于我們自己是愚昧的,對于他們則是侮辱!”
  方源點頭,他不禁回想起上一世的大戰。
  每個尊者的出手,幾乎都能輕易地改變大局,傾覆所有蠱仙之前一切的努力。
  想想龍公是多么的強大,但是遭遇尊者手段,根本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!
  “單論道痕而言,八轉、九轉的道痕規模相差并不那么巨大。但實際上,八轉和九轉蠱仙之間差距巨大到令人絕望,這完全是因為人和人不同啊。”
  “蠱是天地真精,人是萬物之靈。沒有無敵的蠱蟲或者殺招,只有無敵的人物……”
  “想想無極魔尊,他六轉的時候道痕就有八轉的規模,那么當他成為九轉,道痕規模會有多少?”
  方源覺得自己無法估計。
  一切的修行常規、常理,對于尊者而言,都是不適用的。
  紅蓮魔尊能夠無限重生,無極魔尊道痕之多驚世駭俗,星宿仙尊算計天地影響歷史……
  這些尊者都是不可揣度的。
  至少目前,對于方源而言,情況就是這樣。
  事實上在瑯琊保衛戰,方源殺死了雷鬼真君、陳衣,搶走了鳳九歌的定仙游蠱。但真正最大的戰果是什么?
  是消耗掉了元蓮仙尊的一記手段——
  來因去果殺招!
  上一世,陳衣就是依靠此招,死守不敗福地,爭取到了關鍵時間,讓方源、武庸、冰塞川等人硬生生止步,錯失了最后的翻盤機會。
  “現在我提前消耗掉了來因去果殺招,但誰知道這些尊者的手段還有多少!”
  “說不定因為我重生造成的影響,會觸發更多的尊者手段。”
  “單靠重生的優勢,不斷積累下來,我會比上一世更加強大。然而還是很不保險,誰知道會不會在關鍵時刻,忽然出現一記尊者的手段?”
  “要想摧毀宿命蠱,單靠自己不保險,還得搜集一些尊者的手段,方才穩妥啊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斷思量謀劃。
  幾天后。
  南疆,掠影地溝。
  這里曾經是影宗的營地,被方源占據過。后來南疆蠱仙聯合追殺,包圍了此地,方源自爆了大量純夢求真體,形成夢境,成功拖延了時間,最終逃出生天。
  因而這里遺留下來了大量的夢境,南疆蠱仙便在這里布置了大陣,對夢境加以看管和研究。
  方源悄然來到了附近。
  他催動一記煉道殺招,立刻引起綿綿細雨,灑落在南疆蠱仙的大陣之上。
  大陣運轉起來,抵御細雨。
  “是何人攻我?”
  “哼,我們有此大陣固若金湯!”
  “沒錯,任何人要攻略這里都是妄想。”
  鎮守在這里的南疆蠱仙主要有羊三目、池囚、夏繁三位,遭受神秘攻擊,他們立即警惕起來。
  很快,他們就輕易地發現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并沒有遮掩身形的意思,事實上施展了這么一記仙道殺招,氣息不斷地噴涌而出,他也無法遮掩。
  能夠完美遮掩殺招氣息的,方源見過的只有武庸一人。
  不過,方源還是動用了見面曾相識殺招,改變了自己的容貌。
  若是真面目示人,還不把鎮守這里的蠱仙嚇壞?
  “是一位七轉蠱仙!但不知是什么人,他的氣息屬于南疆,應當是哪個隱修的蠱仙罷。”大陣內,夏繁辨別不出方源的真面目,以猜測的口吻道。
  此時,瑯琊本源已經徹底解封,被方源吞并,方源成為了真正的八轉蠱仙。
  但他故意變化,仍舊偽裝成七轉氣息。
  他的見面曾相識殺招,在上一世的最后時間段得到了很大改良。現如今南疆蠱仙根本無從發覺真相。
  為了防止墨水效應增強,保住自己的重生優勢,方源還是選擇了和上一世一樣,仍舊攻打這里的防備仙陣。
  同時,隱藏自己的八轉修為,一是為了防備天庭,二是方便勾引南疆蠱仙。
  按照上一世的記憶,這般發展下去,南疆蠱仙便會組隊追殺方源。方源若是暴露出八轉修為,就絕對不只是夏槎一位八轉蠱仙參與追殺了。
  方源當然要示敵以弱!
  細雨飄揚,很快擴大成中雨,滲透到大陣中去。
  陣中,池囚微微變色:“這是什么煉道殺招?竟是可以將我們的大陣煉化的樣子!這樣下去可不行啊。”
  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得到了長毛煉道真傳,還有大量的仙蠱。
  其中原本有三只八轉仙蠱,分別是水煉、強煉和升煉。
  三只仙蠱都是煉道蠱蟲,單純運用出來,沒有絲毫的殺傷力,只是輔助性質。
  這其中,強煉仙蠱能夠直接煉化他人仙蠱,原本是煉爐仙蠱屋的核心,但是在影宗入侵時被搶走了。此戰八轉的天元寶皇蓮也受損,在戰后跌落到了七轉層次。
  八轉升煉仙蠱一直是長毛煉道大陣的核心。
  而八轉水煉仙蠱則藏身在煉水當中。一直以來,瑯琊地靈都是動用此蠱和其他輔助蠱蟲,組成仙道殺招,將瑯琊福地的煉道、水道道痕,通過此招轉化成煉水。
  瑯琊地靈的計劃是,將這些煉水積累起來,達到一定的程度后,就能形成煉海!
  煉海是人造的天地秘境,一旦成仙之后,便能自我補給,源源不斷。
  這是一項相當浩大的計劃,消耗的煉道道痕、財力物力、精力和時間都極其龐大。
  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之后,立即明智地擱置了此項大計,將當中的水煉仙蠱取出來自用。
  眼前方源用的這個殺招,就是以八轉水煉仙蠱為核心。方源采取了諸多蠱蟲輔助,將八轉氣息遮掩,偽裝成了七轉。
  這也是示敵以弱的戰術。
  “無妨,這等七轉殺招,怎能壞得了我們的大陣。”池囚帶著驕傲的語氣道。
  這座大陣乃是池家鋪設,池囚身為池家蠱仙,自然有一股傲氣,對自家的仙陣十分自信。
  “看,大陣自行運轉了。無需我們出手,就能完美地克制敵人,讓這什么煉道殺招無功而返。”池囚笑著道。
  然而很快,池囚臉上的笑意就消失了。
  大陣已經變化了好幾番,但不管怎么變化,都奈何不了煉道殺招。原本中等程度的降雨,已經成了大雨。
  大雨瓢潑,大陣被侵蝕得極其嚴重。
  不時有蠱仙匯報,語氣和神情都非常焦急。因為大量的凡蠱都在雨中,被敵人煉化了去。
  偏偏這座大陣前期只能自行運轉,不到萬不得已,蠱仙沒有操作的能力。
  這是南疆蠱仙汲取了義天山夢境大戰的教訓,為了防止類似方源這等內奸滲透,操縱仙陣的情況再次出現,而特意布置成這種樣子。
  池囚束手無策,牙關咬緊,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道:“怎么可能?這究竟是什么煉道殺招,我族的大陣居然毫無用處?!”
  池囚簡直要驚呆了。
  通常而言,煉道對于陣道并沒有這么大的優勢。
  但偏偏方源的陣道造詣也極其出眾!
  還有更關鍵的一點,方源對這座守護大陣也非常熟悉啊。
  盡管上一世,這座大陣的確給方源造成了許多麻煩,但后來方源威逼利誘,令池曲由妥協,池曲由成了南疆最大內奸,將這座大陣的詳細情況都告知了方源。
  池囚這可憐孩子絕對不會想到,己方大陣早已經是透明的,底細全部暴露了。而且充當內奸的,還是他家的太上大長老!
 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,更何況方源催動的還是八轉殺招。
  不一會兒,大陣中的南疆蠱仙們就如熱鍋里的螞蟻,急得團團直轉。
  “怎么辦?怎么辦!對方煉化的速度越來越快了!”
  “他究竟是何人?擁有這樣的殺招,難怪有自信主動進攻。”
  “對方煉化蠱蟲的速度越來越快了,我們跟不上他的速度。到了最后時刻,即便我們能夠自主操縱大陣,恐怕也已經晚了。”池囚擦了擦頭上的冷汗。
  “陣道果然是不中用。”夏繁冷哼一聲,換來池囚的瞪視。
  夏繁不以為意,看向羊三目,建議道:“當務之急,就是我們派遣蠱仙出陣,干擾敵人施展殺招,為我方調換蠱蟲,恢復大陣爭取時間。”
  他是智道蠱仙,有著出謀劃策的責任。
  羊三目點點頭,他身為頭領,在這個時候必須站出來:“那就由我出戰,爾等策應。”
  方源雖然神秘,但是羊三目底氣也很足。
  他是魂道蠱仙,在南疆七轉中是知名的強者。而煉道這個流派,優勢在于煉蠱,其他方面就弱于通常的流派了。
  夏繁作色欣喜:“或許由羊兄此次出馬,就能直接斬殺了敵人,奠定戰局呢。”
  羊三目瞥了他一眼,飛出大陣。
  他主動找上方源:“來戰吧!”
  “呃!”羊三目戰敗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的強?”羊三目被俘。
  片刻后,大陣被方源攻破。盡管大陣有傳送的布置,但方源采取的是煉道手段,直接煉化,首先破壞了大陣的傳送能力。
  鎮守在大陣的蠱仙一個都沒有跑掉,都被方源生擒活捉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