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52 池曲由的悲憤

掠影地溝守衛大陣失陷!
  南疆各大超級勢力很快就察覺了這個事實。
  正道震蕩!
  掠影地溝處的夢境,乃是南疆中除去義天山之外最大的夢境集結之處。
  任何一個流派,都有自己的修行資源。
  夢境顯然就是夢道修行的獨特資源,蘊藏著夢道流派的種種奧秘。
  一言仙的“三尊說”預言,早已經深入人心。蠱仙們都知道未來的時代,是夢道的時代。因而任何超級勢力,都對夢境十分重視,嚴加看管。
  “掠影大陣失陷得未免太過迅猛了,究竟是何人出手?”
  “根據之前陣中蠱仙傳達的情報,還有我們事后的偵查,敵人只有一人,并且還只是七轉蠱仙。”
  “只是七轉蠱仙,就能攻克這樣的大陣?而且還這般迅猛?”
  “這事情的確蹊蹺。你們說會不會是方源那個魔頭又來了?”
  “不太可能吧?若是方源的話,掠影地溝中的那些夢境怎么還留著?他可是有著化夢境為人形的手段呢。”
  和上一世不同,方源沒有收走掠影地溝中的這些夢境,而是故意將它們留下。
  這個舉動果然引起南疆正道的胡思亂想,很好地遮掩了方源的身份。
  一時間,南疆蠱仙界都在猜測這位攻破大陣的蠱仙,究竟會是誰?
  是誰有這樣的膽量,竟然來主動挑戰南疆正道?
  又是誰有如此手段,能夠輕易攻破超級仙陣?
  這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?純粹地打擊南疆正道?和正道有仇?還是……對于夢道有一些研究,已經利用了里面的夢境了?
  在所有的南疆正道當中,最為郁悶的是池家的太上大長老——池曲由。
  掠影地溝的仙陣中有一個暗道,是池曲由故意留下。為了防止將來夢境遭受爭奪,他未雨綢繆,特意留下的暗手。
  方源進攻大陣那天,他迅速察覺,然后為“是否動用這個暗道”而猶豫。
  畢竟這是他的陰暗心思,若是無謂地暴露出來,將使他在南疆正道中的名望受損。
  然而等到他察覺不妙,正想動用暗道的時候,方源的煉道殺招已經破壞了這個能力。
  池曲由郁悶!
  上一世,方源暴露了身份之后,久攻大陣不下,池曲由才下定決心,并且有時間秘密傳送到大陣中來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比較同期實力暴漲得相當厲害,沒有給池曲由留下充沛的應對時間。
  事實上,池曲由是有一絲機會的,但他猶豫了,沒有把握住。
  當然,就算他通過暗道,傳送到了方源面前,方源也絲毫不懼。
  很快,池曲由就更郁悶了。
  因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,傳出了一些流言蜚語。
  說此次大陣之所有被攻破,如此迅猛,讓正道難有增援的時間,是因為池家出現了內鬼!
  正是因為這個內鬼泄露出了大陣秘密,這才導致神秘蠱仙一帆風順地攻下大陣。
  “這是謠言!這是污蔑!我池家一定要查探清楚,對散布謠言的人嚴懲不貸!”池曲由反應很迅速,立即公開發言,表明自己的立場。
  但流言流竄得更加猛烈,出現了許多版本,一些很明顯是無稽之談,但有一些卻是有板有眼,惹得正道蠱仙們疑心加重。
  池曲由氣憤不已,近些天來一陣陣胸悶。
  這些流言打擊到他,令他好不容易經營出來的形象遭受損害,聲威下跌得十分厲害。
  “我池家怎么可能泄露情報?這里面的幕后黑手,用心真的十分險惡!”池曲由屢屢現身,發表聲明。
  他心中已有懊悔。
  早知道現在這種情況,還不如當初拼著風險,直接傳送過去。
  “就算那暗道暴露,遭受非議。但我也能捉住那神秘敵人,將他拿下!”池曲由對自己信心很足,因為在他看來,對方就是一位七轉蠱仙。
  有關他的這點猜測,除了情報的佐證之外,池曲由也有自己的辨別方法——若敵人是八轉,直接露面硬來就行了,何必像現在這樣縮頭縮尾,故作神秘?
  一些正道的蠱仙安慰他,表示相信池家。
  但也有一些正道蠱仙,比如說和池家向來不對付的羊家,語氣就很不友好了。
  “監守自盜也是人之常情嘛。”
  “我們羊家損失最慘重!羊三目可是七轉中的強者!他戰敗太過迅猛,這極其不正常。很顯然是有人將詳細的情報泄露出去了。”
  更有羊家蠱仙直接問責池曲由:“既然池曲由大人您口口聲聲說無辜,那么流言中披露出來的大陣內容,都是詳細屬實的,這個您怎么解釋?”
  池曲由無言以對,他對此也很納悶。
  他仍舊義正言辭,態度堅決:“這個不需要解釋!因為大陣的具體內容,不只是我池家熟知。要說嫌疑,但凡參與的超級家族都有可能。”
  說什么池家出內鬼,這種黑鍋太大太重,池曲由暗中發誓:就算打死自己,他都絕對不背!
  “如果真出現了內鬼,我一定把他抽筋扒皮,敲碎他每一寸的骨頭啊!”池曲由詛咒。
  他對神秘敵人很仇恨,對或許可能存在的池家內鬼,更恨得牙癢癢!
  可笑的是,池家真的出現了內鬼,而且這個內鬼還是他自己!
  當然,這是方源上一世的事情。
  就連池曲由自己都不知道。
  換句話講,他如此困境,其實也是被他自己害的。
  但不論池曲由如何分辨,如何堅持自己的立場,有關池家的不利謠言還是越傳越廣,愈演愈烈。
  “這個架勢,看來不只是那個破陣的敵人了,恐怕還有其他南疆勢力在推波助瀾。羊家肯定少不了。”
  池曲由很是上火,饒是他八轉修為,陣道大宗師,此刻面對這種情況也束手束腳,無可奈何。
  在正道的游戲規則中,修為并不能代表一切。
  “為今之計,只有一個方法,就是捉到那個始作俑者!”
  “沒錯。只要我逮住他,挖掘出真相,我要讓南疆正道全都閉嘴!”
  池曲由差點要大喊出口號:嗚呼!還我清白,還我名望!
  如果真讓他找出了真兇,不知道他會有什么表情,會有什么想法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