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754 池曲由要說服自己

一片淺薄的深藍湖泊,在蒼翠的青山包圍下,安靜的宛若寶石。湖泊周圍,都是潔白渾圓的石子、石塊,形成河灘。
  正是南疆池家掌握的中型資源——攝心河灘。
  方源將里面的蠱蟲都搜刮進自己的仙竅。
  五轉攝心蠱有三千多只,四轉則有五萬,三轉以下的攝心蠱規模多達百萬。
  他又動用力道仙蠱挽瀾。
  和上一世一樣,此時的挽瀾仙蠱仍舊是六轉。
  片刻功夫,河水就像是被一片絲綢,被無形的巨手拈了起來,盡數投入到方源的仙竅之中去了。
  攝心河灘,環境特殊,充斥智道道痕,當然也有土道、水道、木道等其他道痕,充當基石,只是規模總量遠不如智道道痕。
  方源收取的這片河水,也有著濃郁的智道道痕在。不過大部分的智道道痕還在周圍的土地上。
  方源對此有心無力。
  他缺乏拔取土地的手段,這里的土地不是凡土,至少需要七轉巔峰的土道手段。因為要克服土地中蘊含的智道道痕。
  并且這股手段還需要巧妙,不能將土地中的智道道痕破壞掉。
  破壞了智道道痕的土地,價值就很低了,等若將一幅絕世名畫胡亂涂改,面目全非,和小二涂鴉沒有什么區別。
  奪取和搬運自然界里的修行資源,也需要手段,破壞則相對容易些。
  這就像天庭攻略不敗福地。天庭有摧毀不敗福地的手段,但要從中汲取出成功道痕,就得花費大力氣,利用人道仙招,舉報中洲煉蠱大會,費時費力。
  方源出現,掠奪攝心河灘的消息,很快就傳達到池曲由處。
  池曲由起先還有點心存僥幸:“情報屬實嗎?”
  很快,他心中的這點僥幸就被打沒了。
  因為疑似定仙游組成的仙道殺招,還有方源如今名傳天下的萬蛟殺招,都是最好的明證。
  “方源這廝怎么會在攝心河灘突然出現?”池曲由眼角不禁微微抽搐,“難道他需要大量的攝心蠱?”
  方源雖然只是七轉修為,但他不是普通的七轉,他可敵八轉,乃是特例!
  池曲由又想到寶黃天中那段影像:“如今的方源重獲七轉定仙游仙蠱,更疑似有偷盜仙蠱的手段。他要一心為難我們池家,可就麻煩了。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嘆息。
  他必須承認,方源就是個大麻煩!
  定仙游仙蠱能讓方源行動自如,需要特定的手段才能克制。
  方源戰力可敵八轉,因此大多數的池家蠱仙不能隨意出戰,必須是池曲由個人,或者是出動七轉仙蠱屋。如此一來,哪怕池家是超級勢力,能夠拿出來的力量也就屈指可數了。
  “至于偷道的手段,應該不是方源的能力。”
  “此前方源并沒有展現出這方面的手段,而當年長毛老祖可是和盜天魔尊合作煉蠱。瑯琊福地中藏有一道盜天真傳,方源借助瑯琊福地的底蘊,這才抵御了天庭的入侵。”
  “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掌握盜天真傳還需要一段時間”
  池曲由估算著。
  他覺得自己最近應該是運勢不佳,方源這次忽然冒出來,居然主動找池家的麻煩。
  這不是倒霉是什么?
  盡管方源讓池曲由感到相當頭疼,但他不得不戰。
  池家的利益,正道的身份,還有八轉蠱仙的尊嚴,都迫使他要盡快出征,去擊退方源。
  池曲由親自出征,操縱著太宇寺,盡最大的速度來到攝心河灘。
  大陣被摧毀了,一片狼藉,殘破不堪。
  海量的蠱蟲沒有了,攝心河灘再無之前的勃勃生機。
  河水也沒有了,河灘干涸一片,慘不忍睹。
  甚至就連河灘山的石頭塊兒,也一個都不見了,都被方源打包帶走,洗劫一空!
  池曲由臉色鐵青,其余的池家蠱仙更是破口大罵,詛咒著方源以及他的十八代親人。
  “這魔頭膽子太肥了!”
  “這可是我族的中型資源點,這一次遭受劫掠,元氣大損,數年都恢復不到舊況。”
  “唉……罵方源祖宗十八代是沒有用的,他是天外之魔,另外這個世界的親族都被他親手殺死了。”
  池家蠱仙的咒罵聲漸漸平息下來,眼前嚴峻的形勢讓他們都眉頭緊鎖。
  攝心河灘是毀了,但底子還在,因為方源無法將這片土地都挖掘帶走。
  然而問題的關鍵是方源!
  方源還活著,他接下來會不會再出現?再向池家下手?
  池家蠱仙們還搞不明白的是,方源突然向攝心河灘出手,是為了什么?
  “等等,之前進攻掠影地溝,攻破大陣的神秘蠱仙,會不會就是方源呢?”有人提出這個懷疑。
  “嗯,很有可能啊。畢竟兩者都是七轉蠱仙,實力卻超乎尋常。方源陣道造詣不俗,摧毀兩處大陣,他是有能力的。另外,他吞并了瑯琊福地,擁有煉道仙蠱,那神秘蠱仙不就是用的煉道殺招?”
  “但那神秘蠱仙若是方源,為什么之前進攻掠影地溝時,他還遮掩自己的相貌呢?而這個時候進攻我族的攝心河灘,卻主動暴露了真容呢?”
  許多池家蠱仙想得直撓頭。
  他們想不通。
  首先,根本沒有證據,來證明神秘蠱仙和方源是同一人。其次,方源這次劫掠攝心河灘,也是動機不明,沒有人知道他在發什么瘋。
  “太上大家老,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?”池家蠱仙沒有議論出什么,只好來問池曲由。
  池曲由臉色緩和了一些,他肚子里早就咒罵開了,他也很想知道方源究竟在搞什么鬼!
  他們趕到這里來,但方源早就沒影了。
  池曲由的處境很尷尬,很被動。
  但表面上,他必須維持住池家之主的威儀:“不要慌張,先查探現場,搜集線索。方源就算現在逃了,但這筆賬我們池家記著,早晚有一天我們要讓他千百倍地償還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池家蠱仙們領命而去。
  偌大的太宇寺懸浮在半空中,并不遮掩澎湃的氣勢,彰顯著池家聲威。
  不一會兒,出去的蠱仙就都一臉懺愧地回來復命。
  方源的手腳太干凈,根本就沒有留下什么有價值的線索。
  就算有一些線索,又能算得了他嗎?
  池曲由自己心里都不抱希望,因為天庭都拿方源沒有太多辦法。池家擅長陣道,信道、智道都比較薄弱。
  “池家此次若要找回場子,就得花重金請信道大能搜集出情報、線索,再請智道大能推算。然后還要設計埋伏,討伐方源,和方源交戰……”
  “唉。”池曲由心中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個過程,他想想都覺得氣餒。
  因為代價太大了,風險太高了,收益還很不明顯。
  能夠對付方源的信道、智道大能,當然只能是八轉蠱仙。這種人物要請他們出手幫忙,池家必須耗費巨大代價。
  找到方源后,池家還要和方源交手,能不能收拾掉方源,還是兩說的話!
  雷鬼真君要收拾方源,自己的三根胸骨掛在寶黃天中。天庭要入侵瑯琊福地,瑯琊福地被方源吞了,鳳九歌的仙蠱被方源盜了,紫薇仙子主動公開地坦誠,承擔戰敗責任。
  他池家有什么?
  是,池家是超級勢力,但是和天庭相比呢?
  天庭都拿方源沒有辦法,紫薇仙子恨方源入骨,又能如何?
  “方源雖然只是一個人,但他兼修多道流派,根本沒有短板。他本人狡詐陰險,兇殘狠辣,連武家武庸都被他耍得團團轉。之前南疆正道聯合追殺,都被他逃出生天。我帶領池家,就想找他的麻煩?呵呵。”
  池曲由心里很憤怒,但同時也很無奈,很悲涼。
  方源成長得太快了,已經讓池曲由感到深深的忌憚。
  “方源雖然只有七轉修為,但比通常的八轉蠱仙都要麻煩。尋常的八轉蠱仙,專修一道,沒有深厚智道造詣,更沒有定仙游啊。”
  “如果方源就此收手,不再動我池家的資源,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。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連連嘆氣。
  他已經決定收手了。
  攝心河灘是損失了,但底子還在,還可以經營下去。
  說得大氣一點:一處中型資源而已,池家還賠得起!
  “當然表面上,我得激烈悲憤,占據大義,義正言辭,將聲勢搞大,不能墮了池家名望。”
  “但暗地里,還是約束自家蠱仙,嚴加防備,以經營和修行為主。”
  “若是這個期間,方源對其他勢力的資源下手,那就最好不過了!”
  片刻后,池曲由思謀已定,他艱難地說服了自己。
  要讓堂堂一位八轉蠱仙,帶領著一個超級勢力,暗中向方源低頭,這并不容易!
  但池曲由是一個英明的領袖,具備大局觀念。和方源這種人死磕是沒有好處的,池家動員全族,全力出手,的確能夠給方源帶來巨大的麻煩,乃至生命的威脅。
  但池家也必然會付出巨大的,乃至慘重的代價!
  這種情況,若是發生在北原,很可能就全族激憤,想個毛,直接干!
  但在南疆……冷靜點,日子還過不過了?
  失去了一個中型資源,我們池家還有其他的中型資源,還有數量更多的小型資源點,大型資源點,巨型資源點!
  我們還能活得很好。
  面子損失了一些,但里子還在呢。
  出頭的椽子先爛。池家若是全力和方源死磕,把自己害了,拼個兩敗俱傷,讓其他超級勢力漁翁得利,怎么辦?
  池曲由吐出一口濁氣,像是要把心中的憋悶和郁憤,都隨著這口氣吐出去。
  他的心情漸漸緩和下來。
  “報——!方源再次出現在我族云竹山脈,他打爆大陣,我族兩位蠱仙不敵敗退,現在方源正在大肆搜刮各種資源,其中就有剛剛成型的野生木道仙蠱一只!”
  池曲由聞言,頓時面色一僵。
  剛剛平復下來的心,瞬間被升騰噴涌的怒火填充。
  “方源,我日你個先人板板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