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55 成竹仙蠱

云竹山脈。
  方源高懸于空,仙級奴道殺招四下頻發。
  中中中!
  荒獸云貍在殺招的光暈中,劇烈的掙扎,神情痛苦,不斷嘶吼。但很快,這種抵抗就迅速衰減,最終它們一動不動,待在原地,向方源低頭。
  方源微笑,打開仙竅門戶,云貍順從地鉆了進去。
  不只是云貍,還有其他海量的生靈,都逃不出方源的魔爪。
  云竹山脈,地域廣闊,乃是大型資源點,充斥濃郁的云道道痕,孕育出荒獸荒植非常正常,就算是上古荒獸也有可能。
  方源迅速搜刮,有著前世的記憶,他非常清楚這些荒獸荒植的位置。
  很快,他就收獲了七頭荒獸云貍,三種荒植共十一株,分別是云氣根、白毛參以及槍尖竹。還有一塊七轉仙材——散發七色的云泥,體量十分龐大。
  “時間很充裕啊!”方源算計著時間。
  上一世,他光是搜刮這些,就花費了不少時間。但這次因為是第二次搶劫,業務熟練,非常迅速,節省了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“上一世,我只是大致搜刮,其實這片山脈中還有不少地方,沒有下手呢。”
  方源對陌生的地盤探去,果然又發現了一頭荒獸云貍。
  他正動用奴道殺招鎮壓,仙竅中瑯琊地靈傳訊過來:“啟稟主人,我們新得的這只木道仙蠱,跟腳已經探查清楚了,它是木道六轉仙蠱,名為成竹!”
  蠱是天地真精,毫無疑問,成竹仙蠱便是此時云竹山脈中價值最大的寶藏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被云竹山脈的大陣阻擋片刻,沒有來得及。鎮守在這里的兩位池家蠱仙非常果斷,在逃走之前,將即將要成形的野生仙蠱摧毀了。
  但今生,方源注意到這一點,剛剛出手就直擊要害,打破大陣,將還未成形的野生仙蠱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。
  池家兩位蠱仙傻眼,大陣被方源攻破得太快!
  這座大陣在上一世還抵擋住方源片刻,表現得有板有眼,但既然方源上一世攻破了這座大陣,也就明白了此陣的運轉之理,這一世出手輕輕松松將其攻破。
  方源得了一小會,野生仙蠱剛剛成形,便就被他當場煉化了去。
  成竹仙蠱,只有常人的小拇指頭大小。它體型長而扁平,前胸背板平坦,蓋住頭部。頭狹小。眼半圓球形。
  方源曾經放在手中把玩,它的身體與鞘翅都非常柔軟,腹部有六塊腹板,尾端放光,光輝碧綠深沉。
  總體而言,成竹仙蠱就是一個能發深綠光輝的螢火蟲。
  “不錯不錯,這只仙蠱正合我用。”方源面露微微喜色。
  方源鏟除陳衣,得到他的魂魄,一直都在搜魂。
  陳衣乃是元蓮派太上大長老,年輕的時候就獲得了一道元蓮真傳——因果神樹。在瑯琊福地的戰斗中,又獲得了一道元蓮真傳——來因去果。
  所以,方源手中有兩道元蓮真傳!
  不過來因去果的根基,還在于因果神樹。
  這兩記殺招的核心仙蠱,除了律道仙蠱因、果之外,就是一些木本蠱了。
  陳衣陣亡,虛竅消散,里面的蠱蟲早就被他自毀,方源要修行元蓮真傳,還得自己籌備蠱蟲。
  凡蠱可以解決,但仙蠱就需要花心思籌備了。
  成竹仙蠱顯然就是木本蠱,可以參與元蓮真傳的相關修行。
  當池曲由操縱著太宇寺,趕到云竹山脈的時候,方源早就跑得沒影了!
  池家蠱仙們呆呆地看著云竹山脈。
  許多人雙眼瞪大,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:“光禿禿一片啊,這還是云竹山脈嗎?我們的錦繡繁盛的云竹山脈呢?”
  一位老蠱仙差點把老血噴出來,他顫顫巍巍地道:“我曾經駐守過這里一段時間,經營山脈,耗盡心血,沒想到卻遭方源賊手!方源,你這個魔頭,我和你勢不兩立!”
  有人則思考,語氣沉重:“我們栽種在這里的普通云竹,規模極大,非得用巧妙的木道殺招才能迅速收取。方源這家伙顯然是有備而來!”
  方源上一世的確是缺乏木道手段,最終將海量的平凡云竹都留在山上,只取走了荒植。
  但這一世,他帶著重生的優勢而來,當然是準備充分的。
  方源專門為了收取云竹,而設計出了一個木道仙招!
  他的木道境界雖然不高,但借助智慧光暈,推算出一個針對凡材的六轉殺招,還是妥妥的。
  他吞并了瑯琊福地,獲得了數只木道仙蠱,正好在這里能利用得上。
  瑯琊福地庫藏豐富,白毛地靈主宰福地時間極長,經營了數十萬年,每一個主流流派的仙蠱都有數只。它們不成體系,都是地靈煉制出來,或者是研究什么煉道的難題而準備的。
  方源就曾經借用過當中的木芽仙蠱,組成菌光普照殺招。
  池曲由滿臉都是陰云密布,大袖中隱藏的雙手,已經捏緊成拳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他暗中咬牙,之前的幻想破滅了。
  方源就是針對池家的!
  但池曲由萬萬想不通,為什么方源要針對他,針對池家。
  當初追殺你,整個南疆正道都有份。和你仇恨最深的就是武庸,你去干武家啊。你若是嫌武家強大,你就去欺負弱小,比方說喬家什么的。
  我們池家不弱,在南疆正道中始終都是上流層次啊!
  我招誰惹誰了,你來對付我?
  你究竟有哪里看不慣我,我改還不行嗎?
  你好好說,行不行?
  人和人之間,注重的就是交流啊!
  最煩的就是你這種人!動不動就搞突襲,就搞破壞,就搞劫掠!關鍵還一聲不吭!
  你究竟是為什么這么做?你這個混蛋!
  不只是池曲由,整個池家的蠱仙都感覺委屈,感覺冤枉。
  “方源為什么針對我們,明顯是刻意進行了充分的準備。他究竟在圖謀什么?”
  “我們必須要先弄明白這個問題,這將是我們對付方源的首要條件。”池曲由沉思了片刻,說道。
  他放下了之前的僥幸,決定全力對付方源。
  不對付他,池曲由對家族不好交代。
  魔道蠱仙常常獨來獨往,但正道不行,維系一個組織,絕不能單憑個人喜好和個人自由。就拿池曲由而言,即便是八轉修為,他還有血脈后代需要照顧。
  再者云竹山脈對于池家,并不是單純的大型資源點。
  池家起步時,池家先祖們省吃儉用,咬緊牙關,拼力建設出云竹山脈。
  云竹山脈為池家的發展壯大,提供了穩定的經濟來源。
  云竹山脈是池家的光輝歷史,蘊含著池家奮發的精神。
  方源劫掠云竹山脈,本身就是踐踏池家蠱仙的驕傲,蹂躪池家的歷史情懷。
  就在這時,池曲由等人又接到了池家蠱仙的求援急報。
  “報——!方源忽然出現在鳳焰山,目前正施展出萬蛟殺招,攻打護山大陣。”
  “報——!方源出現在襤褸洞外,被洞外大陣暫時阻礙,神秘消失。”
  和之前不同,方源忽然出現在了兩個地點。
  池家蠱仙們驚疑不定,難道方源還有兩個不成?
  “一個是假扮的,一個才是真身?”
  “或者是方源的分身,也有可能啊。”
  “不,按照情報中的時間,方源是先出現在襤褸洞,隨后又用定仙游,攻打鳳焰山。”池曲由冷靜地分析道。
  “如此一來,方源還是在鳳焰山嗎?我們要立即趕去支援!”
  “但他為何之前又要傳送到襤褸洞呢?這是否多此一舉?”
  “或許他是發覺襤褸洞的守護大陣十分強大,所以就選擇了更易攻打的鳳焰山?”
  “不,這兩處都是巨型資源點,守護大陣都同等強大,并不存在明顯的強弱之分。”池曲由琢磨著,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  他不動聲色:“分兵救援吧。”
  “只能這樣了!若是巨型資源點被方源攻破,那我們池家可就要傷筋動骨了。”
  “但這會不會是方源的謀算,他就是想誘導我們分兵呢?”
  “方源的實力今非昔比,再不是之前被我們追殺的時候了。鳳九歌這樣的人物,都栽得這樣慘……”
  池家蠱仙們猶豫不決,對方源十分忌憚。
  “我們要不要求援?”忽然有一位蠱仙開口道。
  整個太宇寺中,頓時一片沉默。
  這其實是大多數蠱仙心中想要說的話,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。
  沉默中,群仙的目光紛紛投向池曲由。
  池曲由滿臉寒霜,冷喝道:“對方只是一個七轉蠱仙!而我族只是被攻破了兩處資源點,這就讓我們方寸大亂,去外求援?我們池家可丟不起這個人!還是誰戰死了?池家只剩下老弱婦孺了?和方源一戰都沒有過,居然就想求援?你們的膽氣呢?你們的勇武呢?你們身為池家人的榮耀呢?”
  群仙皆低頭不語,被池曲由狠狠的一陣喝斥。
  池曲由訓了他們一頓,旋即下令:“就按我說的辦!我前往鳳焰山,你們操縱太宇寺,支援襤褸洞。盡快支援,但也不要亂了方寸。巨型資源點的守護大陣,可不是那么脆弱的。時刻保持聯絡!”
  “是,大人!”
  沒有人反對池曲由的這個命令。
  就目前的位置而言,他們距離鳳焰山較近,襤褸洞較遠。所以宇道仙蠱屋太宇寺,直撲襤褸洞。而池曲由速度不快,就近支援鳳焰山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