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756 被自己給坑了

池曲由全力趕到鳳焰山,便見護山大陣已是被方源攻破大半。
  方源正在拔取晚霞梧桐,搜刮梧桐林中的火鳳凰在內的諸多鳥禽,動作熟練至極!
  鎮守這里的蠱仙沒有逃走,而是借助殘存的大陣,正對方源發動猛攻。
  方源也應付得游刃有余。
  他一邊對付殘存大陣,一邊大肆劫掠。
  “住手!”池曲由大喝,又驚又怒。
  “太上大家老,您終于來了!”鎮守這里的七轉蠱仙激動萬分,熱淚盈眶。
  他起先還對護山大陣頗有自信,但交手片刻,就被方源攻破了大陣,嚇得心肝兒直顫,膽寒無比,再不敢放肆。池曲由來之前,他都是以守為主。見池曲由來了,他立即發起一些聲勢浩大的攻勢。
  池曲由殺奔過來,方源主動收手。
  “方源,你做的好事!現在報應來了!”池曲由雙眼噴火。
  鳳焰山這處巨型資源點有些特殊。
  它除了養鳳凰之外,每年到了特定的時期,還會吸引到許多野生鳳凰,前來這里,停留產蛋。一旦鳳焰山遭受劇變,野生鳳凰極可能就另選他址,會令池家損失很大。
  方源卻是面帶微笑。
  和上一世相比,池曲由更加憤怒,因為方源搜刮得力,這一世的池家受損更加嚴重,讓池曲由心頭滴血。
  “池曲由前輩,我也等你多時,且看我這一招!”方源說著,催動閻羅戰場。
  池曲由猶豫了一下,沒有躲閃,而是任憑閻羅戰場將自己包裹,口中嚷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!”
  閻羅戰場迅速成形,形成一大片的黃褐云團,將方源和池曲由都包裹進去。
  隨后,閻羅戰場迅速收縮,前一刻它仿佛是黃褐色的巨大云團,下一刻就濃縮成一個點,模仿仙竅收縮寄托虛空,消失無蹤。
  “好一個魂道戰場。”池曲由贊嘆。
  池曲由雙手背后,好整以暇,態度發生劇烈改變,雖然陷入閻羅戰場卻沒有著急動手,而是悠閑從容。
  他心中暗暗忌憚:沒想到方源連戰場殺招都有了,之前根本就沒有相關的情報。
  和上一世的同期相比,方源這一世的閻羅戰場沒有遭到曝光。
  他在上一世,用閻羅戰場圍困鳳九歌,不僅暴露這一手段,而且還被紫薇仙子推算、破解成功。
  瑯琊福地保衛戰后,紫薇仙子更是將閻羅戰場的種種玄妙,還有如何破擊此招,都無償的公布到寶黃天中去,導致方源的閻羅戰場實戰價值大大縮減,風險成倍提高。
  而這一世,方源雖然也動用過閻羅戰場數次。但分別是蒙屠、睡姑、鉆頭鱉,這些對象的結果是死的死,降的降。而對付鳳九歌的時候,則是身處于超級大陣空間之中,不方便催動閻羅戰場。因此這個手段就一直保密,世人不知。
  此刻方源用出來,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曝光。
  方源不可能將池曲由殺了此戰后閻羅戰場的情報,必將廣為流傳。
  當然,不殺池曲由,不是方源沒有這個能力,而是殺了池曲由風險太高,收益太小。這就和池曲由之前不愿意對付方源一樣。
  兩虎相爭,必有一傷。
  方源站在戰場的另一側,遙遙打量池曲由,面露微笑:“池曲由大人,你如今身陷我的仙道戰場,卻無一絲進攻的架勢,而是想和我閑聊嗎?你意欲何為?”
  池曲由冷哼一聲:“休要裝蒜!”
  “方源你四處劫掠,無非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罷了。”
  “仔細想想,你既然可以輕易攻破守護大陣,為什么就沒有取走池家蠱仙的性命?這對于你而言,并不困難。但你卻從未害過一位池家蠱仙的性命。”
  “其次,不管是在攝心河灘、云竹山脈、鳳焰山,你劫掠雖兇,但每一地都保留下了根基,沒有破壞。”
  “我和太宇寺出擊,也在你的預料當中。見我們出動,你便故意攻擊鳳焰山和襤褸洞,誘導我方分兵。”
  “你無非是想找到一個機會,來和我交流對話,卻又沒有什么其他的隱秘方法。”
  “說吧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。”
  池曲由侃侃而談。早在分兵之前,他就猜到了方源的想法,之后的一切怒恨都是他的演技。
  池曲由分析的大體上是沒有錯的。
  上一世,掠影地溝仍在,池曲由坐鎮了一段時間,直到方源進攻鳳焰山,才將他單獨吸引過來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早就將掠影地溝給攻破了,池曲由和太宇寺一直在一起,這就讓方源有些難辦。
  太宇寺這座宇道仙蠱屋,專門克制仙道戰場。方源上一世就和它交手,就連大盜鬼手都拿它沒有辦法。
  方源要和池曲由交流,最好就是要避開此屋,創造機會,吸引池曲由出來單獨詳談。
  這點難不倒方源。方源的智道造詣深厚,腦海中念頭一翻,稍稍做了一些改變,便達成了這個目標。
  只是有一點,池曲由猜錯了。
  方源在每一處資源點都留下根基,不是因為他故意保留,而是自身沒有收取的手段。
  池曲由是會錯了情。
  當然,方源是絕不會點明的。
  “啪啪啪。”方源輕輕地鼓起掌來,“和聰明人講話,就是輕松愜意。池曲由前輩,且先看看這個如何。”
  池曲由眼中精芒閃爍不定,小心翼翼地接過方源拋出的信道凡蠱。
  他表面上云淡風輕,實際上心中戒備非常。方源雖然是“七轉”修為,但池曲由深知此子面厚心黑,狡詐兇殘,心狠手辣,必須得時刻防備他可能的陰謀詭計,一刻都不能放松。
  但很快,池曲由的面色就變了。
  他眉頭皺起,眼中寒芒閃爍,臉上籠罩著一層青色。
  方源拋來的信道凡蠱中,記載著池家諸多要地的守護大陣,以及方源的猜測和針對破解的手法。其中就有鳳焰山的大陣,方源清楚得一塌糊涂。按照方源對此陣的理解,他完全可以直接攻破大陣,盡取鳳焰山的資源,但他卻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從這一點上,池曲由看到了方源的“誠意”,證實了自己剛剛的猜測,同時也暗暗心驚于方源的陣道造詣!
  而真正讓他心寒的,卻是信道凡蠱中的后面部分內容。
  這部分內容,詳細地講述了池家的種種情報,令池曲由都心中發冷。
  這絕不是打探一天兩天就能打探出來的,非得是長時間的積累,才能積累出來的豐厚情報。
  而在這些情報中,關于池家內患,池曲由后繼無人的內容,乃是重點中的重點!
  這由不得池曲由不變色,不動容!
  因為這份情報,十分深刻,很明顯是有南疆的人幫助方源,暗中提供。
  究竟是誰?
  魔道蠱仙的嫌疑反而很小,他們獨來獨往,和池家結仇的并不多,也犯不著長期監視池家而不顧自身修行。
  “除了那些居心叵測的正道勢力,還能有誰?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驚怒交加,羊家很快就在他心中劃過,成為頭號嫌疑犯!
  池曲由恨啊!
  如果有南疆正道的某個超級勢力,暗助方源一臂之力,那他的處境就更加被動了。
  “很可能我池家沒有出內鬼,而是這些狼心狗肺的正道家族,要借方源這把利刃,來對付我池家啊!”
  “這些蠢貨,這些白癡,這些內鬼,這些南疆正道最大的蛀蟲!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的憤怒,像是火山在噴發,巖漿不斷爆涌而出。
  他已經強忍住,若非方源就在眼前,說不定他早已氣得渾身顫抖了。
  方源暗笑。
  他察言觀色,對于池曲由現在的心情,還有內心的想法,都能洞悉大概。
  他給出來的這些情報,絕對是需要大規模的人力物力,長時間搜刮,才能積累出來。
  這倒并非是有哪一家的南疆正道大族幫助了他,而是他上一世俘虜了南疆群仙,從他們的魂魄中搜刮出來的。
  有了這張好牌,方源當然要利用!
  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這張牌一用,效果立竿見影。池曲由臉色鐵青,之前的穩重和風姿已是蕩然無存。
  “想必此刻,在池曲由的心中,對所謂那些南疆正道家族的恨意,要遠遠超過我吧。”
  “這是當然的。自古以來,幾乎所有的組織成員都最恨二五仔!”
  “但實際上,這只是我上一世所得。而我上一世之所以能夠俘虜南疆群仙,還多虧了池曲由暗中輸送給我大量夢境。所以罪魁禍首還是池曲由自己啊。”
  池曲由臉色很難看,他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濃濃悲劇的味道。
  他是被自己給坑了,但他根本無法察覺。
  方源再度開口:“池曲由大人成名已久,經營池家這么多年,想必十分清楚這份情報的含義了。給我這份情報的勢力,不僅是小看了我,而且還小看了池大人你呢。”
  池曲由聽了這話,心中念頭忽起:“看來方源也不甘心被人利用。”
  不知不覺間,他覺得方源比之前順眼多了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現在你當更相信我的誠意了吧?”
  池曲由頓時又想起池家的損失,恨得肝疼,他瞇著眼睛看方源,冷笑道:“呵呵,這么看來,我還應該感謝你留手了?”
  方源微笑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