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57 方源頓悟

閻羅戰場中,雙仙對峙著。
  方源嘆息:“我們的時間有限,我就直接說了:我想和池家做交易,不知道貴方對我手中的夢道成果感興趣么?”
  池曲由微微一愣,旋即森寒冰冷的目光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“夢道?我剛剛沒有聽錯?”池曲由眼中,一道熱烈的光一閃即逝。
  方源有夢道成果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  方源之前偽裝成武遺海,就是為了接觸夢境。方源有將夢境轉化成人的手段,在夢境大戰中就彰顯過,令眾多超級勢力都羨慕得流口水。
  方源擁有春秋蟬,重生歸來。而未來是屬于夢道的,他掌握一些夢道的奧妙,毫不奇怪。
  可以說,方源的夢道成果,領先整個世界,立足于五域之巔!
  “夢境之玄妙,夢道之深邃,我也只是稍稍前行了一小步而已。若是我再告訴池前輩,我的陣道境界就是從夢境中得來,池前輩不知有何想法?”方源笑著,言語輕飄飄,卻仿佛是一塊巨石砸在池曲由的心湖中,轟的一下,砸出波濤滾滾。
  “哦?此話當真?!”池曲由動容,再也裝不了淡定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之前他精心設計,打壓池曲由氣焰,至此刻他已經完全掌握了對話的節奏。
  這和上一世完全不同。
  方源接著拋出一只信道蠱蟲:“請前輩再看這個。”
  池曲由接過一看,眼中精芒直閃,手上不自覺地用力,暗暗捏緊信道凡蠱,深怕它忽然飛掉。
  信道凡蠱中的內容,涉及夢道種種奧妙,這是無以倫比的誘惑!池曲由不禁深陷其中,很快將內容看完。
  池曲由舔了舔嘴唇,短短片刻,他竟有些口干舌燥。
  無比的心動。
  池曲由強迫自己冷靜,他故作沉吟:“你想怎么交易?”
  “我想要的就是夢境。你給我夢境,我給你未來的夢道成果。”
  池曲由沒有一口答應下來,而是道:“這就難辦了,畢竟南疆當中幾乎所有的夢境,都被正道聯合看守著。”
  方源微笑:“池前輩,我需要是義天山那里的夢境。那里的大陣雖然徹底改變,但仍舊是由你主持鋪設的。我還知道,那里有多條暗道,貴方偷偷出手,盜取一些夢境出來是相當方便的。”
  池曲由聽了這話,臉色再變。
  方源竟對自己的情況如此了解!實在是可怖!
  那義天山大陣內的暗道,是他池曲由的得意之作。他在南疆正道諸多蠱仙眼皮底下布置,欺負他們陣道境界不足,直接將暗道布置下來。
  “我以為瞞過了所有的人,沒想到被方源看破。”
  “嗯,或許不只是方源……唉,我小覷天下英豪了。”
  池曲由又多想了。
  方源的這份情報,同樣是在上一世得來的,根源還是在于池曲由自己。
  方源拿池曲由對付池曲由,效果真的很棒。要不然怎么說:自己往往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呢?
  方源一步步打壓池曲由,池曲由再無反抗之力。
  每一場談判,都是一場交鋒,雖無實戰中直來直往,但亦是實力的較量,謀略的切磋。
  和上一世相比,方源擁有的牌面太多,知己知彼,實力大增。他知己知彼,又采用虛張聲勢的謀略,收效極佳。饒是池曲由這等人物,也著了他的道。
  交易的細則很快就商量妥當,結果自然對于方源極為有利。
  池曲由答應這場交易,對于他的身份而言,堪稱“屈辱”。
  但他無可奈何,他被方源吃定了。
  首先,他拿方源沒有多少辦法,真要對付方源,風險太高,收益很不明顯。
  其次,他和方源合作,方源就會停止劫掠池家,還交易夢道成果。夢道成果對于池曲由太具有誘惑性了。
  最后,池曲由還惦記著所謂的南疆正道的內鬼,他十分想要揪出正道內鬼。這點或許可從方源身上著手。
  至尊仙竅,小南疆。
  一座山巒光禿禿的,毫無植被,突兀地矗立在大地上。在它周圍,地面并不平坦,但縱然起伏,程度也是有限,頂多算是一些小山丘。在這些小山丘的襯托下,這座光禿禿的山巒更顯得高聳巨大。
  此刻,在禿山之巔,站著一位六轉石人蠱仙,正仰頭望天。
  “成就洞天后,果然這仙竅氣象和福地大不同!”
  “真是壯哉!這片至尊仙竅之大,超出常理,超出想象,不愧是魔尊幽魂煉制出來的奇跡!!”
  石獅誠每一次觀察這片天地,心中都贊嘆不已。
  這是偉大,這是奇跡,這是鬼斧神工!
  他對魔尊幽魂佩服得五體投地,更對方源無一點反抗的念頭。
  在他的身后,還有一群石人蠱師,私下議論著。
  “耗費了十多天的時間,我們終于將這座山丘造成了!”
  “可累死我了,每天都是起早貪黑的干活啊。”
  “造這么一座山丘,聽聞是那位至高親自下達的任務呢。”
  “為了趕進度,我們不惜代價,長時間催動蠱蟲,可是死了至少三十只土道蠱蟲……”
  “說起來,你們不覺得在這里煉蠱,成功的可能性很高嗎?”
  “唉,只要完成門派任務,就會有獎勵。但愿那位至高無上的蠱仙大人的獎勵會豐厚一些。”
  “噤聲!那位大人豈是你們能夠議論的?”石人蠱仙再聽不下去,轉頭訓斥道。
  這群石人蠱師連忙低下頭,噤若寒蟬。
  就在這時,青光一閃,一道身影落下,懸停于半空。
  石人蠱師看到來者,正是方源六轉宙道分身。眾人頓時心頭凜然,連忙大片的跪倒下去,行大拜之禮。
  “屬下拜見大人!”石獅誠也連忙拜見,態度十分恭謹。
  方源分身神情淡漠,對他點了點頭,問道:“這里的大陣布置妥當了嗎?”
  方源發布下的任務,不僅是人工造山,還有在山體內部布置仙道大陣。
  石獅誠連忙匯報道:“大人,按照您給的陣圖,屬下已經將這座炎道大陣布置妥當,如今只需您催起即可。”
  方源早就動用神念透射山體,入內視察。
  他點點頭,對視察的結果比較滿意,正要揮退這些石人,卻見石獅誠欲言又止。
  石獅誠雖然只有六轉修為,但曾經和方源一戰,他的仙道戰場殺招灰云石傀留給方源深刻的印象,是一個人才。
  安置了石人之后,方源就將其余的石人蠱仙派發到石蓮島上去,熟悉未來身殺招。而石獅誠則留下來,和雪兒、墨坦桑一樣,擔任了石人一族的第一首腦。
  “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?”方源分身停頓一下,問道。他對于這個人才,還是有些耐心的。
  石獅誠眨了眨眼,神情局促不安,他似是下定了決心,開口道:“聽聞大人您近日來屢屢出擊,大獲全勝,殺得南疆正道一片惶恐。那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更是對您無可奈何,任由您來去自如……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他是多么精明的人物,一聽之下就知道石獅誠的意思,直接打斷道:“看來你們一族的蠱仙,都是想勸我住手,好好休養生息,沒必要這樣冒險是嗎?”
  “呃,屬下惶恐!”石獅誠一躬到底,面帶惶恐地道,“這只是屬下斗膽,純屬一人之言,太上大家老等人皆在石蓮島上潛修,并不知情。”
  方源分身心中冷笑。
  石人一族和他并不齊心,這些異人族群想的是安居樂業,想的是穩定發展,不去冒險。他們巴不得方源躲在什么旮旯角落里,一躲百年、千年。
  他們不想讓方源冒險,因為后者一旦戰死,至尊仙竅就要暴露,就要連累他們了。
  但這怎么可能?
  方源追逐永生,唯有摧毀宿命蠱,方有更進一步的可能。而且天庭若修復好了宿命蠱,也絕對不會放過他,遲早有一天會找上他,將他圍殺。
  躲避和拖延只會絕望,唯有趁著最后一屆中洲煉蠱大會,中洲遭受四域齊攻,天庭最為虛弱的時刻出手,才最有成功的可能。
  異人們的愿望,是不可能實現的。不僅如此,他們還要在將來為方源去戰斗。他們已經被方源綁在了戰車上,早已經下不來。
  石獅誠的勸誡,很明顯是許多異人蠱仙一致的意思,他們通過石獅誠提出這個建議,而不是自己出面,也是給自己留一個臺階或者后路。
  這是很成熟的政治手腕。
  方源沒有拒絕,也沒有答應,而是揮手道:“你帶著族中精英,先行離開此山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
  見石獅誠離得遠了,方源分身便催動山體大陣。
  瞬間,大陣像是一個火爐,內里升騰起恐怖的熱量。這些熱量迅速地將山體內部燒烤,形成一股股的巖漿。
  片刻后,轟的一聲,山巔炸開,煙塵沖霄而起,大股的巖漿順著山體緩緩流淌,空氣溫度迅速攀升。
  遠處的石人蠱師們紛紛驚呼,這種改天換地,硬生生制造出一座活火山的手段令他們分外震撼。
  石獅誠也動容不已,他陣道造詣很低,至此才明白自己布下的大陣究竟有什么作用。
  但更令他動容的還是接下來的一幕。
  只見頭頂高空,忽然飛來一記大手,大手如山,五指忽然張開,向活火山灑下無數樹木。
  這些樹木被一股股流光包裹,緩緩飄落,直接栽種在巖漿中。
  可怕的巖漿迅速被樹根吸收,大樹吸收了充分的營養,很快樹枝招展,樹葉熠熠生輝,散發出晚霞般的美麗光輝。
  這正是晚霞梧桐!
  隨后,又接連有大手飛來,這一次是直接向火山口中拋落火鳳凰!
  一頭頭火鳳凰落到火山口中,旋即就被火山中的大陣囚禁、鎮壓。
  全程都由方源分身親自照看,不出一絲差錯。
  石獅誠長大嘴巴,神情呆滯地目睹這一幕。
  他雖然知曉方源已經晉升八轉,但絕沒有這次親眼目睹來得震撼人心。
  這些火鳳凰中,有不少上古荒獸,只需要一頭,就能將石獅誠虐殺,毫無懸念。
  方源分身最后又安置了一大片的炎道鳥禽,種類繁多,雜七雜八。
  “從今日起,這座山便是火鳥山,也是你們石人一族的資源點。”方源分身飛到石獅誠面前。
  這是一個巨大的驚喜!
  石獅誠連忙跪地拜謝,激動無比。
  方源分身微笑:“起來吧,我說過的,會大力扶持你們。這處中型資源點就當我獎勵給你們,你們造山辛苦了。”
  “屬下慚愧。”石獅誠感激涕零,和這座火鳥山相比,他們付出一點點的的辛苦算得了什么?
  這座火鳥山的大陣是方源提供的蠱蟲,提供的陣圖,所有的資源也都是方源之物,幾乎等若是方源白送給他們的。
  方源分身繼續道:“以后我還會繼續交代你們任務,火鳥山不會是最后一座。”
  石獅誠楞了一下,感受到了方源此言的深意。
  這些火鳳凰、晚霞梧桐哪里來的?
  是方源搶來的。
  方源說火鳥山不會是最后一座,也就是說,今后他還會繼續劫掠和冒險!
  異人蠱仙們建議方源,方式很委婉,方源回絕的方式也很委婉,但細細品味,卻會發現方源的霸道和威懾之意。
  但石獅誠不敢反駁,接受的時候心中帶著一絲歡喜。
  “有了這座火鳥山,就是我石人一族的崛起之基啊!”
  “方源大人是那種容易勸說,容易動搖的人嗎?”
  “我可不管這些了,方源大人安排我領袖族群,這些資源也是我的修行資源!只要我不過分,我完全可以迅速修行,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啊。”石獅誠目光火熱。
  任何一個蠱仙,在災劫的壓迫下,對于任何增長實力的機會,都是非常珍惜,非常渴望的。
  在方源的政治手腕下,石獅誠已是和其他的石人蠱仙分離開來。
  石人挺適合管理和經營火鳥山,火山周圍的地底溫暖干燥,是石人上佳的沉眠棲息之地。
  當然,最適合經營火山的還是蛋人。
  不過目前而言,方源還不準備引進蛋人這種族群。發展眼下的這些異人族群,已經足夠了。
  石獅誠的覲言,帶給方源不少感慨。
  “和上一世不同,這一世我收容了許多異族,并且還要培養、壯大他們,需要分出一些精力去照看,分出一些物力去栽培。”
  方源當然可以動用奴道手段,讓這些異族服服帖帖,但這樣一來,無疑就失去了方源栽培他們的本意。
  “我要感悟人道,而人道和奴道不同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都有自己的愿望。要維系一個組織,就要考慮到組織中成員的想法和情感。沒有完全相同的人,再相似的人都有著各自的不同……嗯?”
  方源忽然心中一動。
  一道靈感仿佛閃電劃破夜空一般,照亮他的腦海。
  這是人道的靈感!
  驟然間,方源悟通了某個關節,他神情微微復雜:“人道……原來如此,我其實早已有了人道的殺招……”
  在這一刻,他的人道境界晉升為大師。
  人道大師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