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58 眼底幽芒

南疆。
  某處無名的山谷中,一道瀑布垂下,水聲轟鳴,水霧彌漫。
  在瀑布頂的懸崖邊上,方源本體盤坐在一株松樹枝丫之間,閉目沉思。
  人道靈感來得十分突然,方源分外重視,本體和分身都放下手頭上的事情,一起感悟。
  此刻,在至尊仙竅當中。
  一只大軍已然成型。
  大約有十萬多的力道虛影,靜靜地站在草原上,一動不動,仿佛是雕塑石像。
  他們每一個都相貌相同,酷似方源本體,相互間隔等距,整整齊齊,密密麻麻。
  這是方源動用了萬我仙蠱,催發而出的萬我大軍。
  方源抓住那道靈感不放,這一次卻是舍棄萬我仙蠱,而是動用萬我殺招。
  不一會兒,又有大量的力道虛影成形,站成一團。
  方源又想了想,第三次催動萬我殺招。但這一次,他卻不是動用仙級殺招,而是最初始的凡道殺招。
  以四轉的全力以赴蠱為核心,其余苦力蠱、借力蠱、自力更生蠱、煉精化神蠱、地力蠱、水力蠱、風力蠱、電力蠱、火力蠱、潛魂獸衣蠱、斂息蠱等為輔助。
  最終形成萬我殺招,分化本體魂魄,在一瞬間形成大量的力道虛影!
  不過因為是凡級殺招,這些力道虛影遠遠比不上之前產出的虛影大軍。
  但這卻是源頭。
  當初,在北原王庭之爭時期,方源結合六臂天尸王、我力,參考魂道、智道、氣道、奴道各大殺招所創,解決千古難題,達到奴力合流,開創出了此招。
  之后,又在此招的基礎上,先后發展出力道大手印、逆流護身印。前者在恰當的時間,為方源增添攻伐優勢,一度是方源的強力手段。而后者則是方源以七轉抗衡八轉的關鍵底牌!
  不管是萬我殺招,還是力道大手印、逆流護身印,都非常的優異,乃是極品殺招中的極品。
  現在,方源抓住一股人道靈感,追溯源頭,再次改良最原始的萬我凡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本體和分身一齊推算,同時分身更是沐浴在智慧光暈之中!
  殺招很快改成,方源第四次催動萬我殺招。
  這一次同樣形成大量的力道虛影,然而和之前的三大團虛影不同,這一團的方源虛影雖然仍舊是靜靜的站著,但是臉上的神情卻是各種各樣,千奇百怪。
  有的在哭,有的在笑,有的愁眉苦臉,有的喜笑顏開,有的殺氣騰騰,有的一臉淡漠,有的閉目養神,寧靜平和,有的雙眼滴溜溜地轉動,對一切都十分好奇,還有的吹鼓雙腮,無聊透頂的模樣……
  方源的神念掃視著這些虛影,腦海中各種思緒仿佛電閃雷鳴。
  沉思良久,方源和分身舍棄這幾團虛影大軍,再次催動智道手段,開始推算。
  這一次推算,時間足足用了三個時辰。
  推算成功后,方源得到一個繁復至極,規模比原先還要龐大百倍的凡級萬我殺招。
  他催動這個殺招。
  因為這個殺招涉及的蠱蟲太多,布置太過繁雜,饒是方源乃是八轉蠱仙,也是過了好一會兒,才催動出來。
  這一次產生的萬我虛影,數量上要遠遠少于之前的任何一團,但他們卻似乎是有了靈性。
  這些萬我虛影,有的在跑,有的在跳,有的盤坐在地上沉思,有的相互嬉戲打鬧,更有的帶著恨意和怒氣,對周圍的萬我虛影出手攻擊,亂成一團。
  萬我虛影間的混亂規模越來越大,很快,這團萬我虛影徹底廝殺在一塊。盡管有人不愿意摻和,但身不由己。
  這些萬我虛影也不是相等的強度,有的人強,有的人弱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閃爍,他發現在這混戰中,勝利的萬我虛影會越戰越強,而失敗的萬我虛影則越來越弱,甚至當初滅亡。
  萬我虛影越來越小,很快只剩下個位數的虛影在慘烈廝殺。
  最終,只剩下一位虛影站在戰場上,其余的萬我虛影都被消滅。
  這道虛影比之前,要強大數十倍,但仍舊局限在凡人層次。
  虛影模樣仍舊酷似方源,但卻是滿臉的仇恨和憤怒。他對不遠處的方源宙道分身咆哮一聲,顯露出濃郁的殺機和惡意,卻不敢來攻,而是撲向之前的幾團萬我虛影大軍。
  這些萬我虛影都靜靜站立,沒有方源的命令,一動不動,任由恨怒虛影肆意屠戮。
  這道恨怒虛影屠戮片刻后,氣息越來越強,竟突破了凡俗桎梏,晉升到六轉蠱仙的層次!
  看到這里,方源本體還有分身都露出欣喜之色。
  方源分身輕輕一揮手,場中剩下的萬我大軍頓時涌動如潮,將恨怒虛影團團圍住,發出決死的攻勢。
  恨怒虛影實力出眾,雖然陷入萬軍重圍當中,卻是越戰越勇。
  他每擊敗或者撕碎一個虛影,他的力量就強大一分。
  他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,仿佛是一個可以成長的戰爭機器,不斷咆哮,怒吼連連,始終在戰場中屹立不倒。
  終于,當他從六轉蠱仙的層次,突破到七轉時,方源本體終于出手,催動殺招,親自將這具力道虛影打殺了賬。
  方源最后一次催動出來的萬我殺招,形成的力道虛影,都各有各的想法和性情,連他本體都操縱、掌控不住。
  但是很奇妙的是,最后的萬我虛影都具有極其恐怖的成長性!
  那個滿臉恨怒的虛影,最初的時候不過只是四轉程度而已,最終竟然成為了七轉蠱仙!
  當然,這是氣息和層次上的突破。
  他本身的戰力,并不那么強大,甚至還要弱于尋常的上古荒獸。
  因為他的身體只是虛影,沒有上古荒獸那么結實強健。他的智力也有限,并不能支持他調動蠱蟲作戰,只能憑借本能。
  “不管是萬我仙蠱,還是萬我殺招,都要消耗我的魂魄,這本就是殺招的原理,因此也成為無法避免的弊端。”
  “正是因為這些力道虛影來源一體,魂魄相同可以共融,因此存在著吞噬彼此壯大自身的可能性。”
  “我最后催動的萬我殺招,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奴力合流,而是更進一步的人道殺招了!”
  方源宙道分身始終沐浴智慧光暈中,眼底深處精芒閃爍不定。
  到了這一步,萬我殺招就是徹徹底底的人道殺招,而萬我仙蠱本就是人道的仙蠱。
  方源上一世,在進攻中洲的時候,還在遺憾自己沒有人道手段,在人道上沒有建樹。
  其實他早就有了,只是當時考慮太多,身處大戰,自己沒有察覺罷了。
  正所謂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”
  他對人道的探索早就在五百年前世就已經開始,只是他毫無這方面的意識罷了。
  “人的一生,本就是對人道的探索。”
  “除了萬我仙蠱之外,我還有一只人道上的仙蠱。那就是——堅持蠱!”
  “等等,不只是堅持蠱,我搶來的至尊仙胎蠱同樣也是人道蠱蟲!!”
  翻開《人祖傳》,希望蠱、虛榮蠱、膽識蠱、固執蠱、尊嚴蠱、自己蠱、憂患蠱……這些蠱蟲,不都是人道的蠱蟲嗎?
  “難怪《人祖傳》被公認為人道真傳,這里面的確蘊藏著深邃的人道奧妙。”方源心中感慨不已,直到此刻他看《人祖傳》才算是登堂入室。
  得到這個結果,方源走了近六百年的生命歷程!
  他得到的人道靈感,不是因為最近栽培了異人,而是整個生命歷程中的積累達到了質變的關鍵點。
  就像是一點點堆積起來的火藥,碰上了一個微小的火星,轟的一聲,產生了爆炸,令方源突破了原先的桎梏,在人道上達到了另一種更高的層次。
  這是厚積薄發,也是水到渠成。
  中洲,天庭。
  中央大殿。
  滔滔紫氣逐漸平息下來,隨后盡數回縮,最終收斂于紫薇仙子的腦海中。
  紫薇仙子眉頭輕皺:“方源這魔頭究竟在醞釀什么陰謀?”
  瑯琊福地守衛戰,天庭戰敗,紫薇仙子主動承擔責任,迅速將有關方源的情報都無償地泄露出去。
  但是方源方面,卻十分詭異,毫無動靜。
  按照常理而言,星投殺招暴露,陳衣、雷鬼真君戰死,方源應當將戰果四處張揚,好來打擊天庭威望,引發其他四域對天庭的更多敵意。
  但是方源并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紫薇仙子心中總縈繞著一股不安之情。這些天來,她都密切地關注方源動向,哪怕是一絲風吹草動,她都要全力了解,盡力推算。
  方源在南疆干的好事,紫薇仙子已經知道。
  但為何方源只和池家作對?他究竟有什么目的,難道真的是要劫掠池家的這三處資源嗎?
  之前的掠影地溝大陣被破壞,那個神秘蠱仙是不是方源呢?
  “或許他是吞并了瑯琊福地之后,底蘊大漲,想要煉蠱了。”
  “又或者他已經再次動用春秋蟬,重生歸來,利用重生的優勢,來一步步占據先機!”
  紫薇仙子眼中精芒閃爍不定。
  方源的春秋蟬暴露之后,作為他的敵人都會考慮到春秋蟬這個因素。
  紫薇仙子更是始終關注著這一點。
  “一旦方源最近重生,那么春秋蟬必定需要修復的時間,這是鏟除方源的好時機。”
  “同時,我方之前準備的種種手段,恐怕已被方源獲知了情報,需要改換作戰的方法。”
  方源是不是動用了春秋蟬重生過來,這一點非常關鍵!
  若是有,紫薇仙子就要推倒之前絕大多數的戰術,必須重新設計。
  然而,紫薇仙子全力推算多次,哪怕是借助星宿棋盤,也不能確定方源是否最近重生過。
  方源在掠影地溝處,即便攻破了大陣,也沒有取走夢境。對付蒙屠等人時,更是隱秘周全。就連大盜鬼手,方源都不是直接用,而是借助超級大陣掩護,使得天庭聯系不上算不盡這層身份。
  他放出的煙霧彈,真的太妙了,暫時成功迷惑住了紫薇仙子。
  在這一點上,方源的智道造詣帶給他相當大的幫助。
  這一次的重生和前幾次都不相同,面對天庭這個大敵,方源必須時刻考慮到墨水效應。
  “方源狡詐奸猾,留下的有價值的線索真的太少!”
  紫薇仙子恨恨地想了想,便起身離開中央大殿,來到關押魔尊幽魂的地方。
  搜魂!
  魔尊幽魂抵擋一陣后力竭,一股股記憶被抽取出來。
  “有關金龍魚的豢養之秘?”紫薇仙子先是歡喜了一下,旋即還是失望。
  若是之前,紫薇仙子還能打擊方源的這道主要經濟命脈,但是現在對方吞并了瑯琊福地,里面種種的經營項目都被方源接盤。
  紫薇仙子得到的豢養之法,不過是一個雞肋。
  “即便如此……也不能放過任何一絲打壓方源的機會。”紫薇仙子想了想,咬牙做出決定。
  她卻不知道,在她沉思的時候,她的眼眸深處,有過一道幽暗的光陡然一閃即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