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60 房家太上客卿長老

房化生的“為難”和“訴苦”,其實是對方源的刁難。
  方源面不改色,心湖平靜無波。
  因為他也早就聽聞了這種流言蜚語。
  他既然要和天庭作對,眼界就得高超。他一直嘗試著凌駕于五域之上,以整個蠱世界為棋盤,來和天庭對弈。
  說“算不盡和方源是同一人”的流言,并非是天庭傳出來的。
  紫薇仙子沒有證據,胡亂猜測,只會墮落天庭威信!他們頂多是懷疑,暗中推波助瀾。
  真正傳出這等流言的勢力,是西漠的其他正道。
  房家在豆神宮大戰中,大獲全勝。擊敗了陳衣、青仇,繳獲豆神宮,并且還招攬收納了兩位七轉魔道強者:敗軍老鬼、鷹姬。
  房家收獲巨大,若是將戰果消化,實力必定暴漲,一躍而上,坐上西漠正道的頭把交椅。
  這就打破了舊有的平衡,局面動蕩之下,必然危及到許多正道勢力的利益,因此他們才一擁而上,企圖對房家進行打壓。
  為了師出有名,占據大義,他們便四處尋找理由。
  什么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,都被掀起來說。
  將曾經的歷史矛盾抖抖灰塵,都拿出來用。
  實在找不到什么理由,怎么辦?
  那就制造理由。
  于是各種小道消息、流言蜚語,一時間喧囂塵上,說得煞有介事,但稍稍推敲一下,就都站不住腳。
  算不盡就是方源的謠言,就是其中之一。根本沒有任何強有力的證據,但謠言需要證據嗎?
  這些都不過是正道的游戲規則,是他們行動起來,一起打壓房家的遮羞布。
  我管你什么證據不證據的,我有這層遮羞布就行了!
  方源甚至懷疑,有關自己的這個流言,恐怕是某位蠱仙忽然靈機一動想出來的。
  而制造謠言的蠱仙,恐怕也萬萬沒有想到:他(她)真的是誤打誤撞說出了真相!
  但方源估計:房家不會相信這種謠言的。
  算不盡這個身份,雖然出現得比較突兀,但實際上卻是有跟腳可尋。
  這點,方源早就做了充分準備,他把算不盡的身份和西漠散仙鄭驚神掛上了勾。
  房家那邊還是比較相信方源給出的依據。
  因為鄭驚神是數萬年前的人物,并且他和房家的淵源,是一個秘密,其他勢力并沒有多少了解。
  房家絕對不會承認,算不盡就是方源。除非給出直接證據,讓房家無法反駁。
  上一世就是這樣。
  房家因為方源的身份暴露,的確陷入被動,被西漠正道勢力驚喜過望地找到了這面名義大旗!
  方源清楚:房化生之所以這么說,都是在為房家爭取利益。
  方源心頭冷笑,淡淡地瞥了房化生一眼:“既然如此,那就算了。我自尋其他家族合作罷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轉身就走,仍舊是來去匆匆。
  房化生見方源瞥他的眼神,當即心頭就咯噔一下,現在見方源掉頭就走,心中大叫糟糕,連忙追上去:“算不盡仙友,且慢且慢!”
  “怎么了,還有什么事情?”方源放緩速度,懸浮于空中。
  他用戲謔的目光看向房化生,語氣淡淡:“房家不是處境困難,不想合作嗎?”
  房化生滿臉苦澀的笑。
  他已是明白,方源是看穿了他和房家,故意這樣做來拿捏自己。
  但房化生無可奈何,因為的確是被拿捏住了。
  關于這點,房化生也有心理準備。因為來之前,房家的智道大宗師房睇長就關照過他。
  算不盡的身份,畢竟是智道蠱仙!
  房化生向方源抱拳一禮:“算不盡仙友,還請勿怪。房家雖處境堪憂,但和仙友合作的決心從未動搖過!房家和仙友之間的淵源,要追溯到數萬年前。這份淵源真的是很奇妙,值得我們彼此珍惜。”
  “上一次豆神宮大戰,我族和仙友更是合作愉悅。若非仙友相助,我族想拿下豆神宮還要費一番周折呢。我房家還欠著仙友此戰的報酬,這一點雖然此前爭取到了仙友的諒解,可以拖延交付,但我們房家上下都從未忘記。來之前,太上大長老還囑托在下,關于這一點要和算不盡仙友好好道歉呢。”
  房化生說了一大通的漂亮話,惠而不費。
  方源心中不屑,但臉上卻浮現出微笑,一方面是配合房化生,另一面也是給自己找個臺階。
  方源道:“房家的處境,我也了解一二。你也知道我是智道的蠱仙,開拓青鬼沙漠的心情也非常迫切。我已是擬定了這場合作的細則,你看看。”
  房化生接過信道凡蠱,神念探入一覽,面色就微微發白。
  方源提出的細則,明顯是偏向于他的,對房家的要求并不過分但也不輕松,正好卡在房家的底線上。
  “仙友真的不愧是智道的蠱仙!”房化生看完,心頭發涼,出聲感慨。
  房家雖然得到豆神宮,但煉化此屋十分困難,進展很是微小。
  豆神宮爭奪戰后,房家的三座仙蠱屋損毀程度很高,房家的實力下降得十分厲害,陷入低谷。
  偏偏這個時候,西漠各大正道勢力一齊出手,積極打壓房家。
  房家處境堪憂,迫切需要外在的幫手。
  算不盡就是一個相當理想的援助!
  因為在房家諸仙看來:算不盡不只是智道蠱仙,他有奴役魂獸大軍的手段,在豆神宮一戰中,他還暴露出了盜取八轉仙蠱魂獸令的能力,簡直是驚世駭俗!
  房家對算不盡有許多忌憚,但好在算不盡和房家頗有淵源,并且還曾經親密合作過。在這個節骨眼上,房家若有這樣一位七轉強者加入,必定能振奮士氣,對于眼前局面大有幫助。
  而若是拒絕算不盡的合作要求,說不定就會將此人推向對立的一邊。
  若是算不盡和其他正道勢力合作,那么房家的處境必然會是雪上加霜。
  房家忌憚算不盡,同樣也需要算不盡。
  算不盡雖只是七轉蠱仙,但房家此刻處境下要拒絕他的合作要求,是拒絕不起來的。
  方源正是看準了這一點,對付房化生才有恃無恐。
  “我之前和池曲由交涉,可能會失敗。但此次和房家交涉,我早已利于不敗之地。”方源心中底氣十足。
  “當然,算不盡的身份若是真的曝光,那么房家打死也都不會和我合作。所以上一世,我干脆就直接威脅,索性放棄了合作的打算。”
  這就是正道的游戲規則。
  至于池曲由為何冒大不韙,和方源交易?
  那純粹是因為利益太大!
  另外池曲由也有自信:就算此事曝光,自己矢口否認下,池家有大陣守護,固若金湯,頂多是吐出一些資源利益而已。
  池家的處境和地位,又和房家不同。
  兩族的具體情況不同,便有不同的策略。
  房化生看清楚了內容條款,便將方源的信道凡蠱遞還給他。
  不過與此同時,他又遞給方源另外一只信道凡蠱:“這是我此行前來,太上二長老大人親自交托給在下的。若按照仙友你的方案,我們房家當然能合作。但這只信道凡蠱中的內容,是房家誠心實意的另外一種方案,還請仙友你好好考慮一下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笑了一下,不用看他都知道這里面的內容大致是些什么。
  接過一看后,方源嘴角微不可察的撇了撇。
  果不其然,房家開出重磅條件,邀請方源擔任房家的太上客卿家老!
  方源心頭暗笑一聲,臉上卻露出猶豫之色,他對房化生鄭重地道:“此事……我還需要考慮幾天。”
  房化生大喜,他特別擔心的是方源直接當場拒絕,現在方源說要好好考慮,那就證明方源心動了。
  不過心動也不奇怪,當初房化生第一眼看到房家招攬方源的條件時,也感到非常的震撼,萬萬料不到家族方面能付出如此巨大代價!
  房化生連忙道:“算不盡仙友還請好好考慮,房家的基業和誠意,你都是知道的。目前處境雖然困難,但前途卻是一片光明的。實不相瞞,我族對于煉化豆神宮已經有了不少進展呢。”
  方源哦了一聲,臉上的意動之色更加明顯。
  但暗中卻是大翻白眼。
  房家對于豆神宮,肯定進展微渺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在最后的中洲大戰中,房家都沒有拿出豆神宮來作戰。
  房化生這是純粹睜眼說瞎話!
  但這一點,不是方源關心的重點。
  他已經決定答應房家的要求,擔任房家的太上客卿長老。只要給他充分的時間,依憑他自身的信道造詣,盟約什么的,根本束縛不住他的。
  有了這一層身份,青鬼沙漠的開拓大計必然會更加順利。同時還有一大批的修行資源,會交付給方源,作為他加入房家的報酬。
  這些資源令方源也頗為心動。
  只是方源不能當場就答應,當場答應下來,就顯得太過急躁了。
  這和算不盡的身份不符。
  房家的房睇長可是智道大宗師,風姿卓絕,手段高超,方源是親眼見識過的,絕不容小覷。
  話盡于此,方源辭別了房化生。
  “仙友慢走。”房化生停留在遠處,眼巴巴地望著方源離開,目送著他的神情親切真摯。
  方源感到有些好笑:“過幾天我就答應他們。只是將來若有一天,我的身份曝光了,不知道房家上下會是什么樣的表情?”
  ps:多謝大家的祝福,好高興哦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