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61 墨水效應

至尊洞天。
  小南疆,一座殘缺的山巒,靜靜地聳立在大地上。
  它雖然殘破,但是和周圍的土丘相比,絕對是鶴立雞群。
  和尋常的山體完全不同,它仿佛水晶鑄就,通體粉紅,時刻散發著夢幻般的迷離色彩。
  它就是《人祖傳》中記載的天地秘境之一——蕩魂山!
  方源的神念縈繞周圍,徐徐不散:“蕩魂山已是修復到了八成,遠比上一世同期進步太多了。”
  比較起來,方源的上一世就顯得苦逼多了。
  他沒有吞并瑯琊福地,瑯琊守衛戰也耗費了他大量的仙元儲備。而后,他屢次進攻南疆各地,搜集夢境,這才和池曲由交易,獲得大量的仙元石,這才補充了仙元儲備。
  上一世方源修復蕩魂山,動用江山如故仙蠱,更維持消耗海量的仙元!
  江山如故蠱只有六轉,方源的仙元只有七轉層次,又一直飽受外在的壓迫,不管是南疆還是天庭,都要想方設法地找方源麻煩。
 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方源的仙元儲備一直都在警戒線周圍徘徊,根本積蓄不起來,消耗很多。
  但這一世,自從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處境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他成為了八轉蠱仙,相同時間下至尊仙竅凝聚出的一顆八轉白荔仙元,相當于一百顆的紅棗仙元。也就是說,方源在仙元上的收成是之前的一百倍!
  同時,方源還有七轉的天元寶皇蓮,還有瑯琊福地本身就很多的仙元石儲備。
  這樣巨大的底蘊,支撐著方源,令他在仙元儲備方面完全不是問題。
  仙元幾乎不計消耗地砸下去,蕩魂山的修復速度自然比上一世,要快得多得多!
  上一世這個時期,蕩魂山只有三成多的恢復程度。但這一世,已經達到了七成。再過不久,就能將蕩魂山修復。
  若是江山如故仙蠱的轉數,能再高一些,方源的速度還會更快。
  目前,江山如故仙蠱還只是六轉而已,用它來修復蕩魂山,簡直就是那小刀砍大樹。
  方源手中雖然有著八轉仙蠱升煉,還有長毛煉道大陣,但是穩妥如他,還是不愿意冒險將江山如故仙蠱升煉。
  除非將來他獲得悔蠱,構建出悔池來。
  煉蠱的成功概率太低,萬一升煉失敗,仙蠱毀了,那就尷尬了。
  方源當然想過本命蠱。
  本命蠱的升煉,即便失敗無數次,本命蠱都會保存下來,并不會毀滅。
  但方源的宙道分身本命蠱是春秋蟬,至尊本體因為是至尊仙胎蠱所化,本身就沒有本命蠱這個概念。
  “我若能奪取一位蠱仙的肉身,再分魂過去,釀成分身。在這個基礎上,改換分身的本命蠱,再升煉江山如故蠱,這就穩妥了。”
  可惜,方源想到的這個法子,目前也無法實施。
  不是他捉不住蠱仙俘虜,他現在手中就有一批呢。
  他現在的問題是,魂魄消耗很大,底蘊稀薄,難以分魂。
  每當智道蠱仙推算方源,閻帝殺招就會發動,消耗方源的魂魄底蘊。
  方源每一次制造純夢求真體,也會消耗方源的魂魄底蘊。
  萬我殺招同樣如此。
  探索夢境更對魂魄造成傷害。
  ……
  如此種種,幾乎讓方源的魂魄不堪重負。
  尤其是最近,紫薇仙子戰敗后總是三番五次地來推算方源,導致閻帝殺招不斷催動,方源不勝其煩,手中的膽識蠱庫存已近干涸。
  方源重生以來,墨水效應帶來許多好處,但也有壞處。
  上一世,他在魂魄方面情況還能支撐。這一世,卻是十分糟糕,再這樣下去,膽識蠱用光更要糟糕,方源就得動用其他魂道手段來救場了。
  這些魂道手段各有各的后遺癥,當然是沒有膽識蠱優秀的。
  “還有一個對我不利的情況,那就是天庭出手,竟染指龍魚生意了。”
  “天庭方面現在販賣大量的銀龍魚、鐵龍魚,似乎也能產出金龍魚,這對我的龍魚生意將造成巨大的沖擊!”
  “這個情況雖然在上一世也發生過,但還要在以后呢。沒想到這一世,居然提前這么多發生了。”
  對此,方源也沒有辦法。
  魔尊幽魂被天庭俘虜,紫薇仙子很可能是受到了瑯琊福地戰敗的刺激,加大了對魔尊幽魂的搜魂力度,這才導致龍魚生意出現了不利變化。
  “看來魔尊幽魂真的是支持不住了。”
  “就算上一世長生天進攻天庭,他都沒有出來,一直被囚禁著。”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將感慨按捺在心底。
  他沒有時間能去浪費。
  一分一秒的時間都要爭取,說不定將來大戰中,這多出來的一絲一毫的積累能夠幫助到他。
  方源的重生大計有條不紊地進行著,且都十分順利。
  瑯琊福地被他吞并了,這令他一躍成為八轉蠱仙,他趁勢吞并四族大聯盟,底蘊暴漲。
  人道境界也突破到了大師級。
  池曲由和他再次交易,并且交易內容比起上一世更有利于他。
  還有房家也準備吸納他,開拓青鬼沙漠的大計前景一片光明。
  種種變化和成就積累出來的前途,是上一世完全不能比的!
  方源仍舊沒有絲毫的松懈。
  他知道接下來,就是南疆各大首腦商談,最終確立討伐他的追輯隊伍。
  一方面,方源主動進攻,對于南疆正道而言是巨大的挑釁,南疆正道必須做出積極的回應。
  另一方面,武家、鐵家、巴家等等勢力,也想趁機撈取利益,增加名望,提高自身的話語權。
  “應該還有一段時間。”
  “因為南疆各大正道家族要商討出一個結果來,還比較困難的。”
  “他們要相互扯皮,畢竟地溝接連涌現,各大家族為了爭奪自然資源,激增了許多新的矛盾和齷齪。”
  此刻,鐵家的烽火臺鋪設計劃,還在擱置當中,雖然鐵家一力推行,但始終受到各族的阻撓。
  更別提什么南疆大聯盟了。
  武庸雖然有這樣的野心,但若此刻提出來,就是一個笑話!
  方源要做的事情有很多。
  首先,他要改良殺招翠流珠。這招以七轉定仙游為核心,動用了方源手頭中幾乎全部的宇道仙蠱,不少的煉道仙蠱,還有大量的輔助凡蠱,組合而成。
  這殺招他用過不少次了,算是徹底暴露了。
  池曲由雖然和他暗中交易,但絕對會搜集相關情報,尋找智道幫手來推算此招,找出克制之法。
  為了防止被克制,方源就必須改良,至少保證手中還要有一個改良的版本,以防萬一。
  因為現在,白凝冰、影無邪等人都還在石蓮島中修行。
  四通八達殺招,暫時是用不起來。雖然雪兒、墨坦桑、石獅誠成為了替代品,但是方源本體和他們演練的次數也比較少,距離真正掌握還有不少的差距。
  方源在騰挪方面,現在是嚴重依賴四通八達殺招,還有定仙游殺招挑著大梁。若是萬一發生意外,這兩項手段不好用了,方源又被重重包圍,那就危險了。
  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有關定仙游的殺招,在萬一的情況下,就是方源的退路。
  其次,方源要修復春秋蟬。
  目前,他已在運用仙道殺招,幫助虛弱的六轉春秋蟬更快復原。
  再次,方源正在積極調整經營項目。龍魚生意已經受到不小的影響,天庭家大業大,方源是絕對競爭不過它的。瑯琊福地中的原來生意,很多方源需要滿足自身的需求,剩下來的要改變經營策略,方能適合如今的方源。
  另外,方源還在寶黃天中偽裝身份,對外收購太古年獸。
  有關于仙蠱屋雛形的設想,以及蠱如故殺招的推算,都在進行當中。
  方源要打造出一個屬于自己的仙蠱屋。
  上一世他的仙蠱屋雛形被屢屢擊毀或者打殘。這樣的糟糕經歷,在現在看來,卻是他的寶貴經驗,讓他受益極多。
  重生以來的種種豐盛的收獲,被方源迅速消化。他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,每時每刻都在快速成長!
  數日后。
  西漠,房家大本營。
  “算不盡仙友此次加入我族,實乃我族百年來的盛事!從今日起,仙友的名號將傳遍整個西漠,甚至名傳其他四域。”房家太上大長老房功熱情地握住方源的雙手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不動聲色的將手抽了回來。
  眼前這老家伙,看似豪邁,其實很是陰險。方源就曾親眼目睹,這老頭子偷襲暗算陳衣,在豆神宮一戰把陳衣打得鼻青臉腫。
  “我加入房家,房功就親自迎接,還帶著房睇長,又要迫不及待地將這個消息宣揚出去。看來房家的處境,真的很不好啊。”方源心中思索,目光投向房睇長,對他笑了笑。
  房睇長心頭莫名一緊,他暗中詫異: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會有一種十分不妙的感覺?”
  下一刻,房睇長、房功的面色都微微一變。
  房功怒道:“好大的膽子!竟有魔道蠱仙侵犯我族重地天露綠洲,這是覺得我房家現在孱弱可欺嗎?”
  房睇長臉色微沉,盯著方源看:“事情有些復雜了,未必是魔道蠱仙出手,搞不好是那些勢力的軌跡。尤其是在當算不盡長老剛剛加入我們的微妙時刻,我們剛剛將消息公布于寶黃天中,就發生這種事情……”
  方源被激得冷哼一聲,面色陰沉:“此事就讓我來處理吧。”
  房功和房睇長迅速對視一眼,房功一拍掌:“好,那我們就期待客卿長老你的捷報了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