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62 方房互算

大漠一望無邊,狂風卷起黃沙,將天地遮迷。
  方源身形如一抹輕煙,在風沙中急速飛行。
  一座占地極廣的綠洲,開始出現在他的視野中。
  這正是天露綠洲。
  綠洲中又有寬闊的湖泊,水源之多,幾乎就是一片微小的海。
  湖泊周圍栽種著高聳的針灸樹。
  這種樹通體深綠色,仿佛人形,有手有腳。它的雙腳深深地插在沙漠深處,汲取著水分和維持生存的營養。它的雙臂有的平平伸展,有的高舉上天。有的站著,手臂向上彎去,伸出小拇指,指著頭部,仿佛在挖鼻孔。也有的則是全身躺在地上,仿佛是懶漢,翹著二郎腿,雙腳仍舊插在沙土中,雙臂則枕在腦后,好像在看天上的云景。
  密密麻麻的針灸樹,足有數百萬株,將整個天露綠洲結結實實地包裹一圈,形成第一道防線。
  普通的針灸樹最多,它們有一兩丈的高度,仿佛是靜止不動的小巨人。
  也有荒植針灸樹,有數百株,體型更加龐大,高度能有五六丈,十分威武。
  還有上古荒植針灸樹,有十多株。它們體格如山,就算是躺著,也在針灸樹林中鶴立雞群,極其顯眼。
  到達上古級數,針灸樹便常年開花,花瓣是雪白色的,毫無雜色。花蕊則各有色彩,但通常是淡粉色、嫩黃色、粉藍色。每一片花瓣就是針灸樹的種子,不斷隨風拋灑。
  針灸樹的價值很高,且非常實用。
  每一根針葉,每一塊樹干,每一條根系都是蠱材,蘊含著豐富的炎道、木道的道痕。
  當遭遇強敵時,這些針灸樹就會暴動起來,仿佛是巨人,揮舞四肢,在沙漠中跳動,用恐怖的力量還有尖銳的針葉,來圍殺敵人。
  和平時期,它們就靜止下來。有時候遇到喜歡的對象,它們會緩緩地動用針葉,輕輕地刺入對象皮膚表層,注入一種汁液。
  這種汁液,仿佛泉水,但價值就更高了,能讓其他的生命增強元氣和底蘊,紓解疲乏,緩解病痛,治療疾病。長期享受針灸,往往能身體康健,活力四射,甚至延年益壽。
  不提價值更大的湖泊,單單湖泊外圍的針灸樹林就價值龐巨,讓這座天露綠洲成為超級資源點!
  這片綠洲在西漠中赫赫有名,乃是前十的大綠洲,是房家產業的重中之重。
  方源的龍魚海,雖然也是超級資源點,但和這片綠洲比起來,就是小巫見大巫了。
  “房家最近這段時間,遭受其余西漠勢力的聯合打壓。但他們掌握的資源點,頂多是微型、小型的資源點,遭受了波及,乃至易主。此次天露綠洲遭受突襲,狠狠觸碰了房家上下的心理底線,房功之怒是自然而然的情緒表達。”
  這么一會兒工夫,方源飛到了天露綠洲上空。
  天露綠洲的大陣已經催動,對抗著一位神秘蠱仙。
  這位蠱仙顯然是修行魂道,他身著黑袍,頭頂上空,始終籠罩著一層陰云,周身有著灰白色的冤魂糾纏,四下飛舞。
  他行動詭秘,殺招出奇,每一擊都能帶出凄凄嚶嚶的哭泣聲,讓人聽了雞皮疙瘩起一身,好不滲人!
  鎮守在天露綠洲中的房家蠱仙,早已催起大陣。
  但房家大陣自然不如池家,房家更擅長的是仙蠱屋!
  再加上這位西漠魂道蠱仙,攻勢詭譎且又陰狠,此時他已經攻破了一小半的大陣,正在天露綠洲里肆虐。
  方源并未遮掩氣息,來到戰場,就撲向魂道蠱仙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兩人交手起來,立即迸發出雷霆般的炸響。風浪掀動,在綠洲中卷起滔天巨浪。
  房家蠱仙聯系方源,請求配合,但被方源要求:只需守好綠洲即可。
  房家蠱仙心中擔憂,因為魂道蠱仙十分強大,讓他心頭亂跳,感覺很不安。
  不過方源展現出了更強姿態。
  他仙蠱眾多,扮演算不盡,只是動用智道手段,也是手段繁復,層出不窮,令人目不暇接。
  魂道蠱仙殺招詭譎,而方源展露出來的智道殺招,則更加巧妙,充滿了智慧和氣度。
  雙方交手片刻,方源便逐漸占據了主動,隨后便又掌握了戰斗的節奏。
  那西漠魂道蠱仙卻是越戰越狠,口中大呼:“你是何人?房家豈有你這般人物!”
  方源長笑一聲:“某乃智道算不盡,現任房家客卿太上家老。我剛剛加入房家,你就跳出來挑釁,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,那我就來拿走你的性命!”
  方源殺意彼露,把魂道蠱仙打得節節敗退,險象環生。
  陣內的房家蠱仙觀戰,心中生寒,暗忖這位新近加入家族的太上長老,絕不是一個性情仁和的人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四射,滿臉嚴峻,孤高傲慢。
  他大袖揮舞,掀動攻勢,滾滾如潮,攻伐威能強勁可怖,令旁觀者都心驚膽戰。
  又戰片刻,魂道蠱仙猛地大吼一聲,似是動用了某個弊端很重的殺招,臉上血色驟然一空,氣息也跌落下來,變得虛弱不堪。
  但他速度暴漲,像是一柄利箭,射出戰場。
  “哪里逃!”方源冷喝一聲,緊追不舍。
  在房家蠱仙振奮和期盼的目光中,方源緊追魂道蠱仙而去。
  房家大本營。
  書房中,房功和房睇長正在秘密商議著大計。
  同一時間,兩人停下了議論。
  “哦?算不盡擊退了來犯的強敵了,速度還是挺快的么。”房睇長笑了笑。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房功聲音低沉,“捷報中也說了,算不盡追殺出去,但卻在半途中又返回了。按照算不盡自己的話來說:是為了防止敵方詐降,在前方埋伏他,鋪設陷阱。這件事情你怎么看?”
  房睇長笑了笑:“算不盡可是和我一樣的智道蠱仙,或許他真的收集到了什么線索,覺察到了陰謀。又或者他本人并不是多想出力的,能夠打跑敵人,彰顯自身的功勞就夠了。畢竟他可不姓房,之所以加入我們房家,一來是我們的報酬夠多,二來是他想借助我房家之力開拓青鬼沙漠吧。”
  房睇長短短幾句話,便將方源剖析得十分深刻。
  房功點點頭:“算不盡的實力真的不錯,手段幾乎是層出不窮。我們此番的計劃,不把他也吸納進來嗎?”
  房睇長搖搖頭:“我不建議這么做。此人剛剛加入,底細還未被我們摸清楚。雖然有盟約,但我們可不能太相信這層約束。他就是一個變數。”
  房功沉吟道:“那就算了吧,我只是覺得有些可惜,畢竟是這么強大的戰力。”
  房睇長微笑:“其實沒有他參加,按照我們的布置,戰力上也勉強夠用了。況且他雖然不會加入此次隱秘行動,但也能提供一些幫助。”
  “我們不妨將天露綠洲交給他鎮守,將原來的七轉成員調回來,來參與此次行動。”
  “如此一來,一方面能夠彰顯我們房家用人的器量,另一方面也能將算不盡豎立成一個標靶。此戰的情報,再加上我們推波助瀾,一定能讓他出盡風頭,成為西漠正道的眼中釘,為我們吸引住絕大多數的注意力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房功笑出聲來,他用贊賞的目光看向房睇長,“我們房家有你這樣一位智道大宗師,真的是好極了。”
  翌日。
  “讓我來鎮守這里?”方源望著天露綠洲,腦海中思緒如閃電般照射,他已是動用了智道殺招。
  “我只是剛剛加入房家的外人,卻讓我獨自一人駐守這里,原來的七轉蠱仙還被調走。”
  “加上之前一戰,房家大力宣揚,恐怕我這已是被西漠正道盯上了。”
  “按照常理,房家至少要安排一位蠱仙,在我身旁牽制著我。但房家不僅沒有,而且最近各個房家強者的動向對十分詭秘,看來是要有大動作了。”
  “上一世,房家是如何行動的?”
  方源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在上一世,因為算不盡的身份已然暴露,方源對房家的關注就比較小了。
  房家怎么擋住了西漠正道的壓迫,最后由房家出頭攻擊中洲的帝君城,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什么,方源并不知情。
  “似乎是上一世西漠正道聯合隱瞞了真相?”
  “亦或者,此世已發生了改變,墨水效用波及到這里,也有可能。”
  方源缺乏線索和情報,思考不出什么對策,短時間內也只有以不變應萬變。一方面他繼續等待此事的發展,另一方面則要繼續自己的計劃。
  “影無邪,你現在何方?”他聯系影無邪。
  青鬼沙漠當中,一位魂道蠱仙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,隨后低頭繼續跋涉:“回稟宗主大人,我已在青鬼沙漠當中了。”
  正是影無邪!
  前不久,方源悄悄將他從石蓮島上帶回來,又給了他羊三目的肉身、仙竅,還有諸多的魂道蠱蟲和改良的魂道殺招。
  影無邪已經面貌大變。
  如果讓房家蠱仙看到他,必定會十分驚怒:這就不是昨日攻擊我天露綠洲的神秘強敵么?!
  “很好,魂獸令我已經交給你了,去慢慢發展壯大吧。”
  “時刻和我保持聯絡。”
  “我如今已經有定仙游的殺招,時刻就能支援你。”
  “不要大意,落進什么仙道戰場,或者大陣的空間中去了。”方源關照道。
  “我明白,宗主大人。”影無邪恭敬地回道,“有我在,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魂獸供應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