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763 殺招偷道

方源知道,算不盡的身份畢竟只是偽裝。要加入房家,最大的障礙就是房睇長。
  因為房睇長是智道大宗師。
  有大宗師這樣境界的,往往便是八轉中的強者,難纏的人物。
  但是要讓方源動用智道手段,來應付房睇長的推算,未免太著痕跡。畢竟方源的智道境界只是宗師級數,而他在智道方面所擅長的是推算和改良殺招。
  借助智慧光暈,單在推算殺招方面,他可謂是世間第一人。
  但應對其他蠱仙,克制其他智道蠱仙的推算,就不是方源擅長的了。
  一旦方源加入房家,房睇長很有可能產生不好的情緒。
  智道蠱仙平常的時候都很冷靜,若是心湖起波,激蕩出某種情緒,意義就很重大。
  所以,方源安排了影無邪,偽裝成西漠蠱仙來進攻房家的天露綠洲。
  果然,房睇長中計,沒有懷疑到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安排影無邪侵犯天露綠洲,還有一層用意。
  就是幫助方源更快地“融入”到房家當中。
  算不盡和房家合作,參與過豆神宮爭奪戰,但算不盡剛剛加入房家,西漠正道并不了解,房家也對算不盡的忠誠懷有疑慮。
  這個時候,方源就直接安排這場交手,展現出自己的戰斗力,并且某種程度上向房家表表忠心。
  “只是……房睇長的智道境界遠比我高,我和他接觸的時間越長,他察覺不妥的幾率就越大。”方源暗自警惕。
  有一個智道大宗師做對手,就是麻煩!
  饒是方源擁有見面曾相識殺招,也有被識破的危險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風險,就是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偽裝的手段,并不奇妙,畢竟魂道不擅長這點。另外傳奇太古魂獸——青仇恐怕也潛伏在青鬼沙漠的某處。
  這些都是潛在的危機和風險。
  然而,比起這些危險,方源更需要海量的魂獸來助益自身的魂道修為。
  他寧愿冒這些風險!
  “雖然我現在加入了房家,房家也答應開拓青鬼沙漠,每隔一段時間向我提供一批魂獸或者魂核。但他們本身就自顧不暇,又有魂核的庫藏。合作前期應該是將庫存里的魂核,交出來應付我罷。”
  方源早已算出這一點,所以青鬼沙漠的開拓,主力還得靠自己。
  方源從未真的想過依靠房家的力量,來幫助他捕獵魂獸。房家這種情況,不會盡心盡力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也不想讓房家過多的進入青鬼沙漠里。
  和房家合作,主要是避免房家和自己添亂作對。畢竟青鬼沙漠周圍,就只有房家這么一個超級勢力。
  方源又不可能駐守在青鬼沙漠這里,安排影無邪這類棋子。一旦房家和他作對,對付方源有些難,但對付影無邪卻是不困難的。
  方源早已思考了很多。
  這件事情,他還非得先和房家合作。
  房家雖然沒有利用魂獸的高效手段,但是每年也會捕獵許多魂獸,采集魂核,一方面增加庫存,另一方面販賣出去。
  方源就算頂著算不盡的身份,來獨自開拓青鬼沙漠,也會被房家視作眼中釘。
  作為一個超級勢力,又緊貼著青鬼沙漠,房家早已將青鬼沙漠看做自己盤中的菜。
  對于這個潛在的敵人,方源提前鏟除它并不可行,那就只有和它合作。把敵人變作朋友,這也是消滅敵人的一種方式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殺只是一種手段。
  除了這種手段之外,還有其他無數的手段。
  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,他當然更愿意采取更恰當,更高效的手段,不會去管這個手段具體是什么。
  這點就和幽魂魔尊不同。
  幽魂魔尊處理事情、矛盾的手段,基本上就只有一個。
  那就是殺!
  你不服?殺!
  你礙眼?殺!
  自己心情不好?殺!
  感覺無聊?殺!
  方源開始視察天露綠洲。
  針灸樹之前已經看過,它們就在外圍,一目了然。而陣內的湖水卻是要入陣方能細察。
  天露綠洲中的水資源不僅量大,而且種類也比較多。
  常見的有玲瓏泉、玉蟾涎、苦香水種種,罕見的有神力水、黑白水等。
  蠱材量大,仙材類多。
  比方說神力水,它雖然是水,但卻蘊含力道道痕,是如今市面上的六轉力道仙材。
  在凡人的故事里,神力水也有很多的名稱,常常有凡人主角喝下了一口神力水,變得力大無窮,打擊邪惡蠱師的情節。
  又因為神力水乃是仙材,單純喝下肚腹,沒有配套的食道手段,水中的力道道痕能夠讓蠱仙致死!
  所以這些故事中的凡人主角,往往是報仇雪恨之后,自己也死了。
  最主要的,還是黑白水。
  黑白水乃是七轉仙材,位于整個天露綠洲的核心地帶。
  白天的時候,黑白水呈現白色,夜晚的時候,則呈現黑色。
  把黑白水放置一段時間,每天直面蒼穹,黑白兩天輪轉不休,黑白水中就會凝聚出一滴、兩滴的天露。
  天露透明,小水滴模樣,上細下圓,一滴天露約有嬰兒的小拇指大小。
  天露并不相互融合,就算有很多滴天露,都只是挨著一起而已。
  天露綠洲中最有價值的,便是天露了。
  它是八轉仙材!
  方源很快在黑白水域,看到這里積累的天露,足有一百多滴。
  影無邪入侵這里,并沒有攻打到核心,這大半年來積累的天露,都還在呢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毫不猶豫地出手,將其中的三十滴天露,收入自家囊中。
  這是正道的潛規則。
  但凡外派鎮守資源點的蠱仙,都有暗中扣下一部分資源,輔助自家修行的傳統。
  當然,明面上沒有這個明文規定。
  但基本上各大超級勢力都是默許的。
  在外駐守資源點,通常是一件苦差事,伴有風險。若沒有這樣的甜頭在,誰還會情愿外派呢?
  方源有五百年前世的經歷,自然明白內中分寸。拿下三十滴天露,便是他的極限的極限。這筆資源價值很高,是天露綠洲兩三個月的積累!若再超出這個底線,房家就要翻臉,告他貪污了。
  “只可惜如今九天破碎,只剩下黑白兩天。”
  “若是九天聚在,按照天露綠洲的格局,就不是黑白水,而是八轉仙材九色水。九色水直面蒼穹,九天輪轉不休,再有九天的星辰日日夜夜照耀直射,每隔九年就會從九色水中產出一滴九天星汗水了。”
  九天星汗水乃是九轉仙材,和萬物造化水、漲落潮汐水并成為天地三水,價值極高,在九轉仙材中也分外罕見。
  不同于天地三火,天地三水中九天星汗水已經絕跡。
  因為九天中的七天都不在了,只剩下二天。
  視察了種種資源,方源暗嘆果然不愧是西漠前十的天露綠洲,他又觀察這里的大陣。
  他現在被任命鎮守這里,自然也能借用大陣。
  房家也交代他一些大陣催用之法,方源試著一一催起,洞察大陣之妙。
  他有陣道宗師境界,又有智道手段,很快就有所得。
  和池家相比,房家在天露綠洲的守護大陣,并不怎么樣。所以,房家花費大力,栽種了無數的針灸樹來輔助協防。
  房家和池家一樣,都擅長陣道。
  但不同的是,房家擅長的是仙蠱屋,可以將仙蠱屋看做是移動的仙陣。
  而池家則擅長布置固定的大陣,這才是陣道的主流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池家擁有一位陣道大宗師——池曲由!
  到了大宗師境界的陣道蠱仙,可以憑借自然道痕來布置仙陣。不僅可以節省仙蠱,而且還能借助地利,一面加強防御,一邊輔助經營,助長資源點中的產量。
  房家在天露綠洲布置大陣,耗用的仙蠱不少。但大陣主要的效用,還是增加天露產量,并不側重于防御。
  “不過房家的特長也很強大。”
  “擁有數座仙蠱屋,不僅是機動極高,而且借助仙蠱屋,房家的六轉蠱仙都能和八轉敵人作戰。”
  “如果我是房家首腦,面對此時處境,不妨糾集兵力,先狠撲敵方一路,展現出兇狠來,震懾住其他的西漠正道勢力。”
  “只是這其中的分寸,要十分注意。把握不好,就是引火燒身。力度稍小,也起不到威懾效果。”
  方源也在揣摩房家和西漠正道勢力。
  這段時間他要潛修,不斷消化戰果,改良殺招,在南疆還是在西漠并不重要。
  時間比較緊。
  距離南疆正道談妥,組成追輯他的隊伍,已經近了。
  翻天沙海。
  巨大的沙浪,一**連綿起伏。在月光的照耀下,白沙如雪,沙浪往往升騰數丈高度,氣象浩然,乃是西漠有名的盛景之一。
  房家的蠱仙們秘密潛伏進來,接近沙海中的寶月綠洲。
  “按照情報,董家的董陸沉已經過來了。行動吧!”房睇長悄然傳音。
  “好!”房功猛地暴射而出,氣勢駭人,直接殺入寶月綠洲中去。
  董陸沉飛升上來,一身八轉氣勢同樣鋪天蓋地,他驚怒交加:“房功,我不去找你麻煩,你倒來我這里蹦跶!”
  房功咆哮一聲:“廢話少說,來戰。”
  兩位八轉蠱仙交手,掀起驚天的雷暴聲響。
  董陸沉陷入被動,有點束手束腳,因為他還要分心護住身后的寶月綠洲。
  他招架著房功的攻勢,滿臉陰沉:“你們房家等著!你竟然隨意攻略其他正道勢力,你破壞了規矩,過不了多久,就有西漠各大家族的聯合制裁!”
  “是么?你們董家不是在最近揚言,寶月綠洲曾經被我族偷襲過嗎?只是你們拿不出證據了,我可是好心好意來幫你們,主動送上證據來的。”一座奇形怪狀的殘破仙蠱屋升騰上空,里面傳來房睇長的聲音。
  董陸沉更怒:“房睇長,你區區七轉也敢……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房家的仙蠱屋就催出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董陸沉臉上的怒意頓時消散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和惶恐。
  “這記仙道殺招,難道是?!”
  “沒錯,正是盜天魔尊當年用來開創流派的殺招——偷道!”房睇長回答道。
  “不!”董陸沉大吼一聲,轉頭向寶月綠洲望去。
  在偷道殺招下,寶月綠洲中的無數天然道痕,顯露出形象。它們又長又短,絕大多數都是絲線,相互編織著,組成某種充滿奧妙的形態。它有的部分像是網,有的則仿佛是糾纏一團的毛線,有的堆積起來仿佛山丘。
  董陸沉嘗試阻止,但毫無效果。
  他睚眥欲裂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道痕,統統投入到房家的那座偷道仙蠱屋中去。
  這正是偷道殺招的威能!
  催動此招,便能將道痕直接偷取過來。
  當年,盜天魔尊創出這一招后,這才厚積薄發,引出質變,正式創建出偷道這一流派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