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64 兇殺案

房家的出擊,震撼了整個西漠正道。
  毫無疑問,偷道殺招是一個大殺器,一時間所有的西漠正道勢力都被震懾住。
  方源很快也得到了此戰的戰報,內容還很詳實,有著整個戰斗過程的影像。
  這戰報當然是房家主動給他的。
  “房家應該掌握了一道盜天真傳!”方源對這個發現也分外吃驚。
  方源旋即想到了大盜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便是他從房家手中索要來的。
  根據某種傳聞,房家收獲這只大盜仙蠱也是一場意外。是從一位投靠而來的散仙手中得到的。
  “或許當年,房家得到的不只是大盜仙蠱,還有盜天真傳的線索罷。”
  “超級勢力的底蘊,真是……”
  方源搖了搖頭。
  就像武庸拋出玉清滴風小竹樓,房家拿出了偷道仙蠱屋,還有殺招偷道來,也迅速改善了不利的局勢。
  “毫無疑問,這是一種戰略性質的震懾。房家的局勢將因此改變,看來上一世就是因為這個,導致正道勢力間的妥協。”
  殺招偷道能夠盜取道痕,一旦用出來,就能直接摧毀自然資源點。
  正道勢力的主要基石,便是分布在各個地點的資源點。
  和破壞這些資源點不同,殺招偷道效果立竿見影,并且是絕戶計,釜底抽薪!
  房家出擊的這一戰,董家太上大長老董陸沉無恙,但寶月綠洲從此除名。
  真要逼急了房家,房家就如法炮制,西漠正道中哪個勢力能擋住這般的突襲?
  就連董陸沉這樣的八轉蠱仙在場,都做不到!
  方源不禁暗贊房睇長的選擇。
  他專門挑了一個硬骨頭,有董陸沉在的地點來進攻。
  這對其他勢力的震懾程度就到位了。
  但同時,他也有分寸。
  寶月綠洲只是一個中型資源點,連大型都算不上。它對董陸沉有不同的紀念意義,因為是埋葬他愛妻的所在。所以每年到了某個固定的時期,董陸沉就會來此地悼念亡妻。
  所以,董家的損失并不大,董陸沉的憤怒也不多。因為只是道痕損失,他愛妻之墓卻未受分毫損傷。
  “這里的分寸,把握得恰到好處!并且還充分利用了此戰戰果,不僅是震懾西漠正道,還來震懾我。”
  方源捏著手中的信道凡蠱,冷笑了幾聲。
  在這信中,房睇長還特意提到天露,他說道:天露的戰損應當很少,只在十滴左右的程度。讓方源再找找看,說不定能發現另外的二十滴天露。
  方源之前扣下三十滴天露,直接報告給房家,說是戰損,乃是之前影無邪入侵所致,并且恐怕以后都會減產。
  這只是一個借口,對于真相,他和房家心知肚明。
  但房家沒有和他心照不宣,而是在戰后委婉地警告他:不要太過分了,扣下十滴就可以了,剩下的二十滴你得交上來!
  天露畢竟是八轉仙材,房家不想放棄這份收益。
  當然,里面更多的是打壓方源。你一個外人剛剛加入房家,就想上房揭瓦?給我收斂點!你看看這一戰,我們房家還是很有實力的,你好好想想,仔細掂量!
  這才是房睇長送信方源的真正意思。
  正道的交流比較含蓄,不像魔道那般直接。
  “只是這恰恰說明你們的虛弱啊。”方源心頭一片雪亮。
  此戰,房家沒有動用其他仙蠱屋,證明豆神宮一戰,那幾座仙蠱屋都有極大的損傷。
  房家催動的偷道仙蠱屋,明顯是殘破的。催動出來的殺招偷道雖有八轉程度,但方源已看出此招對仙蠱屋的負擔極大,應該不能多用。
  甚至并不穩定!
  若是殺招穩定,又能頻繁催動,房家早就拿出來用了,不必拖到這個時候。
  殺招偷道是房家的底牌,房家并不想用,但沒有辦法。
  很可能,房家掌握的盜天真傳也并不完整,又或者他們沒有完全消化吸收。
  因為房家最多的是陣道蠱仙,擅長的也是陣道,和偷道風馬牛不相及。
  方源先是給房睇長回信。
  信中說明二十滴天露找到了,是自己之前視察的時候粗心大意。
  隨后,他眼中陰芒一閃即逝:“該我親自動手了。”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翠流珠!
  這段時間來,他已經是掌握了天露綠洲大陣,并且還布置了陣中小陣,不僅能夠營造出自己鎮守的假象外,還能遮掩方源的大動靜。
  而翠流珠殺招也改良成功,催動的時候更快,在目的地那邊氣息也減弱了許多,遠沒有之前那般的張揚。
  方源來到燎螢戈壁,這里怪石嶙峋,植被稀少,充斥著一種蟲群,叫做燎螢。
  燎螢數以億萬,當中有著海量燎螢蠱,從三轉到五轉。
  燎螢蠱是一種炎道蠱,比較高端,最低的轉數就是三轉,但至今沒有六轉出現過。
  這里是房家的中型資源點。
  房家在這里布置的仙陣,利用燎螢蠱營造出炎道環境,豢養其他的大量的炎道蠱蟲。
  鎮守這里的,只有一位六轉房家蠱仙。
  方源動用見面曾相識做出偽裝,隨后直接撲殺過去。
  他殺死這位房家蠱仙,丟下尸體,又摧毀了大陣,還屠戮了所有的蠱蟲,并將戈壁破壞得面目全非,這才揚長而去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他動用的是土道手段。
  瑯琊福地的庫存中,就有數只土道仙蠱,并且方源的土道殺招也是十分豐富。
  做了這事之后,他便回到天露綠洲去。
  房睇長這邊,剛接到方源的回信,笑了一笑,隨后便得知了自家燎螢戈壁被摧毀的噩耗!
  剎那間,這位房家的智道大宗師,都微微一愣。
  剛剛的好心情蕩然無存。
  房家死人了!
  燎螢戈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房家的蠱仙戰死了!
  一直以來,房家蠱仙都較為稀少,和其他西漠正道勢力對比,處于劣勢。只是最近吸納了敗軍老鬼、鷹姬還有算不盡之后,這才有了起色。
  但這三人都是外人,不姓房,終究隔了一層。
  房家蠱仙死了,哪怕是六轉,都對房家而言是一個慘痛的損失!
  房功重視無比,立即趕來和房睇長商量。
  交談了幾句后,房功留守房家大本營,房睇長當即動身,親自前往燎原戈壁查探兇殺現場。
  “兇手虐殺了我族蠱仙!”
  “還把戈壁里的所有資源都摧毀了。”
  “這明顯不是謀財害命,而是充斥著報復的意味!”
  房睇長動用智道手段,很快感知到兇殺現場殘留著的某些殘暴的念頭,憤怒和仇恨交織的情緒。
  “土道手段……難道是董家的復仇?”
  房睇長旋即想到這一點,董家擅長的是土道,但他又很快微微搖頭。
  “若是董家做的,未免太過明顯,更有可能是其他正道勢力渾水摸魚啊。”
  “情況有點糟糕……”
  房睇長臉色陰沉下來。
  他是智道大宗師,對于祭出殺招偷生震懾西漠正道勢力的后果,有過許多推算。
  其中就有一種情況,便是西漠正道勢力中有人想要挑撥,不敢公然刁難,隱于幕后,施展詭計。
  方源的手腳相當干凈,留下的線索都是他想要留下的。
  還有一個要素,那就是房家缺乏信道蠱仙,房睇長是智道,不修信道。
  若是專修信道的蠱仙來,那就有點懸,說不定能找到有關方源的蛛絲馬跡。
  但房家不成。
  房家就算邀請信道外援,首先就不能是其他西漠正道,這就排除了一大半。要邀請散仙和魔道,至少得要有七轉修為。
  但身為正道的房家,平時和這些散仙、魔仙關系也不是很好。
  縱然有關系不錯的散仙,或者暗中交易的魔仙,但這些人未必就是信道流派啊。
  房睇長沒有找到有價值的線索,他回轉動大本營的時候,臉色陰沉如水。
  西漠正道那邊很快得到了消息。
  當即就有八轉大佬問信董陸沉。
  董陸沉聽到這個消息,當即就有些懵!
  他吸了口冷氣,心中升騰起怒意,暗中詛咒:“究竟是哪個王八羔子,想要害我們董家!他房家有殺招偷生,沒有對付我董家的超級資源點,是有分寸的。但是這王八羔子殺死了房家的蠱仙,那就破了底線了。真是該死!”
  “這人用了土道手段,而我就是土道蠱仙,我董家主修土道,這明顯是想要嫁禍啊!真陰險,真夠毒,偏偏我還不能直接反駁!”
  董陸沉心中積蓄著一股悶氣。
  他還不能四處大叫,宣揚自己不是兇手。
  首先沒有人公然懷疑他,就算有,他這般宣揚,豈不是示弱?
  剛剛房家破壞了你董家的一處中型資源點,你這樣大叫無辜,豈不是說明你害怕了房家?
  這不僅有損董陸沉的個人名譽,也打擊董家的聲威。
  所以,董陸沉盡管恨極了方源,也極想宣揚自己的無辜,但對于問信的八轉大佬,也只能哼哼兩句:“大快人心(我很生氣)!只是此事是誰做的?我董陸沉要對此人大加獎賞(抽筋扒皮)!”
  “呵呵。”那邊的八轉大佬回應得意味深長。
  董陸沉頓時心情更不好了。
  你呵呵的笑個屁啊!
  我容易么我?
  我董家的勢力范圍和房家挨著,房家被排擠打壓,前番出手就是為了震懾我們。這次房家蠱仙被害,若房家強勢反擊,我董家的危險最大啊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