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767 第二次埋伏戰

最新的情報,傳達到池曲由這里時,他正站在窗前,眺望著遠處的青山。
  “哦?這么快就堵住了方源?看來他這一次,恐怕是在劫難逃了。”池曲由目光微動了一下。
  “這方源居然在南疆渡劫,留下了線索。唉,就算是一心想要沖擊八轉,也不該如此莽撞啊。”
  “也是……他前番擊退了天庭進攻,而后又暗中與我交易,太過順利了啊,難免有些心態膨脹,看輕我南疆正道。”
  池曲由認為,方源之所以一直逍遙,是因為他太過陰險狡詐,一直都打游擊,沒有和超級勢力真正的死磕過。見機不妙,往往就會逃之夭夭。
  這一次南疆正道密謀,全程都是極其隱秘。南疆各大家族表面上看去一片風平浪靜,不會無故惹來懷疑,更有智道蠱仙遮護,防備推算。
  “還有陸畏因,若非有此人臨時加盟,我們南疆正道恐怕也不會這么快,就追上方源。此人不愧是樂土當代傳人,竟能從災劫引發的地氣,尋找到方源的位置,真是厲害。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感嘆著。
  陸畏因插手此事,導致當今南疆正道的局勢,又更加復雜了。
  這一次南疆正道追輯方源,連陸畏因算起來,一共有三位八轉,成功的可能性極大。
  若是事成,陸畏因的威望名聲也會迅速拔高,絕對會是一個需要更加重視的存在。
  其實陸畏因在很早之前,就和南疆的各大正道勢力多多少少的接觸過。
  他的南疆樂土,堪稱是南疆的異人收攏所,吸納了許許多多遭受人族破壞的異人。
  這些異人在樂土中生活相當美好,根據可靠情況,有許多異人已經被栽培成蠱仙。
  這令南疆人族都大為反感和擔憂,但陸畏因畢竟是樂土傳人,秉持當初樂土仙尊的志向,導致南疆正道也不好隨意向陸畏因發難。
  長久以來,陸畏因一直被排斥在南疆正道的圈子外,這是所有人的默契。
  但最近這段時間以來,陸畏因出動頻繁,這一次更是高調加入,主動參與追繳方源。若是事成,他的功勞不可抹滅,在南疆正道中將有一定的權威。
  池曲由心底,一點都不看好方源。
  盡管方源抵擋住了天庭入侵瑯琊福地,但世人普遍認為,這是天庭低估了瑯琊福地的底蘊。
  最關鍵的一點是,天庭從未有暴露出雷鬼真君和陳衣陣亡的消息。
  這讓南疆正道蠱仙的心中,普遍彌漫著一股自信。
  他們的信心也并非是空穴來風。
  畢竟他們曾經就追殺過方源,把方源從南疆仿佛攆狗一般直接攆了出去。若不是中途有鳳九歌插手,方源早就被打成死狗了。
  池曲由更忌憚陸畏因一些,他在心中已經開始揣摩,如何在將來面對這位更具權威的樂土當代傳人。
  至于方源?
  池曲由有些遺憾。
  不管他生還是死,只要落到南疆正道手中,那么方源和池曲由的交易就徹底完結了。
  這有損池家的利益!
  所以,池曲由遺憾。
  雖然方源曾經攻打池家資源點,損害過池家利益,但池曲由一點都不恨。
  在他看來,他交易而來的夢道成果,已經完全彌補了這些損失。
  池曲由更不會害怕方源被活捉后攀咬自己。
  就像之前分析的那樣,就算方源拿出了鐵一般的證據,不容否決,那也只是池曲由和方源的交易而已。
  依照池家的體量和底蘊,的確會有一些損失,但還動搖不了池家的根本。
  不過若是池曲由這個時候,向方源告密,通知他南疆正道的追繳行動,那性質就又不一樣了。
  這就是通敵賣友!
  若是被揭發出來,就算池曲由有著八轉修為,池家也會遭受南疆正道的聯合圍攻,搞不好就會滅族。
  池曲由身為一方正道領袖,早就對此中分寸掌握得極其精準。
  他是不會犯這個錯誤的。
  若他主動向方源告密,不管方源事后有沒有淪為階下囚,池曲由就等若將通敵的證據送到方源這個魔頭手上。
  更何況,他和方源之間向來只是利用加防備的關系,還沒有好到為了方源,而冒如此風險,不惜搭上自己和池家來通敵告密的。
  池曲由只是有一些擔憂和惋惜。
  “若是方源被擒,但愿他不要輕易地吐露出夢道的成果,好讓我池家有充分發展的時間。”
  “其實說起來,方源也是一個人杰。落到如此下場,也有些可惜了……若是他能崛起,將來的話,整個五域都會更加精彩吧。”
  身處高位,必有過人之胸襟。
  池曲由對方源即將落網的悲慘下場,的確真心感到一些遺憾。
  與此同時,就在南疆的另一處。
  方源被南疆蠱仙團團包圍,士氣如虹,氣勢洶洶。
  為首的老嫗,正是八轉宙道蠱仙夏槎,她望著方源冷笑:“方源小賊,你終于還是落到我的手中了。”
  方源望著她,心想:“還是老一套的臺詞啊。按照上一世的記憶,接下來就該你大笑了。”
  方源望向夏槎的身邊。
  果然,下一刻,站在夏槎身旁的商家蠱仙商虎杖大笑起來:“陸畏因大人出手,果然非同凡響,真正這次就找到了這魔頭!”
  (方源:一樣的臺詞啊,就是笑容比之前要浮夸了一些。當眾拍陸畏因的馬屁,是因為商家看中了樂土中異人特有的產出了?)
  “殺,殺了這魔頭,為我南疆正道報仇!”鐵區中舌綻春雷,殺氣騰騰。
  (方源:終于碰到改臺詞的了,不過還是大同小異啊。)
  “終于捉到方源了。”劉浩心想。他是天庭內應,此番掌握著定空仙蠱,蓄勢待發,一旦方源有催動定仙游的跡象,他就得催動定空仙蠱為核心的仙道殺招!
  劉浩比上一世要緊張得多。
  因為上一世,他只需要催動定空蠱就可以了,但這一世因為方源提前掌握了殺招翠流珠,導致他單單運用定空蠱,不能克制得了方源,必須得用仙道殺招。
  天庭當然不缺這類的殺招,就算是缺,也有紫薇仙子可以推算改良。
  劉浩緊張的原因,在于這仙道殺招他還不太熟練,要在戰斗中運用出來,很可能催動失敗。
  若是催動失敗,辜負了天庭期望,那就很尷尬了!
  “別緊張,有我在呢。”就在這時,另一旁的七轉蠱仙傳音道。
  劉浩望了他一眼。
  “別看我!”頓時,那位七轉蠱仙傳音冷喝道。
  劉浩心里大翻白眼,皆因此人就是偽裝了修為和面容的南疆八轉蠱仙巴十八!
  “有這個人在,我方可是有三位八轉。此次又并非進攻瑯琊福地,方源沒有大陣相助……一旦開戰,我應當有很多的機會,可以從容催動殺招的吧。”劉浩心中分析起來,擔憂的情緒真的緩解了許多。
  然而,下一刻。
  轟!
  大陣開啟,將南疆蠱仙匯同方源,都包裹了進去。
  “我擦咧!”劉浩雙眼都要瞪出來,幾乎要咆哮出聲,“怎么又有個大陣?!”
  大陣內,天下地上渾圓一體,形成一片湛藍長空。
  南疆群仙面色皆變。
  “這是陷阱!”有人大叫著。
  陸畏因沉默,夏槎目光越加陰冷,死死盯著方源。
  “鎮定!我們人多勢眾,區區一個方源,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“不錯。我們有夏槎大人在,還有陸畏因大人,不怕他任何的仙道戰場!”
  劉浩一愣:“對哦!仙道大陣哪有這么容易布置的?這么快就能觸發,更可能是仙道戰場殺招啊。不過方源有點蠢,用了仙道戰場,他自己根本跑不了了。”
  南疆群仙都是精英之輩,很快穩住了心神,重振士氣。
  這個時候,陸畏因緩緩開口:“這不是仙道戰場,而是一座超級大陣。”
  “宙道大陣。”夏槎附和一句。
  (劉浩嘴角抽搐:說了半天,還是仙道大陣啊!)
  “二位法眼如炬。”方源微笑,坦然承認,然后他大袖一揮。
  門已關,現在放狗,哦不,放年獸!
  嗷嗚嗷嗚!吼吼!呱呱!嘎嘎嘎!
  一道巨大的漩渦憑空產生,呼啦啦,無數的年獸像是洶涌的潮水,直接灌注進來。
  這些年獸有猴有蛇有龍有虎,形態各異,至少都是荒獸,夾雜著不少的上古荒獸。
  而方源已經在原地消失。
  野生的年獸智慧并不高,很快就將兇狠的目光,對準這些南疆蠱仙,露出獠牙,展開沖鋒。
  “殺了它們。”夏槎冷漠下令。
  陸畏因嘆息一聲。
  南疆群仙紛紛開火,和這些年獸展開廝殺!
  劉浩大袖一揮,無數飛刃四下亂射,所到之處,年獸無不被削得支離破碎。
  (方源身處陣眼,靜靜打量:你這個天庭內應果然也在,不枉費我一直注意墨水效應。定空蠱應該就在你手上吧?)
  劉浩一邊戰斗,一邊心中思量:“看來這里恐怕就藏著一道光陰支流。方源這是故技重施,此座大陣和當初他對戰鳳九歌的,何其相似!奇怪,我怎么一直心里毛毛的?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