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68 忍耐中的巴十八

“殺!”巴家蠱仙咆哮,他身軀膨脹,宛若巨人,用力一撤,血水飚射,竟將一頭上古年獸活生生撕爛。呼!大火卷席,將數十頭年獸焚燒成火,柴家蠱仙沐浴火海,宛若神將。
  方源記得此人,上一世的印象中,此人的炎道仙竅經營得不錯,有好幾座雄偉的活火山,可以給一個好評。
  鐵區中沉默不語,手掌翻飛如蝶,金光道道,犀利至極,將一頭頭年獸斬成兩半,輕而易舉,如切豆腐。
  方源想起了鐵區中手中的刃蠱,這可是光陰飛刃殺招的核心蠱之一,上一世是因為大盜鬼手而繳獲。這一點靠的是運氣,不太可靠。這一世要多注意一點。
  “方源魔頭,還要多謝你,送給我們這么多的財富。啊哈哈哈!”商虎杖大笑,木道殺招催發出來,陸續將周圍的年獸捆綁束縛,拖進自家仙竅當中。
  方源很淡定,商虎杖收多少都沒有關系,因為不久后連商虎杖本人都會是方源的了。
  嗷吼吼……
  接連不斷的年獸,闖進大陣當中來。南疆蠱仙殺得都手軟,但年獸仍舊源源不斷!
  “怎么會有這么多?!”
  “方源這魔頭,是想借此消耗我們!”
  “打破這座大陣,才是取勝之道啊。”
  南疆蠱仙們紛紛傳音,都看出此戰關鍵是什么。但要讓他們分心他顧,卻是有些勉強。
  破陣的最大希望,還在陸畏因、夏槎兩人身上。
  嗷吼!
  這個時候,漩渦忽然膨脹數倍,一個龐大的年獸傲慢踱步,進入戰場。
  方源訝異了一下:“哦,是召出來一頭太古年虎啊,看這氣勢比我上一世的第一頭太古年雞,要強的多了。嗯……是因為我動用了己運真傳的手段,增添了自身運勢的緣故么?”
  南疆群仙則是臉色大變。
  “是太古荒獸了!”
  “果然這座大陣能夠召喚出太古年獸。”
  “這大陣究竟是什么?如此兇惡!快快破了大陣啊!”
  陸畏因正要出手對付這頭太古年虎,鐵區中卻主動站出來:“讓我們來,二位大人還是全力破解此陣,才是明智!”
  “或許讓我來出手?”巴十八暗中傳音。
  “不,此時還不是關鍵時刻,巴兄且先忍耐。”夏槎傳音規勸。
  巴十八心想,的確是這樣,一頭太古年虎而已,本方明面上卻是有著兩位八轉蠱仙呢,便繼續偽裝下去。
  鐵區中和數位南疆七轉聯手,迎上太古年雞。他們都是七轉蠱仙中的佼佼者,聯起手來,聲勢赫赫,但交手后,很快就有不敵潰敗跡象。
  上一世,他們和方源召喚出來的第一頭太古年雞抗衡,暫時勢均力敵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召喚出來的太古年虎實力卻強了許多。
  鐵區中臉色鐵青,心中震撼:“這就是八轉級數的實力么,果然是厲害!我竟妄想挑戰這樣層次的存在……”
  “這里有一處陣眼。”忽然,夏槎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她伸手一指,八轉殺招催出,玄白奇光綻射,轟鳴聲中,大陣劇烈地顫了三顫,這才平穩下來。
  南疆群仙大喜,的確是一處陣眼,被夏槎不負眾望地摧毀了。
  然后,陣眼被摧毀的地方,忽然形成了第二個漩渦巨門,大量的年獸蜂擁而入。
  南疆群仙臉上的喜色頓時垮臺。
  嗷!
  一聲龍吼,風云變動,太古年龍一躍而入,悍然參入戰團。
  眾仙臉色再變,這是第二頭太古荒獸了!
  “該我出手了。”巴十八想要出手。
  “不要著急,巴十八仙友啊,還讓我來吧。”陸畏因傳音規勸,他首次正式出手,單手一抓,一道黃褐大手旋即凝成,直接抓住太古年龍,任憑它如何吼叫掙扎,都脫不得身。
  陸畏因不愧是樂土傳人,舉重若輕,上一世他一擊之下,擒拿太古年虎。這一世,同樣一擊就將一頭太古年龍輕松擒拿。他雖然沒有攻伐手段,但就這一手段,降龍伏虎不在話下,深不可測,令人敬畏。
  南疆群仙士氣大振,鎮守陣眼的影宗以及異人蠱仙們,臉色皆沉。
  八轉的神威,的確叫人膽寒。
  方源卻想到了上一世的最終大戰,陸畏因真正的戰力十分強大,因為他一人導致方源一方受阻極大。此刻陸畏因表現出來的戰力,其實還不及他真正戰力的一半,即便如此,也令同行的八轉多多側目了。
  嘶嘶嘶……
  一頭太古年蛇,拖動漫長粗壯的蛇軀,吐著猩紅的蛇信,鉆出漩渦巨門,進入戰場。
  第三頭太古年獸!
  咯咯咯咯噠!
  一頭太古年雞,神態傲慢,叉腰聳頭,也鉆了進來。
  第四頭太古年獸!
  一連兩頭太古年獸的參戰,令南疆眾仙臉色一白。
  這頭太古年蛇很不好對付,體格極巨,氣勢還要超過之前兩頭。而第四頭的太古年雞身上,則是有野生仙蠱的氣息,這就更加危險了。
  兩頭太古年獸鉆出來后,海量的年獸順著漩渦,仿佛潮水大浪噴涌進來。
  兩方展開激烈的廝殺,蠱仙運用智慧,能催動殺招,相互配合,反觀年獸則魯莽無智,但卻有十分龐大的規模。
  方源一方則坐鎮各大陣眼,靜看兩方相爭。
  “這該死的大陣,必須將它破壞,我們才有勝機!”
  “其實只要破壞一定程度,讓我們能夠將此處情報傳遞出去,必定有大批正道仙友前來支援。”
  “這宙道大陣,真是玄妙……”夏槎緊皺眉頭。她自從破解了一處陣眼之后,短時間內居然找不到第二處陣眼。
  “大陣渾然一體,毫無破綻可言。我在陣道方面建樹太少了。或許我應該全力出手一次,使其大陣承受不住,造出破綻來!”夏槎眼中殺機萌動。
  陸畏因卻是看出夏槎心中所想,連忙勸道:“夏槎大人,切勿中了魔頭奸計。方源狠辣狡詐,天庭都奈何不得。影宗掌握過驚鴻亂斗臺,這座仙蠱屋雖然毀了,但殘余了不少仙蠱,保留在他們手中。你若要全力出手,恐怕會正中方源下懷,為方源所用。”
  夏槎猶豫,這時太古年雞向她逼來。
  “好孽畜。”夏槎怒極反笑,身上大量蠱蟲氣息澎湃噴涌,頃刻間釀成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春剪!
  一柄剪刀飛出,翠綠作色,體大如象,繞著太古年雞飛舞。
  太古年雞敵不過,被剪刀重創,很快就落入下風。
  夏槎展現出驚人的戰力,絕不輸給天庭成員。眼看著太古年雞就要慘死在她的手中,忽然,方源調動大陣。
  重傷瀕死的太古年雞驟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給我臣服罷。”幕后,方源對這頭被削弱到極致的太古年雞下手,一如前世,順利地將此獸收入麾下。
  重生以來,方源就在籌集太古年獸。
  他的計劃是籌集到十二種不同的太古年獸,雖然明年太古年雞在光陰長河中會有很多,但這頭太古年雞卻是實力超群,方源不想放棄。
  方源借助南疆群仙之力,削弱太古年獸,幫助他強行奴役。
  夏槎臉色陰沉,不過旋即一笑:“你總算是露出了馬腳,再多給你點太古年獸,又有何妨?”
  方源挪移走太古年雞,令夏槎洞悉了大陣更多的奧妙。
  不久之后,夏槎勘測出第二處陣眼,并將其摧毀。
  南疆蠱仙歡呼起來,然而下一刻毀去的陣眼,再次轉變成了漩渦巨門。
  戰場上,又多了一道年獸輸入的渠道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南疆群仙傻眼。
  “實在不行,就只好我現身,真正動手了!”巴十八傳音道。
  夏槎和陸畏因都勸他。
  “不要著急,都已經到了這一步,不妨再隱忍下去。”
  “我們要探查清楚這個大陣,關鍵時刻你來出手,讓方源錯算,引發破綻!”
  巴十八沉默了片刻,方才不甘地回應:“好吧。”
  死戰持續著。
  南疆群仙已有不少人掛彩。
  這些年獸他們都要殺吐了,原本針對方源而精心準備的殺招,還有蠱仙之間的絕妙配合,都用在了這些愚蠢的年獸身上,叫他們無奈至極,又疲累欲死。
  然而年獸仍舊綿綿不絕,殺不勝殺。
  陸畏因、夏槎兩人一直對抗太古年獸,雖然艱難,壓力如山,但卻是堅持了下來。
  借助他倆之手,方源又成功地奴役了數頭太古年獸。
  但這數量比起上一世,要差一些。
  方源奴役的太古年獸,都比上一世要強大一些,選擇了當中的精英,寧缺毋濫。
  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他的魂魄修為遠遠低于上一世,消耗很大,不足以支撐他奴役更多。
  南疆一方也有許多進展。
  夏槎又摧毀了兩處陣眼,這兩處陣眼仍舊轉變成了漩渦巨門,沖進來的年獸帶給南疆群仙更多的威脅。
  方源眼眸中閃爍著冷光:“上一世我這年流伏誅陣,上限只有三個漩渦巨門,但這一世經過我的改良,上限增到了五!”
  “火候差不多了。”
  “上一世是大戰了兩天一夜,這一世年獸更多,雖然只過了一天一夜,南疆群仙卻是被消耗更多。”
  “諸位,配合我,催動出此陣的最強手段!”方源陡然傳音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