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69 被解決的巴十八

影無邪等人頓時面色肅穆起來,眼中精芒四射。
  一些異人蠱仙則有些遲疑,心想:怎么現在就動用最強手段,未免有些早了點吧?
  方源卻是有上一世的記憶,他知道夏槎其實暗中探查出許多大陣奧妙,只是隱忍不發而已。上一世她忽然爆發,結果令白兔姑娘陣亡,方源一方好生狼狽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當然不會犯同樣的錯誤。
  “那我們先對誰下手?陸畏因,還是夏槎?”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改良后的年流伏誅陣有一記最強手段,乃是一道銀白光柱,每次只能照定一人。但凡蠱仙被其罩住,所經歷的時間便會延緩放慢無數倍,讓人猝不及防。
  陸畏因乃是當代樂土傳人,手段超絕,深藏不露。
  而夏槎則是宙道大能,能勘破大陣,對整個年流伏誅陣威脅十足。
  這個選擇并不好做。
  因為一旦這個手段暴露開來,剩下的蠱仙就會有所防備,想要再中,當中的可能性就會暴降。
  方源的回答十分干脆:“不是陸畏因,也不是夏槎,是那位‘七轉’蠱仙!”
  巴十八仍舊隱藏在人群當中。
  又一頭太古年獸順著漩渦巨門,沖進了戰場。
  巴十八眼角抽搐了一下,硬生生忍耐住了真正動手的沖動。
  “這大陣仍舊牢固,我還需隱忍!”
  “待我真正出手之時,必是最關鍵的時刻,我要打方源一個狠狠的措手不及,讓他露出破綻,從而奠定此戰勝局!”
  剛想到這里,靠近他的某頭上古年獸猛地僵住,里面的純夢求真體自爆,夢境迅速漫溢而出。
  巴十八心中警兆大起:“嗯?”
  在這一瞬間,一道銀白光柱猛地發出,照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“怎么?!”巴十八眼眸緩緩、緩緩地瞪大起來,他的時間被放緩了許多倍。
  而在他的視野里,外在的一切忽然瘋狂地快進,原本夢境離他就近,被這一段快進,直接漫過了他的全身。
  “我……”巴十八想爆粗口,但這都沒有來得及!
  他被夢境淹沒,沉入夢中去了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啊!這是夢境。”
  “巴十八大人?!”
  “可惡,方源識破了大人的身份!!”
  南疆群仙動容,許多人驚得吼叫起來。這一擊來的太快太突然,把他們的身心都震蕩個徹底。
  “竟然還有第三位八轉蠱仙?!”方源麾下的蠱仙們紛紛驚悚。
  巴十八被困的最后一刻,泄露出了他真正的八轉氣息。但是沒有用,一切都太晚了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夏槎氣得要吐血。
  他們隱忍下來的底牌,沒想到已被方源識破,巴十八一直劃水,還未真正貢獻出自己的力量,就被方源提前收拾了!
  夏槎怒了!
  她尖叫一聲,身體周圍驟起狂風暴雨。
  咔嚓嚓,電閃雷鳴。
  這些幻景驟然濃縮,形成一柄扇子,握在她的手中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夏扇!
  上一世,夏槎就是憑借此招,打得方源一方狼狽不堪,年流伏誅陣瀕臨崩潰,方源等數人重傷,白兔姑娘陣亡。
  這一世呢?
  “我扇!”夏槎發狠,用力一扇。
  大風飆飛,呼嘯而起。
  “好,等著你呢!”方源冷喝一聲,雙眼神光綻射如電。
  大陣被他調動起來,發出嗡嗡嗡的聲響,散發出璀璨的漫天銀光,將扇風盡數吸收、消融。
  “嗯?!”夏槎瞪大雙眼,震驚無比。
  她寄予厚望的攻伐大招,居然、居然無效?!
  “再來!”她又用力扇了第二下。
  大風呼嘯,氣勢磅礴,一路過去,年獸無不被扇成齏粉,太古年獸亦是把持不住,被狂風卷跑。
  然而下一刻,銀芒再現,擋下一切狂風。
  夏槎:“……”
  她臉色鐵青,心中充斥著某種極其不妙的猜想,發瘋一般連連猛扇。
  呼!呼!呼!
  風聲史無前例的咆哮起來,掀起恐怖的攻潮。
  然后在銀光之下,風聲在瞬間熄滅,前一刻毀天滅地般的威勢,仿佛是一個幻覺!
  夏槎微微張口,呆愣了一個呼吸,這才尖聲叫道:“這不可能!”
  是啊,這不可能。
  這種情況明顯是被針對了,不僅如此,她的夏扇殺招更是被完完全全的破解了!
  天可憐見!
  夏槎心中叫屈:這一招夏扇她可是很少用的,怎么會被方源洞悉,并且直接破解了?!
  這是夢吧?
  根本一點合理性都沒有啊!
  當然很合理啊……
  上一世,方源不僅完全掌握了夏扇殺招,而且還進一步將它進行了改良,超越了夏槎。
  所以,夏槎引以為傲的底牌,在方源眼中,卻是淺薄的初級版本而已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針對夏槎的殺招,改良了年流伏誅陣,夏槎的威脅降至谷底。
  之所以放任她蹦跶下去,方源是要借助她的手來削弱年獸,另一方面還有偵查這些南疆蠱仙的底細。
  所以,事實上,盡管夏槎攻勢驚人,戰果累累,但對于方源而言,她卻是三大八轉蠱仙強敵中最弱的一位。
  夏槎情緒波動劇烈,露出破綻。
  趁此良機,方源等人再催銀白光柱,將她照定。配合彌漫而來的夢境,再次將她解決。
  不遠處,陸畏因苦笑,他催動某個殺招,竟當即閉目入睡,渾身彌漫出夢境來。
  一時間,三大八轉皆連束手。
  剩下的七轉蠱仙都要瘋了!
  有沒有搞錯,怎么情勢轉變得這么快?
  他們也都沒有逃脫得了方源的魔爪,銀白光柱旋即照向鐵區中,隨后是劉浩,再然后是……
  這個順序也有講究,是方源精心推算出來的。
  在南疆群仙踏入大陣,失去聯絡的半柱香之后,天邊忽然射來一道白光。
  白光化為一位八轉蠱仙,他身材高挺,一身白衣,纖塵不染,一對雪白細長的眉毛,眉梢一直延伸面額之外。
  正是天庭八轉蠱仙君神光,專修光道。
  他原本是中洲十大古派的太上長老,最近這段時間被紫薇仙子招納,奉獻仙竅,成為天庭一員。
  “劉浩他們就是消失在此處……咦?”君神光剛剛探查,就發現了許多可疑的痕跡。
  “不妙,看來劉浩兇多吉少。此處定有激烈的大戰發生過,劉浩沒有傳出任何一絲求援的消息出來。是仙道大陣,還是仙道戰場呢?”
  片刻后,君神光額頭滲出冷汗。
  他的眼眸中一抹驚悚的光,一閃即逝。
  種種跡象表明,夏槎等人栽了,三位八轉還有許多七轉強者,都被方源坑了!
  “方源應該是利用了夢境!”旋即,他的目光就定在場中僅有的一小片夢境之上,心中卻是越發肯定,“除了利用夢境,方源的其他種種手段,就算再犀利,也不能造成這樣的戰果。嗯?”
  君神光察覺到某種異狀,他立即抽身而退。
  不一會兒,玉清滴風小竹樓載著武庸、池曲由一行人,也來到了這里。
  “他們就是在這里失蹤的!”南疆蠱仙面色陰沉。
  “速速查看,究竟發生了什么。我族已經聯絡不上太上大長老了。”夏家蠱仙焦急萬分。
  “我們也聯系不上巴十八大人了啊!”巴家蠱仙同樣急躁。
  這一世,夏家并不孤單,他們有了同病相憐的巴家。
  “這里好像曾經是有一道光陰支流存在的。”
  “還有宙道的仙級大戰,我們的人闖入這里,然后在這里展開了一場程度極其猛烈的大戰!”
  “這片夢境是怎么回事?”有人看到了方源殘留下來的那一小片夢境。
  “小心一些。”南疆群仙漸漸分散,將這小片夢境團團圍住。
  “這片夢境在不斷地縮減。”有人忽然道。
  片刻后,數只蠱蟲從縮減的夢境中,遺漏到了外界。
  一如前世,這些信道蠱蟲中的內容,正是方源留給南疆正道的勒索信!
  南疆群仙再次炸了!
  “這,這,這……”
  “妖言惑眾!這怎么可能?我們的追剿隊伍,居然會被方源盡數俘虜?哼!”
  “這一定是個巨大的騙局!!!”
  “但為什么我族的蠱仙都聯絡不上?”
  南疆群仙驚疑不定,他們開始討論,討論的過程中,夢境已全數縮減,露出陸畏因。
  陸畏因隨著夢境消散,睜開了雙眼,他見到武庸等人,面色微微一變,旋即他又環視周圍,失聲道,“糟糕!”
  他的出現和接下來的證言,打破了南疆諸仙心底最后的一絲僥幸。
  南疆正道追殺方源的隊伍,不僅戰敗,而且被方源盡數俘虜了!
  我的老天!!
  方源怎么會這么強?
  還有好端端的,怎么會有這樣的宙道大陣?
  誰來告訴我為什么?
  這一點都不合理!
  原以為把握很大的狩獵,結果獵物和獵人之間的角色突然掉轉了一下,南疆群仙被狠狠打擊,耳畔盡數是嘈雜的議論聲,心中更是一片凌亂和慌張。
  臉丟光了,損失也十分巨大!
  接下來還要被方源勒索,怎么辦?
  南疆群仙恨不得把方源碎尸萬段,但這個萬惡的魔頭,早就逃之夭夭了。誰也不知道他此時又在哪里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翠流珠!
  方源身形一晃,來到了五界山脈。
  有了定仙游,就是這么方便。
  南疆群仙那邊如何反應,方源已不去關心。他目光炯炯,打量著眼前的山脈,他要抓緊時間,將此處真傳啟出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