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770 天作之合

轟隆隆。
  方源懸浮高空,俯瞰腳下。
  巨大的山脈在崩潰坍塌,五色的光氣仿佛沸騰起來,劇烈宣泄。
  但偏偏各色光氣之間并不交融,也不相互干擾,各行其是。
  “要正確的摧毀五色山脈,并不是那么簡單。上一世的武庸,也是得到了喬家鉆研此處傳承多年的積累,方能功成。”方源心道。
  陶鑄真傳要引出來,需要破壞整個五色山脈。
  這樣的動靜非常巨大,之前方源一直都按捺不動,到了此刻才忽然出手。
  一來,他剛剛大勝,俘虜了南疆群仙,實力大漲。二來,趁著南疆群仙六神無主,天庭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之際,迅速出手!
  喧騰的五色光氣開始消融、崩解,以一種匪夷所思的迅速,不斷縮減。
  方源滿意的點點頭。
  胡亂地改變此處地脈,除非運氣極佳,瞎貓碰死耗子,否則正常情況下,五界光氣仍舊會大量存在。
  惟獨真正理解此處布置,利用正確的解法,方能夠達到改變地脈,導致五色光氣完全消解的結果。
  不一會兒,五色光氣徹底消散。
  一股強大的氣息,猛地升騰而起,巨大的五彩光柱直沖九霄,同時一個宏大的聲音響徹整個五界山脈:“后來的小輩,做的不錯,居然能通過老夫的最后一層考驗,將整個五界山脈摧毀。現在,老夫留下的五界傳承就是你的了!你可要好生修行,來日縱橫天下,不要墮了老夫的名頭啊。”
  五彩的光柱當中,一股意志如煙云般匯聚起來,形成一個徐徐如生的蠱仙模樣。
  這是陶鑄留下來的意志。
  方源冷冷一笑,對著陶鑄意志遙遙伸手。
  陶鑄意志頓時一僵,感到一股無形的巨力將他牢牢束縛。
  隨后,他就像是泥地里的蘿卜,被硬生生地拔出彩色光柱,嗖的一下,飛到方源身前,被他一手捏住喉嚨。
  陶鑄意志頓時又羞又惱,瞪著方源:“你這七轉的小輩,休要羞辱老夫。老夫生前可是八轉……呃!”
  方源故意泄露出一絲八轉氣息,陶鑄意志感知到后,立即面色變了。
  他呵呵一笑,態度大為緩和,以平等的語氣道:“原來是仙友啊。”
  暗地里則在思量:“這小年輕一表人才,風度翩翩,沒想到行事如此惡劣霸道。明明是八轉,卻又偽裝成七轉,斷然不是正道的行徑。嗯,他不是什么好人!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:“我乃當世魔頭,陶鑄老兒,你的真傳我收下了。”
  說著,他一揮長袖,早已醞釀好的殺招射出去。
  大地震動,從五色光柱中迅速飛出大量蠱蟲,夾雜仙蠱,紛紛投入方源的仙竅。
  隨后,五色光柱迅速消散,再不惹人注目。
  陶鑄意志目瞪口呆。
  方源的智道手段,能洞悉他的暗中思想,這并不出奇。
  他感到震驚的是,沒有得到他的認可,方源居然直接將全部的真傳內容都給拿走了。
  當初本體布置下來的手段,簡直是形同虛設!
  “閣下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陶鑄意志態度再變,看著方源的目光帶著探究和忌憚。
  單單方源露的這一手,已經超越了陶鑄生前的造詣,已經他不僅完全看破了陶鑄的布置,而且還完美的針對,成功破解。
  方源冷眸一瞥,陶鑄意志頓時感覺身體被掏空,哦不對,是全身上下都被看透,毫無秘密可言。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:“陶鑄老兒。”
  “我,我在。”陶鑄意志直覺方源的微笑下,有著一種大恐怖,他再不敢拿捏身份。
  “你這真傳很有意思,將來我方源馳騁天下,進犯天庭時會有大用。為了獎勵你,我允許你在我的洞天中再擇傳人。我也不毀滅你這股意志,還會適時為你補充消耗,讓你永久長存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陶鑄意志被方源拿捏,渾身動彈不得,宛若木偶,他心中充滿了苦澀。
  本體當初鉆研五域界壁的奧妙,在生命的最后時期終于有所突破,有了驚世的成果!
  但本體大限將至,沒有時間來揚名立萬,只好立下傳承,留待后人。
  這是一種巨大的遺憾。
  所以,陶鑄本體當年便依據五界山脈,布置下動靜極大的真傳,精心設計了種種關卡,進行考察和篩選,企圖尋找到優秀的弟子,來繼承自己的衣缽。將來弟子揚名立萬,自己也能名動五域,算是彌補了當年的遺憾。
  結果呢?
  碰到方源這個硬茬子。
  不僅直接搗毀五界山脈,前面的所有考驗都通通跳過,直接來到最后一關,而且還拿捏自家的意志,強行奪走真傳內容,根本沒有什么好臉色,居高臨下。
  陶鑄意志憋屈啊,這和他本體設計的劇本,完全不符合。
  但他又有什么辦法呢?
  他只是一段意志而已。
  “甚至就算本體健在,恐怕也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吧?”
  “聽他剛剛那話,竟然要進犯天庭,沒有實打實的本領,絕不會這樣講的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陶鑄意志嘆息一聲,對方源道:“罷了罷了,時也命也。”
  “我也不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,真傳落到你的手中,說不定會引發腥風血雨、生靈涂炭,但這必然也會名動五域吧?這也是本體想要的結果。只盼你將來不要抹殺了本體的成就,如此真傳給了你又有何妨?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仰頭大笑三聲。
  他笑聲激越,黑發在風中飛舞,眼眸中神芒激射,周圍風云鼓蕩。
  他笑畢,認真地看著陶鑄意志:“放心吧,我豈會貪圖這點死人的名譽?如果這點器量都沒有,又如何能勝得過天庭,超越歷來的尊者,追逐那縹緲至高的永生?”
  陶鑄意志雙眼再度瞪大,心想:“嗯?這人口氣大得要上天!居然要戰勝天庭,超越尊者?這是瘋子還是傻子?糟糕,我的想法他都能洞悉!”
  方源再大笑三聲:“若是沒有這點野望,做人還有什么意思?失敗了也無妨,大不了重來幾次好了。就算最終也達不到,又如何呢?”
  陶鑄意志猛地神色凝固,呆呆地望著方源。
  他看到方源呼吸一口氣,眺望遠方,他的雙眸黑幽一片,然而陶鑄意志卻仿佛在這世間催深沉的黑色中看到了燦爛的煙火!
  一瞬間,許多的回憶浮現他的心頭。
  無數人的質疑和輕視……
  “鉆研五域界壁?這有什么好鉆研的?”
  “真是狂妄啊,這等難題,萬古長存。他陶鑄何德何能,能解此題?”
  “一個六轉的小仙,還不過是個散修,普普通通。”
  南疆正道的打壓……
  “陶鑄!你不要再研究了。”警告的人修為高深,面容冷酷如冰。
  “為什么?我又沒招你惹你!”陶鑄氣憤反駁。
  “你還不明白嗎?”南疆正道蠱仙深深地看著他,語氣冷酷如冰,“五域界壁的真正意義是什么?”
  “如今中洲最強,四域皆弱。若是你真的研究有成,必將惹來天下動蕩,五域相爭,一片浩劫。”
  “為天下億萬生靈著想,你的這些研究成果我們就都收走了。”
  “不——!”
  轟。
  “不自量力的家伙,若不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,豈有你命在?”南疆正道蠱仙冷瞥一眼,揚長而去。
  愛人的別離……
  “陶鑄,我們不合適,一切到此為止吧。”
  陶鑄痛苦不堪:“是,我只是一屆散仙,而你卻是姚家太上大長老的掌上明珠!”
  “不,不是這一點!你還不明白嗎?陶鑄!是因為你啊!你日日夜夜鉆研你的五界奧義,陪我的時間有多少?你捫心自問一下,你真正將我放在心上嗎?你愛你的那些研究,勝過愛我!”眼前的女仙哭泣起來。
  陶鑄啞口無言。
  女仙一抹眼淚,深呼吸一口氣,用婆娑的淚眼望著陶鑄:“最后一次,陶郎,我最后一次問你,你是要我,還是要你的那些研究?”
  陶鑄低頭,面色猶豫且又迷惘。
  女仙逼近一步:“和我在一起,入贅姚家,我們雙宿雙飛,生個一兒半女。不要再想什么五界奧義了,修行的資源不會短缺了你,有我父親在,你也不必害怕什么災劫。陶郎……”
  女仙深切呼喚,讓陶鑄心弦為之顫抖。
  陶鑄看向女仙。
  女仙期盼的眸光,像是有無形的巨力,令他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。
  “我、我……”他雙拳捏緊,喉結滾動,想要說什么,但什么也說不出來。
  他不想欺騙女仙,更不想欺騙自己!
  女仙望著他,驚世的容顏卻變得越加蒼白。
  最終,她的明眸徹底暗淡下去。
  她淡笑一聲。
  轉身。
  晶瑩的淚珠落下。
  她架云而去。
  不久后,傳出姚家和另外一個正道勢力聯姻的消息,女仙正是新娘……
  “他就是陶鑄?”
  “是個傻子吧?為了研究什么五界之秘,竟舍棄了這樣的姻緣!”
  “是個瘋子才對。我有一段時間經常看到他,專門往界壁里鉆,弄得自己頭破血流,狼狽如狗。”
  女仙新婚大典的那一夜,陶鑄縮在陰暗的山洞里,望著眼前的凡道小陣,神情呆滯。
  這個小陣,只有區區兩轉程度,乃是他研究大半輩子得到的成果。
  他看著這座小陣,腦海中又浮出女仙絕美的身姿,那一顰一笑都驚艷春月的美景。
  他哈哈一笑,干澀的聲音在山洞中回蕩。
  他繼續鉆研起眼前的小陣,臉上淚水橫流。
  一切的努力并非白費,偏執的種子扎在浸染心血的泥土中,也開出暗色的花……
  姚家的太上大長老聞訊而來。
  身為八轉的陶鑄,昂著頭,看向他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平靜地看著陶鑄,目光中卻帶著一絲憐憫:“我聽聞你最近鉆研有成?”
  “僥幸。”陶鑄冷笑,“你此次來,是想搶奪成果?”
  對面的老人緩緩搖頭:“你才剛剛八轉,我并不想以大欺小,以強凌弱。”
  陶鑄的笑更冷三分:“你這話騙騙入世未深的人還行,對我說?”
  陶鑄搖了搖頭,臉上浮現出不屑的神色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卻是笑了笑,不以為意。
  “我承認。”他嘆息一聲,點點頭,“我也看走眼了,沒想到你能晉升八轉。若提前知曉這一點,我絕不會暗中設計阻攔,而是會栽培你,千方百計地撮合我的女兒和你在一起。就算你愚癡偏執,就算你不能讓我的女兒幸福,一切也都要以我姚家利益為重。”
  陶鑄臉色微變,一提到他深愛的女仙,他的目光頓時晦暗下去。
  “然而。”姚家太上大長老面容一肅,語氣加重,“我是絕對不會讓你研究什么五域界壁的奧秘!”
  陶鑄眼中冷芒一閃,頓時恢復之前的冷酷神色:“哼,又是害怕引動天下動亂,五域混戰,生靈涂炭的那套說辭?然而你可想過?五域界壁的奧秘一解開,還能帶來繁榮和希望!界壁是阻礙五域交流的重大障礙,它若消失不見,五域蠱仙間的交往將更加自由和頻繁,我們的交易會帶動更多的修行功果。”
  “然而,戰爭的可能要遠遠大于和平,不是嗎?”姚家老人打斷陶鑄的話。
  陶鑄沉默,沒有反駁。
  五域間的不同點實在太多了,不僅是地貌不同,社會風情也不同,更重要的是資源不平等,人口密度也不一樣,野心家至古以來都絕不缺乏。
  不像現在的五域,相互間隔,交流不多。各有各的經濟、政治、軍事上的平衡,一旦界壁打開,平衡就會轟然瓦解!
  “所以,你還是來勸我收手?”半晌,陶鑄打破沉默,他不屑地冷笑一聲,“你知道的,這絕不可能。”
  姚家老人點頭,鄭重地道:“我必須得承認,要解決一個八轉的存在,風險很大,我們南疆正道要做出這個決定,很難。”
  “非到萬不得已,我們絕不會選擇生死決戰。所以,我此次來是想告訴你一個秘密。這個秘密我希望你聽了之后,能夠為我姚家保守下去。”
  “我為什么要非聽不可呢?”陶鑄笑了。
  姚家老人也笑:“因為這個秘密,就是關乎五域界壁。你想不想聽?”
  陶鑄動容,他的心中涌現一抹迫切之情,但旋即又被他強自按捺下去。
  姚家老人眼中憐憫之色越發濃郁:“這個秘密對你而言,實在有些殘酷,但事已至此,我只得說給你聽。在未來,五域地脈將合而為一,五域的界壁也會自行消失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陶鑄不禁震驚地叫出聲來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幾乎帶給陶鑄最致命的一擊!
  他的這個秘密,直接否決了陶鑄一生的追求。
  五域界壁會消失,那陶鑄的研究豈不是沒有了意義?他為此付出的努力、心血,冒的種種生命危險,舍棄最摯愛的仙子……種種代價,是否也成了對他的諷刺,成了一個笑話?
  “這絕不可能,你說謊!”陶鑄的聲音歇斯底里,卻又透露出一抹恐慌。
  “這是我姚家繼承了一道樂土真傳,證據已經給了你。就算你不相信我,難道樂土仙尊的話,你也不信嗎?”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說道這里,微微一笑:“況且,你自己研究了幾乎一生,五域界壁和地脈的關聯你是十分清楚的,你自己也應當有所察覺吧?你的種種成果,定然是有許多部分可以驗證這個未來的吧。”
  陶鑄滿頭大汗,瞪大雙眼,雙眼卻是空洞無比,他倒退幾步,搖搖欲墜,低頭看著地面,神情恍惚而且慌張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微笑。
  他望著陶鑄,老好人的神態,卻分外透露出冷漠殘酷的意味!
  話說到這個份上,已經足夠了。
  姚家老人轉身離開,臨走前,他又拋下一句話:“不要研究什么五域界壁了,它們遲早一天會自行消失,你的研究毫無意義可言。”
  “當然,你若是在五域界壁存在的時刻,研究出了成果。我想你的成功之時,就是我南疆正道的諸多八轉,聯手剿滅你的時刻了。”
  “言盡于此,陶鑄小友啊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  陶鑄呆呆地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滿臉灰敗之色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往昔如夢。
  回到現在。
  陶鑄早已身死,他留下的一股意志被方源掐著脖子,攥在手里。
  真傳已經被強人奪走了!
  然而,方源的話讓陶鑄的意志為之觸動——
  “若是沒有這點野望,做人還有什么意思?失敗了也無妨,大不了重來幾次好了。就算最終也達不到,又如何呢?”
  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陶鑄意志瘋狂大笑。
  數年后,本體從姚家太上大長老的打擊后恢復過來,也同樣有著類似的覺悟!
  是啊。
  就算最終還是失敗,研究不出來,一生都失敗!又如何呢?
  就算五域界壁會在未來自行消失,又如何呢?
  就算我的研究毫無意義,又如何呢?
  我就是想這么做啊!
  你說我瘋狂,你罵我白癡,你咒我偏執,你斥我愚蠢……
  好吧。
  我就是瘋子,也是傻子,我不僅偏執而且愚癡。
  但是我——就是想這么做啊!
  就是想這么活著啊!
  這么活著,對我而言才算是有趣!
  然而,還有一些遺憾,所以我留下了傳承。
  現在,這個傳承讓方源得到了。
  一瞬間,陶鑄意志興奮起來:“方源是么!我把這個傳承交給你,并且在另外一處地點潛藏著的真意,也統統給你。”
  “我的本體并不擅長戰斗,所以有畢生的遺憾。但是我感覺,傳承交給你了,這些遺憾將會統統彌補!這是一場……天作之合!!”
  方源嘴角微翹,露出昂然自信且又帶著一抹張狂的笑意。
  “那你就看好吧,陶鑄老頭。”
  “我會讓你的真傳——”
  “攝神驚仙,名震天下!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