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71 律道大宗師

將陶鑄真傳收刮一空,方源便立即離撤離五界山脈。
  和上一世一樣,這座山脈同樣沒有逃脫得了被毀的結局。但是對于方源而言,結果是不一樣的。
  上一世,他埋伏設計,一力挑起五界山脈大戰,意外地惹出陶鑄真傳,但已經沒有機會,只得撤離戰場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顧忌墨水效應,一直隱忍,直到埋伏了南疆追輯的隊伍,大獲全勝之后,這才覺得時機成熟,提前來收取了這份真傳。
  再過一段時間,就是南疆正道同意,支持鐵家四處建設烽火臺。
  到了那個時候,方源若再動手,就麻煩多了。
  分布四處的烽火臺,讓南疆蠱仙支援速度和力度都隨之暴漲。
  上一世最終大戰,方源從武庸、池曲由那里,得到了陶鑄真傳的重要內容,并且還和他們一起組建了超級仙陣。因此對陶鑄真傳知曉許多,再加上他種種推算,做足了準備,順順利利接收了真傳。
  “陶鑄真傳!”方源心中感嘆不已。
  這個傳承的手段,對他有極大的幫助,非同小可!
  別看陶鑄只有八轉,但這份真傳的重要性,甚至還要超過尊者真傳。
  上一世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  方源運用陶鑄的手段,來對付九九連環不絕陣,讓陳衣等人憋悶不已,進退失據,效果卓絕!
  用陶鑄的手段,同樣還能對付人中豪杰殺招。
  受到人中豪杰殺招的增幅,天庭、中洲的那些蠱仙各個實力暴漲。
  但只要在五色煙瘴之中,這些蠱仙越強,遭受的反噬就越大。
  這是一個奇招,效果好得不得了!
  方源也要豎起兩個大拇指,怎么夸贊都不為過。
  九九連環不絕陣,還有人中豪杰都是尊者的手段,陶鑄真傳居然能克制住,當時就讓無數蠱仙大跌眼鏡,心頭震撼不已。
  “這一世,就算我沒有找到破解人中豪杰的方法,也能憑借五色煙瘴來克制,會讓中洲的那群人大為頭疼!”
  “只是這陶鑄真傳中的手段,并不是特別靈活。當初運用的時候,是搭建出了仙陣。我雖然已知曉這個陣法,但是一個固定的大陣可不是我想要的,還需要此此基礎上多加改良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思量,一邊初覽陶鑄真傳。
  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上一世他和南疆、北原蠱仙聯手,搭建出來的大陣,就是陶鑄真傳最為精華的內容了。
  在這真傳中,陶鑄將那座大陣命名為——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讓他有些驚喜的是,除了這個大陣之外,還有一記仙道殺招,其價值和五界大限陣仿若。
  此招名為五禁玄光氣,一經催發,便能發射出一片五色組成的光氣。
  光氣仿佛界壁的效用,在這光氣中,五域蠱仙都會遭受反噬,動靜越大,反噬就越嚴重。
  當然,方源因為本身的特殊,他在光氣內是不受限制的。
  五界大限陣、五禁玄光氣,就是陶鑄真傳中的精華所在。
  除此之外,就是保留下來的兩只仙蠱。
  兩只仙蠱都是律道蠱蟲,一只八轉,名為“界”,一只七轉,名為“限”。
  八轉的界蠱,顯然是陶鑄的本命蠱,跟隨他一路晉升成八。
  陶鑄的仙竅沒有保存下來。
  按照真傳中的內容記載,陶鑄很窮,絕大多數的資源都用于研究,仙竅也沒有什么資源。
  當然更主要的,是他在壽盡之前故意拋棄了仙竅,留給了南疆正道,借以隱藏自己的真傳所在。
  方源瀏覽真傳,感慨漸漸增多。
  陶鑄顯然是個怪才,為了研究傾盡一生的時間和精力,投入了不知多少的人力物力。
  在真傳的內容中,記載了他無數次的實踐記錄,許多次都是冒著死亡的危險去作死。
  即便他升為八轉,也時常鉆入界壁中感受玄妙。
  這絕對不是正常人能做得出來的。
  所以,他的仙竅很貧瘠,勉強維持著仙蠱喂養,始終發展不起來,八轉蠱仙在界壁中穿梭遭受的反噬實在太強烈了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要經營仙竅,擁有喂養兩大仙蠱的能力。”
  “然后……”
  方源面臨一個抉擇。
  是選擇五界大限陣,還是五禁玄光氣?
  兩者都是以界、限二蠱為核心,海量凡蠱輔助。搭建了大陣,就不能用五禁玄光氣。同樣的道理,若選擇五禁玄光氣,那么在戰斗中就不太可能有充裕的時間,去搭建五界大限陣。
  搭建大陣,弊端很大,因為是固定的大陣,需要抽取地脈的力量。
  陶鑄真傳中也有明確闡述:五界大限陣不僅是需要鋪設在大地上,更要根植于地脈。
  所以前世,池曲由就增添了地脈仙蠱進來。
  現在這個時候,地脈仙蠱還未出世呢。
  一旦搭建了大陣,就不太實用了。因為關鍵的時刻,方源拿不出來。除非他用陣旗蠱、陣靈來轉移這個大陣,但這前提是要再一次大幅改良,效果未知。
  而選擇五禁玄光氣,則非常方便,威能更大,但遠遠不如大陣那么持久。
  更重要的是,它也有弊端。
  每用一次這個殺招,就要從蠱仙的仙竅中消耗掉海量的地氣!
  這種消耗量非常龐大,即便是方源也為之咋舌。
  “不過,五禁玄光氣的弊端也有解決之法……嗯?到了。”
  方源停止思索,來到一處平淡無奇的山洞里。
  “隱藏得很好,即便是我也察覺不到什么古怪的地方。”方源暗暗點頭。
  接著,他便放出陶鑄意志。
  陶鑄意志向前走了幾步,山洞頓時發生了變化,一股真意從洞壁內彌漫而出。
  陶鑄意志將這股真意獻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先是檢查了一遍,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和蹊蹺,便毫不客氣,當即吸收。
  片刻后,他的律道境界一躍成為大宗師!
  這份陶鑄真意,能讓一個律道境界一窮二白的人,直接晉升到大宗師。
  當然,方源本身就有積累,律道境界有著宗師級數。此刻方源雖然仍舊是大宗師,但他原本的底蘊也沒有白費,量上仍舊有積累,但沒有質變到無上大宗師。
  “這么看來,陶鑄生前就是律道大宗師境界了。”方源微微點頭。
  一個流派境界,攀升到了大宗師,都會迎來質變的提升。
  八轉蠱仙這個境界,已經是此輩中的精英。
  池家的池曲由就是陣道的大宗師,他能夠借助自然道痕而布陣。
  焚天魔女是炎道大宗師,當年將方源坑害,在仙材上動手腳,方源怎么檢查都檢查不出來。
  魔尊幽魂則是全流派大宗師,由此可見幽魂魔尊之強。許多八轉蠱仙的一生成就,也只是魔尊幽魂的某一方面的素質而已。虧得方源翻盤成功,否則就是魔尊滲透天庭,影宗掌控天下的節奏。
  至于陶鑄專修禁道,留下的真意卻助長律道的原因?
  禁道本身就是從律道中,劃分出來的小流派,并未完全脫離。
  就好像是從智道中,劃分出來的魅情道,這個流派尤其擅長增長個人魅力,用情緒蠱惑他人。
  事實上,律道這個流派衍生出來的小流派,極其繁多,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流派。
  比較著名的,就是禁道,還有虛道。
  虛道也是從律道中劃分,講究虛虛實實,但也沒有完全脫離律道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律道仙蠱,有防備、大、斗等。
  從中便可看出律道最顯著的特征。
  大小、高低、胖瘦、遠近、好壞、方圓、曲直、真假、強弱、一二三四等等都是律道蠱蟲。
  正是因為律道的概念太多,導致它能衍伸出最多的小流派。
  “所有的流派當中,律道蠱蟲的應用范圍最廣,或者說最為實用。”
  “比如說律道蠱蟲‘強’,它就可以搭配任何流派,讓幾乎所有的殺招都變得更強。”
  律道還有一個優勢,蠱仙常常能凝聚出自身的真意。
  這同時也是智道的優勢。
  真意,涉及律道的真,以及智道的意。
  除了這兩個流派之外,其他流派的蠱仙能留下真意的,就很少很少了。
  十大尊者不算在內。
  這些怪物從各個方面,都是特例,不能用常理衡量。
  陶鑄真意,對于方源而言,是一個不小的驚喜!
  因為他知道,前世武庸、池曲由他們可沒有這份收獲。
  這不難理解。
  方源早已推算出了不少真相。
  陶鑄生前被南疆正道聯合打壓,他臨死之前,故意拋棄仙竅,吸引南疆正道的注意力,然后布置了真傳,又在另外一邊暗藏了真意。
  南疆正道得到陶鑄的仙竅,還以為他沒有研究出什么,又看破不透五界山脈,因此沒有發覺陶鑄的真傳。
  雖然上一世,陶鑄真傳仍舊流落到南疆正道手中,但陶鑄真意卻是隱瞞了下來。
  這份陶鑄真意,對于方源而言,是瞌睡了送枕頭,來得恰到好處。
  因為他剛剛俘虜了巴十八。
  這位律道八轉蠱仙的洞天,方源之前的律道境界,是吞并不了的。
  “我原本還打算和池曲由繼續交易,搜集一些律道夢境來提升自己的境界。”
  “沒想到出現這個意外,根本不需要再籌謀了,節省了我不少功夫。”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