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72 正道頭疼

武家大本營。
  書房中,光線晦暗。
  武庸臉色鐵青,直直的坐著,宛若一尊石像。
  他手中的信道蠱蟲,因此之前的催動,還殘留著一些余溫。
  剛剛又是一場南疆正道內部的高層會議,熱鬧得仿佛菜市場,夏家、巴家的蠱仙幾乎在尖叫,在高喊,他們的聲音明顯帶著恐慌和無措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人都在嘈雜的議論,近乎爭吵,似乎在宣泄著震驚和惶恐的情緒。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?!”
  “方源埋伏了我們,他大獲全勝,我們的蠱仙都被他俘虜了!”
  “這下該怎么辦?這在我們南疆歷史上,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先例啊。”
  “這事情傳出去的話,我們南疆正道會淪為五域的笑柄!”
  “名聲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們的人,如今被他扣押在手上啊!!”
  “之前方源留下的信道蠱蟲,不是說要我們等待他的開價嗎?”
  “是啊,但他根本沒有送來任何新的消息。我們……就這樣苦等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武庸的耳畔,似乎還回蕩著這些人的交談。
  “哼,一群無能之輩,現在光是討論,又能濟什么事?”
  武庸不悅地冷哼一聲,他的雙眼瞇起來,原本就細長的眼睛顯得更加細長。
  一陣陣的陰森的冷芒在他眼中閃爍不定。
  而他的雙拳則不自禁地握起。
  “這下麻煩了。”
  “方源這廝占據了絕對的主動!”
  “就算我族拒絕他的勒索,夏家、巴家肯定不會,他們失去的可是太上大長老。”
  “天庭的布置也沒有起到什么效果。哼,枉我還特意通知了紫薇。”
  “不過,這不是天庭孱弱,而是方源此戰的表現,實在太過駭人!”
  “在如此恐怖的戰果下,縱觀我南疆正道,也就池曲由稍有一些成色,臨危不亂。”
  武庸清楚地記得,在剛剛的議論中,是池曲由一臉鎮靜,首次提出主動出擊,仍舊要針對方源實施追殺的計劃。
  雖然應者寥寥,但這才是正道的風骨!
  武庸根本不知道,池曲由只是強做鎮定,他內心中充滿了深深的震驚和恐慌。
  他假意提出這個繼續追殺方源的計劃,就是為了隱藏他自己。
  “方源居然贏了?!”
  “方源不僅贏了,還俘虜了兩位八轉,數位七轉強者!”
  這是一個笑話嗎?
  若是此戰之前,池曲由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個笑話。
  但他現在一點都笑不出來。
  池曲由不敢去相信,但陸畏因拿出來的證據,是鐵證如山,由不得他不信。
  此戰方源大獲全勝,不僅引起南疆正道混亂,更是拿捏住了池曲由的把柄!
  因為,方源制勝奇招就是夢境。
  而這些夢境,好死不死就是池曲由交易給他的呀!
  也就是說,池曲由就是方源此戰最大的助攻者,也是南疆正道最大的叛徒!
  池曲由之前,當然也想過方源利用這些夢境來對付南疆正道。
  但他思維受限。
  一來,是因為和方源交易,池家受益太大了。這份重利的誘惑,籠罩住池曲由的視野。
  二來,方源之前也利用純夢求真體自爆,幫助他成功逃生。但整個過程,方源狼狽不堪,因為自爆后的夢境,方源無法操縱自如。所以池曲由覺得,純夢求真體自爆的威脅是比較低的。
  “但是萬萬沒想到,方源居然架設了一座宙道的超級仙陣!”
  “若是沒有這座仙陣阻礙蠱仙騰挪轉移,夢境如何能建功?”
  “宙道仙陣其實還不可怕,可怕的是這座仙陣居然隱匿至深,不是方源發動,根本看不出來。”
  池曲由想想就腦仁子生疼。
  他是陣道大宗師,對陣道當然有所了解。
  但凡每個流派的仙陣,都有各自的優劣。宙道仙陣的優勢在于能影響陣內的光陰流速,方源正是依靠這一點,在大陣中大戰幾天幾夜,把追殺他的隊伍一鍋端了。而外界只是過了數個時辰而已。
  宙道仙陣的優勢,不在于隱匿啊!
  擅長隱匿的大陣,是暗道、虛道、變化道這些。
  宙道仙陣一旦鋪設,就是杵在那里,一目了然,明明白白,很不容易隱藏自己才是。
  怎么到了方源手中,它就隱匿了呢?
  池曲由被這個問題暫時困擾住,與此同時,天庭中的紫薇仙子卻已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  她剛剛結束了一場推演,中央大殿中還殘留著些許紫色的光瀾。
  紫薇仙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應當是影宗的遺澤了。”
  “影宗曾經分布五域各地,以僵盟為幌子,暗地里尋找到天然的光陰支流,并利用周圍的宙道道痕,加以布陣。”
  到了大宗師,陣道蠱仙就能直接利用自然存在的道痕,進行布陣。
  但是布置出來的大陣,會因為自然道痕的分布狀況,而有不同的優劣。布陣的蠱仙往往只能微調,不如用蠱蟲布陣那般自由。
  “偏偏南疆那邊的宙道大陣,就極為擅長隱匿,被方源利用起來。”
  “他又在里面增添其他的宙道大陣,最終利用夢境,將追殺他的南疆隊伍幾乎一網打盡!”
  紫薇仙子盡是陰霾之色。
  她有點后悔了。
  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,她應該將陳衣、雷鬼真君的死,告訴南疆蠱仙的。
  瑯琊福地一役天庭戰敗,紫薇仙子只是選擇其中的一部分,將其公之于眾。
  只要南疆正道得知了陳衣、雷鬼真君之死,必定會更加重視方源,絕不會只派遣兩位八轉蠱仙。(陸畏因是主動加入,不受南疆正道掌控。)
  這當然不是紫薇仙子失誤,而是她之前也有一番考量。
  起初的時候,紫薇仙子還是保留期望,覺得陳衣、雷鬼真君還有生還的可能。所以只向天下公布了方源的秘密,而對這一部分隱瞞。
  后來時間拖久,紫薇仙子也就明白,陳衣、雷鬼真君應當是陣亡了。
  她選擇將這個消息繼續隱瞞下去,一來是不想助長方源的聲威,二來是擔憂其他四域的蠱仙對方源妥協。
  方源有謀害八轉蠱仙的力量,這是一種質變的影響!
  其余四域不像中洲,他們勢力交錯,山頭林立,堪稱一盤散沙,他們很容易被方源各個擊破,更容易相互之間達成交易,暗中妥協。
  紫薇仙子料的一點都沒錯,西漠唐家、南疆池家就是如此情形。
  紫薇仙子隱瞞這個事實,促使其他四域積極對付方源。不管戰果如何,必定相互消耗,不管是哪一方有所損失,對天庭來講都是個好事!
  與此同時,雙方暴露出來的情報和線索,也能讓天庭只是靜靜旁觀,就大有收獲。
  等到恰當時機,天庭算定方源的具體位置,全力出手,就有鏟除這個魔頭的機會!
  紫薇仙子的打算是很好的,她著眼未來,已經開始為五域亂戰做準備。
  但是事情還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。
  方源居然大獲全勝,盡數俘虜了南疆諸仙!
  “方源雖然只有七轉修為,但上一次,他利用了瑯琊福地的底蘊。這一次則是利用了影宗的遺澤。”
  “此戰結果,完全是一邊倒,并且我方的布置都沒有來得及生效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恨得牙癢。
  方源太過狡詐奸猾!
  要對付他,真的是越來越難了。
  紫薇仙子開始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  明明方源只是七轉修為,但就是拿他沒有辦法。
  其中一個原因,就是他兼修的流派太多。
  比方說智道。
  方源智道造詣很深。
  紫薇仙子現在就算全力出手,也推算不出他的位置來,只能竭力搜尋相關線索。
  一般而言,不是智道的蠱仙,很容易會被推算出位置。
  天下的魔道蠱仙數量不少,但為什么很少有人像方源這樣胡作非為?
  一旦他們這樣干,恣意為禍四方,正道很快就能找到智道蠱仙,進行推算,找出他們的位置,加以通緝圍捕。
  又比方說煉道。
  瑯琊福地不是那么好吞的,很多蠱仙想吞都吞不了。
  甚至某些八轉蠱仙也不能夠。
  因為吞并七轉的瑯琊福地,至少需要宗師級的煉道境界!
  再比如說夢道。
  方源從未來重生,有許多夢道手段。
  義天山夢境大戰,他就是憑借這些手段化險為夷,逃出生天的。
  還比如這一次埋伏戰。
  方源就展露出了陣道的造詣。
  能夠如此程度的利用宙道大陣,他的陣道境界至少是大宗師!
  “當然,這也有可能是影宗本就布置了大陣。但方源為何之前不用?這可能性較小。”
  “還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方源吞并了瑯琊福地,當中的異人蠱仙有大宗師的陣道境界。”
  “線索不足啊……”
  紫薇仙子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腦門,眼中厲芒一閃。
  她立即起身,離開中央大殿,再次來到魔尊幽魂囚禁之處。
  搜魂!
  不久后,紫薇仙子滿意得微微點頭。
  她準確地搜刮出了魔尊幽魂的記憶中,有關于那處宙道大陣的秘密。
  “果然是一座隱匿極強的大陣,并沒有召喚年獸作戰的威能,后者應當是方源后增添進來的。”紫薇仙子沉浸于思考當中。
  她眼眸中的幽芒,原先只是一抹,如今卻已悄然擴散成片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