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773 懷疑重生

天庭。
  光明無限,仙殿重重。
  中央大殿之后,一座高塔矗立著,渾身籠罩著一層白金光暈。
  正是八轉仙蠱屋監天塔。
  圍繞著監天塔,數位天庭蠱仙正相互配合,緊張忙碌。
  在他們的勞作下,一座煉道大陣正在逐漸成型。
  一位高大雄健的蠱仙,站在陣外打量。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站著,卻給人巨柱擎天之感。
  正是龍公!
  “拜見龍公大人。”紫薇仙子這時趕來,站到龍公身后。
  “如今瑯琊福地落入方源之手,這就意味著他也掌握了煉爐的奧妙。原先天庭的煉道大陣,就是模仿煉爐所制。我便命人拆解了原來大陣,改而鋪設另外的大陣。”龍公說到這里,緩緩轉身,看向紫薇仙子。
  紫薇仙子的臉上閃現一抹懺愧之色:“是我領導無方……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就被龍公抬手打斷:“自責的話,說多了也無用。我相信你已經反省良多,過去已經鑄成事實,那么我們更應該認真地面對現在,籌謀將來。”
  龍公看著紫薇仙子,嘆息一聲:“如今我天庭仍舊大勢在握,然而局面似乎正在脫離我們的掌控。方源這個人……是紅蓮魔尊安排的棋,前番他擊退我方攻勢,令陳衣、雷鬼真君陣亡,如今更是俘虜了南疆群仙。不管他只是七轉,也不管他利用了什么手段,結果就是結果,事實就是事實。紫薇啊,你如何應對?”
  上一世,方源沒有讓龍公重視,認為是跳梁小丑。
  如今,方源接連大勝,戰績駭人,龍公也警惕起來。
  他不再像上一世對紫薇仙子那般信任有加,而是開始不放心,主動過問相關的事。
  紫薇仙子呼吸一口氣,如何針對方源,她早已謀算妥當,此刻從容不迫地答道:“要對付方源,第一點要找到他的蹤跡。這一點單靠智道手段做不到,如今我已秘密在南疆安排了三位八轉蠱仙,暗中積極搜尋方源線索。”
  “第二點,是要對付他的定仙游為核心的殺招。此招比四通八達上古戰陣更具威脅,令方源掌握主動,進退自如。”
  “我已下令,時刻準備搶煉定空蠱。”
  定空蠱在蠱仙劉浩手中,如今劉浩又被方源俘虜。但紫薇仙子自信:憑借天庭的手段,還是能夠令劉浩手中的仙蠱自毀。
  有了關鍵的定空蠱,就有對付定仙游殺招的手段。
  “而第三點。”紫薇仙子說到這里,頓了頓,語氣微沉,“就是要防備方源的春秋蟬。”
  “我現在越發懷疑,方源似乎已經用過春秋蟬,進行了一次重生。”
  “瑯琊福地一戰,我方敗北,主要是因為星投殺招被識破。”
  “這一點,大有蹊蹺。鳳九歌留下的道痕那么多,分部各地,為何方源就篤定那一處?提前鋪設了大陣,對我方圍追堵截?”
  “然而我推算多次,卻勞而無功,實在是線索太少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深深嘆息。
  “春秋蟬的確是一個麻煩。”龍公點頭,“你有什么應對之法嗎?”
  紫薇仙子點頭:“龍公大人,你我之前不是已經商議過,采用一視同仁殺招來對付春秋蟬。然而仁蠱卻是在南疆仙界,當代樂土傳人陸畏因的把控之下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龍公沉聲道,“方源再用春秋蟬,未必是單純用蠱,極可能運用殺招。而用一視同仁殺招來對付任何可能的春秋蟬的殺招,最是穩妥。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。”紫薇仙子眼中閃爍著紫芒,“所以,我打算最近就聯絡陸畏因,和他商量租借仁蠱一事。”
  上一世這個時期,天庭從容不迫,游刃有余,遠未到聯絡陸畏因的時候。
  但這一世因為墨水效應,導致天庭開始提前聯絡陸畏因。
  龍公哦了一聲,有所感悟:“你是想借機刺探,看看方源是否重生?”
  “是的。假設陸畏因拒絕我們,那方源重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。因為我方沒有一視同仁殺招,來克制方源。”
  “但若是陸畏因答應了我們,證明我們能掌握一視同仁的手段,方源重生的可能就要變小。”
  “與此同時,我們也能刺探陸畏因這位當代樂土傳人的態度。”紫薇仙子徐徐地道。
  提到樂土之名,龍公的臉上也涌現出一抹復雜之色:“就這么辦吧。”
  “不過,就算陸畏因不借,我們缺少應付春秋蟬的手段,也不用擔心憂慮太多。”
  “只要我們大勢在握,步步為營,諒那方源小賊如何蹦跶,也無法翻盤。”
  “當年紅蓮那樣的實力和底蘊,最終也是無可奈何,落得失敗下場。更何況他?”
  龍公說道這里,笑了一聲,大氣從容。
  紫薇仙子卻是猶豫了一下,問道:“龍公大人,我有一事不太明白。我天庭底蘊如此深厚,為何對付春秋蟬,竟然是要商借外人的仙蠱。難道我偌大的天庭就真的拿不出克制春秋蟬的手段嗎?”
  龍公臉上笑意收斂起來:“這里的主因恐怕在于紅蓮。當年,我和他大戰一場,曾聽他親口所說。他說他在光陰長河中,布置了數座石蓮島,島島之間互不關聯,但卻又奇妙影響。所有的石蓮島組成一記仙道殺招,乃是他最為得意的手段。這個手段能夠影響光陰長河的流轉,從而間接地影響天下萬物的軌跡。”
  若無光陰長河,整個天地都會處于靜止之中。
  有了光陰長河的奔流運轉,天地萬物才會活動。
  借助這層聯系,紅蓮魔尊施展了某個宏大的手段,影響一直延伸到現在。
  最為顯著的成果,就是但凡能克制春秋蟬的蠱蟲、手段,都和天庭無緣。
  出了紅蓮這事后,天庭一邊掩蓋事實真相,維護自身權威,另一邊則積極搜尋、籌謀,想要找到對付春秋蟬的手段。
  漸漸的,天庭發現了古怪之處。
  任何能克制春秋蟬的仙蠱,都在刻意地“避開”天庭。天庭中招收進來的蠱仙,專修宙道的數量也很是稀少!
  “不過隨著時間流逝,這種影響逐漸減弱。天庭庫藏中也有一些手段,能夠影響、干擾春秋蟬。這些你也知道,并不是太上得了臺面。”龍公繼續道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紫薇仙子面色平靜,心中震撼。紅蓮魔尊的這個手段,真的太厲害了,這簡直是超脫了宙道的極限,有了一絲宿命的色彩!
  他不僅損害了宿命蠱,而且還硬生生地用宙道手段,模擬出宿命的威能,反過來對付宿命。
  紫薇仙子眨了眨眼,迅速平復情緒:“接下來,我會主動放出消息,宣揚方源企圖渡劫,晉升八轉的消息。”
  “同時,和武庸交涉,和南疆正道的其他勢力接觸,爭取更多人抵制方源的勒索。”
  “最后一點,我已下令,大力栽培古月方正。此人是天道造就,對付方源的一大關鍵。如今他已在升仙了吧?”
  中洲。
  血雨漸息,山峰之上,古月方正懸浮于空,天地人三氣逐漸濃縮成一點。
  他的經歷也頗為曲折坎坷,這些磨難轉變成財富,讓他能順利地把握三氣平衡。
  方正忽然張開雙眼,深呼吸一口氣,將一只五轉血道蠱蟲猛地置入混元氣團當中。
  轟!
  耳畔一聲驚天的轟鳴,氣團爆炸,頓時炸出一個仙竅來。
  上等福地!
  方正升仙成功,并且還有殘余的天地二氣存在。
  方正心中歡喜,有了這些天地二氣,正可將他的本命血道凡蠱提升成仙蠱!
  “方正,快讓我進去,護衛你渡劫!”樊西流傳音,方正整個渡劫的過程都有他在一旁護持。
  “嗯?”方正眉頭一皺,面色不愉。這仙竅乃是蠱仙最**的地方,樊西流想要進來,頓時令方正感到了一種被冒犯的惱怒。
  但旋即,他便舒展眉頭,打開了仙竅門戶,語氣平平淡淡:“也好,樊西流仙友,請進來吧。”
  方正明白,不只是眼前的樊西流,自己升仙過程中,還有無數雙眼睛在暗暗盯著。
  他已經漸漸明白了自己的價值,他是一個工具,之所以能得到栽培,是為了對付方源。
  片刻后,災劫徹底結束。
  樊西流身處在他的仙竅中,神情有些復雜:“方正啊,你這可是上等福地,想當年我千辛萬苦積累,冒險渡劫,也不過是中等福地罷了。”
  “你這片仙竅福地,至少有八百五十萬畝,最高紀錄不過九百萬畝。”
  “你這里絕對是光陰大脈支流,和外界光陰流速相比,是二十八比一。上等的極限是三十比一,相差很小。”
  宙道、宇道資源,就甩出樊西流當年成績一大截。
  擁有上等福地,就是六轉蠱仙中的精英,本身數量就很稀少。
  “此次渡劫,你還將本命蠱升煉,擁有了第二只血道仙蠱。”
  “門派有令,還讓我給你帶來了眾多資源,讓你栽種,直接邁過成仙最初的艱難起步階段。”
  樊西流說著,從自己的仙竅中掏出大量的血道資源。
  一份份資源,都是價值巨大。很多都是仙材,讓樊西流這位積年蠱仙,都難掩羨慕嫉妒之色。
  門派對方正的栽培力度何其巨大!
  這些資源的價值總和,堪比六轉散修的百年積累。即便是樊西流背靠著仙鶴門,也花費了五十年左右的光陰,才達到此等地步。
  可以說,方正什么都沒有做,直接成為了六轉蠱仙中的富翁。
  “門派的一片苦心,方正,你可不能辜負。”最后,樊西流說著,聲音都有些沙啞。
  光是看樊西流滿臉復雜之情,方正便心中有數。
  他也為自己被如此重視和栽培,而暗暗吃驚。
  “不管是什么目的……我終于成仙了。方源,你我再不是仙凡之別。”
  方正神念四掃,俯瞰著自家仙竅,心潮澎湃:“這就是我的仙竅,我的福地,我的基業!”
  這一刻,他感到前途一片光明,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可能。
  “方源你雖然強大,但還不是被中洲、天庭攆得四處跑,不敢涉足中洲半步。”
  “我有他們的幫助,來對付你,未必不能成事。”
  “雖然我理解你,但不會原諒你。命運弄人,你我終究還是要兵戎相見的。”
  和上一世不同,方正得到了更多的栽培,并且升仙的時間也大大提前了。
  上一世,世人皆知南疆蠱仙的噩耗,方源魔威赫赫。
  而現在,天庭保留了瑯琊戰敗的某些實情,南疆驚變的消息還未來得及擴散出去。
  所以,古月方正還不知道陳衣、雷鬼真君戰死的秘密,更不曉得南疆諸仙被方源俘虜的消息。
  這讓剛剛升仙的他產生了一種錯覺:似乎這樣走下去,還是能夠走到方源的面前,抬起頭看著他的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