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774 吞吞吞

至尊仙竅。
  杳無人煙的小黃天之中,一道身影電射而來。
  身影猛地頓住,落在一群蠱仙面前,正是方源的宙道分身。
  “拜見方源大人!”
  “拜見宗主!”
  群仙一齊施禮。
  放目望去,除了影無邪已經繼續坐鎮青鬼沙漠,方源的麾下已是到齊。
  白凝冰、黑樓蘭、妙音仙子、白兔姑娘、雪兒、冰媛、石宗、石獅誠、墨坦桑等,仙氣繚繞,人才各異,濟濟一堂。
  這些人都參與了之前的年流伏誅埋伏大戰,親眼目睹了方源是如何把控戰局,將南疆諸仙俘虜的。
  因此,此刻眾仙看向方源的目光,都遠比戰前要更加熱切、崇敬。
  尤其是那些異人蠱仙,垂眉順目,態度恭謹,乖順得仿佛貓狗。
  “無須多禮。”方源瞥了他們一眼,便轉身看向另一側。
  一座仙陣懸浮高空,不久前才經有這群蠱仙之手搭建起來。
  當然,大陣的主體是方源親自出手的,剩下來的一些細枝末節,方源則交給了這些下屬。
  方源的宙道分身細心觀察一陣,滿意地點點頭,確認此陣狀態一切良好。
  這就是智煉仙陣,利用智慧光暈,輔助婦人心、解謎,煉化他人仙蠱。若有他人意志,效果更佳。
  最初的時候,方源就利用過墨瑤假意,幫助他煉化了從薄青仙僵那里的仙蠱,其中就包含了換魂仙蠱。這只關鍵的仙蠱讓方源成功翻盤,在義天山大戰中虎口奪食,搶走了至尊仙胎蠱。
  上一世,此陣經過方源一番改良,威能更甚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只是微調了一些地方,拿來就用,因為威能足夠了,所以沒有改良的必要。
  “好了,入陣吧。”方源吩咐道。
  他身邊的一部分蠱仙紛紛入陣,替代方源操縱大陣,維持著運轉。
  方源轉身,看向身后。
  身后,是一片迷離的夢境,仿佛是一大團巨大的彩色云朵。
  一具純夢求真體早已凝聚出來,這是方源上一世從鳳金煌手中學來,是永久存在的完美純夢求真體。
  只是方源魂魄修為很弱,沒有資本分出魂來,因而操縱純夢求真體的只是方源的意志。
  意志會隨著消耗而不斷縮減,直至消散全無。
  唯有搭配魂魄,才能算得上是一具分身。
  因此這具純夢求真體,只能算半個夢道分身。
  不過這已經足夠眼下的需求了。
  純夢求真體鉆入夢境之中,很快推出一位南疆蠱仙。
  還未入陣,仍舊留在方源身邊的蠱仙們神色微動,他們都認出了此人。
  大戰之后,他們也都沒有閑著,積極搜尋這席俘虜的情報,因此對他們的跟腳知曉得很多。
  “這是羊家的蠱仙羊枯啊。”
  “他是當今南疆蠱仙界中,魂道巔峰的代表人物之一。”
  “他曾經以一人之力,搗毀一群上古荒獸的巢穴,隨后在太古荒獸的追殺下成功逃生。”
  白兔姑娘等人在低聲交流。
  羊枯的上半身仍舊留在夢境中,腹部以下的部分露出來,方便方源本體施展殺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大盜鬼手!
  一記鬼手從天而降,迅速鉆入鐵區中的仙竅里。
  找群仙的注視下,只是幾個呼吸,鬼手就鉆了出來。
  它飛過方源的宙道分身,來到徐徐運轉的智煉大陣上空,然后將五指攤開,將被盜取過來的仙蠱輕輕地拋入大陣。
  這是一只七轉魂道仙蠱!
  仙蠱進入智煉大陣,立即被大陣包裹,陷入中央地帶。
  “全力催動!”大陣內的蠱仙連忙大喝。
  智煉大陣頓時發出璀璨的金芒,在嗡嗡的嘈雜之音里,智慧光暈也集中在了被偷來的仙蠱上,迅速將其煉化。
  大盜鬼手又飛回鐵區中的仙竅,數息時間就又鉆出,帶出第二只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卻是攝魂蠱了。
  方源宙道分身點頭,有了這只仙蠱充當核心,攝魂殺招就能催用出來。
  大盜鬼手將攝魂仙蠱拋入智煉大陣,又再次飛回羊枯的仙竅里。
  接下來連續兩次,它都盜出仙蠱,將羊枯掌握的仙蠱偷盜殆盡。
  一些不明就里的異人蠱仙,看到這一幕,皆露出震驚之色。
  難道方源已經將大盜鬼手殺招改良,使得它每一次都能偷盜出仙蠱來?
  若是這樣,那大盜鬼手殺招無疑比之前,還要恐怖千百倍!
  大盜鬼手殺招的確經過了一番改良。
  方源參悟偷生真傳,有所成果,使得大盜鬼手能夠定位,有針對性的進行偷取。
  只要方源對目標非常了解,知道仙蠱的具體位置,就能做到次次偷取出仙蠱來。
  偏偏方源對羊枯的仙竅,可謂了如指掌。因為上一世,他就盜蠱、搜魂、吞竅一整套上去,直至將羊枯的仙竅并入自身當中來。
  短短片刻,方源就將羊枯的仙蠱扒光,在智煉大陣的作用下,迅速煉化,成為了自己之物。
  方源宙道分身取走攝魂仙蠱,當即灌注仙元,和其他蠱蟲一同交替催用,使出攝魂殺招。
  這攝魂殺招也是經過改良,比較上一世威能更盛數籌。
  方源狠狠一攝,便將羊枯的魂魄攝取出來。
  羊枯作為魂道蠱仙,魂魄完全脫離夢境,當即就要蘇醒。但方源早有準備,一記魂道殺招打上去,將其封存。
  取走仙蠱,羊枯宛若猛虎拔牙。
  攝魂而出,羊枯這頭無牙的病虎,已是病入膏肓。
  “最后一步,取竅!”方源輕喝一聲,催動殺招,直接將羊枯肉身上的仙竅拔取而起。
  仙竅被方源強行封印,形成一顆淡灰光團。
  白凝冰等三位蠱仙見此緩緩飛近。
  方源宙道分身謹慎地將這團灰光交到白凝冰的手上,并道:“去吧。”
  一切都已推算過。
  白凝冰等三仙雙手捧著羊枯的仙竅,直接飛下,來到小南疆。
  照準位置,白凝冰輕輕一拋,將灰白光團拋入某處山峰一側。
  旋即,天地二氣劇烈涌動,灰光炸開,越變越大。灰光外圍大地開裂,山巒平移,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。
  灰色光影越變越大,最終徹底還原出羊枯的仙竅本貌。
  “注意了。”白凝冰冷喝一聲,身旁的兩仙早已嚴陣以待。
  嘎嘎嘎!
  先是一大群的花翼白骨鳥,發出烏鴉般的叫喊,爭先恐后地向外飛出。
  隨后,大地震動,一股獸潮從羊枯福地發源,向小南疆的地界蔓延而去。
  白凝冰等人一臉鄭重之色,毫無慌亂之情。
  早在之前,方源就推算出了一切,并且安排了極其詳細的應對計劃。
  三仙旋即行動。
  白凝冰很快就驅散了獸潮。
  而花翼白骨鳥群也被一位異人蠱仙成功牽引,帶去其他方向。
  羊枯福地原本自成一屆,萬物和諧共存,但如今并入小南疆后,原本被羊枯精心設計的平衡被打破許多,造成了一系列的混亂。
  若是尋常蠱仙,必定手忙腳亂。
  但方源卻從容不迫,利用深厚的智道造詣以及蠱仙下屬出力,他將局面維持住。
  混亂只是一陣子,便徐徐消散了。
  三仙留下一仙收拾殘局,而白凝冰和一位異人蠱仙則重新飛向小黃天。
  他們歸去的途中,正看到又一隊的蠱仙,同樣是三人,捧著一個粉色光團,向小南疆落去。
  大盜鬼手、智煉大陣、攝魂殺招、取竅手段……
  盜蠱煉蠱、身魂分離、吞并仙竅、鎮壓混亂,方源將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,做得游刃有余。
  主要是有上一世的經驗,讓方源對俘虜的情況十分了解。
  僅僅數天后,方源就幾乎將所有的俘虜都一網打盡,只留下巴十八、劉浩二人。
  一條巨大的烏青墨石礦脈,被挪移到石人的棲息之地,就已經讓石獅誠驚喜若狂。
  小南疆中,直接多了數十座山。
  一些山巒,更是達到南疆的名山級數。
  內景雨山、銅印山、骨鳥峰……
  石人一族的太上大長老石宗肚子里一個勁地感嘆:“果然是殺人放火金腰帶!”
  因為是南疆蠱仙,所以一半的資源都集中在了小南疆里,另外一半的資源,都分布到了其他小四域以及小九天中。
  比如小中洲,多出一片虛影花的花園,海量的仙農土鋪設出了一片肥沃的平原。
  又比如小北原中,多了一具天柱風。
  還比如小東海中,有了一片全新的海域,名為浪花海域。
  再比如小西漠中,栽種了十多株的扶桑樹,這種樹的每一根樹枝都仙材。
  最重要的一個收獲,是夏槎洞天中的年華池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不知道夏槎擁有年華池,自己費盡辛苦制造了一座。
  有了兩座年華池,并不怎么樣,造成了資源的嚴重浪費。方源從南疆正道那里勒索來的資源,大部分都投入年華池的建設之中了。
  這一世,方源直接把夏槎的年華池占為己有。
  方源一直感到頭疼的年獸、上古年獸、太古年獸,方源都將它們塞入到年華池中去。
  群仙心潮起伏,經歷了一**的震撼后,他們已經麻木了。
  方源巧取豪奪,幾乎將南疆蠱仙的一生積累,毫不浪費地全數吞下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的境界真是全面,吞并多種流派的仙竅,輕松至極。”
  “他的這片仙竅洞天更是偉大浩瀚,一連吞并這么多的仙竅,卻還是如此廣博穩定!”
  “這、這簡直是屠豬殺狗。這些蠱仙強者落到方源手中,就好像是一只只雞落到屠夫手里,被一步步割喉、放血、拔毛、清洗、切割。真是……”
  群仙咂舌,有些人都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方源這次干脆利落的吞竅行徑,讓他們心中生寒。
  仿佛蠱仙落到方源眼前,就不是蠱仙了,而是雞鴨豬狗,任憑宰割。
  即便是八轉蠱仙也不例外。
  這帶給群仙的震動,尤其是對那些異人蠱仙,遠比之前埋伏大戰成功還要強烈數倍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