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79 蠱如故大陣

天庭。
  組建恒舟的工作,已經到達最關鍵的時刻。
  天庭八轉律道蠱仙從嚴,取來一只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宛若蜈蚣,長達一前臂,通體橙金之色,甲背上天然生長著無數顆細碎的小鉆,緊密挨連,外形極為絢爛華貴。
  正是律道仙蠱——恒。
  此蠱原本用于天庭的恒沙洞,現在為了組建恒舟,抽調而出。
  “最后一步。”從嚴深呼吸一口氣,滿臉凝重之色,小心翼翼地運用手法,將恒蠱送進恒舟仙蠱屋雛形中去。
  仙蠱屋雛形首先是吸納,隨后氣息澎湃不定,起起伏伏,迅速滑落失控的深淵。
  從嚴臉色大變:“不好!”
  轟。
  下一刻,一聲雷炸,仙蠱屋雛形崩潰,海量的凡蠱當即毀滅,輔助的仙蠱亦損傷不少。
  唯有恒蠱,被從嚴牢牢護住,哪怕口吐鮮血,傷勢頗重。
  恒蠱是核心,損傷不得。不像其他輔助仙蠱,就算毀了,也有替代之物。
  與此同時。
  紫薇仙子卻是出了天庭,下落中洲,來到龍公之處。
  “碎夢殺招我練成啦!”鳳金煌高舉雙臂,歡呼起來。
  紫薇仙子沒有想到此行,居然親眼見證了鳳金煌的一次重要成長。
  她望著碎裂不堪的夢境碎片,仿佛是鏡子被打破的樣子,心頭暗自震驚。
  鳳金煌在夢道上面的進展之神速,大大出乎她的意料。
  鳳金煌雀躍歡笑,龍公將其打發,便詢問紫薇仙子來意。
  紫薇仙子實話實說道:“這些日子以來,我一直心緒不寧不定,卻始終尋找不到根由,因此前來向大人您討教。”
  龍公微微點頭:“推算方源可有進展?”
  紫薇仙子眉頭微蹙,露出苦惱的神色:“不得不說,方源在智道方面的防備已做到滴水不漏,我方已經竭盡全力,卻算不得他。”
  龍公安慰道:“你之前針對他的數策,已是很好,我也做不到你這般謀略,畢竟我可不是智道蠱仙。那定空蠱摧毀了嗎?”
  “那些蠱蟲身上的煉道殺招,還未有發動。但我已命袁瓊都時刻準備著了。”
  龍公點頭:“看來方源要搜刮蠱仙俘虜的蠱蟲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  想了想,又問:“可去魔尊幽魂處查探了么?”
  紫薇仙子回答得很干脆:“他到底只是一團殘魂罷了,沒有仙元沒有仙蠱,只是階下之囚。瑯琊福地戰敗后,我就對他多加‘關照’,并無問題。”
  龍公嘆息一聲:“或許就是他了。”
  “誰?”
  “紅蓮魔尊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心頭微震,便聽龍公繼續問道:“尋找紅蓮真傳一事,進展得如何?”
  紫薇仙子臉色有些難看:“今古亭一直在鎮守光陰長河,只要方源進來,必會察覺。但就在剛剛,恒舟搭建失敗,還需重來。我還計劃組建出三秋黃鶴臺、鯊流撬、剎那臺。有這五大宙道仙蠱屋,就算尋不得紅蓮真傳,也不會讓那方源如愿!”
  龍公聽了這番話:“前四座也就罷了,那第五座剎那臺的核心仙蠱,可是百萬天王畫廊中的仙蠱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道:“這是我推算所得,是當中最為穩妥之策。”
  在龍公心目中,雖然重視方源,但方源終究比不上紅蓮魔尊。他沉吟道:“紅蓮真傳的確是最大的變數,五座宙道仙蠱屋封鎖光陰長河,的確是穩妥。就依你計罷。”
  “我雖不修行陣道,但也知道仙蠱屋搭建困難,對于從嚴,就不必苛責了。”
  “是,龍公大人。”
  因為瑯琊福地戰敗,這一世天庭更加激進,步調更加緊湊。
  古月方正提前升仙只是一方面,恒舟也在加緊籌建,并且還增添了第五座宙道仙蠱屋!
  這點墨水效應,是方源不清楚的事情。
  至尊仙竅。
  “到了最關鍵的地方,似水流年仙蠱,去吧。”方源心念調動,一只仙蠱飛出,直射向前。
  到了仙蠱屋雛形中,立即掀起色彩斑斕的光輝。
  光輝吞吐,明滅不定。
  方源全神關注,不敢有絲毫的馬虎,掌控局面。
  一時間,他的腦海中無數念頭此起彼伏,仿佛海上掀波,囤積的意志如積雪消融。
  一會兒工夫,他的本體上下就被汗液打濕。宙道分身也被抽調過來,在仙竅中協助,強自支撐,臉色慘白如紙,身軀搖搖欲墜。
  這番心血和苦功不是白費的。
  原本斑斕的光輝,逐漸融匯合并,形成清明的藍色。
  光輝也不再像之前明滅吞吐,而是逐漸穩定下來。
  最終,當藍色的光輝統統收斂,消失無蹤后,場中顯現的就只有一座仙蠱屋了。
  八轉仙蠱屋——萬年斗飛車。
  核心是似水流年仙蠱,使得此屋攀升到八轉層次!
  方源不建則已,一建就是一座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本來似水流年仙蠱,主要是用來產出年蠱。海量的年蠱作為食料,喂養著方源手中的年獸族群。
  但現在,因為有了年華池,有了完整穩定的食物鏈,方源可以讓這些年獸族群在里面自給自足,似水流年仙蠱也就抽調出來。
  這只八轉宙道仙蠱,乃是黑凡所創,擅長后勤,乃是仙竅經營的極品仙蠱,但一直缺乏攻伐殺招。
  方源此次算是彌補了這層缺憾,將它組建成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除了似水流年仙蠱之外,萬年斗飛車的主要輔助仙蠱,是防備、斗兩只七轉。
  前者原本方源用于卜卦龜變化,和金剛念仙蠱一同搭配,但現在這等變化殺招,已經不合方源所用,所以抽調出來,極大地增強了萬年斗飛車的防護威能。
  后者是律道仙蠱斗,一直都沒有開發多少用處。因為之前方源的律道造詣并不深厚,身上律道道痕稀少,而律道境界也是最近才攀升上來的。
  律道是應用面最廣的流派,這兩只仙蠱和似水流年搭配起來,恰到好處。
  整個萬年斗飛車,體型狹長,宛若一艘扁舟,通體銀光燦爛,閃耀人眼,又給人尖銳堅固的強烈感覺。
  天庭方面組建恒舟失敗,但方源卻是成了。
  原因就在于方源不僅是宙道準無上,更有律道大宗師,陣道宗師的境界。
  長久以來,方源投入精力,兼修多種流派,經過初期發展的陣痛后,妙處已經逐漸顯露,并且這種好處將來還會越來越多。
  “這是第一座仙蠱屋,由我本人開創,全新之物,將來對戰,必定能給敵人一份大大的驚喜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欣慰、歡喜。
  上一世,他一直打算組建一座仙蠱屋,但沒有真正成功,出來的只是過渡品,威能功效差強人意。
  這一世,他建設出了萬年斗飛車,自己很滿意。
  但這還不是終點,這只是第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方源的計劃很宏大。
  他預計至少要搭建出三座仙蠱屋來,在他的推算中,這個方案最能高效利用這一世可獲取的所有資源。
  萬年斗飛車先放置一邊,宙道分身為了搭建此屋,差點暈厥過去,狀態極差。方源只好暫時安排他休整,不再去推算什么東西。
  方源本體也難得休息了兩日。
  外界兩日,至尊仙竅中已過了數月。
  宙道分身早已在康復,并且推算又有了成果。
  仙道蠱陣——蠱如故大陣!
  費了一番精力后,此陣被方源成功建成。
  方源這才決定對劉浩下手。
  劉浩的仙竅還在肉身之中,魂魄卻已是被方源攝取出去,囚禁在別的地方。
  方源從劉浩的仙竅中取出定空蠱。
  幾乎在瞬間,定空蠱就要摧毀,然而蠱如故大陣早已發動,施加著劇烈影響。
  定空蠱上光芒閃爍不定,一道道的煉道道痕被剔除、銷毀,片刻后,定空蠱恢復了寧靜,只是帶著微微的損傷。
  方源手握此蠱,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終于將此蠱拿下了!
  上一世,天庭的手段發動,不僅是定空蠱自毀,劉浩身上的其他蠱蟲也統統自毀。
  不過方源也有所得。他從定空蠱的殘骸碎片中,得到了仙蠱——蠱如故設想的希望。
  上一世,他對這些殘骸深入研究,并且一直沒有終止這方面的推算。
  有了這樣的積累,到了這一世,他終于推算初步成功,有了一座蠱如故的大陣。
  這座大陣牽涉的蠱蟲就多了,足有上千萬的蠱蟲,仙蠱涵蓋了煉道、宙道、律道,多達二十多只。
  方源的設想是蠱如故仙蠱,所以說,這座蠱如故大陣只是初步的成果。
  等到他將這座大陣,改良簡化成實用的殺招,就是中期成果了。
  將來再將殺招濃縮成一具仙蠱方,煉出蠱如故仙蠱,這才能達到最終的成就。
  “只是就目前而言,蠱如故大陣已經是我的極限。”
  “我要繼續進步下去,還得增加底蘊。”
  “我吸收了長毛真意,煉道境界達到準無上,不過煉道的歷史上還有兩大豐碑,就是和長毛老祖齊名的天難老怪、空絕老仙。這兩人的絕大多數傳承,天庭已收錄囊中。”
  “或許,天庭布置在定空蠱上的煉道手段,就是出自于這兩大豐碑。”
  “只要我獲取到這些內容,就能底蘊大漲,濃縮仙蠱方或許達不到,但絕對能夠簡化成殺招,得到中期成果了。”
  方源眼中仿佛燃燒著烈焰。
  上一世,他看不到希望,覺得天庭是天塹絕壁。
  但這一世,他卻不這么想。
  “天庭,我要攻入天庭,掠奪到這些真傳的內容!”129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