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781 勒索九轉仙材

嘩嘩嘩。
  海浪聲傳入方源的耳中,還伴有海鳥清越的鳴叫聲。
  眼前的東海海面,在溫暖的陽光下,閃閃起伏。
  海風拂面,令人心曠神怡。
  方源的心中卻帶著微微的失落:“果然是時機未到么……”
  他運用翠流珠殺招,從南疆來到東海,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蒼藍龍鯨。
  現在對于方源而言,掌握悔蠱是美妙的事情。
  因為他要升煉大量的六轉仙蠱,提升自己的綜合實力。悔蠱在手,能減損他無數的損失,將煉蠱的風險降至最低!
  事實上,重生以來,他就多次來到這里。
  這片海域,便是他上一世跟隨廟明神等人,見到蒼藍龍鯨的地點。
  可惜方源一直沒有等到蒼藍龍鯨。
  “或許我應該對廟明神下手,直接搶奪了他掌握那個手段?”
  “有了那個手段,我就可以自己尋找蒼藍龍鯨的具體位置了。”
  這種想法在方源的腦海中一閃而過,他迅速評估此中的風險。
  要動手的話,其實廟明神本身并不難對付,方源甚至還可以利用楚瀛的身份,和智道的手段來設計陷害他們。
  真正的風險是,方源并不知道這個手段具體是什么。
  若是尋常的仙道殺招,也就罷了。就怕是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,貿然出手,恐怕弄巧成拙。
  按照方源推算,后者的可能性還不小。因為五百年前世,也沒聽說有人從廟明神手中搶奪到這個手段。
  東海也有八轉蠱仙,廟明神不過七轉,他的手段關乎到樂土真傳,不可能不讓八轉蠱仙動心。
  但這些蠱仙似乎都沒有出手的**,已經說明了這里面的水還是比較深的。
  “按照上一世的軌跡,我安心等待,也能跟隨廟明神進入其中。”
  “但此法也有一個弊端,那就是墨水效應。上一世廟明神選擇楚瀛,是在猶豫之后,這一世他會不會仍舊選擇楚瀛?”
  方源利用翠流珠殺招,再次回返南疆。
  目前,五域中南疆是最安全的。就算南疆正道來對付他,他手中也有大量的俘虜可以講條件,并且他對南疆的情況是了解的最為透徹。
  方源沒有急著向廟明神下手,他的重生計劃進行得很順利,考慮得很周詳,就算方源想要對廟明神下狠手,這個時候就動手,有點操之過急了。
  什么事情都要講究火候,要等待時機的成熟,一件件的事情一步步去做,有條不紊。
  人生有時候需要快,有時候需要慢。
  太快,火候過大,好東西都要被燒焦。太慢,火候小,始終熱不上來,浪費時機。
  快慢的火候,方源早已經掌握得很純熟了。
  接下來他的主要工作,還是分身!
  他需要凝聚一具龍人分身。
  白凝冰掌握的龍人變化之法,已經被方源得到,他早就已經開始研究此法。
  此法名為人人如龍煉蠱法,就是蠱仙把自己當做一份蠱材,結合驚濤升龍火,一起煉制,最終改變種族,徹底成為龍人。
  此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一,并且在煉蠱的過程中,蠱仙的全部道痕都會影響最終的結果。
  方源初看時,為此法的奇思妙想感到驚嘆。
  隨后,他就發現此法的不足之處。
  此法乃是龍公所創,龍公擅長氣道、變化道,在煉道上造詣并不深厚,多靠的是氣道、變化道兩大境界的觸類旁通。
  而方源卻是煉道準無上,此法在煉道方面完全可以做一次巨大的提升。改良之后,成功率也會提升許多,甚至有可能達到百分之十。
  也就是十分之一。
  這個概率已經是方源改良的極限,再不能提升更多。
  因為人人如龍煉蠱法,實質上是人道的殺招,涉及到變化道的奧義。
  方源的變化道境界,比不上龍公。人道境界更是如此。
  因此,人人如龍煉蠱法也是一份上佳的材料,能讓方源參悟出人道的點點精髓。
  “真正妨礙我的,還是驚濤升龍火!”
  驚濤升龍火可是九轉仙材,天地人三焰中的人焰,極其罕見。
  白相洞天中原本有著一團,但已經被白凝冰用掉了。寶黃天中可是沒有的。
  在寶黃天中公開求購?
  不,方源還有更好的選擇!
  夏家大本營。
  大殿中氣氛凝重壓抑。
  方源的勒索信還是第一個發到了夏家手中。
  “方源賊子,罪大惡極,該死!該殺!”夏飛快低吼出聲,滿臉猙獰之色。
  其余的夏家蠱仙亦是個個面色鐵青,難看得很。
  但除了怒火和仇恨之外,這些正道蠱仙也有一種如夢似幻的不真實感。
  堂堂夏家,超級勢力,居然會有這么一天,被一位魔道蠱仙公然勒索!
  而勒索的依仗竟然是夏家的最強者,夏家的根基,夏家的掌權人——太上大長老夏槎!!
  如果在埋伏戰之前,有人這樣告訴夏家蠱仙,夏家蠱仙們定會打人幾個巴掌,笑罵這人:給我清醒一點。
  但在這個時候,夏家蠱仙們只有打自己幾個巴掌的沖動:這事情怎么落到現在這種地步?
  身為夏家太上二長老的夏兆,是壓力最大的人,他哀嘆一聲:“那只信道凡蠱你們都看了,方源要求我們拿出驚濤升龍火。諸位有什么想法,都說說看吧。”
  夏家群仙相互望望,都不說話。
  夏兆只好點名,看向夏飛快:“你來說,你剛剛不是吼得挺大聲嗎?說出你的意思吧。”
  夏飛快性情急躁,對方源憤恨至極,但是此刻他卻沉吟良久,方才道:“方源這惡賊連天庭的蠱仙都能干掉,雖然是七轉修為,但實在是太窮兇極惡了。他若真的想要我族夏槎大人的性命,一定不會有什么顧及。或許我們可以聯合其他家族?方源勒索我們,肯定也勒索其他家族!”
  此話一出,夏流佩立即反駁:“我們失去的可是太上大長老,那些外人怎么靠得住?現在他們巴不得我們失去夏槎大人!既然方源肯定會勒索其他勢力,但你可見什么勢力聯絡我們了?”
  “你!”夏飛快瞪了瞪眼睛,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。半晌才道,“就算我們要妥協,但驚濤升龍火這種東西,我們可是沒有的啊。”
  “我族沒有并不代表其他人沒有。”
  “或許方源那魔頭只是想先抬一個高價,然后等我們協商?”
  有夏家蠱仙陸續發言道。
  和上一世一樣,夏家的最大人物栽在了方源的手中,夏家蠱仙只有認栽,被方源勒索。
  方源的回應很直接:“別跟我談其他東西,我就要驚濤升龍火!我不管你們怎么弄,弄過來我們才能繼續談下去,否則夏槎的命?呵呵。”
  方源比上一世更加從容。
  上一世他勒索敲詐南疆正道,還有許多試探的成分。
  這一世他知己知彼,熟知每一家蠱仙的底線,夏家被他吃得死死。
  雖然這一世夏家和巴家同有八轉蠱仙被俘虜,但夏家的情況仍舊是最糟糕的,因為巴家還有一位強力的八轉候補——巴德!
  所以,方源首先勒索的第一個對象仍舊是夏家。
  夏家沒有驚濤升龍火,也在方源的意料當中。因為他早就搜刮過夏槎的魂魄,并沒有在庫藏中發現什么。
  若是其他家族的七轉蠱仙,或許不知道全部庫藏,但夏槎身為太上大長老定然是知之甚詳的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還真不知道南疆正道中,有哪家勢力收藏了驚濤升龍火。
  有可能哪家就收藏著,但九轉仙材壓在庫存底部,非是太上大長老而不得知。
  也有可能整個南疆正道都沒有此火。
  方源不管這些,這種頭疼的問題,他準備讓南疆正道替他頭疼去。
  在方源的計劃中,龍人分身也同樣是一件大事。
  因為這個分身,關乎到龍宮的獲取!
  方源對龍宮的情報,其實知曉得并不清楚,但他至少推算出了龍人身份是繼承龍宮的關鍵。
  上一世,白凝冰成為龍宮之主,就是最好的例證。
  方源一邊敲詐勒索南疆正道,一邊繼續潛修,努力消化戰果。
  不久后,光陰飛刃殺招改良成功,全新的殺招威能比上一世更強三分!
  這是因為方源的宙道仙蠱遠比上一世更多。
  不僅是因為吞并了瑯琊福地,而且年流伏誅大陣也不像上一世遭受南疆群仙的重創,許多宙道仙蠱都保存了下來。
  還有一點,方源連南疆正道庫藏中的某些宙道仙蠱,都算了進去。
  先是夏家,然后巴家,之后是翼家。
  翼家的蠱仙翼揚,乃是翼家太上大長老的嫡親血脈,是太上大長老刻意栽培的接班人,十分重要。
  第四位則是池家。
  對于池家,方源的態度很和藹可親:“池曲由老哥,咱們倆誰跟誰!這一次能夠俘虜南疆群仙,還多虧了你。你家的太上二長老我就直接放回來給你罷。”
  池曲由面色漆黑,宛若鍋底!
  “不要叫得這么親熱!”
  池曲由心中極為膈應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上了方源的賊船,并且下不來了!
  這些天來,他的心情都十分沉重。
  因為他知道,方源此次能夠俘虜南疆群仙,最關鍵的依靠就是夢境。而這些夢境就是他偷偷交易給方源的。
  如果讓南疆正道知道這個大秘密,不僅是池曲由,就連池家都危在旦夕!
  夢境的交易已經成了池曲由的心頭病,他現在極想停止這樁危險至極的買賣,但可能嗎?
  想到自己要面對的是方源這樣的人物,池曲由心中冰冷一片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