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782 感觸命運

至尊仙竅,小南疆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聲巨響。
  大地顫抖,土道殺招的氤氳光斑,覆蓋了附近方圓百里。
  像是一只無形的大手捏動著軟泥,周圍的地貌開始內凹,外圍的土壤則上凸,最終形成一片圓形山谷。
  山峰一座座圍成一圈,將里面的凹地包裹起來,形成內外隔絕的環境。
  而在這凹地當中,并無植被,土壤也稀少,大量的鋼材裸露在外,直面天地風云。
  “這就是白鋼巨碗山谷!”站在山谷外,石人蠱仙石獅誠仰望著這一幕,心中震撼。
  方源的手段層出不窮,氣勢恢宏,而且隨隨便便就打造出了又一個中型資源點。
  這些天來,石獅誠和其他蠱仙也有廣泛交流,更知道了至尊仙竅是多么的廣闊浩瀚,大量的資源點分布洞天各處。
  這樣的深厚底蘊叫人咋舌,更激增這些蠱仙對未來的信心。
  然而更令石獅誠心中敬佩的,是方源的氣魄!
  別的蠱仙不敢,但方源卻敢以弱對強,對南疆正道出手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:他不僅出手了,而且還大獲全勝,俘虜了這些南疆蠱仙。
  若沒有這些俘虜,方源怎么可能敲詐得這些資源,輕易建設出白鋼巨碗山谷呢?
  和方源比較起來,石人一族的其他蠱仙族老就顯得守成迂腐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才是值得我去追隨的人吶!”石獅誠心中的傾向越來越偏向于方源,他完全被方源的魅力所打動,被他的氣度折服。
  這些天來,黑樓蘭等等蠱仙都在四處忙碌,已經是將各個資源都安置妥當。
  原本至尊仙竅貧瘠,而吞并來的福地洞天集中了大量的資源。而現在,這些資源被巧妙且融洽地分散出去,形成平衡和諧的生態。
  沒有混亂,也沒有相互之間的干擾,而是互相促進。
  這是方源動用智道,精心推算出來的結果。
  接下來,就是補齊一些缺陷漏洞。
  比如白鋼巨碗山谷,就是鐵區中想要建設,但還未著手的東西。有了它,鐵區中就能自己喂養刃蠱,而不是依賴外界。
  方源如今已是補齊了。
  上一世他就做過這個工作,這一世更是駕輕就熟。
  至于建設必需的資源,都是方源從南疆正道勒索過來的。
  對于南疆正道的勒索,方源明顯感覺到這一世比上一世,要容易得多。
  南疆正道蠱仙抵抗的情緒更加低弱。
  方源之前暴露天庭的情報,表明自己斬殺了陳衣和雷鬼真君,應當是帶給南疆正道極大的觸動!
  “連天庭都栽在方源這魔頭的手中,我們南疆正道栽了,有什么奇怪的?”
  這種想法就算南疆蠱仙不承認,多少心里都有一些。
  再加上方源勒索的經營豐富,技巧也是更加老道,這些南疆正道只有就范。
  這一世勒索敲詐,就和上一世又有區別了。
  上一世方源主要要建設年華池,勒索了許多珍稀仙材。現在他完全不用,改換其他東西,當然主要也是仙材。
  這些仙材的一小部分,是用來填補至尊仙竅中的缺漏,比如建設白鋼巨碗山谷。
  另外的大部分則是為了將來升煉仙蠱做準備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仙蠱,比上一世還要多!
  六轉仙蠱占據絕大多數,對于八轉修為的他而言,顯得過于細弱了。
  所以,大規模的升煉仙蠱是有必要的,對方源的綜合實力會有極大的增強。
  上一世他就這么干過,這一世吞并了瑯琊福地,有這么的煉道蠱仙,他會更加從容。
  他未雨綢繆,提前就先將這些仙材準備好。
  吞竅的成果,已經快要消化完畢了。整個至尊仙竅開發程度,已經有百分之十六,這個數字已經靠近他上一世的極限。
  但這一世,他手中還有劉浩、巴十八的仙竅沒有吞并,還有獸災洞天。
  殺招繼續聯系,真傳還在研究,人道仍舊在感悟。
  方源抽空,再一次去往光陰長河。
  他對純夢分身還是念念不忘。
  純夢分身的計劃雖然受挫了,但是方源又想到了石蓮島上的未來身殺招。
  “或許,我可以依靠未來身殺招,來提前擁有蠱仙級數的純夢分身!”
  今古亭中四旬子時刻監察動靜,但方源的蹤跡他們根本無法發覺。
  方源甚至比他們更加了解今古亭。
  順利地回到石蓮島,未來身殺招加持到了純夢分身上。
  然而,讓方源失望的是,純夢分身根本沒有動靜!
  “是因為純夢分身乃是由夢境所化,所以絕大多數的殺招對他無效么?”
  “還是說,純夢分身根本就沒有成仙的未來?”
  方源的純夢分身已經是五轉巔峰的修為,就差臨門一腳,渡劫升仙。
  然而,這一關有著致命的風險,方源明智地停下了腳步。
  “如果未來身殺招無效,是因為純夢分身沒有成仙的未來。這就是說明:純夢分身渡劫的話,我依靠如今的實力根本沒有希望渡過?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忽然有了一些興趣。
  “嘗試一下也是無妨。”
  他當即就在石蓮島上,催出仙道殺招石洞天機。
  此招以天機仙蠱為核心,能夠洞察對象下一次災劫的內容。
  一片空白。
  石洞天機對于純夢分身,沒有任何效果。
  “是因為純夢分身的特殊性,還是因為石洞天機目前無法針對夢道災劫呢?”
  方源苦惱。
  能夠對純夢分身有效的蠱蟲很少。
  舍利蠱能對純夢分身有效,那是因為它是人道蠱蟲。純夢求真體乃是人族之身,因此人道蠱蟲有效。
  但事實上,其他很多的蠱蟲對于純夢分身是無效的。
  因為純夢分身仍舊是夢境所化,殘留著夢境的特征。
  方源之前多次依靠夢道的優越性渡過難關,或者呼風喚雨,但現在他被這種優越卡住了。
  就像監天塔主、龍公等人,無法抗衡引魂入夢,魔尊幽魂陷入夢境也要成眠,舊有的手段對付夢境效果微乎其微。
  說實話,面對災劫方源其實有不少的手段。
  比如招災仙蠱,又比如后患無窮殺招,但這些手段能夠對付夢道災劫嗎?
  方源心底搖頭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!
  “唯有的一線可能,就是開發出相應的夢道殺招。”
  然而,方源的夢道境界牢牢卡著他的脖子。他五百年前世可沒有重點鉆研夢道,而是在血道上打轉。
  從光陰長河回來不久,龍人分身那邊卻是有了令方源驚喜的進展。
  夏家表示,南疆商家的寶界中就收藏有驚濤升龍火,目前正在著手交易。
  “商家寶界……是商家的創始人商家老祖的仙竅吧。”
  “商家老祖死后,將它留在了商量山中,無法進出蠱仙,就連商家的蠱仙都不知道它是洞天,還是福地。”
  “看來這個寶界的底蘊,比我原先估量的還要深厚啊。”
  方源感嘆了一下商家的底蘊。
  商家在南疆蠱仙界中,一直處于中高層,因為獨到的地理位置,和其他的超級勢力的關系保持著和睦和融洽。
  “如果夏家能交易來驚濤升龍火,那么龍人分身的障礙就少了一半呢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耐心等待,一邊安心發展。
  對于催使五禁玄光氣,他越發有心得體會,漸漸能夠同時催出四種不同的光氣。
  魂道修為一次次的暴漲。為了龍人分身,方源又分出一團魂魄,即便如此,他的魂魄修為也逐步上升到了八千萬人魂!
  和池家的夢境交易,一直在暗中持續。
  池曲由妥協了。
  他一步走錯,只能越陷越深。
  當然,方源從未放下對他的警惕。這位八轉蠱仙可不是好惹的人物,拿捏不穩,恐怕就要反噬過來。
  好在方源早就選擇扶持池家,布局將來。
  在交易中池家得到夢道成果,這讓池曲由痛并快樂著:既然這場交易已經鑄成大錯,為什么不繼續下去呢?
  池曲由不想冒險,但方源弄了這么一手,他只好咬牙,一條路走到黑。
  余暇之時,方源對那些蠱仙魂魄搜魂。
  雖然上一世他也這么干過,但這一世他還要這么干,因為他有另外的東西需要研究。
  那就是墨水效應。
  和上一世對比,這一世的種種細微不同,讓方源感觸頗深。
  一種難以言說的玄妙感覺,逐漸縈繞他的心頭。
  “這就宿命嗎?”方源仿佛接觸了宿命蠱編織出的網的一絲一縷。
  他漸漸有了一種強烈的預感:“在這方面繼續鉆研下去,我對宿命的了解將越發深刻。這是理解宿命最好的方向。”
  “再重生幾次,搜集更多的線索,然后加以推算,我恐怕能構思出宿命效果的凡道殺招了。”
  “若再結合運道的奧義……命運么……”方源心頭微震了一下,眼中精芒爍爍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鳳九歌駐足在繡樓之下。
  這座八轉仙蠱屋乃是一座低矮的樓閣,飛檐琉瓦,紅墻玉磚,精致華美,但卻缺少一半基座,仙蠱屋上很明顯可以看到破損殘敗的痕跡。
  在繡樓的上空,有三張血皮被至直接縫在空中,仍舊泄露出一絲絲洪荒兇蠻之氣。
  當年,狂蠻魔尊進攻天庭,遭受繡樓阻礙。最終狂蠻魔尊把繡樓打得半毀,至今天庭都無法徹底修復,但他也留下了三張血皮。
  從瑯琊福地戰敗歸來,鳳九歌就一直沉浸在一種妙悟的狀態中。
  他并不修行變化道,專門來到此處卻是從這三張血皮中,領悟到一絲“變化”的感覺。
  這種變化,是一種意境,是命運的變化,是狂蠻魔尊的創傷。
  狂蠻魔尊是強,繡樓是弱,強者被弱者留下了三張血皮,這是一種出乎意料的變化。
  就像天庭之前進攻瑯琊福地卻遭受失敗,南疆蠱仙追擊方源卻被俘虜,是一種同樣的變化。
  這連續的變化,帶給鳳九歌一陣陣靈魂深處的觸動!
  妙悟漸入佳境。
  鳳九歌的嘴角顯露出一絲微笑:“看來我的下一首歌,便是——命運歌了。”
[kanmaoxian]